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 > 借一下当女友,斯文面具的狐狸男

借一下当女友,斯文面具的狐狸男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阵风吹来,将她水蓝色的裙子卷起,她修长的双腿如藕一样莹白,在细碎的阳光下如钻石一样散发着晶莹的光芒,而她的卷发随风舞动,随着她纤长的柔手撩到耳后,那迷离的双眸带着女人的妩/媚和诱/惑,让她身前的男人双眼为之一亮,就缠在她的身上不放。

    苏默歌一转身,迷离的美眸瞬间望见了一个紧缠着她盯着,不肯移步的男人。

    她想身下一望,裙子都卷飞起来,连里面的底/裤差一点都要曝光了。

    她双手交叉在腿间,压住了卷飞的裙子,恶狠狠瞪着眼前看痴了的男人。

    “看什么看,再看我报警将你这个色/狼抓了?”

    “好啊,你就当我是*,报警抓了吧!不过我也可以打电话报警说,有人要闯进我的宅子想要偷盗行窃。”

    男人身穿米色的休闲服,戴着一副银边的眼睛,看上去文质彬彬,不过说话的口吻却有些冷漠,让苏默歌真的相信一句话,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虽然这次词她觉得用的也不恰当,不过对于这个男人,她真的觉得没有多大的好感。

    苏默歌瞪大眼睛,气的腮帮子鼓鼓的:“你凭什么说我是要闯进你家偷盗行窃?我这是走投无路好不好?谁让这只凶狗一直守在下面,不让我走。”

    “你一定是做了什么亏心事,要不它怎么会盯着你不走呢?”

    男人双手抱在胸前,唇角带着讥讽地笑容望着她,像极了一副看猴子演戏的架势。

    “好啊,我是做亏心事了!今天也不知道是谁在相亲的时候对人家女孩子那般无理,还被豆浆泼了满头满身……”

    苏默歌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从门上跨了过来,踩着门上的栏杆蹭蹭蹬着,最后跳到了院子内。

    她的动作迅速敏捷,一气呵成,怎么看都像是专业跳门的‘偷盗’高手。

    “看来真得打电话报警了!”

    男子作势要从裤兜里掏出手机,苏默歌一把将他的手按在裤兜里,瞪的眼珠子圆圆的,在他的耳边威胁道:“你要是敢打电话,我现在就将衣服撕碎,赖你对我意图犯罪!”

    “你别忘记了,我可是个律师,律师最厉害的地方难道你不知道吗?那就是把法律作为依据,能把白说成了黑的,把黑说成了白的,你以为警察局或者法院都会相信你的供词,相信是我把你怎么样了吗?”

    他用另一只手推了一下镜框,一副不屑地眼神从苏默歌的面上扫过,还真是披着斯文外表,内心高傲的败类。

    “算你厉害,不过我也不是好欺负的,你想打电话就打啊,我就站在这里,看你能把我怎么样了。”

    苏默歌想从他的裤兜里抽出手,忽然他伸手将她的手按在裤兜里,门外这时传来了嘀嘀的鸣笛声,她回头一看,大门已经敞开,一辆红色的奔驰车缓缓地开了进来。

    “我俩一笔勾销,不过你要答应我,帮我个忙!”

    他在她耳边轻声的说着,苏默歌自然不是一个爱管闲事之人。

    “我才不管你的烂事,放开我的手!”

    她继续抽她的手,他反而握的更紧了。

    “你来这边的住在是找人吧?你的包包刚才开了,有张纸条飞了出去,被那只狗狗给吃了,你真的还能找到这个人吗?”

    他的话让苏默歌脑部暂时缺氧一样,顿时着急 的忘记了呼吸,转头看到那只大大的哈士奇嘴巴里咬着一张纸条,边朝着他们走来边往嘴巴里嚼着吞下去。

    苏默歌欲哭无泪,还以为这个斯文坏蛋是逗她玩呢,没想到是真的。

    她只记得要找的人姓名,忘记了住宅地址了,早知道她就用手机将那张纸上的内容拍下来了。

    “怎么样,同意吗?”

    “好,成交!”

    短暂的功夫,两个人已经达成了共识。

    红色的奔驰车已经停在了他们的身边,车窗缓缓放了下来,是一位戴着墨镜,打扮的很高贵雅致的中年女人。

    “小晨,你们这是……”

    她显然很是诧异,看到苏默歌的时候脸色很难堪,那眼神怨毒地都要将她吃掉。

    苏默歌感觉到后背有凉气丝丝入体,头顶和脚心都渗出了冷汗,这个男人一定没按什么好心。

    “她是我的女朋友,我们交往有一年多了,这是我为何不愿意相亲的理由!”程晨笑着对她说,虽然话语中充满了客气,可是若是仔细地去体会,他其实很不喜欢眼前的这位中年女人。

    两个人也许有无法逾越的鸿沟。

    “什么?你说……你是因为这个女人才会一次次破坏相亲?你知不知道,妈妈给你找的女朋友可都是家庭条件和自身条件都好的女孩子,是一般人想求都求不来的。”

    她要从车子上走下来问个究竟,却被程晨将车门推上:“妈妈你就在家里好好等着我们回去,你这样下车见我第一次带到家里的女朋友,多有不妥吧?”

    车子里妆扮的高贵女人没有他的力气大,又因为当着苏默歌的面,也不好大发脾气,只好隐忍着怒气,坐回车内,将车开去了宅中的车库。

    苏默歌从开始到现在面上的笑容都很僵硬,因为那只又大又凶的哈士奇就站在她的身边,还用一双幽蓝的眼珠子瞪着她。

    “喂!你想办法把它赶走啊,它真的太可怕了!”

    “什么可怕啊?多可爱啊,你真不懂得欣赏!”

    程晨蹲下身子,伸手揉了揉那只哈士奇头上和脖子下的柔毛,然后唤着它的名字。

    “阿布,刚才跑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我很着急,到处找你呢!”

    那只大大的哈士奇竟然伸出舌头热情的舔着程晨的手,还将狗脸贴在他的身上蹭了蹭,那样子很热情、很开心,一看就知道是在和它的主人在交流。

    主人?这只叫阿布的大狗该不会是这个斯文坏蛋的狗狗吧?

    她刚才站在这家宅子的大门口,挡住了这只叫做阿布的大狗进家门,也让它怀疑了她的身份,以为她是要闯进他家的盗贼了?

    迷雾终于揭开,只可惜她后悔已经晚了,这只阿布已经将写有地址的纸条吃进嘴巴里了,就算她想办法让它吐出来,也不能看清地址了。

    顾爷爷……如果再向他要一遍地址的话,他一定会觉得她是心不在焉在为他办这件事,会让他心里不痛快的。

    “你们初次见面,就闹出了这么多乌龙的事,我替阿布向你说一声抱歉!”

    程晨突然很诚恳的向她道歉,让她觉得他一定又要有什么阴谋,不敢太相信他的话。

    “你有什么事就快说,我就是找一个人而已,帮完了你……你告诉我地址,我们之间就没有任何瓜葛,这样最好。”

    苏默歌懒得和他墨迹下去,她实在不想跟一只狐狸打交道。

    若是顾景辰在她心里是一只腹黑的老狐狸,这个叫做程晨的斯文坏蛋,就是那种披着羊皮的狐狸,咬人一定不见血的。

    “好!真是爽快!刚才你也看到了,在家里我和妈妈的关系不好,而她一直逼着我结婚,我的目的就是让你假扮我的女朋友,然后让她死心,不要再让我相信找女朋友了。我也不打算结婚。”

    “你不结婚是不对的!你要知道自古以来,中国人都是不孝为三,无后最大。你要是想不结婚,在她眼里就是要了她的老命。”

    苏默歌也不知为何,竟然会跟他耗在这里讲起了道理。

    程晨只是简单的回答了她:“我不是说这一辈子都不结婚的,我就是先暂时不结婚,因为没遇到合适的人结婚。等遇到了再说吧!”

    他说完拉着她的手臂就往家里去。

    苏默歌想要甩开他的手,他皱了皱眉头:“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就暂时忍一会吧,等事情都解决之后,我在把自由还给你吧!”

    “事先说好了,你可不要做的太过分!还有今天过后……你见到我就不要赖账,说我是你女朋友,最好见面谁也不认识谁,当个陌生人……我不想和你这只披着羊皮的狐狸打交道……”

    程晨停下了脚步,含笑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眼:“就你长成这样,以为我会很喜欢吗?告诉你,我的品味还不至于这样的低好不好?你就放一百个心好了!”

    “我的品味也不低,就你这样的姿色,也入不了我的发眼……”

    苏默歌表示抗议,凭什么她就上不了档次了?明明是他配不上她好不好?

    嘘!

    他做出了噤声的手势,然后拉住了她的手。

    苏默歌感觉到身子发僵,走起路来也变得不自在了,他的掌心带着暖暖的温度从她的手心传来,传遍了她的全身。

    这种感觉好奇怪,也好让她觉得别扭!

    要是让顾景辰看到了,会不会发疯的冲了过来,大闹一场呢?

    一想到这里,她就紧张的看向身后,东张西望的害怕顾景辰会跟过来。

    “你不必紧张,等一下你只管表演你自己的,自由发挥,本性出演就好了,其余的事交给我处理吧!”

    “好!”

    苏默歌走到了大门处,看到身后没有人冲过来,她这才安心的舒了一口气,于是和程晨推门进到了别墅大厅中。

    虽然这个家宅不比顾家的别墅奢华大气,但是里面的装饰也都是精心和豪华布局,尤其里面的欧美风格的设计,让人走在其中不觉间高贵的气质也提升起来,有种富贵望族子弟的尊贵感。

    “你们来了,坐下吧!”

    坐在客厅米黄色软皮沙发的紫色长裙女人,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声,眼皮都不曾抬一下。

    旁边站着佣人想要为她斟茶,她却抬手阻止了。

    “以后这种事,怕是不用你来了……对不对呢?”

    她这才抬眼看向苏默歌,涂的红丹丹的嘴巴抿出一个笑容,看起来冰冰的却毫无温度。

    苏默歌起身,对着她礼貌的行了一个礼:“伯母你好,我叫苏默——”

    “嗯,我今天算是认识你了,刚才我说的话,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她伸出镶嵌钻石的美甲扣着茶杯,空空空的响了几声,唇角的笑容越来越淡,到了最后都要冷凝在她的脸上。

    苏默歌很是尴尬地看向了程晨,程晨这才不紧不慢地从那位佣人手中夺走了茶壶,亲自为他妈妈斟上一杯清茶,然后又为苏默歌斟上一杯茶。

    “以后呢,若是我在家的话,这种端茶倒水的事情呢就有我代劳好了,妈妈和默默都很辛苦的,所以我都担当点还是很正常的。”

    苏默歌这才松了一口气,坐回了椅子上,没想到这个男人还很会处理女人间的事情,一个家里面,最难解决的就是婆媳之间的事。

    他刚才的说词,一点问题都没有,既给了他妈妈一个台阶下,也帮了苏默歌解决一个难题。

    “都说儿子娶了妻忘了娘,看来这句话一点都不假!”程夫人叹息一口气,举起茶杯,轻轻饮了一口茶。

    苏默歌确实有些口渴了,举起这杯茶也跟着饮了一口。

    可是程夫人明显不喜欢她进家门无拘无束的样子,板着一张脸,没好气的问道:“苏默,既然你想和我家小晨在一起,我就必须要知道你的家里情况,你的父母都是做什么的?”

    苏默歌刚喝进一口水,听了她的问话,一下子呛进了嗓子眼,满脸涨红,咳嗽个不停。

    程晨紧张的为她捶背,让她顺气。

    程夫人觉得很好笑的样子,这个女人还真是见不得世面,跟她才说了几句话就吓成这个样子,以后还怎么当她的儿媳妇?

    她端起茶杯,讥讽的笑容挂在唇边,刚喝着一杯茶,只听到苏默歌忽然开口:“我爸妈已经不在了,就我一个人!”

    咳咳!

    这次轮到程夫人咳嗽起来,涨红了满脸,程晨走过去又给她捶背顺气,但他的眸光一直都凝在紧低着头沉默的苏默歌身上。

    在这一刻,他对她真的有一种莫名的疼惜之情。

    程夫人咳嗽声止,她抬手轻轻拍了下程晨的手背,示意他不必给她捶背。

    一双眼睛带着几分猜忌和冷讽看着苏默歌:“你说你的爸妈已经死了?不是在和我开玩笑,为了博得我和小晨的同情吧?”

    苏默歌抬起了头,虽然她知道豪门的人都是一副脸朝天,鼻子都能撅到天上去高高在上的模样,可是每个人都是有自尊的,她质疑别人、说别人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

    她站起身,一副清淡地模样瞪着她:“伯母,请你说话注意一下!虽然你是长辈,但是你也不应该踩着别人的自尊说话,我的爸妈去世了,这样大的事如果我都能当作博得别人同情的幌子,那么我还真是没良心,不配当他们的女儿。”

    “你……你说我什么?踩着你的自尊说话?我有那么木目中无人吗?”

    程夫人气的浑身发抖,站起身就要朝着苏默歌冲过去,想要好好教训她。

    在豪门家族里,他们的身份是那么的高高在上,只要一不顺心,他们就可以肆意地在别人身上撒气。

    在他们的眼里,只有出身富贵的人才是有自尊和值得他们去尊重;那些平民只是他们任意践踏自尊和出气筒。

    苏默歌很讨厌这种感受,面对她咄咄逼人而来,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正想好好和她理论个究竟,要是她想动手打她,绝不可以。

    “妈!你这是做什么?默默说话有错吗?她说的难道不对吗?你先是嘲笑她,甚至还猜忌她是不是用爸妈死去作为假借口来骗的同情,你这样想也就罢了,还说出来了,这不是对她的人格侮辱吗?她这样说你有错吗?”

    程晨拦在了程夫人面前,板着脸将这些道理跟她说清楚。

    程夫人气的浑身发抖,指着程晨怒道:“好啊小晨,你有了这个狐狸精,连你妈都敢顶嘴反抗了?我告诉你,只要你在这个家门里,就别想和这个女人交往下去……不然的话,别怪我和你爸,不认你这个儿子。”

    “妈,我没想到你也是这样的人!好,我如你所愿,我这就离家出走,再也不回来!”

    程晨一把拉住了苏默歌的手臂往外走,程夫人指着程晨和苏默歌的背影狠狠的说:“小晨,你有能耐别跟家里要钱,别回这个家!苏默……我也警告你,要是让我看到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直到你放弃小晨,我才会放过你……”

    “夫人您消消气……夫人快点坐下!”

    远处传来了程夫人怒喊的声音,程晨紧紧拉着苏默歌的手往前走,没有回头,直到快要走出大门的时候,那只大大的哈士奇阿布跟了出来,用嘴巴咬住了程晨的裤子,拉着他不让他走。

    程晨脚步一顿,他松开了苏默歌的手,蹲下身子揉了揉阿布脑袋上柔柔的灰毛:“阿布,你在家一定要听我妈妈的话,不要在到处乱跑了,我不在家,他们要是找不到你,让你被坏人带走了怎么办?还有,吃东西的时候不要那么挑食,不要跟着自己的心情走,要是我不在你身边,你再不吃东西,那么一定会饿瘦的!”

    阿布用嘴巴咬着他的裤腿不放,不管程晨怎么说,它就是不肯松嘴吧。

    苏默歌甚至都能听到阿布呜咽的声音,她看得出阿布和程晨之间的感情很好。

    “程晨,我不希望你们母子之间的关系,因为我这个陌生人变得破裂了,你还是回去看一看你的妈妈,毕竟她才是你的亲人。”

    程晨忽然叹息一声,随后脸上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你不知道,她害怕过上苦日子,在我的亲生爸爸去世后,就带着我改嫁给了现在的男人……虽然她是过上了豪门生活,想要的生活应有尽有,可是她却失去了对待我爸忠诚的心,我爸那么爱她,她还是选择了金钱改嫁了!”

    “也许……她是怕你跟她过的日子一样辛苦,所以才会带着你一起改嫁到了这里?”

    “不会的,我最了解她了,她为了金钱可以放弃所有,包括她对我爸曾经的爱,也包括我们母子之间的感情!”

    苏默歌不是想窥探别人的私生活,而是她今天不得已的遭遇,让她也不得已的得知了他那些忧伤的往事。

    他站起身,对着阿布无奈的笑了笑:“阿布,要不你跟着我走好了,我带你到外面去住?”

    汪汪!

    阿布这次松开了嘴巴,高兴的朝着程晨摇尾巴。

    程晨轻笑一声,对着苏默歌嘱咐一句:“你和阿布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车库将车开出来。”

    “好!”

    苏默歌和阿布站在大门口等他,见他高瘦的背影越行越远,她感叹一声,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她过的不也是不尽人意吗?

    阿布似乎对待苏默歌也没有那么凶了,对着她摇尾巴,将狗脸贴在她的腿上蹭着,这让苏默歌觉得和它之间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了。

    一人一狗成了好朋友。

    程晨将车开了过来,苏默歌和阿布都坐在了后座。

    车子行驶出了程家大门,他才问道:“苏默,你要找的人是谁?地址你还记得吗?”

    苏默歌伸手摸了摸阿布的脑袋:“都让它吃掉了,我怎么会记得地址呢?不过我记得要找的那个人名字——白蕾!这附近有姓白的人家吗?或者你接触过姓白的人吗?”

    “白蕾?于巧歌的奶奶?”

    “你认得她啊,太好了,快带我去那里找她……”

    苏默歌兴奋的伸手敲着他的肩膀,而他露出了一副哭相:“看来……我为了你真的要牺牲一次了。”

    在他们还未到达这家前,有一辆黑色的宝马商务车已经先到了,从上面走出了一男一女,按动了门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柳并收藏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