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 > 067 老婆,你想和我造人啊?别后悔!(求订阅)

067 老婆,你想和我造人啊?别后悔!(求订阅)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佳佳不敢置信地望着顾景辰,本来她只是想做做样子,演一场好戏,也做好了完全的准备,才敢把顾老爷子当初威胁她的事抖了出来。

    没想到他竟然对她说,他已经不在爱她了,那么他最爱的人是谁?

    难道是苏默歌吗?

    她的眼泪止不住的流淌出一道道银线,含泪的双眸带着委屈和不甘,看向了那个纤瘦的背影。

    “你最爱的人是苏默歌吗?”

    她的声音有些颤抖,但是她想要一个答案,无论这个答案多么的痛苦,她都要知道在他内心的最后选择。

    顾景辰紧握着她的手腕松开,一步一步朝着苏默歌走去,双臂一用力将他揽在了臂弯间,抱着她走进了隔壁的病房内。

    在病房门关上的瞬间,沈佳佳伸出手抹掉了滑在面容上不甘心的眼泪。

    她一定要知道,他现在最爱的女人是谁。

    她拎着手包就要冲进那间病房,却被林叔拦住。

    林叔一脸严肃,手上已经拨通了手机号码,打给了顾老爷子顾雄天。

    他故意将手机号码在她面前一晃,让她自觉地离开这里。

    沈佳佳双手合十,竟然放低了身份,刚才的汹汹怒气,变成了软弱和恐惧,求向了林叔。

    “林叔,求求你不要将今天我说的话告诉爷爷好吗?我这都是太着急了,才会说错话的,求你了!”

    林叔将还未接通的电话挂断,他警告沈佳佳:“下一次说话请你动动脑子,还有请你不要在来打扰大少爷和少夫人,不然我一定会告诉老爷,让他找你再次谈话。”

    沈佳佳点头哈腰:“谢谢你林叔,谢谢你没有将我今天说的话告诉爷爷,我这就走,这就从他们的眼前消失。”

    她转身狼狈的逃走,她的上牙齿咬着下唇,恨不得将红唇咬破。

    该死的苏默歌,你竟然还是夺走了景辰的心。

    不过你也别笑的太早,这一次是我算错了一步,以为他还是最爱我的,以为有了他我就不会怕顾家那个老不死的家伙。

    等我再次回来时,你就等着滚出顾家,成为顾家的丧家犬。

    林叔盯着沈佳佳离开医院的背影,深深呼出一口气,这个沈佳佳五年前就是大少爷的红颜祸水,没想到五年后又回来了。

    她若不把这事情闹大了,怕她不会善罢甘休啊!

    可怜少夫人,一直都是最孤独和落寞的那个人,他真的心疼她这个没有了双亲的孩子,只希望大少爷能明白了少夫人的心,安安心心和她过日子吧。

    顾景辰将苏默歌轻轻放在病*上,检查了下她包扎的双脚,发现脚心又流了血,染红了脚底包扎的纱布。

    他要去按动*头的按铃,却被她唤住了。

    “不必麻烦护士来了,我的脚伤无大碍。”

    “脚伤并非是小事,你的一双脚受伤的次数还少吗?是想以后变成瘸子吗?”

    他还是按动了*头的按铃,很快有护士赶来了,她们为苏默歌处理了脚下的伤口,重新包扎上了白纱布。

    护士在离开前,嘱咐几句,说苏默歌的伤势看起来并不严重,但是需要静养,这样就能恢复的快。

    “听到没有?护士都说了,你要静养,以后不要乱走动了!”

    “哦!”

    苏默歌躺在病*上,忽然想起刚才他没有回答沈佳佳的问话,他最爱的那个女人会是谁?

    他在枕头上侧着头,看着他英俊的侧脸,心中想着,若是他能亲口告诉沈佳佳,他最爱的女人是苏默歌,那么她现在一定会高兴的忘记了脚伤,忘记了一切伤痛,对他说……她最爱的人也是他,这一辈子她都不想改变。

    顾景辰让林叔去买来了晚餐,他和苏默歌在病房里用餐。

    两个人一直都静默不语,只是简单的说几句话,到了晚上睡觉时,他们就各自在各自的病房休息。

    白天到了用早餐和午餐时,顾景辰就会找时间到苏默歌的病房里,两个人一起用餐。

    顾景辰的伤势并不严重,不到三天就已经可以出院了。

    他出院后,就开始忙顾家的产业,已经有好几天没有来看苏默歌了,只是每天会打来几次电话,问问她的伤势如何,有没有吃好睡好。

    苏默歌的脚伤并不严重,可是顾景辰非要林叔买来一把轮椅,要是她想到外面透透气,就让林叔推着她到外面走走。

    苏默歌看着小花园里花开的正艳,可是却感觉不到那么好看了,好像只有顾景辰陪着她时,看的花才很美,闻到的花才会很香。

    “少夫人,你在想什么呢?是有心事吗?”

    林叔这几日看到苏默歌总是时不时的发呆,眉心微拧着,像是有着很重的心事。

    苏默歌回给林叔一个微笑:“我在医院里有吃有喝,又有林叔你陪着,我怎么会有心事呢!”

    林叔知道苏默歌已经习惯了一个人承受艰难和困苦,不想有人为她担心,所以总是回给别人微笑来掩饰她内心的伤痛和不安。

    少夫人过的生活实在是太苦了,不知道大少爷什么时候才能明白少夫人的心,好好待她。

    “大嫂,原来你在这里赏花啊!”

    顾诗丹一身米黄色的淑女裙,肩上挂着金制链子的米白色小包包,一看就是奢华的牌子,而她的白色高跟鞋子上有白钻镶嵌出的蝴蝶图案,在阳光下散射出五彩的光芒,很是耀眼。

    顾家的每一个人都习惯了这种骄奢的生活,她虽然嫁给了顾家,可还是有些不习惯看到这种奢侈的生活。

    “林叔,你辛苦了!我推着大嫂在外面走走就好,你先歇着!”

    “有劳大小姐了!”

    林叔知道这是顾诗丹有话要对苏默歌说,所以他很自觉地让开,让顾诗丹推着苏默歌在花园里走着,而他站在原地,等着苏默歌的随时吩咐。

    “大嫂,听说大哥有好几天都没有来你这里了,他的工作还真是好忙呢!”

    苏默歌温婉地笑了笑:“顾家的产业这么多,都背负到了他的身上,他也实在是辛苦了。”

    顾诗丹慧心的笑着点头。

    “大哥的确是很辛苦,只可惜我是个女孩子,没办法接管顾家的产业替大哥分忧!”

    “你一个女孩子,不要那么逞强。嫁给了周逸就是你最幸福的事了,他很能干,也能挣钱,你还愁没有钱花吗?”

    苏默歌不过是随口说说,可是顾诗丹听了她的话,就好像是被她伸出手打了脸。

    她的脸色一变,阴阴沉沉地开口:“苏默歌,你这样了解周逸?你说的很能干是什么意思?是说他的*上功夫很好吗?还有他就算能挣钱,我也不会因为这个原因嫁给他,我是真心实意爱着他,而不是你,贪慕虚荣,见谁有钱就粘上了谁。”

    苏默歌没想到顾诗丹前后的态度竟然反差极大,还说话这样的难听。

    她不想和她有什么误会和过节,尤其不想让周逸左右为难。

    周逸既然选择了她,想要和她结婚,那就是真心实意的爱着她。

    若是因为她,让他们之间的感情有了破裂,那么她真的罪魁祸首,以后定不会心安。

    “诗丹,我和周逸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你不要乱猜了,还有周逸是个好男人,他既然选择了你,一定是很爱你。”

    顾诗丹唇角一歪,淑女的形象哪里还有了,看起来倒像是一个刁妇。

    “苏默歌,别在我面前惺惺作态了,我不管你以前怎么对周逸的,是真心也好、假意也罢,到了现在,你就适可而止吧!”

    她用鼻子重重哼了一声:“我今天来这里,就是想告诉你,以后别想打我家周逸的主意。还有……”

    她神迷的朝着她眨了下眼睛:“大哥好像是和沈佳佳断绝了联系,你这一回来倒是把沈佳佳踩到了脚底,我是不是应该恭喜你呢,终于旗开得胜了!既然你已经都胜利了,就好好珍惜我大哥,别在水性杨花,行为不检点,连累了我家周逸。”

    她说话越来越难听了,苏默歌已经忍不住抿紧了唇瓣。

    她清清冷冷看了她一眼:“顾诗丹有没有人说过,你说话真的很难听。

    往往长得美的女人,内心都是丑陋的,这句话用在你身上最合适。”

    顾诗丹气的抬起手就要给她一巴掌,苏默歌不慌不忙,奉劝她。

    “这里是医院,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你,你想自毁形象我也不拦着你!再说了,林叔就站在那里,看的一清二楚。就算我不说今天的事,林叔也会告诉爷爷的,你想被爷爷教训,我也无可奈何。”

    顾诗丹气的嘴巴都要歪了:“好你个苏默歌,嘴巴倒是挺毒的,我说不过你,但是你要是动了我的男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苏默歌干笑了两声:“你别一口一个你的男人,你要是真的能守得住你男人的心,何必来到我的面前警告我,你这是心虚的表现,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顾诗丹气的两条腿都抖了,真想一脚将轮椅踢翻,然后将她踩在脚下,狠狠教训她一顿。

    “林叔……”

    苏默歌朝着林叔招手,吓得顾诗丹忙整理下愤怒的情绪,可是一张笑脸怎么调节,都觉得比哭还难看,这是让她觉得难堪。

    林叔快步走来,问道:“少夫人,有事吗?”

    “诗丹有些不舒服,你将她送出医院,最好给张叔打个电话来接她回家。别担心,我在这里等你,哪也不会去的!”

    “好!……大小姐,我送你走吧!”

    林叔瞧见顾诗丹的脸色有些不大对,以为是她不舒服,想送她离开医院。

    顾诗丹气苏默歌竟然敢赶走她,真是太野蛮嚣张了。

    她朝着林叔点头笑了笑,说话的语气很温柔,可是仔细一听,倒像是气的发颤,强装出来的语调。

    “不用麻烦林叔了,我就是有些感冒了,还是能开车回家的!”

    她看向苏默歌,弯下腰在她的耳边轻笑着说了一句话,话音不大,只能让苏默歌一人听到。

    “你以后注意了,不然我不会放过你,将你赶出顾家!”

    林叔瞧着顾诗丹说话时的表情有些奇怪,却听不见他们在说些什么。

    顾诗丹起身后,朝着苏默歌摆手:“大嫂拜拜,你一定要静心养伤,我还等着你早点回顾家,为你庆祝一番。”

    苏默歌淡淡一笑,抬起左手摆了摆,算是跟她告辞别。

    林叔看向苏默歌,苏默歌朝着他点头,他领悟了苏默歌的话,在顾诗丹身后跟上了脚步,送着她离开了医院。

    见到顾诗丹的身影消失在了面前,她觉得内心有种压抑的感觉。

    顾家的人,为什么都是这样的咄咄逼人?只因为他们有钱有势,所以就可以这样刁蛮任性,欺压到别人的头上吗?

    “大嫂……”

    苏默歌现在最不想听到的就是这个声音,她双手转着轮椅旁的轮子,想要快点离开。

    却被一只大手拉住了椅子后的横杆手柄。

    “苏默歌,你就这么怕见到我吗?”

    苏默歌知道,有些时候,该面对的终究是要面对的。

    她五年前欠了他太多,所以他怨恨她,找到她,就算要骂她、打她一顿,她也会心甘情愿的接受。

    她缓缓回头,抬眸看见他一身米白色休闲西服,从上到下都是耀眼干净的白色,而那头短发,褐色精明的眼眸,都彰显着男人的英朗和气魄。

    “你找我有事吗?”

    “瞧你说的,我来看你,就是担心你,怕你的伤势严重了。”

    她垂下眼看了看曾被碎车窗的玻璃划破的右手臂,还有被光着脚磨坏划伤的双脚,现在只有深深浅浅的疤痕,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我的伤快好了!你不用担心!”

    周逸用纤长的手指轻抚着她露在外面的右臂,指腹滑过她右臂肌肤的那一刻,让他眼底的幽暗和柔软的痛惜,混杂的连他自己都分不清,该用怎样的态度来对待眼前这个女人。

    “只可惜,你的右手臂上要落下了疤痕!你要知道,你的皮肤曾经是又白又光滑了,被落下了疤痕将来多么的难看啊!”

    苏默歌扭动下身子,甩来了她的右手臂,躲过了他继续滑动她手臂上的手指。

    “我都已经嫁人了,就算手臂上落下了疤痕,也一样改变不了我是顾家少夫人的身份。”

    “贪慕虚荣,你眼里只有钱财,连命都能不要!我要是没猜错,这些伤都是你当时以为他遇到了车祸,爬到了车上去救他,被划伤的吧?”

    周逸暗暗咬牙,说话的语气有些阴阳顿挫,唇角抽动了两下,像是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她不想否认:“不错,是我在救顾景辰时,将手臂和双脚都划伤了。不过这些事都是我的事,和你没有关系,你也不要再问我了。”

    她想转着轮子离开,周逸却拦在了她的身前。

    他居高临下望着她,眼底的愤恨和鄙夷,越来越浓烈。

    “苏默歌,我还以为你会有一点点的尊严,会因为顾家年中宴会时,被沈佳佳和顾景辰联手欺负了,知道自己应该选择全身而退,不在贪慕顾家少夫人的位置,离开顾家。没想到是我错了,我太把你看的清高了,你早就是那个厚颜无耻的女人,不需要别人的关怀。”

    谁都可以这样说她,唯独这个世上他却不可以这样说她。

    她曾经爱过他,信过他,永远都无法忘记初恋时他给她的甜蜜和温暖,那是她这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让她永生难忘。

    可是,五年前她伤害了他,五年后他们再次相遇,他却用这样冰冷的话割着她的心。

    她已经够难过了,生活也是不尽人意,可他却要说她贪慕虚荣,厚颜无耻。

    难道她在他的心里,就没有五年前一丁点的正义和真诚、纯洁的身影了吗?

    苏默歌双手握成了拳头,唇紧抿成一条细线,从轮椅上倔强的站起。

    她与他的距离很近,近到鼻子都要贴近了鼻子。

    “周逸,五年前我欠你的,我会还清!但请你以后,不要再说那么难听的话,我不想五年前那些美好的回忆变得破碎,那是我唯一能了留在心底,还算美好的记忆了。”

    她伸手推开了他,迎着风,吹舞着头发,在模糊的视线中咬牙向前走着。

    周逸,这个世界上你是我最美好的回忆,我不想让属于我最后的这点宝贵的回忆,都变得支离破碎。

    我曾经错过一次,不想在错一次,让自己失去的更多,伤的你更深。

    如果可以,希望你忘记我,和顾诗丹好好生活下去,就当她是五年前的我,你们会一直幸福的生活下去,好吗?

    周逸看见她几次走走停停,脚步有些不稳,想要冲过去扶着她走,可是一想到她刚才的拒绝和冷漠,他还是忍住了这个冲动,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握起拳头时,手指的骨节声,咯咯的响着,恨不得要将她捏在手心,捏的粉碎。

    五年前她为了嫁给豪门,将他的一片真心当成了废纸,撕的粉碎。

    五年后她从英国回来,而他却以顾家女婿的身份出现在她的面前。

    这就是他们的孽缘,也是他最终的目的。

    仇恨,永远都不会磨灭的仇恨!

    苏默歌,我是不会让你在顾家好过的,你在顾家过的越惨,我就觉得越开心,这是你欠我的,你一辈子都还不清、也还不完了。

    苏默歌回到了病房后,将病号服脱下,换上了林叔曾从家中为她拿来的一套淡紫色的裙子。

    她的脚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不过她也要多当心,就选择穿了一双平底的凉拖鞋,这样既不伤脚,夏天也会觉得凉爽。

    检查了下她有没有落在病房里东西后,她坐在病*边等着林叔回来。

    林叔回到病房中,瞧见苏默歌已经换好了衣服,连行李箱都打包好了,他有些担心,劝了几句。

    “少夫人,医生说了,你还需要在医院里静养几日,在观察一下有没有其它病情复发,确定了你没事,才能出院。”

    苏默歌站起身,拖着行李:“医生说的话你也不能全信的林叔。我自己的身体我最了解,现在身上的伤已经好的快差不多了。医生之所以要留我,还不是因为他们想多挣点钱。”

    她还看了一眼这间VIP病房:“这间VIP病房很贵的,一晚上就要快一万元了,简直是在烧钱!虽然顾家有钱,可是我也不能乱花的,要懂得节省,林叔你说是不是?”

    “少夫人说的是,再有钱也要节省才是!”

    林叔知道苏默歌这是在和他说笑,可是他心里对这个少夫人大大的赞许了一番,少夫人即使生活在这样豪门的顾家,她也知道来之不易,应该节俭这句话。

    她还真是一个懂得生活的女人。

    林叔从苏默歌手中夺过了行李箱,拖着行李箱和苏默歌一起坐电梯下了楼,在一楼大厅里办了出院手续。

    一切就绪后,林叔给张叔打了电话,让张叔过来接他们回家。

    再回到顾家,苏默歌觉得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亲切和熟悉。

    虽然回国的日子并不久,可是这个家对于她来说,就像是她的一个歇脚的地方,至少她不会觉得自己是一个孤独的人,在这里已经有了一个可以落叶归根温暖的家了。

    她让顾家的厨师做好了晚餐,等着顾景辰回家吃晚餐。

    可是等了很久,电话也打了好几遍都没有人接,林叔见她等的着急,好心劝道:“少夫人,你先吃吧!大少爷这几日手机经常接不通,在公司里忙到很晚才回家,你还是不要等他了。”

    “我有些累了,先回房休息一会儿!这些饭菜先端下去吧!”

    苏默歌没有动碗筷,而是让仆人将这些饭菜都端下去,等着顾景辰回来的时候再让人热了吃。

    回到房间,苏默歌穿着衣服躺在*上,很快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感觉到身后的*垫子动了动,背后很温暖,她迷迷糊糊的将身子向后靠了靠,贴的很近,才感觉到这温暖的感觉越来越让她睡的舒适。

    这一觉,到了天亮。

    苏默歌醒来的时候,从*上坐起,揉了揉眼睛,一看天空都放晴了。

    看了眼手上戴着的手表,都已经是上午九点钟。

    她看了一眼,房间里空空的,根本没有人回来。

    “顾景辰一晚上都没有回来,是在公司加班吗?”

    苏默歌担心顾景辰这样熬下去,身子一定是受不住了。

    她简单的梳洗和画了淡妆,换了一件衣服,让张叔送她到名盛公司去看看顾景辰。

    她一来到名盛公司,那些职员们都避开到了一边,瞧着她的眼色都不大对,有同情的眼光,有鄙夷的眼光,有嘲讽的神色,有敬畏的神色,总之是五彩纷呈,应有尽有。

    苏默歌来这里又不是走马关灯看他们脸色来的,她来到16层顾景辰的办公室,这里空空的,人早已经不在了。

    她问了一个戴眼镜看起来很斯文的男人。

    “顾总裁呢?他去哪里,你知道吗?”

    他被苏默歌一问,吓了一大跳,想起她是顾总裁的夫人,也不敢回避,怕得罪了她。

    他如实交代:“顾总裁去见一个大客户,正在洽谈商议,等一会儿就能回来了!”

    “知道了,谢谢你!”

    苏默歌进了他的办公室,准备在里面等着他。

    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了,随着屋门掩上,那些喧哗声也变小了。

    她背对着办公室的门而坐,转身间抬头看向了来人,不由得笑容淡在了唇角。

    “唐小姐,没想到你会来这里。”

    唐晓蕊身穿一身青绿色的连衣短裙,白希纤细的腿,白希纤长的手臂,整个人看上去很是苗条纤细。

    她有着金色的卷发,碧绿色的双眼,看上去像是一个美国人,而苏默歌知道她是混血,是美国的父亲和中国的母亲所生,所以才长得这样与众不同,很是xing感。

    她走到顾景辰的办公椅上坐下,翘起了一条白希的腿,右手托着下巴,涂成绿色的指甲在苏默歌的面前很是招摇,细细地摸着她紧致尖巧的下巴,有些漫不经心地回应问话。

    “我与名盛公司已经签了合同,将为该公司的产品代言。”

    苏默歌很不喜欢她待她的态度,总是一副尖酸刻薄的模样。

    “顾总裁不在,你还是改天再来吧!”

    “我们已经谈好了,十点见面,很快他就会回来的!难道总裁夫人你这是不想让我们签约,想让名盛公司有什么损失吗?”

    苏默歌当然不知道他们签约的事,她找个理由让她走,都是出自于内心对她不喜欢。

    “唐小姐,你不要说话这样冷硬好不好?我没有这个意思,是你想多了!”

    唐晓蕊眼角一挑,一脸不屑地望着她:“你比起沈佳佳来说,还真是差远了!不但人长得没她妖艳勾人,嘴巴说的话也是那么刚硬,不知道什么是软话甜说,还有……比起玩男人的手段,你也不如她。”

    她从笔筒里取出了顾景辰常用的那只钢笔,在手心中把玩着,毫不把苏默歌放在眼里。

    “想起那天你被她欺负的那么狼狈,我还真替你感觉到可怜。”

    “唐小姐,你是不知道吧?我就算是在狼狈、在不堪,到了最后我仍旧是顾家少夫人的身份,这身份是永远捍卫不动的。比起沈佳佳这种见不得台面的小三,还有一些蓄谋已久的小四、小五,觊觎我老公的狐狸精,我的身份永远高高在上,大到能压死她们……”

    苏默歌起身走到了她的身前,朝着她清冷地笑了笑:“你说,我说的话对不对 啊!”

    “苏默歌,你能不能一直坐在顾家少夫人的位置还不好说,别把自己看的这么重要,结果一定会输的很惨。”

    唐晓蕊将钢笔丢在桌子上,双手用力的拍了下桌子,一双碧色双眸瞪的滚圆,厚唇向后出一个弧度,牙齿咬的紧紧的,恨不得将她在口中嚼碎。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顾景辰刚走进办公室,就发现苏默歌和唐晓蕊的表情僵硬站的很近,一见就知道她们之间发生了不愉快的事。

    唐晓蕊不亏是个戏子,很快就转换了脸色,笑容亲切又不失成熟/知性的xing感。

    “逸辰,你回来了?”

    她亲昵的唤着,毫不把自己看成外人。

    顾景辰不自在的咳嗽了两声,提醒道:“这里是名盛公司,你应该叫我顾总,私下里在喊我的名字。”

    唐晓蕊有些尴尬,但是很乖的唤了称呼。

    “顾总,你终于回来了,我可是在这里等了你半天,想和你早一点将我们之前商谈好的合约签了。”

    “好,你的手续都带来了吗?”

    “带来了,我的经纪人就在办公室外站着,我让他带进来。”

    唐晓蕊走出办公室去叫她的经纪人。

    苏默歌看到顾景辰这几日似乎瘦了些,面色有些憔悴,一定是累坏了。

    “顾总,你应该好好休息,别熬坏了身子!”

    “嗯,知道了!”

    唐晓蕊已经将她的经纪人找来,她走到苏默歌身边,有些不悦道:“顾夫人,我们要谈公务,你是不是应该回避一下?”

    苏默歌回给她一个不冷不热的笑容:“那你们慢慢谈公务吧!你的经纪人也在,正好可以仔细看着你,防止你心事想多了,把签约信息签错了!”

    她真的很不希望名盛公司会和唐晓蕊这样阴险的明星签约,她比起沈佳佳来,才是最令人头疼,和城府极深的女人。

    她边想着,边朝着办公室的门走去,手刚触碰到了上面的把手,就被顾景辰唤住。

    “默歌……”

    “什么事顾总?”

    “奶奶病重了,等到与唐小姐签完约后,我载你回家去看看她。”

    苏默歌的心咯噔一响,听到顾老太太病重了,她突然很害怕,害怕她会像妈妈一样离去。

    虽然她不是她的至亲,但是在她失去了妈妈之后,顾老太太和顾老爷子对她像亲孙女一样好,已经让她不知不觉不在仇恨他们让她失去了妈妈,将他们看成了亲人。

    “好!”

    她打开了门,蹙着眉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在外面找了一个空凳坐下,等着顾景辰与唐晓蕊签完合约,好一起去见顾老太太。

    在外面等着,不知不觉已经有一个小时半了,到了十一点半,公司的员工可以休息,到外面或是买些快餐,或是点一些外卖在中午休息的时候吃。

    苏默歌这才看到办公室的门被打开,唐晓蕊走出门后,转身对顾景辰明媚一笑。

    “顾总,已经到了中午了,我邀请你一同与我用餐,你不会不赏脸吧?”

    顾景辰剑眉一挑,毫不犹豫地拒绝:“对不起唐小姐,家中有急事,不能耽搁,等改日我在请唐小姐吃顿大餐,怎么样?”

    唐晓蕊明知道被他拒绝了,有些伤面子,不过想到她这次争取了一个以后他们共同用餐约会的机会,她觉得很值得了。

    “好,我们改日一起用餐!你可不要不承认爽约哦!”

    “一定不会的!”

    唐晓蕊抿唇笑了笑,有些依依不舍,伸出手拥抱了顾景辰。

    “老同学,再见!”

    她是用老同学的身份拥抱下顾景辰,所以就算公司的员工想要传出什么花边的绯闻,怕是也无从继续炒作起来。

    可见她的心思多么的缜密,就算是有狗仔队追来拍照,她也能处理的轻而易举的应付了。

    顾景辰向身后退了一步,尽快与她离开拥抱在一起的身子,转过头看向了坐在旁边看着他们的苏默歌,他竟然有种紧张和不安的负罪感。

    “顾总,我们先走了,下次见!”

    “拜拜!”

    顾景辰目送着唐晓蕊离开了16楼,这才走到苏默歌的身边,轻声的解释。

    “刚才你看到的并不用在意,她是我的高中同学,以前我们关系不错。”

    苏默歌无所谓地笑了笑,从办公凳子上起身:“我知道的,又没有要指责你,你何必向我解释?”

    他深邃的双眸朝她瞪了一眼:“我哪里是想和你解释?就是告诉你一声,你听到了就好。”

    他向前走了两步,转过头对站在原地的苏默歌低沉地喊了声。

    “走啊,还愣在这里做什么!”

    “哦!”

    顾景辰和苏默歌一前一后朝着电梯走去,跟在他身后的苏默歌,望着他纯黑西服,西装笔挺的英气模样,忍不住低头幸福地弯起唇角。

    他刚才明明是担心她多想,还不承认。

    这个男人,一尴尬就会大吼大叫的,以为她不知道吗?

    不过……这是不是说明了一点,他曾经对沈佳佳说过,他最爱的人不是她了,会不会就是她苏默歌呢?

    一定是的,因为她能感觉得到。

    “喂,电梯到了,还在想什么?”

    顾景辰走进来电梯,回头看到苏默歌一脸傻笑站在电梯外迟迟没有进,他一把将她拉进了电梯里,苏默歌这才清醒了过来,刚才真是好丢人,这么容易被他打动了,一旦他告诉她,他最爱的人不是她,那么她岂不是要难过的要死?

    “1楼到了,苏默歌……你又在想什么?”

    顾景辰走出了电梯,发现苏默歌又在胡思乱想,站在电梯里一动不动,他走进电梯一把拉住苏默歌的手臂,将她拉出了电梯,接着紧抓着她的手臂不放,拽着她就往公司外走。

    苏默歌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容易走路迷失的小孩子,还要他一个大男人拉着、拽着在那么多公司员工进进出出的地方走,她觉得她这下更丢人了,会不会被这些看到的公司员工误认为她是个傻女人,连路都走不好,还要人领着?

    她的一世英名岂不是又要毁于一旦了?

    “顾景辰,你松开手,我自己有手有脚,会走路!”

    “你是用手走的路吗?难怪走走就会停下来,根本走不好路!”

    苏默歌的脸要气的绿了:“你怎么不说我是乌龟呢,乌龟才走的慢,走走停停呢!”

    “乌龟也比你走得快,你充其量就是一个脱了壳的蜗牛,慢的让人吐血!”

    “蜗牛?顾景辰,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啊!你才是一只*,一只凶老虎,就知道欺负我!”

    两个人吵吵闹闹已经来到了公司的地下车库,顾景辰打开了后车门将苏默歌直接推了上去,然后将车门重重摔上。

    他走到前驾驶位开车,两个人一副剑拔弩张,点火叫着的模样,透过车内的后视镜,互瞪眼睛。

    直到顾家老宅,他们才收起了怒火碰撞的敌对气势。

    两个人手挽着手,一副甜蜜恩爱,相敬如宾的样子走进了顾家大宅,进了顾家老太太的房中。

    顾老爷子见他们见来了,对病*上气息有些微弱的顾老太太轻声道:“芳芳,景辰和默歌来看你了!”

    顾老太太阖上了眼睛,声音淡淡道:“叫他们现在就去给我生个白胖的曾孙子,不然不要过来认我这个奶奶!”

    顾景辰和苏默歌听到了顾老太太对他们严重不满的话,两个人相视一眼,瞬间石化。

    顾老爷子也冷冷扫了他们一眼:“混小子,默歌,你们听好了,要是你们今天不去给我们造人造出曾孙子,我就找有权威的医生让你们人工受孕。”

    苏默歌一想到那冰冷的容器放入体内,那种恐怖感,让她浑身冒出了冷汗。

    不等顾景辰抗议,她伸出手偷偷的掐了下顾景辰的大腿,对着顾家二老乖巧一笑:“爷爷、奶奶你们放心,我们这就去造人,给你们造出白白胖胖的曾孙子?”

    顾景辰咬牙忍着她掐他大腿的痛,伸出手摸了下她的腰,让她浑身酥麻,差一点叫出来。

    他附耳,在她耳边吹着暧/昧的气息:“老婆,你想和我造人啊!这可是你说的,别后悔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柳并收藏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