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 > 差一点一张床,孕妇也霸气!

差一点一张床,孕妇也霸气!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晗并没有将秦思思去了S市找他,并且三番两次想害默歌的事告诉他小姨,而是告诉她一定要提防着秦思思,她并不是那种看起来柔弱善良的女人。

    因为苏默歌睡得早,李晗睡不着,所以就在客厅里看了电视。

    曹雨和他又聊了一小会儿,也架不住困意,上楼去休息了。

    李晗见曹雨上了楼,苏默歌也不在,他这才拿出手机给秦思思打了手机。

    手机接通了,那边是吵吵嚷嚷着,有人吵闹和欢呼声,还有震耳欲聋的歌曲舞曲。

    他皱了皱眉头,问道:“你是在酒吧里跳舞?”

    “怎么,你会不开心?会为了我吃醋啊?”

    “我是想问你,程天现在怎么样了?你把他带到哪里去了?”

    “我自然是带他来嗨的,怎么……你没有时间陪他,还不让我这样的大美女来陪他吗?程天……你表哥找你!”

    手机递给了坐在吧台边上,喝的叮咛大醉的男人面前。

    那个男人接过手机,贴在了耳边,含糊不清道:“表哥?我表哥是谁啊,我不知道……”

    “程天,你喝多了……还不快点回家,你妈现在很担心你……”

    “我妈是谁啊?我怎么不知道呢?哈哈……你别吓唬我了,我不想和你说话……”

    这个男人将手机扔到了吧台上,又开始和旁边的美女有说有笑,往自己的嘴巴里灌酒。

    一双涂着红色镶嵌钻石花瓣的纤纤丽手收起手机,涂的浓艳鲜红的唇扯出一抹讥笑的弧度。

    “没想到你还很关心程天……怎么?是想让他喝的大醉,死在酒吧里呢?还是过来亲自接他?”

    李晗一听,顿时火冒三丈,秦思思现在就是一只狡猾的狐狸一样,真是太过恶毒。

    “你告诉,你带他去了哪里?”

    “飞翎酒吧,来吧,我和程天很欢迎你……”

    李晗气怒的挂断了手机,起身披上了外套,匆匆离开了家门。

    他开车到了飞翔酒吧,走进了纸醉金迷的舞池之中,在头顶闪灯,耳边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让他有些头昏眼花的感觉。

    李晗虽然长得并不太英俊,但是他的个子高大,模样很端正,看起来也是那种很令人踏实,男人味十足的好男人。

    这样的男人一出现在舞池中,和那些浮夸放荡的其他男人比起来,别有一番韵味。

    这让坐在吧台边上的红唇女人,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线, 端着手中的半通明酒液,摇摇晃晃朝着李晗走过去。

    “帅哥,赏脸将这杯酒喝了嘛!”

    李晗被人敲了下后背。转过身才发现是秦思思。

    她今天浓妆艳抹,身上穿着抹胸的短裙,长发成一束撩到了身前,朝着他千娇百媚那么一笑,还真是有种令人眼前一亮的媚感。

    “程天呢?你把他带到什么地方去了?”

    李晗不想和她拐弯抹角,直接问她程天的下落。

    秦思思见李晗毫不赏脸,生闷气一下将手中酒杯中的酒喝进了口中。

    她咂了咂红唇,冷冷哼一声:“你对我这样不温柔,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秦思思,你不觉得这样做很卑鄙,很无耻么?”

    “将我放鸽子,让我成为一个未婚夫莫名其妙逃走的可小女人,你不觉得这个人更卑鄙无耻么?”

    “秦思思,当初是我不喜欢你!就算你做的再好,我也不可能接受你。而当初选择离开你,就是不想继续伤害你。”

    “可当时,你已经伤害我了!”

    秦思思忍不住对他大吼一声,虽然歌舞声音很大,但秦思思这声吼叫声,像是有穿透力一样,引来了不少玩客的注目。

    而她的这声吼叫声,也招来了一些不应该靠近的人。

    “小美人,怎么发这么大的脾气呢?是这个男人不能满足你吗?来,哥哥疼你,满足你好了。”

    为首的是一个剃着光头,穿着黑色露臂膀的背心,双臂上刺着龙头龙身的花纹,一口白牙与他黑色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显得分外的白,散着危险寒光一样的白。

    “滚开,把你恶心巴拉的手给姑奶奶我拿开!”

    秦思思借着酒劲,竟然甩开了这个光头纹身男人的手臂,还抬手给了他一巴掌,躲到了李晗的身后,开始瑟瑟发抖。

    李晗想走,可是秦思思一直抓着他手臂,不让他丢下了她。

    光头纹身的男人一脸危险的眸光盯着李晗,对他发出了严重的警告。

    “滚开,别怪本大爷没有提醒你,要是你不肯离开,小心等一会儿让你的脑袋和屁股一起开花。”

    “这样说来,你还真是有些重口味了……不过,这两样我都不选,因为这个女人……跟我没有一点关系,你想怎么就怎样吧!”

    李晗想要走开,秦思思从他的身后搂住了他的腰。

    “考公,我好害怕,你不要离开我……保护我好吗?”

    “她都叫你老公了,大爷我还没有耳背,到现在要是还猜不出你们的关系,那我不如死了算了。”

    光头纹身男怒吼一声,紧跟在他身后的几个小混混小弟开始围了过来,将李晗困在了中间。

    “这不会又是你的把戏吧?”

    “亲爱的,我怎么会骗你呢……这次,我们是真的惹上麻烦了!”

    李晗眼角抽了抽,本来是想将程天找回去的,没想到竟然会惹来了这个麻烦。

    秦思思就是一个狐狸精,一个祸害人的妖精。

    他现在也只能在心底抱怨,因为为首的光头纹身大哥已经开始下令,让那些小弟将他暴打一顿。

    ……

    苏默歌在家中睡的正香,可能是最近赶路太辛苦了,前几天又经常的腹痛,现在身体感觉舒适多了,所以就能睡个好觉。

    而这个时候,李晗的小姨曹雨已经接通了警局打来的电话,正焦急地往当地警察局赶去。

    她临走前,将别墅的灯能关的都熄灭了,只留下院子里的两三只路灯和车库里的一些射灯还亮着。

    吱呀!

    门被推开了。

    一个身影摇摇晃晃走进了大厅中,伸手没有摸到电灯开关。

    “该死的开关那里去了?你别以为到了晚上什么也看不清,我可不是夜盲,我晚上眼睛看的很清楚……”

    他将脚上的皮鞋蹬的到处都是,连磕带碰,才爬到了楼梯的底端,使使劲向上伸了伸腰,像是乌龟一样,从电梯的底端往上爬去。

    废了好大的力气,他才站到了二层阁楼上,摸索着墙壁,脚步打晃,终于摸到了一个房门。

    他没有用太大的力气,就将这间屋门推开了。

    他跌跌撞撞往屋内走,边走边扯着上衣衫,脱掉裤子,像平日里一样,用最舒服的姿势睡在家中。

    可他刚来到chuang前时,他感觉到口很渴,喉咙也干涉的发疼,他转过身摸索着来到了小客厅的位置,碰!

    他不小心将杯子碰掉地上摔得粉碎,而他摸到了通明玻璃状的晾水杯,举起大杯子将冰凉的液体全部灌进口中,喝不了了,液体就会从嘴巴里溢出,滑了满身。

    当身上传来了湿湿凉凉的感觉,才让他清醒了许多,但清醒也不过是一瞬,在往卧室大chuang靠近之时,他又开始头昏目眩起来。

    “chuang?我要睡觉觉了!”

    他噗通一下倒在了chuang上,而这时卧室的灯亮了起来。

    满屋子的灯光很是耀眼,让他难以适应这样强烈的光线,紧紧闭着眼,并且用手遮住了眼前的光线。

    “你是谁?为什么在我的房间里?”

    苏默歌现在门边,手指刚刚从墙壁开关上放下。

    “你又是谁?为什么在我的房间里?”

    程天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闭上了要眼睛睡意更浓了。

    “你的房间?你是谁?”

    “我叫程天,我是这个家里的主人。”

    程天含糊不清的答着,眼睛不敢迎上强烈的光线。

    苏默歌在脑海中飞快的转动着,想到了最后一个可能性,才开口问他:“曹雨是……”

    “本公子的老妈!好困啊,让我再睡一会儿!”

    程天一翻身,脸着在chuang上,困意深浓,就躺在chuang上一动不动睡着了。

    苏默歌舒了一口长长的气,她披上了外衣,去李晗和曹雨的房间去找,都没有找到他们。

    她睡得房间是不能回去了,也只好下了楼,在一楼客厅的软沙发上等着李晗和曹雨回来。

    她不想打电话给他们添麻烦,就在沙发上找个舒服的姿势,仰躺着等着他们回来。

    ……

    李晗开着车,脖颈上和胳膊上都留下了不少的伤痕。

    刚才他因为秦思思的事,被那些混混围攻起来,要不是他懂两下功夫,早就被他们打的伤重。

    可毕竟寡不敌众,他们又是摸爬滚打出来的混子,一个个凶的很,他想全身而退,一定不太可能。

    坐在副驾驶位的曹雨虽然心疼他的伤势,但一想起秦思思对她刚才说的话,就不由得起了疑心。

    “小晗,我问你,你和苏默歌到底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女朋友,我们很快就要结婚了,孩子都有了,难道还是假的吗?”

    “可是那个秦思思和我说了,她说苏默歌怀的孩子不是你的,而是那名盛集团的顾大少爷孩子,你可不要骗我,更不要招惹那个男人……”

    “小姨,秦思思说的话你怎么能相信呢?今天要不是她,我又怎么会和那些混子打架?她简直就是一个祸水……”

    “说的可不是么,程天就是被她给迷的,在外面过夜不说,还和家里都失去了联系,说白了……都是那个秦思思够祸害人的。”

    李晗就知道他一把话题转移到秦思思身上,她就会喋喋不休说着秦思思,这也是他故意这样说的。

    不过秦思思还真是一个祸害,今天的事,都是她一手造成的。

    李晗和曹雨回到家,发现苏默歌睡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曹雨不明白了,有好好的chuang怎么不躺着休息,非要睡这么不舒服的地方?

    李晗想到了乱蹬在地上的皮鞋,就猜到了一件事。

    “小姨,是不是程天回来了?他睡在了默歌房间,把她赶出来了?”

    “这孩子真是太没礼貌了,我这就去看看……”

    曹雨嘴上责备着,可心里却因为程天归家赶到高兴,匆匆上了楼。

    李晗望着曹雨单薄的身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自从姨夫和小姨离婚后小姨整个人又老了好几岁,显得好疲惫。

    他回到沙发边上,将苏默歌轻轻地抱在怀里,将她送进了自己的房里,动作很轻很轻,怕把她吵醒,让她继续睡觉。

    苏默歌这一觉睡得很香沉,直到第二天早上雨过天晴,阳光照进屋子的chuang上大半,她才醒了过来。

    她换好了衣服下了楼,李晗和曹雨已经坐在餐桌旁,还未用餐,像是特意等着她。

    而餐桌上还多了一人,苏默歌仔细瞅了瞅,想起昨天夜里他进错了房间,是曹雨的儿子,也就不去计较那么多。

    “默歌,你起来了?过来吃早餐!”

    “好!”

    “这就是我的儿子程天,昨天真是太丢人了,瞧他喝的都要不省人事了,差一点冒犯你,原谅他的过失。”

    程天正在咬着油条,听到他的妈妈又在唠叨昨天的事,他抬头向前望了望。

    只见眼前的女人虽然挺着肚子,但眉清目秀,长发随意的挽起,一颦一笑都是那样清丽怡人,让他觉得眼前一亮。

    只是可惜了她怀有了身孕,已经是他人之妇了。

    “没事的,我知道昨天他喝多了,都是一家人,不必在意那些。”

    李晗为苏默歌在身边拉开了一把椅子,苏默歌坐下了,朝着程天微微一笑。

    程天的脸色晕红,吃起东西,竟然是细嚼慢咽起来。

    曹雨和李晗都以为他见了生人就会这种含羞的样子,也就没有笑话他,几个人一起吃起早餐。

    “小姨,我和默歌今天就要走……”

    “怎么那么匆忙?在这里多住上几天吧?”

    “不了,默歌还有事,我得陪她……”

    李晗拒绝了,然后抬手拍了下程天的肩膀:“有时间你到表哥的家里坐坐,你有好久没来看我了!”

    “表哥是医生那么忙,我就是想见你都费劲的。”

    程天半开玩笑的说着,感觉到裤兜里的手机铃声响起,他看了手机号码,站起身去接了电话。

    曹雨不太放心程天,怕他又接到了秦思思的骚扰电话,她对李晗小声嘀咕。

    “是不是那个秦思思打来的电话?”

    “我也不知道,等下我问问他!”

    苏默歌一听到秦思思这个名字,就感觉到没有什么好事发生,想到昨天晚上李晗出门很久会不会去见秦思思了,再看到他脖子和手背上的划伤她有个不好的猜测,这件事一定与秦思思有关。

    程天回来的时候,整个人精神了许多,看起来流光溢彩一样。

    他问向李晗:“表哥,你今天要去哪里能不能搭我一程?”

    “当然可以!对了,你刚才接的谁打来的电话?”

    “一个男生朋友,说晚上一起聚一聚,没有说别的……”

    程天的答话,让李晗起了疑心,才想到刚才那个手机一定是秦思思打来的电话,她打电话找程天,但是有什么事呢?

    曹雨一直将苏默歌送到了车内,这才肯离开,临走前又说了好几遍,让苏默歌一定要常来。

    看到李晗有这样热心和人情味的小姨,她心里竟然有些酸酸的味道。

    程天从坐在车内后,就开始摆弄着手机,我不知道和谁聊的那么开心。

    李晗见苏默歌又在看外面的风景发呆,笑着问她:“总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对胎儿的发育不好。”

    苏默歌笑了笑道:“可能是怀孕的缘故,我总是会想一些莫名其妙的事发呆。”

    “再过二十分钟就到了!”

    “我知道了,你开车辛苦了!”

    程天忽然抬起头,问向了李晗。

    “表哥,我们这是去哪里呢?”

    “云华公墓!”

    一听公墓两个字,程天感觉到浑身麻酥酥的。

    他没有继续问下去,又开始摆弄手机。

    李晗将车开到了公墓前的停车场。

    苏默歌下了车,程天说怕无聊了,我就留在车子里,只有李晗和苏默歌下车去了公墓。

    “李晗你不用陪我去了,我自己去就好!”

    “你现在怀有身孕,还是要多小心的。”

    苏默歌轻笑着摇头道:“我来这里,其实是想发泄一下心情的……所以,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你不要多想,我没有别的意思!”

    李晗理解她,他留步:“那我就在这转转,你看完了爸妈,就来这里找我!”

    “放心好了!我很快就出来了!”

    苏默歌一个人往公墓走,想找到她爸妈当骨灰盒的地方,可是原先放她爸妈骨灰盒的地方,已经被别的去世的人占了灵位。

    他不敢置信的找个公墓的管理者,管理者查了手头上的档案,抬头看向苏默歌时变得比之前更恭敬了。

    “顾太太,你爸妈的灵位被顾大少取走了,说要给他们找墓地安葬!“不可能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档案上有记载的,是五年前的事情……不信,你自己看看!”

    公墓管理者将档案递给苏默歌,让她看个清楚,苏默歌仔细看过后,才敢相信,真的是顾景辰所为。

    她拿出手机给顾景辰打去了电话,可是那边显示正在通话中,应该是忙于公务,没办法接通她的电话。

    她这才往外走,门口竟然有三五个人朝着她走来。

    苏默歌看了一眼,并不认识他们,可为首的是一个光头手臂纹龙的大汉,身后的几个小弟穿的也是很特例,皮衣紧裤的,短寸头发露凶光,一看也不是什么好人。

    她已经靠边走了,可是那些人还是将她的去路堵住了。

    “你们想做什么?”

    “我们想带你去玩一玩!”

    苏默歌清冷的笑了笑:“我不认识你们,和你们去玩什么?快让开……别拦着我!”

    光头纹身的大汉脸上和身上也有伤痕,他挑眉不耐烦的看了眼苏默歌“一个孕妇,还这么嚣张?是不是想流产啊?”

    苏默歌也凌厉的回瞪他一眼:“你信不信我报警抓你!”

    “抓啊!你倒是有胆量报警抓我啊?你个践人,怀孩子就了不起啊?”

    光头大汉抬手就要给苏默歌一巴掌,可他的手还未扇到苏默歌,就被她抓住了手指,用力的一捏,咯噔骨头错位声,疼的光头纹身大汉惨叫一声。

    苏默歌绝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她捏住了他的手指骨,咯噔咯噔错开他的手指骨,大汉想甩开那只手时,才发现已经脱臼了,垂了下来。

    苏默歌一个巧力,他的右胳膊也垂了下来,她在用膝盖顶住他的腿弯,光头大汉整个人跪在了地上,那惨痛呲牙的模样,让他的小弟都目瞪口呆。

    这个是孕妇么?怎么手段这样厉害?

    苏默歌凌厉的扫了他们一眼,眼珠子一转,他们现在不就是以为她是个孕妇,所以好欺负么?只要她装作假怀孕,他们一定改变主意离开的。

    “你们该谁想来试一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柳并收藏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