69书吧 >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 > 番外:有笙之年(28)——景年哥哥,我哪儿都不去,我陪着你

番外:有笙之年(28)——景年哥哥,我哪儿都不去,我陪着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傅景年抬手掐着自己的眉心,走进屋,客厅里的三人一同望着他。只有最在乎他的沈苏苏发现,他脸色有些不对劲,好像是生病了?

    沈苏苏蹙眉,盯着傅景年,没有出声——

    傅景年弯下腰换了鞋然后走向客厅,他以为客厅里只有沈苏苏和左南笙两个人,一面走一面掐着自己的眉心,结果一抬头,意外的发现了有过一面之缘的聿靳言弛。

    他脚下一顿,不由有些讶异——

    聿靳言怎么会来家里?是来找左南笙的?

    傅景年的目光从聿靳言身上落在左南笙身上,他微微眯了眯眼,她真是够可以,跟聿靳言只见过一次而已,而且当时还受了伤,她居然能将傅家的地址告诉聿靳言——

    呵,看起来,是真的很稀罕这个“救命恩人”?

    傅景年心里虽有自己的小九九,但是面上不动声色。

    他的手指从眉心处滑下来,优雅的揣入裤兜里,温和看着聿靳言,两个男人相互问候—嗄—

    沈苏苏凝视着傅景年,见他一派优雅从容的模样,她一怔,刚刚是自己看错了吧?景年看起来好像没有哪儿不舒服,他还是跟以前一样从容淡定。

    而且,他比聿靳言更有味道——

    沈苏苏眼中的傅景年是完美的化身,左南笙看了一眼傅景年,并没有觉得多与众不同。即使他的行为举止再怎么优雅高贵,但是在左南笙眼中,都比不过一个成熟男人身上散发的那种独特气质——

    也许是因为爸爸顾南城给她留下的印象太深刻,她一直觉得,男人就该是那样的,能够做丈夫的男人,也是那样成熟而稳重的。很显然,傅景年太年轻了,一个只比她大十几天的小男生,她即使心里承认他很好,她也从来没有将他往丈夫的人选上放——

    傅景年在沈苏苏身边坐下,因为左南笙靠着沙发扶手坐着,傅景年倒是想坐在她身边,也没有地方可坐。侧眸看了一眼左南笙,傅景年苍白的脸色有一丝丝的埋怨之色。虽然聿靳言是左南笙的救命恩人,可是他才是这个家的主人,左南笙就这么叫聿靳言到家里来,他心里肯定不舒服——

    最重要的一点是,他直到现在都还记得,左南笙当时在医院里,一醒过来就到处找聿靳言的模样……

    “胃感觉好一点了吗?”

    傅景年温柔看着左南笙,他其实一点都不承认,自己不喜欢聿靳言在这儿是因为自己吃醋了……

    他一直觉得自己是大方宽容的男人,他怎么会做这种小男人才会做的事?

    吃醋?

    他绝不可能吃醋——

    左南笙侧眸看着傅景年,她伸手拍着自己的肚子,指着胃部的方向,调皮的跟傅景年瞎扯,“我帮你问问它——胃,景年哥哥问你还痛不痛?”

    她假装停了一下,然后抬头灿烂的对傅景年笑,“胃说它从来就没有痛过。”

    傅景年嘴角一扯,小丫头,越来越幼稚了。

    不过对于她这种撒娇和亲近的方式,他一点都不排斥——

    一个十九岁的女孩儿,他也不指望她能有二十二岁的沈苏苏这样大方得体。

    再说,她有她的独特之处,有些独特的性格,不需要盲从于别人——

    “小左,你这么逗,你爸妈知道吗?”

    沈苏苏无可奈何的看了一眼只要在傅景年面前就开始各种撒娇卖萌的左南笙,其实仔细看看,左南笙跟傅景年之间也有他们俩跟别人不一样的相处方式。比如,一向从容得体的傅景年,每每面对左南笙时就会变得严苛、霸道,而左南笙呢,每一次都会跟傅景年撒娇……

    当然也不排除撒泼的时候——

    沈苏苏望了一眼两人,也有可能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两人明明已经有了不一样的感觉,但是他们自己都没有察觉到。沈苏苏低头抿唇笑了,她真要看看这样两个人是怎么走在一起的。一面笑着,她一面站起身去厨房帮傅景年倒水喝——

    聿靳言仔细看了一眼傅景年,又看了一眼左南笙,他迟疑了一下,随即笑眯眯的问左南笙,“这是你男朋友?”

    上一次在医院见到匆匆赶去的傅景年时他就怀疑过,傅景年对左南笙应该不止是兄妹之间的感情。今天一听傅景年姓傅,左南笙姓左,两人根本就不是兄妹,他就更加肯定了——

    这两人一定有什么猫腻儿……

    “……”左南笙诧异的望着聿靳言,他怎么就把傅景年看成是她男朋友了?

    傅景年侧眸看了一眼左南笙,他慵懒的倚着沙发,云淡风轻的说:“小左,等你今年放寒假了,我送你回A市吧?正好,好久没有看望左阿姨和傅叔叔了——”

    左南笙一听到傅景年要跟自己回A市,她别提有多高兴了!

    如果她能够把傅景年带回家里去,那么喜欢景年哥哥的爸爸妈妈一定也会很高兴,那今年过年,她就不会成为大家攻击的对象了……

    以

    tang前过年,因为她是最不听话的那个,每一次过年的时候,爸爸就会拿出他在公司年终大会上的严厉态度,总结家里人一年来的表现,而她一直是爸爸点名批评的对象……

    她最讨厌那种当着小羊羊和嫣儿的面被爸爸骂的感觉……

    小羊羊都说了,有一个不懂事的姐姐是很幸福的事,因为无论他再怎么闯祸,爸爸眼中的坏孩子都是姐姐,他是好孩子,什么坏事儿都被姐姐一个人承包了——

    ……

    想到往年的苦逼经历,左南笙惊喜的抓着傅景年的胳膊,将他当成了今年年终总结拯救自己的人!有景年哥哥在,爸爸妈妈还能当着一个外人的面,继续批评她?绝对不可能啊!

    因为太高兴,左南笙已经忽略了聿靳言的问题,她更没有留意到,傅景年这样的问话分明是在将聿靳言往另一个方向引……

    “景年哥哥你说真的?我会当真的,你到时候不跟我回去,我会找你算账的!”

    “当然是真的,说了会陪你回去,就一定会陪你回去。”

    傅景年挑眉,余光留意到聿靳言的表情,他勾唇淡淡的笑了。

    聿靳言望着自说自话的两人,他已经确定了,傅景年是左南笙的男朋友。不然刚刚他问了左南笙以后,傅景年为什么会说今年陪左南笙回家过年的问题呢?

    都一起回去见家长了,这么明显的事情他还能看不出来吗?

    沈苏苏端着一杯水从厨房里出来,余光扫了一眼聿靳言,她准备找个理由出去透透气。面对自己的债主,她觉得屋子里的空气真是太稀薄了,她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景年,小左,我想出去走走,你们陪这位先生慢慢玩儿,我……”

    “今天天气不错,大家一起出去走走?”

    沈苏苏一句话还没说完,聿靳言就打断了她的话。聿靳言看着沈苏苏笑,他今天本来就是为了她而来的,现在她想躲开他,他会给她悄悄躲出去的机会吗?

    “好啊好啊,咱们一起去兜风!”

    左南笙听见聿靳言的建议,她第一个举手捧场。虽然她决定暂时不去追聿靳言,但是能够有机会跟这个大帅哥多相处一会儿,也是十分美好的!

    有了左南笙的支持,聿靳言勾唇笑了——

    沈苏苏则是一脸想死的表情,幽怨的看着什么也不知道的左南笙。看着左南笙办了坏事儿还一脸兴奋的表情,沈苏苏觉得,为了不让自己跟聿靳言有交集,她今天晚上一定要将她撞坏了聿靳言的车的事儿告诉左南笙,免得左南笙再跟着瞎掺合——

    “景年哥哥你去吗?”

    左南笙侧眸看着傅景年,一脸期待的等着他的回答。她十分希望傅景年能够跟大家一起去。这样子,她看到好吃的就可以找傅景年拿钱了——

    “你真的很想去?”

    傅景年微微蹙眉,看着左南笙。左南笙点点头,傅景年只好也点头答应了,“一起去吧。”

    四个人站起身,往门口走——

    刚刚走到门口,看门的大叔推门而入。

    他手里拿着两盒药,望了一眼正准备出门的四个人,有些讶异。随即,他走到傅景年面前,将手中的药递给傅景年,“小少爷,这是你吩咐我买的止疼药。”

    停顿了一下,他有些疑惑,“小少爷,您要出去?您不是不舒服才请假回家休息的吗?怎么……”

    “无妨。”

    傅景年伸手将大叔手中的两盒药接过来,揣进裤兜里,微笑着表示自己没什么大碍。

    “景年你生病了?”

    沈苏苏惊诧的望着傅景年,刚刚傅景年进门的时候她就发现他不对劲,后来见他谈笑自若的模样,她以为是自己猜错了!

    目光落在左南笙和聿靳言身上,沈苏苏瞬间就明白了——

    傅景年是因为看见聿靳言在这儿,才忍着自己身体的不舒服,装出一副优雅从容的样子!他只是不想在自己的情敌面前,让左南笙看见自己脆弱的一面——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明明身体就不舒服,竟然因为左南笙想出去玩,他就忍着身体上的疼,yao牙陪着左南笙一起出去……

    一时间,沈苏苏心底有些疼。

    她不是嫉妒,她只是纯粹的心疼傅景年——

    明明喜欢左南笙喜欢得那么深,明明疼左南笙疼得跟自己的命似的,可是左南笙什么都不知道……

    “没什么,有点小感冒。”

    傅景年温和的笑笑,看上去,他除了脸色有些不好之外,看不出任何的异常。

    “我们走吧——”

    傅景年侧眸看着左南笙,温柔的微笑。

    左南笙刚刚听到大叔说傅景年身体不舒服,她就有些懊恼了,自己不应该在他身体不舒服的时候还撺掇着他一起出去疯,他应该留在家里休息的。

    看见他无视自己的病,依然要陪她一起出去玩,

    她心里有些小小的内疚……

    “小少爷,你哪儿是小感冒,你都发烧了——”

    大叔心疼的望着傅景年,又侧眸看了一眼左南笙,低声说:“你那天陪着左小姐从医院回来就不舒服,这两天你又不吃药,感冒一直没好,今天是发烧了头痛得厉害,你才让我去买药的……”

    “……”

    左南笙惊诧的望着看门的大叔!

    大叔说,傅景年从医院回来那天就已经感冒了!

    所以他的感冒,是因为那天晚上她要他陪他去露台上看星星,他才会感冒的吗?

    心疼的看着傅景年苍白的脸色,左南笙抓着傅景年的胳膊,眉头紧紧皱着,“景年哥哥,我们不去了。”说完,她侧眸抱歉的看着聿靳言,又看向沈苏苏,“苏苏姐,麻烦你帮我陪一下我的救命恩人,我跟景年哥哥不去了——”

    “……嗯。”

    沈苏苏为难的点头答应了,虽然她不愿意帮左南笙陪这个聿靳言,但是自己去了,左南笙就能够留下来安心的照顾傅景年,她想想也就答应了。算了,只要景年开心就行了——

    傅景年低头看着左南笙略显遗憾的模样,他瞳孔微缩,轻声道,“我没关系,只是不能开车而已,一会儿咱们坐苏苏的车就行了。”

    “不行——”

    左南笙摇头看着傅景年,“你得在家休息。”

    傅景年将左南笙既心疼他,又特别想出去玩的表情看在眼中,他明白,对于她这样一个贪吃贪玩的小丫头而言,让她放弃出去玩的机会,留在家里陪他,其实是一件很苦恼的事。

    他不希望她苦恼——

    他伸手温柔的fu着左南笙的头发,用宽容的口吻对她轻声说,“小左,我一会儿吃了药上楼睡一会儿就行了,你跟苏苏一起出去吧,你都闷在家里两天了,去吧——”

    左南笙抬头望着傅景年,听着他的话,她很心动——

    他反正已经买了药了,吃了药睡会儿就会没事了,她其实不用留下来陪他的。

    可是将他苍白的脸色收入眼底,她迟疑了一下,内心做了一阵挣扎以后,她低着头摇了摇头,“我不去了,等你病好了你再陪我去吧!”说完,她搀着傅景年的胳膊,说:“景年哥哥我扶你上楼去,你发烧了,别上楼的时候摔倒了……”

    她一边说一边扶着傅景年往客厅里面走,回头看了一眼聿靳言和沈苏苏,她眼神里还有一些小小的失望。

    聿靳言微笑着目送傅景年和左南笙上楼去,他十分喜欢这个结果。

    他和沈苏苏的二人世界,终于开始了——

    *

    楼上房间里,左南笙捧着一杯温热的水走到chuang边,看着躺在chuang上的傅景年,她将水杯放在柜子上,然后拿起两盒药认真地看用法用量——

    然后,她取出药递给他,“景年哥哥,吃药就行了吗?还要不要做什么其他的?”

    她看着傅景年吞水服药,想起以前小妹发高烧的时候,妈妈彻夜不眠的给小妹擦拭酒精——

    她要不要也这样做呢?

    第一次照顾人,她什么都不懂,以前自己病了也都是妈妈将药拿到她手里,她对这方面的常识,几乎为零——

    傅景年将药吞下以后,把水杯放在柜子上。

    缓缓看着乖乖坐在chuang沿上望着自己的左南笙,他虽然头很疼,但心是暖融融的。

    他以为刚刚她会扔下他一个人在家里,自己跑出去跟聿靳言和沈苏苏一块儿疯玩。毕竟她对聿靳言是有一定的崇拜的,而且她看样子也很喜欢聿靳言……

    此刻她坐在他的chuang沿上,他终于确定,他在她心里,比聿靳言重要。

    “你怎么不说话?”

    左南笙皱着眉头心疼的看着傅景年,然后伸手去触傅景年的额头,试了试他的,再试了试自己的,他好像真的烧得很厉害——

    “景年哥哥我去拿冰块给你敷一下吧?”左南笙问道。因为她是第一次照顾人,她不知道敷冰袋有没有用,所以等着傅景年的回答——

    傅景年莞尔一笑,他伸手将她的手指握着,“不需要,你坐这儿陪我就行了。”

    “可是你额头好烫……”

    “吃过药了,一会儿就好了。”

    “哦。”

    左南笙点点头,站起来将他垫着的枕头拿开,“那你躺下睡一会儿,你头痛我不跟你说话,我就坐这儿。”

    傅景年温柔点头,躺下以后,他看着她的脸庞,静默了几秒以后才缓缓说,“我醒来,会看见你吗?”

    “嗯,我哪儿都不去,我就在这儿陪着你——”

    得到了左南笙信的保证,傅景年笑了,看了看她,他安心的闭上眼睛。

    头依然疼着,他却有一种因祸得福的幸福感。

    左南笙答应了傅景年,留在这儿

    陪着他。可是他睡着了,她一个人坐着跟呆头鹅似的,真是无聊透了。望着窗外的明媚阳光,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本来可以出去玩的……

    无聊了一阵,她拿出手机玩手机游戏。

    怕影响到傅景年,她将手机铃声关掉了,一个人无趣的玩着。

    在chuang沿上坐了一会儿,她觉得有些腰酸背痛的,因为chuang沿不像沙发一样有靠的地方,一直坐着当然会难受。她扫了一眼他的房间,因为他将他的房间让给她住了,这儿是次卧,卧室里没有沙发,只有简易的书桌。她蹙眉,啥都没有,她上哪儿坐去?

    去楼下吧,可是自己刚刚答应了他,一定会在这儿陪着他的。

    生病发烧的人最可怜了,她不能骗他——

    于是,她打消了去楼下的想法,看了半天,最后将目光落在傅景年的chuang上。他的chuang很大,再睡一两个人不成问题。正好……

    她偷偷地笑了,在熟睡的傅景年旁边躺下,背对着他继续玩游戏。反正他睡在左边,盖着被子,而她睡在右边,又没有脱衣服,她不觉得有什么不合适的——

    舒舒服服的玩着游戏,忽的,她好像感觉到傅景年翻身转向她了——

    她一愣,回头看着背后的他时,他的手就像抱着洋娃.娃一样将她轻轻的抱住。而他依然是熟睡的模样,并没有醒过来。

    左南笙低头看着放在自己腰上的手,又木讷的望了一眼根本就没有醒过来的傅景年,她稍微愣了愣,随后便继续玩游戏,不管他,由他去吧!

    “景年哥哥是病人。”

    她一边点手机屏幕一边自言自语,完全没有将傅景年的手当回事。

    病人脆弱的时候想抱抱洋娃.娃是很正常的,她以前生病了也会抱着爸爸,本来很疼很疼的,可是抱着爸爸以后,似乎就没有那么疼了——

    而她背后,傅景年半眯着眼,嘴角勾起一丝温柔的笑。

    其实,他一直没有睡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婳并收藏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