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 > 女强,不要相信恶魔的话!

女强,不要相信恶魔的话!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默歌看向拍掌的这个男人,望见他的粗壮手臂上纹着盘龙的刺青,光秃的头,一双三角眼,眼睛里带有如豹子一样凌厉的光芒,迈动着粗壮的双腿,正一步一步逼近她。

    程晨想要挣扎开束缚,可困住他的两个人手上更加用力,将他按在了车上,动弹不得。

    “你是谁?”苏默歌警惕地开口问道。

    “别管我是谁,我要你给我们一千万!”

    他朝着地上啐了一口,唇角向一边弯起,冷冷地扫了一眼苏默歌,就好像她已经成为了他口中的猎物,已经动弹不得。

    “一千万?你也太高看我了,我哪里来那么多钱给你?”

    苏默歌用余光看到,她捏着喉咙的壮汉想要趁机挣扎,她手下一紧,这名壮汉脸成了绛紫色,不敢轻举妄动。

    “没想到你这个娘们还有两把刷子?不过你就算在厉害,也是个女人,还能让我们怕了不成?”

    他伸手摸了摸光头,一脸无赖的样子,唇角的笑容如同染毒了一般,哪怕去看上一眼,都会觉得他的恶毒和阴险,如猛兽一样令人可怕。

    “你如果单单为了钱财,只要不闹出人命,我会给你,但一千万我实在拿不出……但若是你们目的不纯的话,我是一分钱也不会给你的。”

    手臂纹龙的男人将身上的短袖衫衣襟向上一撩,露出了肉实的大肚子,而且肚子上面也纹着盘龙纹身,龙的表情很是狰狞,那张开血盆大口的样子,像是随时都能将人一口吞进腹中。

    “你这是和我在做交易么?在我这里,还没有人敢跟我谈判什么……”

    苏默歌眯起眼睛,毫无畏惧地笑了笑:“在我的面前,也没有人敢威胁我!”

    “你还真敢说大话,看来今天老子我不动手教训你,你还真以为,你是铁血娘子了!”

    他忽然冲了过来,带着一阵强劲的脚风,让苏默歌有些猝不及防。

    她本以为可以用她手中的人质来威胁这个纹身壮男,没想到他竟然将他完全忽视掉,是生是死好像与他无关。

    他拎着拳头冲了过来,苏默歌也只好抬手间瞬间劈手到她威胁的壮汉脖颈之后,将他击晕在地上。

    然后身子灵活的躲过了纹身壮男的拳头袭击,她侧身朝着壮男的腹部用力一踹。

    明明她的脚都要踢中了他的腹部,却在这个时候他伸出了大手,将她的脚踝抓住,然后用力一拉扯,将苏默歌整个人拉倒在地上。

    苏默歌这一次摔的不轻,她咬了咬牙,灵活的从地上爬起,纹身壮男伸手要去抓她,却被她灵活地躲过去。

    她的伸手如猫一样轻灵,而他的体重虽重,但移动的速度确如豹子一样敏捷。

    程晨的半边脸被压在了车机盖上,他看到苏默歌正在与纹身壮男对抗,而她明显不如壮男的伸手猛而快,吃了不少的亏。

    看到苏默歌再一次被纹身壮男踢倒,他用力的想要挣开按住他的两个大汉,奈何他们两个人将身上全部的体重都要压在他的身上,让他根本没有办法挣脱开。

    唔唔!

    他支吾不清的呼唤而挣扎,只恨自己不懂一点功夫,不能像一个男人一样保护在她的身边,看着她受苦。

    苏默歌又被纹身壮男打中了腹部,整个人痛的皱起眉头,想要从地上爬起,却发现自己很吃力,怎么也爬不起来。

    纹身壮男拎着拳头,蹲下身子,松开拳头后抓住了她的头发。

    她的小脸清丽如荷花,看起来很是晶莹美丽,惹的他双眼变的迷离,忍不住想要吻上一口。

    “滚开!”

    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怒吼,这个纹身壮男还未偷到香,就被人从身侧踹了一脚,整个人歪倒在地上。

    “你……”

    他想看清是谁这样大胆,连他都敢踢,都敢招惹?

    那个人已经抬起了脚,踩在了他的腹部,用力的碾了碾。

    “你是不是嫌命长了?连她昵也敢招惹?”

    苏默歌望着他的背影,还以为是顾景辰来了。

    她刚要唤出他的名字,就看到那个人缓缓转身,温柔如水的笑容此刻变得阴沉不定,很是可怖。

    她倒吸一口冷气,望见他再次转身,抬脚就是将这个纹身壮男的头用力一踢,这个纹身壮男晕厥过去。

    苏默歌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功夫?而且比纹身壮男的功夫好上了很多?要知道她的柔道术已经不低了,可是面对纹身壮男时,还是会败了下风。

    而他却能轻而易举的将纹身壮男踢晕了。

    他转身间,只是瞪了将程晨挟持的大汉一眼,那两个人像是见鬼了一样落荒而逃,而其中一个大汉在离开前,用匕首在程晨的手臂上划了一道,转身间跑远。

    顾景斌想要追过去,苏默歌却拉住了他。

    “不要追了,小心他们会让你受伤。”

    “没关系的,只要他们没有伤害到你就好。”

    顾景斌明明看到程晨的手臂受伤,他却装作没有看到,一脸担忧地看着苏默歌。

    苏默歌的心有些许的暖意和动容,但她知道,眼前救她的男人可是顾家的二少,她应该远离顾家人,不应该与他走的太近。

    “谢谢你!”

    她淡淡的开口,不等顾景斌的回话,走到了程晨的面前。

    她看到程晨一直用手按着另一只手臂,面上的表情虽然看起来很淡然,但微微蹙起的眉头,紧抿的唇瓣,让苏默歌都猜想到了一种不详之事。

    她看到他紧按的手臂上,衬衫渐渐被血染成了暗红色,她倒抽一口冷气:“你受伤了?”

    “没事的,只是小伤而已,你不必担心我!”

    程晨尽量让自己露出一副无所谓的笑容和神情,可是苏默歌知道,他现在一定是硬撑着,若是普通的小伤,他何至于露出这样痛苦的表情呢?

    “快上车,我送你去医院!”

    程晨拒绝道:“不必了,只是小伤而已,不用去医院的!”

    苏默歌不容他继续拒绝下去,打开了车门,将他送进了车内。

    她刚要将后车门关上,要上前面的驾驶位开车,顾景斌已经坐在了上面。

    “默歌,你在车内好好照顾下他,我来开车就好!”

    “那就麻烦你了!”

    苏默歌现在已经没办法用平静的态度和以往的热情同他讲话,一想起那天商业界的宴会上,他对她百般示好,让她误以为他们还是曾经彼此懂得对方和体谅对方心情的两个人,可最后还是他强迫的亲吻了她,让她做了不开心的事。

    所以她真不敢再去轻易地相信这个男人了。

    “还是我来开车吧!”

    “我知道你一定是有所顾虑的,但是我想告诉你,我是真的想要帮你,时间越快越好。”

    苏默歌看到程晨面上痛苦的表情,她上了车,让顾景斌一定要全力以赴开车去医院,想为程晨处理好手臂的伤口。

    她没有多想,而是上了车子,陪在了程晨的身边。

    由顾景斌开车一路往医院的方向赶,用了最短的时间,他们达到了A市第一医院。

    医生为程晨检查了一下手臂上伤口的情况,然后轻声问道:“这伤是被人割伤的?”

    程晨也没有避讳,直言相告:“是的,刚才遇见了几个地头混混,他们用匕首将他的手臂划伤了。”

    “是这样啊!……目前倒没有什么大碍,只是他需要注意下自己的手臂,这次伤的不轻,差一点就要伤到了筋骨,千万不要在短时间内接到重物,免得手臂上还未愈合的伤又严重了。”

    “多谢医生!”

    苏默歌询问过后,目送走了医生。

    程晨被点了点滴,怕苏默歌一直担心他的身体,就轻松地笑着劝道:“不过是小伤,需要静养几日就好了!你不必担心我了,别耽误了明天你回安市,这样的大事。”

    “飞机票可以改签的,也不一定要明天回去的嘛!你就安心养你的伤,等你好起来了,我再走也不迟的。”

    程晨还是执意让苏默歌回去:“你那边还有自己的公司要管理,不像我一个下属员工,受伤了可以休息,你要是在晚些天回去,岂不是公司上要损失了很大的利益吗?”

    “我在A市已经好几天了,也没日那个说公司遇到了什么情况,影响了公司的效益啊!所以,你不必担心我,在这里好好养伤就好了!”程晨知道他在怎么劝,苏默歌都是不会听他说的。

    她先不提这件事,她想起了刚才开车来这家医院时,门外有一家小吃店,是专门卖猪脚饭的,猪皮可以美容,使伤口早日恢复。

    “我先出医院买点东西,你在这里好好等我,有事的话就去按病*头的呼叫铃,我很快就回来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放心的走吧!”

    程晨朝着苏默歌点了点下巴,因为他两只手,一只手包扎上了,另一只手还在注入点滴。

    他现在最灵活的也就是他的嘴巴和他的肢体动作了。

    苏默歌看了眼顾景斌一直坐在病房中,没有打算要离开的意思。

    她朝着他不过是淡淡看了一眼,连离开的招呼也不打,离开了医院,为程晨买些吃的。

    她一离开,程晨眯起眼睛,干笑了两声:“你是真的担心她吗?”

    顾景斌笑容温暖而体贴:“当然是真的。”

    “你要是担心她,也不至于让纹身的壮男欺负到了默歌。”

    程晨面上没有和善的笑容,继续追问:“你是不是也没有走,跟我们一起进了海洋公园,还遇到了我们有难,你出手相救……我很想知道,这一切是不是你的恶作剧?”

    顾景斌刚才正想着什么出神,所以听见程晨的质疑声,心忽然如吊起来了一样,有些忐忑不安。

    “无论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最后出手救了你们,你们应该感激我才是。”

    程晨冷笑两声:“让我们感谢你?我可没觉得你是出自于好心来帮助我们,这倒像是……你自编自演的一场闹剧,等着我们跳进来,随你摆布一样。”

    他眼底带着精明的光芒,像是洞穿了顾景斌的心思一样:“你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得到默歌吗?就算你得到了她的人,也未必能得到他的心。”

    顾景斌知道苏默歌已经离开医院,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了。

    他也没必要继续隐忍下去,唇角勾出一道冷冽地弧度,走到了程晨的身前,与他继续近在咫尺的交谈。

    “我也没想到你这么聪明,我已经做得很好了,可还是被你发现了。”

    他直起身,看着程晨受伤的那只手臂:“我当时为什么不喊住他们,让他们将你给杀了,也免得留下后顾之忧。”

    程晨在律师所里接过了不少的案子,而他解除的雇主也是形色各异,所以每个人的脾性,他几乎是一眼就能识破。

    要说顾景斌这个人,的确是一个很难看出和对付之人,他也是通过一些细枝末节的事情,才观察出来他是那种表面温和,实质阴险之人。

    “你到底想怎么样?只是想得到默歌吗?我觉得,并不是这样简单吧?”

    “我想怎么样?你很快就知道了……”

    顾景斌无视躺在病*上的程晨,转身朝着门外走,在走到门边的时候,回头对程晨笑了笑。

    “别着急,好戏马上就要上演了。”

    程晨冷哼一口气,就知道他一定没按什么好心,可是他现在的计划是什么,他根本就猜测不到。

    默歌现在又去外面买晚饭了,要是她知道顾景斌是什么样的男人,她一定会避而远之的。

    顾景辰从名盛集团下班回家,路上右眼皮直跳,有些心烦意乱。

    他打开音乐,播放了一首轻音乐,如流水一般缓缓流淌、悠扬绵长。

    那些心浮气躁、心烦意乱,在这一刻也渐渐的消失不见。

    他听到这首轻音乐时,不禁看了看空空的副驾驶位上,心里竟然莫名的泛起了酸楚的感觉。

    他已经习惯了在开车载她的时候,她喜欢听轻音乐,然后依靠在他的肩膀上睡去。

    他一直都觉得,这是一件让人觉得幸福的事情。

    可这种幸福,还是会在不期而然后,消失不见了。

    默歌,你现在回安市了吗?回到家后,都做了什么?”

    手机短信响了一声,要不是伴随着它在来消息通知时,会有震动感,默歌估计就错过了第一时间看这条短信。

    他将车子开了边,这才打开了短信,看到了上面的内容。

    他将车子调转了方向,朝着医院的方向赶去。

    他不相信默歌会为了一个相处不久的人,陪在医院照顾他,他更不相信默歌会喜欢上了别的男人。

    ……

    苏默歌在外面打包了猪脚饭,回来的时候,打包的饭菜竟然还是热得。

    “我给你买了猪脚饭,希望你吃过后会喜欢。

    她将打包的饭菜都一一摆放到了桌面,然后她撩起了衣袖,想为程晨菜。

    程晨闭口不吃,等苏默歌将勺子拿开了,他才勉强吸了吸外面的空气,而不是一直宅在家中和学习中。

    “你自己能吃吗?还不让我喂你吃,估计你要等到下半夜了。”

    程晨想了想,还是决定将一些真实的事告诉苏默歌。

    “默歌,我今天有件事,一定要和你说。”

    “说吧!”

    “顾景斌不是一个值得相信的人,刚才他临走前说有好戏很快就发生了,还让我拭目以待,我怕……这件事与你有关。”

    苏默歌又不是第一天认识顾景斌了,所以有些事她还是会谨慎考虑的,因为她看得出,顾景斌已经变了,变得越来越不像他了。

    “你现在只管好好的养伤,别的什么都不要管,知道吗?”

    程晨怕苏默歌一直担心他手臂上的伤,也就轻描淡写了顾景斌的事,得过且过吧。

    他阖眼要休息,却被苏默歌叫起来。

    “猪脚饭,还是要吃的!这样通过食补,你也能快点康复起来。”

    她已经将猪脚饭端在手心中,用勺子搅了一勺,放到了他的嘴边。

    “来,吃一口吧!我很喜欢吃的!”

    她就像是在劝一个厌食的小孩子进餐,用勺子敲了敲塑料壳的碗边。

    程晨本就不喜欢吃那种油腻腻额东西,所以一看到这种饭菜,就忍不住皱起眉头,不想吃。

    “我不想吃,真的是困了,想要睡觉!”

    他顺势要躺下来休息,却被苏默歌一把拦住,将勺子硬塞进他嘴巴里。

    “快吃,再不吃!我就将一碗饭硬塞进你嘴巴你,让你连一个饭渣都不剩。”

    她刚才还柔柔的,这一刻变得凶巴巴的,还真是让人觉得可怕了。

    程晨一直紧皱着眉头,在嘴巴里嚼了几口猪脚饭,忍不住反胃想要吐出来,可一看到苏默歌冷着一张脸,她不得不将猪脚饭又重新在口中嚼着,好半天都不能咽下去。

    苏默歌端起纸碗的紫菜蛋花汤,塞到他嘴边:“喝!给我顺下去那口饭!”

    程晨硬着头皮,喝了一口紫菜蛋花汤,这才将口里面的食物顺进了嗓子中。

    苏默歌满意的笑了笑,继续往他的嘴巴里,用勺子递东西塞进去。

    程晨有种受刑的感觉,好几次差一点将口中的食物都吐出来,在她的威逼利诱下,他也只好吞进去,这种滋味别提有多难受了。

    苏默歌看着程晨露出那种无奈的表情,那模样别提有多可爱了。

    她忍不住笑场,还是将紧绷的脸松了下来,抿唇笑了笑。

    时光仿佛回到了十年前,那时候她生病住院,顾景辰给她买了好多食物,而她很喜欢皮蛋瘦肉粥。

    他板着脸,却是很有耐心地喂她吃下食物。

    而那时候的她,享受着他给她的温暖,还以为这是她人生中最幸福的事,恨不得自己一辈子都躺在病*上,这样就会有他照顾一辈子。

    那时候的自己,想的很天真,但也觉得很幸福快乐了。

    她望着程晨嚼着口中的食物发呆,程晨轻轻唤了她两声:“默歌……默歌?你在想什么,想的那么出神?”

    苏默歌这才被他唤醒,她尴尬地笑了笑,将剩下的猪脚饭一勺一勺递进他的口中。

    “我想什么事,不会告诉你的!除非你都吃光了,我在告诉你吧!”

    她这时露出的笑容很是温婉美丽,让程晨看了有半刻钟的沉醉,连嘴巴都忘记张开了,苏默歌递去勺子半天,他都没有张嘴吃掉。

    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然而苏默歌和程晨并没有听到病房外的脚步声,苏默歌还在喂他喝汤。

    “小晨……我的好孙子哦!你这是怎么了?”

    “小晨,你怎么这么让妈妈不省心呢?”

    两个妇人一前一后冲进了病房,看到程晨躺在病*上,紧张的就要扑过来。

    但是一看到苏默歌正在喂他吃饭,两个人笑容是那样甜蜜。

    一头灰白发的老妇人眨了眨眼睛,看向了一身高贵套装的儿媳妇。

    那位一身浅紫色套裙的妇人眼底燃出了一丝恼意,冷冷唤了一声:“小晨,难道你没有听到奶奶和妈妈在对你讲话吗?”

    程晨刚把一口汤喝进去,这才漫不经心地回答她们:“有没有出事,你们担心什么呢?”

    苏默歌将空纸杯碗收走,那位浅紫色套裙的妇人拦住了她的去路,咬的牙齿咯咯直响。

    “他受伤了,是不是因为你引起的?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柳并收藏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