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 > 总裁情深,甜蜜控爱!

总裁情深,甜蜜控爱!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默歌凌厉的扫了他们一眼,眼珠子一转,他们现在不就是以为她是个孕妇,所以好欺负么?只要她装作假怀孕,他们一定改变主意离开的。

    “你们该谁想来试一试?”

    她拍了拍手,所看之人,都会退避三舍,连蹲在地上痛的直哼哼的光头纹身的老大,他们都不敢管了。

    “你们几个兔崽子,连个老娘们都害怕成这样,都是不是个爷们了?”

    光头纹身的大汉试着用另一只手接回脱臼右臂上的骨关节,可是一碰就疼的满头是汗,根本不敢使力气。

    “老大,你没事吧?这个娘们看来是假怀孕……说不定是个警察……”

    “老大,我们还是去医院吧……”

    “老大……”

    光大纹身的大汉一发威,这些小弟们都冲了过来,要扶着他离开。

    可他是他们的老大,还被这个大肚子的娘们欺负了一顿,这口恶气不能忍受。

    “上,都给我上啊……去,你也去……快去……”

    他左踢右踹,又用左手将扶着他的小弟推向苏默歌。

    苏默歌摩拳擦掌中,他们几个面面相觑一看,又全都撤了回来。

    其中一个还大言不惭,理直气壮的为自己开脱解释:“小弟出来还这么久了,什么场面没有遇到过……唯独就是不打女人。”

    “不打女人个鬼啊你!你家婆娘不是被你打得都破了相么?你还敢说你不打女人?”

    光头纹身的大汉忍无可忍,朝着这个大言不惭的小弟啐了一口,将他撞到了一边,气冲冲的朝着苏默歌挥拳头砸了过来。

    苏默歌向身后退了两步,她心想……她毕竟怀有身孕,要不要与他过招呢?

    ……

    公墓的停车场,一辆黑色的保时捷中,程天正在要李晗的微博,说要互粉,加下对方的好友。

    李晗没想到程天将他找回来,说有重要的事,竟然就是跟他要微博,要互粉?

    “微博我不经常玩的,把手机给我吧!我还要等默歌!”

    李晗伸出手要去拿他的电话,程天将他的手机放进了自己的衣兜。

    “表哥,你也太抠门了!我是因为没有流量了,所以才想着要你的手机……微博互粉不过是我一个借口而已嘛!”

    程天伸手揉了揉微卷的短发,看起来蓬蓬松松的很有时尚的感觉。

    李晗不想和他因为手机的事将时间浪费在车上,他要打开车门走下去,却被程天拉回了车内。

    “表哥,你好不容易才回来一次,就好好陪我聊会儿天嘛!”

    “你也就和美女聊的话最多,怎么今天对表感兴趣了?”

    程天随便找了个理由:“人呢只有在长大的时候才会觉得孤单!所以我很想和表哥谈谈过去的事情,我觉得小时候的事情还是那么耐人寻味……”

    “比如说,是什么?”

    李晗含笑看着程天的眼睛,发现他的眼珠子转来转去,像是在想什么理由来搪塞他。

    “我们一起去湖上滑冰,我不敢像你一样滑冰刀,就坐在冰橇上,你拉着我到处跑……哈哈!”

    程天有些自娱自乐笑起来。

    李晗无奈的笑道:“你这是把我比成了拉冰橇的雪橇狗么?”

    咳咳!

    程天咳嗽了起来,被呛的够呛,没想到李晗竟然把自己比喻成了雪橇狗?哪有这样说自己的,还是他说的有点偏激了?

    “表哥,我说的不好听!我还记得我们在夏天的时候一起游湖呢!”

    “是啊,你总是把鞋子故意丢进水里面,让我钻水里给你找,好几次差一点没游上来憋死在水中。”

    程天这次眼睛和嘴巴睁得老大,没想到表哥想到的都是他的不好,他有那么不好吗?

    不过仔细想一想,他小的时候好像真的一直都在悄悄欺负表哥,因为他长得比他高,比他懂事,学习又好,大人们都喜欢他。

    尤其他的妈妈,更是待他比自己要好很多。

    所以他每次都要捉弄他,欺负他,可他从来都不会生气,这也让他在渐渐长大之后,感觉自己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表哥,我错了!”

    “好了,过去的事情我也不想提起的!你现在对我很尊敬,也很好,这我就知足了。”

    李晗伸手轻轻拍了下他的肩膀,他就像是一个长辈一样,总是带给程天温暖。

    这一刻程天的眼睛突然红了:“表哥!”

    他忽然唤了一声,李晗看他欲言又止的表情,有些奇怪。

    “有什么事么?”

    “表哥……没事,我就是很想唤你一声!感觉有好几年了,都没有这样唤过你了。”

    “瞧你这傻样子……不过我表弟长得很帅!也很萌萌哒!”

    李晗又是疼爱的伸手揉了揉他的柔发,在他的眼里,程天就是一个小孩子,就算现在已经二十一岁了,可是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就不在了,没有父爱的他,性格变得越来越暴躁,经常和一些辍学的纨绔孩子在一起玩闹,他的改变真的让他心疼,他只想给他更多的爱,让他感觉到不在那么孤单就好。

    当当当!

    有人敲了他的车窗。

    李晗看过去,发现竟然是带着紫色的大檐帽,长长的青丝垂在了脸侧,戴着紫色的大墨镜,涂的粉红的唇弯起一个妖娆的弧度,让人看了一眼就眼前一亮,有心而叹,她真的是一个绝色美女。

    可李晗看到了她,眉毛皱在一起,再一看程天,像是明白了过来。

    他没有开车窗,而是质问了程天:“你跟我来公墓这里,是不是被秦思思指使?”

    “不是的,我也不知道她怎么找来了!”

    “你在骗表哥,是吗?我不希望你说谎。”

    程天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李晗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摇了摇头,对程天有些失望。

    “表哥……”

    李晗不听程天唤他,已经下了车门,走到了站在风中,扬起长裙的长发飘飘的美人身边。

    “是你指使我的表弟,让他跟踪我们?你到底有何居心?”

    “李晗,你说话能不能不这样难听?我是你的未婚妻……”

    “我说多少遍了,我们不可能在一起!你也不会是我的未婚妻。”

    秦思思将脸上的墨镜摘下,一双杏仁眼别有一种风情,扫了李晗有些发怒的脸色。

    “李晗,你看你……怎么还发起了脾气呢?”

    她纤长的手指,如杨柳一样,缠上了李晗的脖子,扭动着水蛇一样的腰身,就要往李晗的怀里靠去。

    “思思……”

    程天从车上跳下,看到李晗与秦思思靠的很近,他莫名的火大。

    秦思思啊的一声,跌进了李晗的怀里,一副委屈的模样,双眸沁着泪光看向了程天。

    “起来,你不知道我觉得你很恶心么?”

    李晗毫不怜香惜玉,将她从身上推开,要不是程天跑来的快,一把将秦思思扶稳,她一定会狼狈的摔倒在地上。

    程天心疼问道:“思思,你没事吧?”

    “不用你管我!”

    秦思思气愤的从他怀中挣扎开,快步走到了李晗身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你想去哪里?为什么一见到我就要走?我长得有那么可怕吗?还是你的心里一直都有别人的妻子,你愿意成为她的情//人?”

    李晗一直都是性情温和的人,可是碰到了秦思思以后,他才知道原来还是有人能触碰到他的底线,让他忍不住想要发怒,从心里感觉到厌恶。

    “我要去哪里不关你的事!你不是长得丑,而是内心太丑,太邪恶,我不喜欢你这种表里不如一的女人,简直就是可怕!”

    他再一次将秦思思推开,程天却拦住了李晗。

    “表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思思?她有什么不对吗?”

    “她没有不对,是我根本就不喜欢他!程天,当有一天你发现自己受骗了,或者变得无助时,还站在你身边的人才是你最应该亲近的人,而这些人只能是你的亲人……而不是那些用坏心思想害你的女人。”

    “李晗……你真是太过分了!”

    李晗冷哼一声转身就走,秦思思却在他身后仰头笑着。

    “昨天你打了那个光头大汉,他可是一直都想报仇的,这下好了……你有麻烦了!你别想帮她,已经晚了!”

    李晗的脚步一顿,当听到秦思思说已经晚了,他意识到了什么,加快了脚步朝着公墓正堂赶去。

    可他赶到后,苏默歌早已经不在这里,他询问了公墓的管理者,可管理者说没有看到她去了哪里,这倒是让李晗着急起来,到处寻找苏默歌的身影。

    …………

    车子沿着公路往前走,苏默歌觉得这条路通往的并不是城市,而是郊区。

    她看了一眼,坐在她身边的光头大汉恶狠狠瞪着她,她也没好气地瞪他一眼,看向了窗外。

    “臭老娘们,我命令你,快点将我的胳膊给我接回去,还有我的手……”

    “你骂啊,继续骂!骂的我心情不爽了,别想我给你接回去!我告诉你,你要是上医院了,我会报警,我看你不坐牢才怪!”

    “死女人,你敢威胁我?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光头纹身大汉举起了左手要打她,她擦掌准备要让他左手臂也脱臼。

    他赶紧收回了手,还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瞪着苏默歌:“你怀有孩子呢,要想你们母子平安,最好给我听话……”

    “你别告诉我,想把我拉到城郊野外,威胁李晗,让他来找我,你们好对他报复一顿?”

    光头纹身的大汉皱了皱眉头,心里想着,这个老娘们不但长得美,竟然这样聪明,都猜出来?

    “你害怕他报警,所以选择这么偏僻的地方?要是可行,就敲诈一笔钱,然后在给我拍什么见不得人的照片,威胁我……只要我说出去,就公布于众,让我没办法见人?”

    “你的主意不错嘛!有些地方,我竟然没想到?”

    苏默歌嗤鼻一笑,眼中充满了不屑。

    “蠢货!你以为你们这样做很管用么?现在的科技这样发达,警方会24小时轮流巡查和搜捕,你们以为容易逃得掉么?就算你们想威胁我,我可以说这是网上P出来的,根本不是真的,这些人都会同情我,用口水喷死你们……”

    光头大汉倒吸一口冷气,浑身吓得一抖擞。

    “你……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想唬我们?”

    “唬你个大头鬼吧你!我告诉你,你现在放了我,我可以将你脱臼的右臂给你接回去,你要是还要执意将我威胁了,你们一定讨不到半分的好处。”

    光头大汉想了想,她说的话也有道理。

    苏默歌没想到他已经被她的话绕进去了,她循循善诱道:“你在来的路上不是对我说了么?你们昨天动了手,还去了警察局。你也不动你的脑袋想一想,要是李晗找不到我了,他一定会报警,警察会第一时间猜到了是你们将我抓走的,因为只有你们与他近期发生了冲突……”

    “停!我的顾奶奶啊!你快闭嘴吧!我算是怕了你了……”

    “咣当!~”

    车子忽然停了下来。

    光头纹身的大汉本就心情不好,怒吼一声:“找死啊,将车停在了马路中央了?”

    “老大,是依维柯坏掉了……不是我故意停下来的!”

    “什么?这可是很偏僻的路啊,什么都没有,我们就停在马路上,是要等死吗?”

    苏默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几个人白白长了一身的肉,真是够笨的。

    哗啦啦!哗啦啦!~

    车外又下起雨。

    雨水敲在了车盖子上,发出的噼啪敲击声,让苏默歌的心也跟着繁乱。

    雨水下的太大,他们也只好坐在车内避雨,等雨小了在想办法离开车子。

    “我说,你给我的右臂接回去,我保证给你送到家里!”

    “等你真的把我接回家,我在给你的右臂骨头接回去,要是你骗了我,我怎么办?岂不是很亏?”

    “我是你大哥,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

    “少跟我套近乎,我没你这样的大哥!总之,我说的话不想在重复第三遍,你最好闭嘴,别影响到我现在的心情。否则警察来了,我就告诉他们,是你威胁了我。”

    “你……你你……太气人了!快给你老公打电话,让他想办法帮我们,也顺便把你接走。”

    “我没有带手机!”

    “我的手机借给你!”

    “我不记得他的手机号码!所以根本找不到他,要不我打一个大家都比较熟悉的110?让他们来接我们怎么样?”

    苏默歌半带调侃的说了这么一句,吓得光头大汉将要递给她手机的手忙收了回去。

    “你够狠啊你!还真是我的姑奶奶!”

    “叫我祖宗也行!”

    苏默歌清冷的看了他一眼,又继续盯着外面的大雨。

    也不知道他们在路上等了多久,这场雨下的依然没完没了,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更不凑巧,马路上竟然一辆车子都没有行驶而过,她还真是有种人在囧途的感觉,被困在了这里举步维艰。

    光头纹身的大汉和他的小弟们嘴里骂骂咧咧的,在车里打闹了一会儿。

    咚咚咚!

    有人站在侧窗前,用力的瞧着车窗。

    苏默歌因为坐在最后,所以看不清前面车窗的情况。

    “老大,好像有人开车来了?”

    “快开门,劫车!”

    “好像好几辆呢!”

    “那就都劫了,我们一人开着一辆走!”

    光头纹身的老大一声令下,他的小弟们将车门拉开,从车上跳了下去,一副很拽很无赖的模样。

    光头大汉因为右臂脱臼了,所以打架的事他不会参与,但他起到带头和指挥作用,所以他也是缺一不可的重要人物。

    他也哼着一脸肉走下车。

    大雨淅沥沥、呼啦啦打在了男人擎着的黑色大雨伞之上,而他一身纯黑色的手工西服,立于雨伞之下,浑身散发着一种高贵却又寒冷的气势,让这些小混子都胆战心惊起来。

    “你敲什么车窗啊,想死吗?”

    “我老婆呢?”

    他很平静的看向光头纹身大汉,冷冷的问着。

    光头大汉不知道苏默歌的名字,也不认识顾景辰,因为他是外地的混子刚来A市发展不久。

    “什么你老婆,我们可没有那么多的闲心,竟然威胁你老婆……”

    “限你三个数,告诉我,我老婆在哪里,给我将她毫发无损的还给我,不然我让你死在雨里……”

    “呦臭小子,好大的口气,兄弟们,将他给老子摁倒,将他的车子也占了!”

    光头纹身大汉大吼一声,那些小混混一声令下都朝着黑衣男人冲了过来。

    他撑着伞,一动不动,而他的身后不知何时鬼魅一般的蹿出十几个黑色身影,各个都是高大威猛,这些小混混见到了后转身就要跑,可是他们已经来不及了。

    “将他们都好好教训一顿!不服的就直接打死好了!”

    他并没有吼出声,而是用很平静却很寒冷的口气说出了这句话,而光头大汉听到这句话后,吓得浑身发抖,比他的小弟跑的还快,想要逃走。

    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他们被围攻,而且被打的很惨。

    他撑着伞,一步一步走近了这两依维柯面包车。

    “默歌……”

    “顾景辰?”

    她也不知为何,一听到他的唤声,以为出现了幻听,第一时间就喊出了他的名字。

    她的回应,让寻找她的男人眼底有着喜悦的光芒,将伞收起,钻进了车内。

    她看向钻进车中的男人,微蹙的眉头舒展开,笑望着他来到她的身边,可当这一切变得越来越真实,她又蹙起了眉头,一脸淡漠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老婆……”

    “不要那么叫我!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是公墓的管理者发现了今天你被这些坏人抓走,所以他派的人跟踪了这辆车,还将车去往的方向告诉了我。”

    她没有想过,在危险和需要帮助的时候,竟然还是顾景辰陪在她的身边。

    这是上天注定的缘分,还是老天爷在和她开玩笑?

    “我的事不用你管,你走吧!”

    “车子好像是坏掉了,你怎么回去?我送你走!”

    苏默歌淡淡看向他:“我们好像已经离婚了吧?离婚协议书上你签好字了没有?”

    顾景辰沉默了片刻,觉得她现在说的每一句话,都如滚烫的油一样,烫的他的心很痛。

    “我还没有写好!”

    “是你不舍得我么?我怎么觉得,你现在就是对我死缠烂打,不肯让我过上舒坦的生活?”

    苏默歌伸手在肚子上轻轻揉了一下,这个动作让顾景辰紧张了起来。

    “老婆,你不要发脾气,这样对胎儿不好!我答应你,我会早点将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给你……”

    “记住你的话就好!你可以走了!”

    她看向了窗外,雨水噼啪的敲打在车窗上,让她有一种莫名的心烦意乱,连吸一口气也都觉得心痛的厉害。

    “走,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顾景辰……你快松开手啊?”

    苏默歌被他拉出依维柯面包车,他一只手将黑色的雨伞撑开,另一只手臂将苏默歌半拥在怀里,为她挡着凉风,朝着他的车子走去。

    苏默歌抗议着,想要将他推开,可是他的手臂很有力气,再加上她坐车坐的久了,身上有些不舒服,根本不能将他推开。

    就这样被他强行推进了车内,他陪她一起坐在了车后座,怕她逃走一样,紧紧盯着她。

    “顾景辰,你这是叫绑架,信不信我现在就报警,让警察来抓你?”

    “你有听说过妻子让警察将老公抓走吗?再说了我这是保护你,什么时候成了绑架了?”

    顾景辰透过车窗看了眼窗外,在大雨中他派来的人已经将那几个混子打倒在地上,而且给了严重的警告。

    他这才对开车的司机道:“将车开回家!”

    “是,顾大少爷!”

    苏默歌透过车内的镜子,看了眼这个司机,有些眼生不认得。

    看来在她离开顾家以后,这里的很多佣人也都换掉了。

    车子开动了,苏默歌也想到了这荒郊野外,又赶上了下雨天气,很难搭车回去,所以就忍一忍,先坐在顾景辰的车内,等到了A市再说。

    “你和谁一起回来的?”

    “你明知故问!”

    “李晗对么?你们最近走的很近?”

    他说这句话时,带有酸溜溜的味道。

    苏默歌没有去看他的脸色:“是啊,我们走的很近了!”

    “老婆,他哪里有我好?”

    “他哪里都比你好!”

    苏默歌一仰倒在车靠背垫上,阖眼休息,倒是把顾景辰气的一张俊脸都要青中带紫。

    都说情/人眼中出西施。

    李晗该不会是她眼中的西施吧?他哪里有他帅?有他有钱?有他够霸气啊?

    他将手机拿出来,将手机的前置摄像头打开,仔仔细细端量着自己的容貌,在心里好好优评了自己,差评了李晗一番。

    苏默歌瞧瞧睁开一条细缝的双眼,看到了顾景辰照手机自拍的自恋模样,忍不住弯起一抹笑容,再次合紧了双眸。

    他有的时候,还是蛮可爱的。

    车子在雨中驰骋,在一层浅水般打湿的地面上,溅起了水花。

    当车子开进了车水马龙的城市中心,下雨天气,这里的交通状况也是很紧张,经常性的堵车。

    苏默歌早就习惯个这种大城市的紧凑生活,她依旧闭目养神,只等着车子停下来了,她打电话给李晗,早点脱离开顾景辰的束缚。

    “大少爷,前方好像是出现了一场交通事故,现在正堵车……”

    “下去问一问,要多久才能完事!”

    “好!”

    司机下了车,很快就回来了。

    “大少爷,他们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通车……”

    “嗯!那就将车子开到这附近的一家餐厅去吧!”

    “好!”

    司机将车开往了这附近的一家牛排餐厅。

    苏默歌怀孕期间,已经很少吃牛排了,而这里除了牛排还有甜点,但苏默歌也一样不太喜欢。

    顾景辰点了牛排,也点了几样甜点,看苏默歌坐在餐桌前没有动刀叉,他问道:“是不合你的口味吗?”

    “不太想吃!”

    “那你想吃什么?”

    “我也不知道!”

    顾景辰自己吃也觉得没有什么滋味了,不过他还是将苏默歌身前盘子中的牛排切割出了均匀的几小块,不管她吃不吃,他都是要做好的。

    曾经的他就是因为太过自私,太过执拗,才会与她越走越远,才会辜负了她对他的一片情深。

    现在的他很后悔,所以他要做好眼前的每一件事,来弥补他曾经犯下的错。

    苏默歌当然不知道顾景辰的心思,她无意间瞥见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为一个漂亮白裙子的女人过生日,餐桌上正摆放着一个酸奶蛋糕,上面有着过季节的草莓,还有芒果,看上去很是新鲜可口。

    顾景辰循着她望去的方向看去,明白了她的心思。

    他起身朝着这对男女的方向走去,先祝福了过生日的人,生日快乐。

    然后问了他们,生日蛋糕是在哪里买来的?

    这对青年男女还没有见过这样英俊的男人,还以为他是哪个男明星,都很乐意回答他的话,告诉他了蛋糕的由来。

    苏默歌望见顾景辰同那对陌生的男女有说有笑,她好久都没有看到他的笑容,那种没有工作的压力,没有家族的复杂,没有生活上的事困扰的笑容,才是他最迷人的笑容。

    “他变得越来越奇怪了,不知道是不是老了的缘故!”

    苏默歌感慨了一句,其实顾景辰的年龄,三十岁而已,正值男人强盛辉煌的时候。

    她说他老了,这个词相当的不恰当。

    看到顾景辰风度翩翩走了回来,苏默歌装作看向落地窗外的风景。

    “我们去一个地方!”

    “不去,我累了!”

    “可是,我知道你也馋了……不对,是我们的宝宝肚子馋了!”

    苏默歌抬眼翻了翻:“是我的宝宝,不是你的宝宝!”

    “好好,是你的宝宝!我刚才打听过了,知道他们吃的酸奶蛋糕是哪里来的。”

    苏默歌眼睛亮了亮,可是面上却装作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外面还下着雨,我也觉得没啥意思!既然你想带我走,那就走走好了!”

    她跟着顾景辰出了牛排餐厅,司机按照顾景辰的吩咐,将车开到了一家店面并不算大的蛋糕房。

    苏默歌还没走进蛋糕房中,就闻到了蛋糕面饼的香甜味道。

    说来奇怪,她最近没什么胃口,今天才知道,原来她是想吃蛋糕啦!

    顾景辰一给她推开门,她就走进了蛋糕房。

    服务员很是热情的接待他们,然后给他们安排了一个靠窗子的地方坐下。

    苏默歌瞧了一眼,这周围还真有不少的人,在自制着酸奶蛋糕。

    看着有好个一家三口人的做蛋糕的温馨画面,苏默歌揉了揉肚子,对小宝宝亲昵的说:“宝宝乖啊!妈妈等你长大了,好带你一起来做酸奶蛋糕!”

    顾景辰瞧见她很是疼爱肚子里的宝宝,想起那也是他的宝宝,他那一双深邃的双眸不由得也变得温柔起来了。

    其实这里自知的蛋糕,也都是一些半成品。

    蛋糕已经平铺在白色的塑料托盘上,只不过上面光秃秃的,需要自己去添加酸奶和一些水果。

    服务员将做蛋糕多少尺寸,哪种类型的蛋糕价位都报了一遍。

    苏默歌选了一个两寸蛋糕,因为只有两个人吃。

    然后选了一种水果之王的套餐,这里面有很多水果,她想吃什么,就切什么放在蛋糕上就好。

    “你想做什么图案?”

    “你看了就知道了!”

    顾景辰盯着面前一个光秃秃的蛋糕,有些无从下手。

    苏默歌找到了装蓝色的酸奶的裱花袋,在蛋糕上开始裱图案。

    顾景辰看出来了,她这是要裱出大海!

    于是他就找来了棕色的裱花袋,裱出一只小舟。

    苏默歌又用白色的裱花袋裱出了白云和海鸥。

    “我应该裱出什么图案呢?这样吧,就来一个从海平面上升起的朝阳吧!”

    他找到了红色的裱花袋做了一个太阳的形状。

    两个人脑洞大开,又想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漂流瓶,贝壳浮到了海面上,还有一只红色的螃蟹和红色的大龙虾。

    一个只有六寸大的蛋糕,到了最后被一些图案裱上图案后,发现已经满满当当的,根本看不清了他们最开始要裱上了一些图案了。

    “你不觉得很奇怪么?这是海鲜盛宴,可我们要的都是水果?”

    苏默歌仔细端详着他们的杰作。

    他难得很认真地回答她的话:“反正这些图案都看不清楚了,你就是加上多少种水果,也没有人会说,这是海鲜和水果联盟形成一种特殊大餐。”

    苏默歌不过是笑了笑,并没有去反驳顾景辰的话。

    而顾景辰看到她露出的笑容,他也跟着她微笑起来,这笑容不知道让多少女人都看得沉醉,忘记了手中还在制作的蛋糕。

    苏默歌这时候,却成了她们妒忌的对象,都好羡慕她能够嫁给这样英俊不凡的男人。

    “水果我来,你不要捣乱!”

    “我哪里有捣乱了?我是想放上,我想吃的水果!”

    “你是不是想给我找麻烦?”

    苏默歌正在切着泥猴桃,抬眼冷冷看向顾景辰,给了他严重警告。

    顾景辰也只好扁了扁嘴,任由苏默歌自己在这边切水果,在蛋糕上随意的拼凑。

    很快,她将草莓、香蕉、菠萝和泥猴桃都插在了蛋糕上,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直接拿着刀叉,开始切割蛋糕吃了起来。

    顾景辰手中托着一个空盘子,苏默歌切了一小块放进他的盘子中。

    “你刚才都吃过牛排了,所以蛋糕都要留给我,你少吃一点!”

    “我只吃了一小块好不好?”

    “那也是吃了!”

    这时的苏默歌有些蛮不讲理,可顾景辰能看得出来,她这次手工制作蛋糕,真的玩的很开心。

    他也看到了这里有很多家长给小朋友过生日,来这里制作手工蛋糕的。

    他看向了苏默歌翘起的圆肚子,心中也有了一丝感叹,宝宝快点出生,等出生后长大一些,爸爸和妈妈就会带你来这里做蛋糕吃哦!

    有的时候自己做的东西,吃一些就会有饱腹感。

    苏默歌开始以为自己能吃很多,可是没吃两块就觉得没了胃口,倒是顾景辰将剩下的蛋糕都吃进口中,说这是苏默歌和他亲手做的蛋糕,来之不易,应该好好品尝才是。

    两个人做完蛋糕,吃过蛋糕,都已经快要傍晚了。

    因为今天下着雨,所以外面一样是阴沉沉的,也看不出任何阳光的光线。

    苏默歌与顾景辰又坐回了车内,苏默歌刚才虽然玩的很开心,但当她平静下来的时候,就会想起他们现在的关系。

    她深吸一口气,将之前的快乐也学会忘记,就当是一场美梦而已。

    “顾景辰,我想问你……你将我爸妈安葬在什么地方?”

    “你若是想知道的话,就和我一起回家!”

    苏默歌没想到他这是赤/裸裸的威胁了她,她坐了他的贼车也就算了,这时候还要跟着他回家?

    “我为什么要跟你一起回去?”

    “你可以选择不跟我一起回去,那样的话……你就别想知道,你的爸妈被我安葬在了什么地方!我要是没有记错话,明天就是妈妈的祭祀,你一定很想见到她吧?”

    苏默歌冷冷哼了一声:“你对我都用这种卑鄙的手段?顾景辰……你真的像个狐狸一样狡猾!“

    “不要这样说我,我怕你生出的宝宝会像我一样狡猾,那时候你也会叫宝宝一样小狐狸么?”

    顾景辰似笑非笑的看着苏默歌,这真的让苏默歌觉得他变得越来越让人难以捉摸了,冰块脸的男人竟然都转型了?他还真是变得连她都有些认不出来了。

    无奈之下,她只好跟着顾景辰,乘车回到了顾家。

    又回到顾家,当然又要遇到那些不想见到的人。

    而她却是笑的一脸灿烂,吓得那个女人退后好几步。

    “你想做什么?”

    “没什么,就想和你……打声招呼而已嘛!”

    顾景辰瞧见她这副样子,忍不住低声笑了笑,她才是一个狡猾的狐狸好不好?

    顾家有她和未来的宝宝在,才算是一个幸福和完整的家。

    ——————

    还有一更,亲们月票砸过来,感谢你们支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柳并收藏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