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 > 情丝之间,绝不会让你孤一人

情丝之间,绝不会让你孤一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默歌望了一眼卧室的方向,现在能肯定的一件事,于舒柔一定就在那间屋中厮打。

    她眯起一双黑亮的眼睛,如冰霜覆盖在其上,透着冰寒之气。

    不过,有些人……有些事,还是要当面说清的好,于舒柔一直都居心叵测,她不希望她进到顾家里胡作非为。

    她来到了卧室中,双手抱在胸前,挑起眉毛,用下巴点了点正防滚在地上撕扯打骂的女人。

    “原来是你们两个……起来了!我来找你们……好好聊聊!”

    她开始活动活动脚骨和手骨,握起了拳头,这两个女人……她一个都不放过。

    于舒柔和莫晴岚两个人正在扭动着,两个人的头发都抓的凌乱不堪,身上的衣物更是扯得凌乱撕碎。

    她们的脸上、脖颈上、还有胸上和腿上都落下了深深浅浅、长长短短的指甲血痕,两个人看来是下了死手,就算毁了容貌也要分出个胜负。

    顾景辰将散落在*上的衣物拾起,然后坐在软*上,眯起一双幽深的黑眸,慵懒而又冷酷地盯着于舒柔的脸。

    于舒柔感受到了一种霸道强势的视线望向了她,她与他对视不过几秒钟,禁低下头不敢直视他的双眸,像是被他看穿了一样,心里害怕地咚咚跳个不停。

    莫晴岚望见顾景辰的这一刻,却不同于于舒柔表现出来的紧张,而是有一种尴尬和害羞之色,从于舒柔的身上弹起,边整理凌乱的晚礼服,边整理凌乱的头发。

    “景辰哥哥,你醒了……刚才都是她……”

    她不忘将于舒柔的罪证,立刻就指了出来:“她非说是你的老婆,把你送到这间房间里,还让人在门外守着,不让人进来,一看就知道不安什么好心……一定是个冒牌老婆!”

    莫晴岚嘟起嘴,咬了咬牙,瞪了于舒柔一眼。

    于舒柔假装没看到,想低着头从地上爬起,然后悄悄在他们眼皮底下溜走。

    只要他们不追过来,她也就放心了。

    她默不作声,看着自己的脚尖,让长发垂下来遮住她的容貌,双手合拢了刚才被撕扯开的浴袍,朝着卧室门外的方向溜去。

    前面有一个人拦住了她的去路。

    她一把揪住了她的浴袍领子,另一只手将她面前的青丝拨开,好让她一张看似楚楚可怜,含羞带怯的容貌露出来。

    “于舒柔,你真的以为我们是瞎子吗?就这样从我们眼皮底下要开溜啊?”

    于舒柔知道逃是逃不了,那就装个赖皮好了。

    她抬头,装作一副可怜无辜的模样,纤纤手指的指腹抚过面颊上的指甲抓痕,痛嘶一声,然后眼泪在眼眶中摇摇欲坠,看到真是令人心折心碎。

    “我都变成这副样子了,脸上都是疤痕,这一辈子都是要落疤了——我难道还不惨吗?你还想见我多么狼狈,才肯放手?”

    “你在说什么呢?我脸上的指甲抓伤,就不是你抓的吗?”

    莫晴岚就算是不用镜子照,也能感觉到脸上的疤痕一定不少,用手指碰到面上的每一寸肌肤都会觉得痛。

    她更在乎自己的容貌了,要是不能整容好,完美的去掉面上和身上的疤痕,她一定要把这个女人的脸上和身上肌肤都抓烂了。

    于舒柔扁了扁薄唇,委屈万分地看向莫晴岚:“你凭什么说是我抓你的?明明是你自己给自己抓伤的,目的就是不想让人知道,你把我殴打成这个样子,怕别人看清你这副恶毒心肠的嘴脸。”

    于舒柔演的声泪俱佳,那委屈的模样被她表演的淋漓尽致。

    苏默歌抬手拍了拍她的另一张面颊:“好一张漂亮的脸蛋,好一个伶牙俐齿!于舒柔……没想到你这么聪明,不过有人告没告诉你,聪明的人是不会把她虚伪的一面表现在别人面前,而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觉得很虚伪、恶心!”

    苏默歌双手一推,将于舒柔推到在地上。

    于舒柔摔得头发晕,废了好大劲也只能侧身卧在了地上,不能立刻爬起来。

    苏默歌蹲下身子,在她耳边淡淡一笑:“我不管你有什么打算,但是我警告你,做事不要太过分,更不要伤害别人的利益!我不管你来顾家的目的是什么,只要别伤害顾家的人,我就不会跟你计较的。”

    于舒柔将眸光凝向了顾景辰,希望他能够帮她解围。

    可是顾景辰看她的眼神,就像是一只豹子看到了猎物一样,随时都要断送她的性命。

    她忽然长大嘴巴,朝着门外喊道:“来人啊,有人要杀人了……来人……唔!”

    苏默歌捂住了她大叫的嘴巴,不要让她将事情闹大了传到了宾客的耳朵里,毕竟这是商业界的交流宴会,一个很重要的地方。

    “我数三个数,如果你不闭嘴,我就会让你永远都闭住。”

    她松开了捂住于舒柔嘴巴的手,伸出第一根食指:“一!”

    “二……”他伸出了中指。

    “三……”他刚要伸出无名指,于舒柔很是惊恐地点了点头。

    “我保证……不会在有阴谋害你们了,绝对不会了,请你们相信我……”

    顾景辰实在不爱听她说一句话,他坐在软*上久了,困意又上来了。

    摇了摇头,才变得清醒过来。

    “老婆,速战速决!我们早些回家吧!”

    “好吧,如你所愿!”

    苏默歌一把揪住了侧卧在地上的于舒柔浴袍领子,站起身的时候像是拎着小鸡一样,将她拎起。

    “苏默歌,你想对我做什么……快住手,不然我真的会喊人来……喊救命了。”

    碰!

    啊!

    苏默歌将她已经拉到了半空,她的双脚还未站稳,她忽然松开了手,于舒柔整个人又后脑勺着地摔在了地上,发出一声惨叫。

    苏默歌露出一副无辜的表情,想伸手去拉她一把,看到她已经摔的四腿朝天晕死过去。

    “不好意思,我真的是没有拿住嘛!你就好好睡在这里吧!”

    莫晴岚瞧见她的仇敌,竟然被苏默歌轻而易举的摔晕了,枉费了她刚才那么抛头颅洒热血跟她大干一架。

    她笑的有些得意忘形了:“你还真是厉害,竟然把这个死妖精更摔晕过去了,我倒是希望她一辈子都醒不过来呢!”

    苏默歌淡淡扫了她一眼,指了指她身上的晚礼服:“没想到我们穿的晚礼服都是同一款式的。”

    莫晴岚有些心虚的指了指身上已经被扯坏的晚礼服:“是啊,我们穿着同一款晚礼服呢!”

    “你就是因为这个,将我锁进卫生间内?”

    苏默歌不想和她拐弯抹角,直接问向了莫晴岚。

    顾景辰一听,眉心皱成八字,不知道她们在谈些什么事。

    只有莫晴岚明白苏默歌说的话,她眼角带着凌厉的光扫了眼苏默歌,然后在她耳边轻声说:“我们可以到外面去说!”

    “怎么,你是害怕被我老公知道了吗?”

    “你老公?你也学着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假装顾景辰的老婆?”

    莫晴岚似乎对‘顾景辰的老婆’这句话很敏感,只要有人提起,她一定会变换了一张脸色,很是阴沉可怖。

    “对,他就是我的老公,不信……你去问他!”

    苏默歌用下巴点了点坐在软*上的顾景辰,他朝着莫晴岚点头,没有任何的欺瞒:“不错,这位才是如假包换,你景辰哥哥的老婆。”

    莫晴岚有些诧异,她没想到晕死一个情敌于舒柔,竟然会多出一个情敌苏默歌,而且还是景辰哥哥亲口认定的老婆?

    她的心里微微的苦涩,原来她爱慕已经的景辰哥哥从未喜欢过她,甚至不在乎她的感受,哪怕骗她一下也好,不要再她面前说,眼前的女人就是她的妻子。

    她真的很不喜欢听到这句话。

    她的泪隐隐在眼眶中跳动着,不想让如此狼狈的自己被顾景辰看到,同顾景辰辞别:“我先走了景辰哥哥!”

    “走吧,赶紧换一身干净的衣服,好好梳洗一下,看你身上伤的应该不轻,打电话将林医生请来为你看看伤势。”

    莫晴岚心里有一瞬间的暖融,但她知道他们之间也只能走到这里,所以藏住了所有的情绪和悸动,她只是点点头回应了顾景辰的关心,要快点离开这间卧室。

    “就这样走了,难道不应该为将我锁在卫生间内做个解释吗?”

    苏默歌挡在了她的身前,她带有几分嘲讽和轻蔑地眼神投进她的眼底:“你不配当我景辰哥哥的妻子,所以活该被锁在卫生间内。”

    顾景辰听了莫晴岚的话,一张脸也变了颜色,很是不悦的对莫晴岚道:“她可是你的嫂子,晴岚你不能用这种态度跟她说话。”

    莫晴岚越来越气焰嚣张,见苏默歌只是沉着脸不说话,还以为她会害怕她是莫家大小姐的身份,更是不把苏默歌放在眼里。

    “若是你想为刚才的事找我报复,我告诉你——我还从来没有怕过什么人,看到你和我穿一样的晚礼服我就觉得你很恶心,活该被锁进去,怎么不困死你在里面呢!”

    苏默歌薄唇抿出一条线,眼神中是如薄冰一样的寒冷温度,她抬手就是给了莫晴岚触不及防的一耳光。

    不等莫晴岚反应过来,已经抓住了她的头发,拖着她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顾景辰暗叫不好,要知道莫晴岚可是他好朋友的女儿,要是默歌把她打到重伤,他的好朋友莫沉一定会与他翻脸,甚至对默歌动用一些粗鲁的手段,进行报复。

    “默歌,你大人不记孩子过,就放过她吧!”

    顾景辰双手合十,眼巴巴看着她,求向她。

    她却连正眼都没有瞧他一眼,一把将莫晴岚推进了洗手间,然后将厚重的玻璃门锁起。

    “我当然不会打她的,只不过是以牙还牙,让她知道我当时的感受而已。”

    当!

    卫生间内的开关被人按下,卫生间内一片漆黑。

    莫晴岚站在卫生间,疯狂的敲着、踢着玻璃门:“快将我放出去,不要把我关在这里……你这个烂女人,要是我出去了这个卫生间,找到你后一定会好好找你算账的……喂,快开门啊,你是聋子还是瞎子?真的是想和我做对吗?死女人……”

    苏默歌对着玻璃门也猛踢了两脚:“你最好在里面给我消停点,刚才你怎么对我的,你应该心里很明白!厕所黑了一点没什么不好,不过要是你看到了什么红衣女人或者白衣女人站在你的身后,伸出尖尖的十指要将她的脖子抓断……你最好闭上你这张破嘴,她们可是没有耐性听你乱吵乱叫。”

    莫晴岚停止了咒骂声,缓缓转过身,总觉得她的身后有一双眼睛正望着她,脖颈上甚至凉飕飕的,又有些发痒,让她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她不敢乱吼乱叫了,而是对着卫生间的玻璃门向外祈求帮助:“景辰哥哥,我知道你在外面,求你帮我放出来……喂,外面有人吗?景辰哥哥……谁来救救我!”

    当!

    苏默歌将客厅内的点灯开关也按上了,她转身走出房间,将顾景辰甩到身后。

    他略有为难地回头看了眼卫生间的方向,随后叹了一口气,追到了苏默歌的身后。

    “老婆,今天你被锁进了卫生间内,这是怎么回事?”

    顾景辰不提这件事还好,一提这件事,苏默歌真想揍扁了他。

    都那么暗示他,她很想去卫生间解决个人问题,可是他却像是不知道一样,开车带她来这么远的别墅参加商业界的交流宴会?

    她都那么急了,哪有什么心情享受这样高雅的待遇?

    “还不是你,非要带我来这里……是你的好妹妹,莫家的大小姐将我锁进了卫生间内……你知不知道,我在封闭的空间里就会害怕,而且我与她无怨无仇,她凭什么来加害我?”

    顾景辰一想到苏默歌被困在黑暗的卫生间内,一定是内心充满了恐惧和期待的。

    那次困在电梯的事件,他也忽然记起。

    她曾说过,在她很小的时候,她的妈妈出门办事时,她顽皮地嫁给自己关进了储物间内。

    黑暗中,小小的她无助地大声呼喊着,用小手握成拳头用力的敲着门,多么希望妈妈会在她需要她的时候出现。

    可是,她从小就父亲病逝,只剩下妈妈和她相依为命。

    她只能等着她的妈妈回来,蜷缩在门旁,哭的嗓子哑了,昏昏欲睡等着她的妈妈回来……

    顾景辰望着苏默歌黑亮如珍珠般的双眸,投射出了如此令人心痛的回忆。

    他无声无息,展开了他的双臂,将苏默歌紧紧锁在他温暖的怀抱里。

    “默歌,都是我不好,在你需要我的时候,我却没能出现在你的身边,都是我不好。”

    苏默歌感受到他怀中的温暖,鼻子和眼眸竟然都不争气的发酸,她隐忍着不让自己轻易的被他的举动和话语打动。

    她曾经受到的伤害太多、太重了,想让她完全相信眼前这个男人所说的话,怕是很难、很难了……也许需要一段漫长的时间。

    顾景辰轻轻撤离开身子,双手捧住了她的面颊,在她的额头上落下轻柔地一吻。

    “老婆,我们回家吧!”

    “好!”

    他已经换好了衣服,与苏默歌挽着手走下了阁楼。

    顾景辰和苏默歌与莫沉辞别后,两个人相视一眼,还是决定不把莫晴岚锁进卫生间内的事告诉莫沉。

    也该让莫晴岚感受一下,困在黑暗里那种孤寂和无助的感受,这是对她最好的惩罚。

    两个人肩并肩走到了停车位,苏默歌望了一眼周围,小声嘀咕:“奇怪了,他怎么可能走了?这可不像他的行事作风。”

    顾景辰将车解锁,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将苏默歌轻推上去。

    “你在嘀咕些什么?”

    苏默歌随便敷衍一句:“我说我饿了,瞧瞧我这一天,过的多么的悲惨了……从来到别墅,就事出不断,我连一口晚饭都没有吃上……”

    顾景辰关上了副驾驶位这边的车门,走到主驾驶位坐进去,已经启动了车子。

    “所以呢?你这是在抱怨你老公,没有照看好你吗?”

    苏默歌真想给他脑袋一拳头,真是厚颜无耻,一直叫她老婆长、老婆短的没完,还总是觉得自己是一个合格的老公,往他的脸上贴金。

    她懒得去理这种厚脸皮的男人,反正有人给她开车,她想舒舒服服地在车上睡觉,没有人能打扰她的。

    她仰倒在车座椅的靠垫上,可能酒意还未褪尽,昏昏欲睡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她缓缓阖上了双眸,进入了她的梦乡。

    顾景辰看见她睡容,是那样的美丽且安静,就如同她的品性一样的善良,这也许就是他最喜欢她得地方,是那样的与众不同。

    苏默歌做了很多梦,不过当她被顾景辰唤醒时,这些梦就像是青烟一样,消失在空中,根本不记得了。

    她没有睡好,有些不耐烦地瞪了一眼主驾驶位上的顾景辰。

    “就不能让我在多睡一会儿?”

    “想睡觉呢,回家再睡!先把你的肚子添饱了再说。”

    他温柔的嘱咐一句,打开车门走下,还将苏默歌这边的车门也打开。

    苏默歌下车后仍然在想,她有说过她饿了吗?

    当闻见了烧烤店烤出的肉香,她两眼放光一样,盯准了这家烧烤店,不等顾景辰唤住她,她已经推门走进了这家店中。

    顾景辰将车子锁上,无奈的摇头笑了笑,这个女人贪吃的习惯,果然没有变。

    他紧跟着进到了烧烤店,就望见这里坐满了宾客,可见这家烧烤店的生意做的很红火。

    他一眼就瞧见了坐在一个角落饭桌上的苏默歌。

    他走了过去,坐到了苏默歌的对面。

    苏默歌已经让服务员递来的菜单,正在想着吃什么。

    她头也不抬,问向他:“你要吃什么?”

    “都行!”他回答的很笼统。

    “没有‘都行’这种烧烤,要不你看着我吃好了。我刚才都已经点完烧烤了。”

    顾景辰还真是应该对她另眼相看,这才刚进这家烧烤店没多久,她已经将要吃的烤串,在他还未走到她的面前时,她已经全都点好了。

    “你们在这里稍等一下,今天人多,也许会晚一点送过来,还请见谅!”男服务员含笑说着,目光有一瞬每一瞬凝在了苏默歌的脸上。

    顾景辰很不喜欢有人盯着她的老婆看,就算他的老婆再美再漂亮,也是他一个人能看的好吗?

    “你快下去,别站在这里挡住了灯光……快走吧!”

    顾景辰毫不客气地抬手在空气中推了推,脸色阴沉着就像是大雨倾盆而下前的恐怖场景。

    “对不起先生,我这就走!”男服务员在看过他面上冷峻的表情后,不由得转手就走。

    他弯起菱形好看的薄唇,那抹霸道得逞的笑容,让苏默歌真心无语。

    像个孩子一样,什么时候他才能长大呢?哎!

    苏默歌看了一眼,旁边桌的客人们点了好多烧烤,每个人吃的都是那么的开心,实在热闹。

    她想起,顾景辰是从来不会来这种杂乱的地方,尤其路边的小饭店和烧烤店,他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的,今天怎么心血来潮,到这里了。

    “喂,你确定……你会喜欢这种吵杂的地方吃饭?”

    “你不会……忘记这里了吧?”

    苏默歌绞尽脑汁的想,可还是想不出一个头绪。

    “你久别卖关子了,我真的不知道……这里我曾经来过了没有……”

    “你急不急的,有一次你住院了,想要到楼下去吃好吃的饭菜,你说就喜欢这种嘈杂的地方做的饭菜,别看这种小地方,做出的饭菜很是可口的……你也喜欢过平民一样的生活。”

    苏默歌的脑海里渐渐清晰了一些事,可是看到了烧烤店里的设施和布局,她还是觉得她想错了。

    “这是那位好心的大姐,免费送了我们那么多碗打卤面,不追究我们吃了一顿霸王餐!”

    一提霸王餐三个字,苏默歌才想起,这个地方曾经是面馆,当时的人就很热闹的,这里的生意一直过的不错。

    可那位看起来微微发胖的大姐,不知道还在不在这家烧烤店里当店主了。

    顾景辰瞧见苏默歌在发呆,他像是猜透了她的心思:“大姐生病住院了,这也是我刚不久听别人提起过。”

    苏默歌紧张的问道:“她的病情严重吗?”

    “听说是不太好!既然你想起她了,我们改日再去看她不!”

    “好!”

    服务员已经端上烧烤,顾景辰将这些烧烤都推到苏默歌的面前,让她尽情的发挥。

    苏默歌吃的津津有味,以至于刚才不想吃串子的顾景辰,也开始吃起了烤串。

    一桌子串签子,让结账的服务员都看的目瞪口呆。

    顾景辰和苏默歌吃的腹部滚圆,两个人相视一笑,也不在意别人的惊讶目光,两个人的眼底缓缓流动着某种温暖的情愫。

    离开这家烧烤店时,顾景辰牵住了苏默歌的手,苏默歌本想挣扎开,却被他十指相扣,一步一步在街道边的街道下走着。

    月光将两个人的身影投在地面上很长——很长,而他们并肩而走,相依相偎的样子,也在地面上映出了一道温馨柔软的画面。

    当两个人走到了车前,顾景辰依依不舍松开了她的五指。

    两个人一同抬头望见了夜空中的圆月,觉得今年的记忆,一定会让他们难忘的。

    车子开回了顾家,此刻天色已晚,顾老爷子睡着了,他们没有去惊动顾爷爷,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卧室,洗个热水澡,冲散身上的疲惫,准备入睡。

    她有些累了,先躺在被子里睡着了。

    而他躺在了她的身后,将她轻轻拥入了怀中。

    想一想今天经历的事情,他薄红的唇角勾出一抹温暖的笑容,他将下巴轻轻抵在她的头顶,轻轻说:“默歌,我希望这一生,我都会这样在你的身后,抱着入睡……没有你的那些日子,我真的觉得整个世界都是冰冷和孤独的。”

    他在她的发丝上轻轻一吻,在抬起面容时,有隐隐的泪光在眼眸中跳动。

    “这一辈子,我都不会放开你的手……和你共度此生。”

    苏默歌并未睡熟,当感受到背后的温暖时,她已经睁开眼睛醒来了。

    不知道为何,听到了顾景辰说出的最后一句话,顷刻间她湿润了眼眶,

    想起一句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

    还有一更新!感谢亲们支持,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柳并收藏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