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 > 婚后醉人,就是赖上老婆大人!

婚后醉人,就是赖上老婆大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月光半透进敞开的窗子,斜斜的洒在了地面上,将病房里照的忽明忽暗。

    而他的声音沙哑中带着些许的失落,让空荡的病房里更显的有些凄凄的凉意。

    苏默歌站在病房门外,没有向前一步,而是站在那里,与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看着他。

    “顾景辰……你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真的不明白,为何顾景辰想让她在走近他一点点。

    “我是说……你能走近我的心里,一点点……哪怕一点点就好!”

    她手指间的昏黄色烟火之光,渐渐的暗淡下来,他英俊的轮廓也渐渐融进了凄凉的黑色之中。

    而她看不清他面上的表情,却是从他的话语中,感受到是那么的苦涩和心酸。

    他真的会难过吗?

    苏默歌竟然也会心里跟着难过,也许是芳芳突然间说了那些绝情的话离开了,才会让她的心情也变得不好吧?

    “我……是想来问你,晚上饿不饿,要不要我给你买点晚餐?”

    她不想回答他的问题,因为她现在的心伤痛过了,既然伤口还未愈合,她不想在重蹈覆辙,再去爱一个让自己受过如此伤害的男人。

    顾景辰自嘲的笑了笑,又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蒂,昏黄的光点越来越明亮起来,映出他脸上的轮廓,越来越清晰……那是一种漠然的态度,冷漠的神色,就像苏默歌曾经第一次来到顾家时,顾景辰就是用这种态度,跟她打了平生中对一次招呼。

    他抬起左手,向外推了推,眼睛却是看着嘴上叼着的那根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你走吧!我还不饿!”

    “哦……要是你饿了,就打手机给我!”

    她说完这句话,将门掩上后,转身离开。

    顾景辰坐在了病*上,将燃到一半的烟头扔到地上,他用鞋底将这支烟头踩灭,在脚下狠狠地碾了两下。

    再抬起脚时,他才感觉到左脚又麻又痛,原来他是用受伤的那只脚碾的。

    他仰倒在病*上,看着白色的天花板深思着,他从不认为想要将默歌追回身边时一件错事,哪怕她还是不容易接受他的感情。

    他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一定要让默歌重新回到身边……哪怕顾景斌用多么卑鄙的手段来和他争夺默歌,他一定不会放手的,一定不会。

    不过……刚才他露出那种冷酷无情的神情时,默歌会不会多想啊?

    他都是被顾景斌气坏了,竟然在这个时候还对她露出那样的冰冷神情,他真是太糊涂了……她不会真的生他的气了吧?

    想到这里,顾景辰又从病*上跳下,穿着鞋子虽然走起来是有些吃力,但他还是咬着牙向苏默歌远去的方向追去。

    “他这是怎么了?像是受到刺激了一样,差一点又要对我发火,脾气还是那么暴躁!”

    苏默歌低头望着双脚,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嘴里轻声嘀咕几句,越想到他生硬的那张酷脸,她就越觉得心里一股脑上来了,还不如刚才不去他的病房找他呢!

    “默歌……”

    她刚走出医院,就有人朝着她招手,带着温润的笑容朝她走来。

    苏默歌看了他一眼,却是快速的低下了头,她转身装作不认识他,想绕道离开,却被身后的人追了上来。

    “默歌,你要去哪里呢?”

    苏默歌知道躲不过去了,也只好继续面对他,说实话顾家的这两个男人,她一个都不想见到的。

    “我去给小星星买些东西吃!你要是有事就先忙你的,不必管我!”苏默歌敷衍的笑了笑,还是转过了身,按照她之前想要去的方向行去。

    顾景斌也转了身,与她并肩而走。

    “默歌,你好像很讨厌我?”他叹了一口气,露出一副受伤的样子。

    “有吗?我可不那么觉得,你对我这么好,这么关心,我要是讨厌你岂不是太不厚道了。”

    她面上是这样说着,可是心里对顾家的这两个男人确实有些反感了。

    顾景斌想了想,像是在犹豫着什么,要不要开口。

    苏默歌走在他身旁,也察觉到了他奇怪的神情,但她可不想去多管他的事,免得他有一堆苦要对她倾诉,那么她岂不是又要和他纠缠一起。

    “我要过马路了,景斌再见!”

    她看到了人行道上是绿灯,转身就要穿过左手边上的人行道,还没走上几步,就被他一只大手拉住手臂。

    “默歌,你不应该一直逃避着我,躲着我……”

    “我有么?我就是着急了,怕小星星饿坏了,所以才会赶时间去餐馆的!”

    “你这是在敷衍我,我能看得出来……如果你真的那么讨厌我……”

    苏默歌等着他后话,甚至眼底藏着一种烁烁韬光,只要他说出,如果她讨厌了他,他就离开。

    那么她一定会说,走好不送!

    “我也要跟着你,因为我一直都是在乎着你,喜欢着你……我以为那天我把订婚戒指给了你,你收下了,就证明答应了我的求婚呢!”

    他一本正经地样子,根本不像是在开玩笑,可是苏默歌却是愣了愣,甚至有些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她抬起手,阻止道:“先等等……你说什么订婚戒指?求婚?这都是怎么回事?”

    苏默歌甩开了他抓住她手臂的手,有些听不懂他说的话了。

    顾景斌看得出来,苏默歌并不是在和他开玩笑,尤其她那双审视他的眼神,就能看得出她没有说谎。

    “你还记不记得,那天你从我的病房离开时,我给你一个红色的小盒子,你塞进了你的包包里?”

    苏默歌摇了摇头,她真的是不知道的,而且那个包包她已经翻了好多次了,里面都是她自己的东西,根本没有这样贵重的钻石戒指。

    “你会不会是……记错了?”

    “怎么可能呢,不会记错的!默歌……是不是你根本不喜欢我,所以才会找了这样的借口来推搪我?”

    “顾景斌,我有什么理由来推搪你?是真的没有收到那样贵重的东西……如果你觉得我贪图了你的钻石戒指呢,多少钱我赔偿给你好了……我可不是那种贪人便宜的女人!”

    苏默歌不过是表面生气,她之所以装作一副气怒的样子,是想将顾景斌向她求婚的这件事遮掩,她可不想接受顾景斌的求婚。

    顾家的男人,她真的是受够了,一个都不想嫁的。

    她要过马路,顾景斌也要跟着。

    “顾景斌,你跟着我老婆干吗?”

    顾景斌忽然被一个人拉住了手臂,他回头一看竟然是顾景辰。

    两个人眼底又是一团火热,像是有机关枪在扫射着对方,谁也不肯松下这口气。

    “大哥,你们应该快离婚了,我跟着默歌……难道不可以吗?”

    “谁说我们离婚了?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你还真是霸道……”

    苏默歌一听到这两个男人吵架,真的是头痛愈烈了,她快速的跑过了人行道,这时人行道变了红灯。

    转身看到车来车往的马路对面,两个男人还在执拗的对抗着,她耸了耸肩膀,管他们斗得你死我活,她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摆脱顾家的这两个男人。

    她到了餐馆,打包了一些面食,小星星的胃不大好,所以需要吃一些养胃好吸收的食物。

    打包好了食物后,刚走出去没多远,就看到一对年轻的男女站在路前吵架。

    她本来不想听也不想过问的,可是这对男女吵的太凶了,而且还拦住了苏默歌的路。

    苏默歌看了眼左边是马路,没有人行道。

    她就勉强的侧过身子,想从她们的旁边挤过去。

    “我们结婚两年了,可你一直对你的前女友念念不忘,现在还有联系,你当我是瞎子,还是当我是空气啊……是不是太过分了!”

    这时那个年轻的女人拉着男人的手臂,满面的泪痕质问着他。

    他毫不留情给了她一巴掌,又甩开了她的手,正巧将这个女人撞进了苏默歌的身前。

    他指着这个女人,毫不客气道:“滚,你以为我愿意娶你吗?要不是你爸妈和我爸妈是朋友,而且你妈妈为了让你嫁给我,竟然赖在我家中求我爸妈,要你嫁给我……你们家已经落魄了,你爸爸因为行贿都被关进监狱里了,你还有什么资格门当户对嫁给我?更没资格管我!”

    苏默歌被这个女人撞了一下,感觉到身上好痛,手上打包的面食也被撞到了地上,散落了一地,真是把她气坏了。

    而这个男人口中的话,更是让她火冒三丈。

    本来她就是心情不爽,这个男人硬要撞枪口欺负女人是不是?

    她先忍一忍,她倒要看看这个被辱骂的女人,有没有点出息,狠狠的扇这个男人一巴掌,让他知道人是有尊严的。

    可是,这个女人竟然懦弱到让苏默歌都差一点吐血,她竟然对着这个男人下跪,这是苏默歌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一幕。

    “老公,你的事情不管不问了,求你给我钱吧,我妈妈她还昏迷住院,手术费再不拿出来,怕是要没命了……求求你!”

    她伸手抓住男人的裤腿,却被男人一脚踹开了手。

    “刚才不是很有能耐吗?敢对我大呼小叫的,这一会儿为了你的死鬼老妈来求我?告诉你……本少爷分文不会给你,你爸爸带来不好的影响也影响到我们家了,你妈妈要是不死,真对不起你爸犯下的罪恶了。”

    他冷哼一声,一副狰狞的样子要转身离开。

    苏默歌再也忍无可忍,从他身后踹了他的腿弯一脚,那个男人噗通一声,双膝跪在了地上,膝盖碰在水泥地上,也撞得他呲牙咧嘴痛叫一声。

    他愤怒的回头,看到了一位身材高挑,模样清丽的女人双手抱在胸前,一副高冷的模样瞪着他。

    他挑起眉头,愤怒的想从地上站起,却被她再次抬脚,将他踢个狗吃屎扑在地上。

    “老公……老公,你还好吗?”

    那个年轻女人扑了过去,想要搀扶他起身,却被他用力的扇了一巴掌,推到了一边。

    “滚开,是你找的人……打的我吗?”

    “没有,我真的没有……老公……”

    年轻的女人再次被打,满面是泪的摇头,她忽然望向站在她面前的高挑女人,腾的站起身,指着她喊道。

    “谁让我打我老公的?凭什么打他?”

    苏默歌本来是好心帮她,让她看清楚这个男人的真面目,这种男人不打简直是就是对女人的屈辱。

    可是她倒好,竟然指责她?

    “喂,我可是在帮你,难道你没听到他说的话很伤人吗?他骂你就算了,还骂你的妈妈?难道你能受得了吗?”

    “这是我的事情,用不着你管……”

    苏默歌的好心被人看的轻贱,这一刻她忽然想起了兰美芳曾对她说的话。

    她的善良,在别人眼里看起来是那样的愚蠢和多管闲事。

    她真的是多管闲事了吧?看来真得是了!

    她这一刻心情莫名的低落,也许想起了芳芳的话,才知道了现实就是这样子,有些时候不应该多管的事,为何要强加在自己的头上。

    “你给我滚回来……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那个年轻的男人从地上爬起来,满面愤怒的要冲到苏默歌面前找她算账,忽然一个人挡在了苏默歌的身前。

    “怎么,你想和我老婆说什么?”

    那个年轻的男人本就又瘦又小,与眼前的这个男人比起来,简直都能被他装下了。

    顾景辰将拳头握得咯咯直响,吓得这个年轻瘦弱的男人向身后退了几步,嘀咕一声:“算我TMD倒霉!”

    然后灰溜溜地离开了,而他的妻子看他走了,紧跟在他的身后,远远的还能听到他嫌弃她时,骂她的声音。

    苏默歌望着两个人远去的背影,忽然想起了曾经的自己,似乎也曾那样的委曲求全过。

    出身不好的她,也是与顾家大少爷提不上门当户对。

    而顾家大少爷当时有一个初恋女友,他们爱的很深沉,无论她做什么,他都会对她百般冷落和刁难。

    想起曾经的自己,也曾懦弱过,她真的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过去的生活,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转身又要走回餐馆打包一份面食。

    “默歌……嘶……”

    顾景辰在她身后唤着,忽然嘶痛一声,苏默歌忍不住回头去望,看见顾景辰蹲在地上,两只手揉按着脚踝。

    “怎么样了?是不是又痛了?”

    她跑过来,蹲下身子想要看他的脚伤,却被他一只长臂搭在了肩膀上。

    “是的,很痛!都已经走不动了!”

    苏默歌感觉到肩膀上的重量就像是大铅球一样,压的她都要喘不过气了。

    她眼睛眯起,一副审视的样子看着顾景辰的面上神情,他还真是皱着眉头,一副痛苦的神情。

    看来没有撒谎?

    苏默歌用力将他扶起,可是她的膝盖之前在走电梯时磕破了,也疼的厉害,竟然双腿一软,没有扶稳他,两个人一起跌坐在地上。

    啊哟!

    这下顾景辰真的是发出一声惨叫,而且很严重的样子。

    苏默歌一脸抱歉地看向他,却不肯放软话:“你还好吧?”

    “本来就痛,结果又扭到了,你觉得会好吗?”他大吼一声,低下头去看自己扭伤的左脚。

    可是他在收回视线时,竟然看到她的膝盖前裤子的布料上,竟然又暗红色的血迹。

    他的心揪痛了一下,担心的将脸凑了过去,仔仔细细查看她膝盖上的伤,还要撩开她的裤腿,检查下她膝盖上的伤。

    “你膝盖怎么受伤了?疼不疼啊……要不要紧?我背你回医院找医生看看!”

    他很敏捷的从地上爬起,蹲下身子将宽阔的后背对向了苏默歌。

    苏默歌眨了眨眼睛,没想到他脚上的伤这么快就治愈了?这也太神奇了吧?还是说他刚才一直都是在她面前演戏?

    她抬起脚,送他一脚将他踢倒。

    “顾景辰,你还真是会演戏啊你!别再跟着我,小心我废了你!”

    她从地上站起,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从顾景辰身边气冲冲的走过。

    顾景辰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一张脸都要气的发黑了,这个女人是越来越野蛮了,真怕以后连他这样冷酷的性格,都难以招架住她。

    他以后不成为妻管严都怪了。

    他才不管苏默歌愿不愿意,就跟在她的身后,反正都进了餐馆了,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她,她好意思对他大打出手吗?

    苏默歌碍于这么多人坐在餐馆吃饭,不好意思对顾景辰发火。

    心里却想着,这个顾景辰什么时候变得脸皮这样厚,真想把他的脸皮扯下来,量一量他的脸皮到底有多厚。

    苏默歌打包好了面食,离开餐馆,顾景辰还紧跟在她的身后。

    她一走出了餐馆,就对他气急败坏的喊了两声:“顾景辰,你是不是下半辈子都不想要了?真以为我那么好欺负吗?”

    “我可不是来欺负你的,我是来保护你的好不好?”

    顾景辰还一副护花使者的模样,在她身后酷酷的守护着。

    她可是跆拳道黑带七段好不好?要他在身边守着,简直就是对她的侮辱。

    “你……”

    “顾景辰……”

    这声轻唤,不是她开口唤出的,而是有另一个女人边朝着他们这里走来,边摇着手轻声唤着。

    苏默歌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女人,看到她散开了经常挽起的头发在背后,微微眯眼笑起来的样子,就像是月牙一样带着皎洁的光芒,让人睁不开眼。

    “顾景辰,我们又好久没有见到了!”

    她穿着一身橘色的大圆领小衫和米白色的短裙,这种艳丽和简单纯色彩的搭配,竟然穿在她的身上时那样的和谐。

    顾景辰看到她,脸上的表情非但没有高兴,反而变得更冷酷了几分。

    “你怎么会知道,我来了这里?”

    她想了想,然后面上的笑容收敛,一副伤感的模样。

    “我的外婆病倒了,我是来这里照顾她的,刚才是在外面走走透透气,没想到遇见了你……所以我不是来找你的,而是偶遇!”

    苏默歌在一旁暗自感慨:偶遇这个词也太勉强了吧?明明就是在这里守株待兔嘛!尽管这个兔子是个暴躁的兔子。

    她觉得在这里站下去,会被人家觉得碍眼,反正她们俩互看对方不顺眼,还不如视为空气的好,一走了之算了。

    她刚刚挪动几下脚步,就有人一把搂住了她的脖子。

    “于小姐我们还真是巧了,竟然会在这里碰上你!不过我现在没时间陪你聊天,我要和我的老婆回医院,我家的宝宝生病了,还没吃饭呢,我怕他饿到了!”

    于舒柔长大了嘴巴,眼里全是惊奇和差异:“你说……你们的宝宝生病了?你们有宝宝了?”

    苏默歌也差一点一口气没上来噎死,她什么时候和他生下宝宝了?他这个男人脸皮厚不要紧,竟然还对女人撒谎?

    看来他也对她没少撒谎吧?

    顾景辰叹了一口气:“所以于小姐就不要纠缠我了,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他又看向了身边的苏默歌:“老婆,我们快点回去吧!”

    苏默歌咬了咬牙齿,虽然没有吭声,但是恨不得将他踩死。

    这个男人还真当她原谅他了?现在还敢叫她老婆,真是气死她了。

    顾景辰拥着苏默歌的手臂从于舒柔面前经过,而于舒柔见他们走远了,赶紧拿出手机拨打了电话。

    电话那端痛了,她就急着问话。

    “你不是说,他们俩现在就差离婚协议了吗?怎么还会有宝宝呢?她什么时候给顾景辰生下孩子了?”

    “你是不是看错了?苏默歌的那个孩子早就在五年前胎死腹中了,那个践货也想和我比,也不看看她脑袋里装的是什么……”

    “表姐,我不想听你们之间怎么回事……我就是想确定,她和顾景辰真的没有生下孩子吗?”

    于舒柔着急的在地上跺脚。

    “你笨啊你,这都是借口,就是想摆脱你的借口!他不是也在安市吗?你问他不就知道了吗?”手机那端传来了一声不耐烦的声音。

    “好,我现在就问问他……”

    于舒柔挂断了手机,刚要打手机过去,身后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月光将他的身影投在了于舒柔的脚下。

    她害怕的转身,看到他上扬的唇角带着半阴半险的微笑。

    “你真是太笨了,光有一副美貌却没有脑子,还想当成顾家的少夫人……只怕你连你的表姐三分之一都不及吧!”

    于舒柔被他羞辱的面色赧红,但她还是陪着笑脸,低声下气的求道:“我现在应该怎么做?他们都有了孩子了,我该怎么办……”

    “傻妹妹,那个不是他们的孩子,你只要按照我的话去做……你就一定会心想事成的。”

    于舒柔望向他的眼神,带有一种强有力的渴望和向往。

    她附耳听去,不由得眼前雪亮,明白了什么似的,朝着他不断的点头……

    苏默歌和顾景辰来到医院时,她一把推开了他搭在她肩膀上的手臂:“你的事情,以后少让我掺和进去。”

    顾景辰也不恼,跟在她身边走着,一脸的轻松自在,不会像以前那样板着一张酷脸。

    “你是我的老婆,你不掺和这件事,还能让谁去帮我摆平那些无聊的女人呢?”

    “那就是你的事情了,和我无关好不好?”

    她进了电梯,他也跟着走进去,电梯还是有几个人站在里面,苏默歌克制自己不要自己发脾气,一口牙齿都要被她隐忍的咬着,都要咬碎了。

    电梯门一开,她冲出了电梯,他就跟在她的身后。

    到了小星星病房门外,苏默歌转头小声警告他:“别跟我进去,不然我会对你不客气……”

    她的话没说完,有人已经先推门而入了。

    “小星星……我来看了,你在哪里呢?”

    顾景辰在病房里找了一圈,没有看到他。

    苏默歌以为顾景辰在和她开玩笑,她也在病房里找了一圈:“小星星……小星星?”

    “可能是去厕所了,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找找……”

    顾景辰离开病房,苏默歌坐在病*上,心里有一种很不踏实的感觉,刚坐在病*上的身子又直了起来,在地上来回徘徊。

    一定是她想多了,小星星不过是出了下病房,又不会离开了医院,因该很快就回来了。

    没过多久,顾景辰拉着小星星的手走进病房内。

    苏默歌这才松了一口气,将小星星捧在怀里。

    “刚才真把我吓坏了,以后你离开医院,走丢了呢!”

    “默歌阿姨,小星星很乖的,不会出去给你惹麻烦让你担心的……”

    苏默歌伸手揉了揉他光光的小脑袋,看到他越发消瘦的小脸蛋,心里却是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难过。

    她真的害怕,有一天会和他别离。

    所以她一定要想办法医治好小星星身上的胃癌,让他不要再这样受苦下去了。

    她将小星星抱在了病*上,然后将买来的面食都放到*头的小桌上。

    “小星星是不是饿了,来……多吃点!”

    “老婆……你老公也饿了!”

    小星星刚坐在*边准备吃一口,听到顾景辰竟然向苏默歌撒娇,那低沉的嗓音说出这样软柔柔的话,实在是别扭,让小星星吓得差一点没把手中的筷子抖到地上。

    他心里想着,景辰大叔你这哪里是撒娇啊,简直是要吓死人啦!

    苏默歌的唇角抖了抖,将一份汤面塞进他手里,接着又把一次性的木筷子狠狠地塞进他手里。

    “给你,最好都吃光了,浪费粮食是可耻的!”

    “这是老婆大人给我的任务吗?如果是,我就全吃光!”

    顾景辰朝着小星星挤眉弄眼,两个人拿起了筷子,都吃了起来。

    苏默歌站在他们身后,瞧见这一大一小两个人吃着面条,样子还真是可爱。

    可爱?这个词用在顾景辰的身上,是不是有点太奇怪了?

    兰美芳走了,所以苏默歌晚上要留下来陪着小星星,医生这几天也有说过,小星星的病情不太稳定,因该有人在身边及时看护,以免发生意外。

    顾景辰在病*上和小星星两个人在看带插画的故事书,他还给他讲了几个幽默的小故事,想让小星星开心。

    苏默歌想起这一天里都没有给周丽打电话了,也不知道那边王琦的身体状况怎么样了,就用手机给周丽打去了电话。

    手机一直都关着,没有人接通。

    她有些不放心,就悄悄地走出病房,想开车去看看周丽。

    小星星有顾景辰在照顾着,她还是能放下心的。

    她前脚刚离开了小星星的病房,后脚就有一位靓丽的女人走进了小星星的病房,手中捧着一大堆新奇的玩具。

    小星星见到这个女人,吓得蜷缩在顾景辰的身后,这也让顾景辰警惕地瞪向了她。

    “你来这里做什么?”

    ……

    苏默歌开车去了省民医院,去了王琦的病房找周丽,周丽不在,而王琦似乎很累睡的很沉,连苏默歌推门走进病房,他都没有听到脚步声醒来。

    苏默歌看到王琦的脸色并不大好,但是有周丽的尽心照顾,他还是心态很好的,病魔这个东西最怕的就是患者心态好,所以默歌觉得王琦以后一定会好起来。

    病房外有脚步声停顿的声音,然后急凑的走远。

    苏默歌快步走出了病房,看到一个陌生的女人背影,她觉得很奇怪,就跟了过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柳并收藏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