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 > 番外:有笙之年(62)——我希望,你们不要再打扰他

番外:有笙之年(62)——我希望,你们不要再打扰他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左浅刚刚哄左南笙一起去逛街,两人正准备出门,看到傅宸泽的来电,她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女儿和景年刚刚分手,傅宸泽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是想说些什么?

    通话建立以后,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当儿女之间有了这种事以后,作为儿女双方的父母,两人都不知道该怎么说—窒—

    沉默了良久以后,终于是傅宸泽先开了口。

    “小左……她怎么样?”

    左浅回头望了一眼正在门外等着她的左南笙。

    她压低声音,站在窗边,轻声说,“小左情绪好多了,你放心吧,小左从小就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女孩子,失恋的阴影不会困住她多久的。戛”

    傅宸泽听到左浅这么说,也放心多了。

    他缓缓看了一眼病房里的傅景年,然后叹了一口气,低声对手机那头的左浅说:“小浅,你也别怪景年,其实他也有他的为难之处……”

    “嗯,我和南城都不怪他。”

    左浅微微一笑,虽然自己的女儿受了委屈,但她知道,这件事不是傅景年的错——

    她抬头望着湛蓝的天空,温柔说,“小孩子谈恋爱,分分合合很正常,大人又怎么会跟小孩子一般计较呢!”

    “不,你不知道——”

    傅宸泽皱紧眉头,低声说,“前天晚上景年跟我说了一件事,连我都不知道……”

    “什么事?”

    左浅微微一怔。

    直觉告诉她,这件事一定是导致傅景年和小左分手的一个因素……

    手机那头,傅宸泽缓缓说,“景年告诉我,他知道了木卿歌为什么会染上艾滋病的真相——”

    说到这儿,傅宸泽停顿了一下,等着左浅的反应——

    “……”

    左浅惊愕极了!

    她难以置信的望着手机!

    傅景年竟然知道了木卿歌染上艾滋病的事!

    这么说来,景年是恨着他们顾家的……

    就是因为心里有这种恨,有这种抵抗的情绪,才导致他根本就不相信小左——

    傅宸泽听着手机那头左浅的沉默,他蹙眉,问她:“小浅,你告诉我,是不是跟景年说的一样,木卿歌是被顾南城害得染上艾滋病的?”

    “我……”

    左浅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傅宸泽。

    这件事,的确是顾南城干的……

    但是当时顾南城给木卿歌留了一条生路,是木卿歌自己选择了这条死路——

    真要是说起来,是木卿歌咎由自取,不是顾南城逼她那样做的。

    傅宸泽已经知道了答案。

    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对左浅说:“景年告诉我,其实他这些天,一直在饱受折磨。每一次跟小左在一起,他都会想到木卿歌的惨状。一想到木卿歌是被小左的亲生父亲害得这么惨,他就不由自主的想疏远小左……”

    “他说,他喜欢小左,可他无法打从心底里原谅顾南城对木卿歌造成的伤害——”

    “一边是对小左的喜欢,一边是对顾家的憎恨,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无辜的小左。即使他知道小左是无辜的,但他天天看着木卿歌那么痛苦的样子,他心里就没办法平静下来……”

    “所以,当小左提出分手以后,他答应了。”

    “他说,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以后,他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心无芥蒂的喜欢着小左的傅景年,而小左,也不再是当初那个跟他没有任何仇怨的小姑娘。”

    “虽然他也明白,上一辈的事不该让孩子来承担痛苦,但他是木卿歌的儿子,当他母亲受到伤害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受到了影响,他不能当这一切没有发生……”

    “他说,他已经不再适合小左。”

    “他告诉我,其实他不想分手,可他无比清楚,他再也没办法像以前那样爱小左,他只能放手,也许离开了他,小左会找到真正的幸福——”

    “他说,天底下好男人很多,他不是最好的那一个。他给不了小左想要的爱情,他希望,能有一个比他好的男人,守护小左一辈子……”

    ……

    傅宸泽将傅景年跟他说的话,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左浅。

    左浅默默地听着,渐渐地,眼角湿|润了——

    都是她和顾南城的错,让两个孩子这么为难。

    她就知道,景年不是个薄情寡义的男孩子,原来,景年有这么多不曾对小左提起的苦衷——

    他不告诉小左这些,是不希望小左跟他一样痛苦,他这样做,何尝不是在保护小左?

    ……

    “小浅,我和景年决定了,等处理好新加坡的事以后,我们回法国,从今以后,再也不回A市,再也不回新加坡。所以,这辈子我们可能不会再见面……”

    “什么?”

    左浅惊愕的望着手机——

    傅宸泽说,他和傅景年要离开新加坡!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回法国?”

    左浅难以置信的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们为什么要离开居住了几十年的新加坡?

    虽然老爷子是法国人,但他们一直都在新加坡定居,现在突然回到法国,不会不适应么?

    “那景年的爷爷奶奶,他们也要一起回……”

    “他们已经去世了。”

    傅宸泽低沉的嗓音,打断了左浅的话。

    原本,他是不打算告诉任何人的,带着父母的骨灰回到法国,安安静静的跟傅景年过完下半生。

    没想到,今天会突然发生了傅景年受伤的事——

    如果傅景年今天不受伤,他也不会给左浅打这个电话。

    “……”

    左浅震惊于这个惊人的事实——

    傅宸泽的父母去世了,为什么傅宸泽竟然不告诉她!

    她惊愕的握紧自己的手指,一时之间,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前几天跟小左打电话的时候,小左还说,傅景年的爷爷奶奶很恩爱,对她也很好,根本就没有提到爷爷奶奶生什么大病了……

    为什么这才短短几天的时间,爷爷奶奶竟然就去世了!

    “什么时候的事?”

    “小左离开的前一天——也就是,小左跟景年分手的那天。”

    “……”

    傅宸泽的一番话,让左浅忽然就懵了——

    她没有想到,傅景年跟左南笙分手那天,竟然也失去了爷爷奶奶……

    她蓦地望着门口——

    那小左知不知道爷爷奶奶去世的事情?

    如果她知道傅景年的爷爷奶奶去世了,她会在那一天离开傅景年吗?

    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傅宸泽,你告诉我,小左是不是不知道爷爷奶奶去世的事情?”

    停顿了一下,她忽然想起了什么,惊愕的问道——

    “景年是不是因为爷爷奶奶去世了,深受打击,这才同意了跟小左分手?”

    手机那头,傅宸泽听着左浅的话,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她。

    那一天,景年受到的打击岂止是爷爷奶奶去世……

    还有木卿歌的死。

    如果不是木卿歌的死,恐怕景年也不会因此对顾家心存恨意……

    也许,他就不会在心情复杂的情况下,同意跟小左分手——

    “傅宸泽你说话啊,你是不是还隐瞒了什么?你告诉我,景年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

    左浅着急了,她不知道新加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忽然好担心傅景年!

    上一次景年来他们家里,她跟景年谈话之中她就可以感受得出来,景年是喜欢小左的——

    那么喜欢小左的他,不可能轻易就答应分手!

    在左浅的追问之下,傅宸泽只好告诉了左浅——

    “其实,景年没有告诉小左,那天木卿歌送到医院以后,就已经死在了手术室里。”

    “……”

    左浅已经被这连番而来的真相震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原来,不止傅景年的爷爷奶奶去世了,那一天,就连木卿歌也离开了他……

    “景年没有来得及见木卿歌最后一面,这是景年一辈子的遗憾。”

    傅宸泽停顿了一下,缓缓说:“可是,你知道景年为什么没有来得及见木卿歌最后一面么?因为当时,景年在送闹脾气的小左回家。小左的脚受伤了,却不肯接受医生的包扎,景年无奈,只好离开了手术室外边,抱着小左去包扎。后来,在他送小左回宿舍的时候,木卿歌去世了……”

    “……”

    左浅抬手捂着自己的心口——

    她已经什么都明白了。

    原来,傅景年心里还有这样一个疙瘩。

    当时他是送小左回去,才错过了跟木卿歌的最后一次见面。

    因为小左,他都没有赶上见母亲最后一面……

    失去了母亲的他,失去了爷爷奶奶的他,当时心情极度阴霾,他心里对小左,恐怕是有一些怨言的吧……

    虽然小左是无辜的,虽然小左什么都没有做,可是如果他不认识小左,他就能够守着母亲,直到母亲的生命尽头……

    “景年还爱小左吗?”

    左浅心疼的吸了一口气,问傅宸泽——

    “如果景年现在还爱小左,我带小左去新加坡……他们之间有误会,应该说清楚,他们明明互相喜欢对方,怎么能够就这样分手了?”

    左浅经历过误会、分手的痛楚,她明白这种滋味——

    当年她和安慕,也是因为一场误会,安慕假死,一直不肯回来找她……

    如果当时澄清了误会,也许后来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她不希望,自己对安慕的那种遗憾,让小左也尝一次。

    如果小左现在错过了景年,将来她知道景年跟她分手的苦衷,她恐怕会自责一辈子……

    左浅的眼眶已经红了,她怎么忍心让自己的女儿,如此痛苦——

    “傅宸泽,你看得出来两个孩子有多喜欢对方,如果他们就这样错过了,将来一定会后悔莫及的……”

    “小浅,我们还是尊重孩子自己的选择吧。”

    傅宸泽打断了左浅的话。

    他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缓缓回头看着还在昏迷中的傅景年,心底满满都是对傅景年的心疼。

    “景年跟你们顾家,恐怕再也无法回到从前了。”

    “至少在他没有从木卿歌的死亡阴影中走出来之前,他不会敞开心扉接纳你们顾家任何人。”

    “如果不是因为对你们顾家的怨,今天他不会做出这种拿刀子捅自己、用自己的血来跟你们顾家划清界限的事儿……他是因为不想再跟你们顾家有牵扯,这才用自己的血,来跟你们家断绝一切恩怨啊!”

    看着傅景年胸口那厚厚的绷带,傅宸泽心里就不是个滋味。

    这孩子一直理性,可现在的他已经被母亲、爷爷奶奶三人的死亡阴影笼罩,他再也受不了任何轻微的刺激——

    作为景年的父亲,他不希望顾家的人在这个时候打扰景年。

    而傅宸泽的话,又一次震惊了左浅的心魂——

    “……你刚刚说……景年怎么了?”

    “顾祈阳没有告诉你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婳并收藏萌妻来袭:总裁的小冤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