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 > 名门瘾婚(何以景默歌!)

名门瘾婚(何以景默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默歌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想要缩回身子,可是一双肩膀被她抓的牢牢的,根本动弹不得。

    “默歌,是我!我是白倩……”

    “白倩,你这是怎么了?”

    “快,快上我上车,我有话对你说!”

    苏默歌知道白倩的为人,她绝不会伤害她,这才放心的让她进到了车内。

    白倩到了车内,先把车窗关上,阻断了外界的一切视线,这才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

    苏默歌看她的面色苍白,披头散发的样子很是狼狈,像是经历了很多难事,不然也不会有种狼狈落魄的感觉。

    “白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会变得慌慌张张的?”

    “默歌……我今天是毫不容易逃到这里来的,程晨已经被带走了,我这次来的目的,就是想求你和顾总帮忙。”

    “程晨被人带走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苏默歌不想相信自己的耳朵,前几天她离开A市的时候,和程晨有过联系,他不是一直都过得好好的嘛,怎么会被人带走了。

    “是顾景斌把程晨带走的,我是从他手中逃出来的,他现在到处找我。”

    “他为什么要找你们?”

    白倩从衣服内侧的兜里掏出一封信,递给了苏默歌:“这是程晨给给我的,他说里面有顾景斌的秘密,要我一定要把这封信交到顾景辰的手中,这样才能救了他。”

    苏默歌接过这封信,并没有打开看信中的内容,看到白倩因为逃走衣着凌乱,挽起的头发也散开了,像枯草一样粘在身上的衣物上,看起来很是狼狈。

    苏默歌抬手为她整理了下散落的头发,又拿出纸巾为她擦了擦脸上的灰渍和汗水,看着白倩眼睛里涓涓而流的眼泪,她的心这一刻也要碎了。

    顾景斌真是变得她越来越不认识,越来越觉得可恶了。

    白倩紧抓住苏默歌为她整理衣物的手,因为害怕浑身都在止不住的颤抖。

    “默歌,程晨不会被顾景斌害死吧?”

    “他不敢,现在是法律国家,他不会杀人的,这样会让他一辈子都在坐牢。”

    “不会就好!不会就好!”

    白倩的情绪稍稍稳定一下,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又惊慌地望着苏默歌。

    “顾景辰能不能救他?”

    “你别担心白倩,顾景辰一定会将他救出来的,不过不要太着急,还需要好好商量一下对策。”

    苏默歌心里也没有底,而且她不知道程晨要给顾景辰的这封信中写的什么内容,若是这个内容非常的重要,或许顾景辰可以紧抓住机会,重新夺回名盛集团,也会将程晨从他的手中救出。

    苏默歌坐在车后座,正在劝慰着她,不让她太难过,稳定住她的情绪。

    顾景辰从机场接到了兰美芳,正赶回车上。

    兰美芳笑的满脸灿烂,还未来得及和苏默歌拥抱,就看到了白倩一脸苦相,和苏默歌坐在了车后座。

    她好奇地看了看两个人,又看向了顾景辰,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顾景辰的眼里有一闪而过的异样,但很快装作一副陌生的表情,问候了白倩。

    “没想到你来找默歌了,看来是想念老朋友了。”

    白倩看到顾景辰,就像是看到了救命的稻草,从车内跑出去,一把抓住了顾景辰的双臂。

    “程晨被顾景斌抓走了,你一定要想办法救他……救他!”

    “程晨被抓走了?怎么可能呢……我们好久没见面了,程夫人请你松开手。”

    白倩没想到顾景辰会装作一副陌然的态度,她深吸一口气,不死心紧紧抓着他的手臂相求。

    “不,你一定知道的,一定会有办法出程晨对不对?”

    “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请你松开手,不然我真的对你不客气了。”

    顾景辰将白倩的手从他手臂上推开,他转身走回了主驾驶座,准备开车。

    苏默歌看到白倩愣愣的站在原地,她轻叹一口气,将白倩拉回了车后座。

    “默歌……”

    白倩满面泪痕求着苏默歌,苏默歌对她点了点头,轻声承诺道:“别担心,我会记住我说过的话的。”

    “嗯!我知道了。”

    白倩相信苏默歌说的话,所以她很快安静了下来。

    兰美芳本来是见到苏默歌很高兴的,可白倩的出现,让她顿时觉得她来见苏默歌,而且是找了今天,真是来错了。

    她有些闷闷不乐的坐在副驾驶位,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苏默歌坐在她的身后,抬手轻拍了下她的肩膀。

    “芳芳,你怎么不说话了?”

    兰美芳回头看向她,又看了眼一直在擦眼泪的白倩:“我今天是不是来的不凑巧?早知道就改天来好了,或者你生下了宝宝,我再来照顾你。”

    “你今天来这里,我才高兴呢!要是我生了宝宝你才来,我一定会和你友尽!”

    苏默歌轻推了下兰美芳的肩膀,兰美芳被她这么一推,不好的心情也消失了,伸手拉过苏默歌的手。

    “你最近好像是胖多了,他们说怀孕的女人胖很多,一定会生个儿子的。”

    “你还听说没有,怀孕的女人手脚勤快,会生男孩,酸儿辣女之类的话啊?”

    “当然听说了,你不会是手脚勤快,喜欢吃酸,而且长得有点丑了,这样的特征一定会生个男孩。”

    苏默歌眉毛挑了挑,眯起眼睛,带有警告的意味:“你最后那句话,说我变丑了,是真的么?”

    “哎呦!只要能生儿子,我说什么你都要听才对,干吗一副斤斤计较的样子呢!”

    兰美芳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苏默歌,看起来很欠扁。

    苏默歌盯着她的白牙:“男孩女孩在我这里都一样!看来你有严重的重男轻女的倾向,告诉你……丽丽家的小公主,你该喜欢还是要喜欢的!”

    她忽然意味深长地看向兰美芳,一副歼诈的笑容:“不然的话,丽丽做了你的小姑子,会天天给你穿小鞋,看你以后怎么和周逸好好过日子。”

    兰美芳抬起下巴,胸有成竹道:“她倒是敢给我穿小鞋,要是她敢这么做,我就天天在周逸的耳边吹枕头风,我看她怎么在周逸的眼皮底下活。”

    “呀!你什么时候学会了离间计了,脑袋这么好使了?看来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和周逸学的倒是不少嘛!”

    “切!你就会笑话我!”

    苏默歌忽然看到车子经过了那家精品店,她忙唤住了顾景辰。

    “顾景辰,把车停下,我有事下车!”

    顾景辰,而不是老公。

    她这样的称呼,让顾景辰听得出来,她一定是因为白倩的事在和他生气。

    看来她还是都猜出来了。

    她曾经说过,希望他不要去和顾景斌争夺家产,而他也亲口承诺了,没想到他还是食言了,毕竟他无法忍下这口恶气,名盛集团本来就属于他的,所以他必须要把顾家的家业夺到手中。

    “老婆,怎么了?”

    “我说了,先停车,我下车有点事!”

    “哦。我这就靠边停下来!”

    顾景辰将车靠边停下,苏默歌将白倩给她的那封信给了顾景辰,让兰美芳下车陪她去那家精品店,然后将白倩留在了车内。

    她看到顾景辰也要下车陪着她,她将他也留了下来。

    “你不是也有你的事想问想说吗!就不要跟我一起到外面闲逛了,我有芳芳陪着我就好。”

    苏默歌拉着兰美芳的手,两个人走进了那家精品店。

    苏默歌还是猜出了他对顾景斌采取行动了,而且有他自己的计划。

    有兰美芳陪在苏默歌的身边,他也能够放心,所以他留在了车内,和白倩谈话。

    苏默歌和兰美芳进到了这家精品店,看到琳琅满目的商品摆放在柜台上,倒是让她不知道选什么好了。

    兰美芳看到这么多漂亮的饰品也被晃花了双眼。

    她将手挽住了苏默歌的胳膊:“默歌,你不要这么破费了,我是来照顾你的,不是来收你礼物的。”

    “你想歪了!我不是给你买的,我是要买给我老公礼物的。”

    “重色轻友的家伙!”

    她故意撇撇嘴,嘀咕了一声。

    苏默歌知道这是兰美芳在和她开玩笑,也就没有去哄她。

    “请问两位女士,你们想要什么样的饰品?”

    店老板是个三十岁出头的女士,看起来很瘦,却很精明能干。

    苏默歌笑了笑,礼貌道:“我是要给我老公买生日礼物的,你能帮我选下,买什么礼物好呢?”

    “好的!送给男士的话,我们这里有高级香水,名牌手提包……”

    店老板还未介绍完,苏默歌已经看好了一样可爱小巧的东西。

    她指了过去:“那个水晶球,多少钱!”

    “这位女士真是好眼光的,这个水晶球是从巴西进来的,晶体纯粹,轻质而且密度很高,阳光下、月光下都是晶莹透彻的。就连里面的雕刻物件,都是用了水晶石雕刻而出,雕工栩栩如生,再加上里面有钻石做成的冰雪,可谓奢华而唯美。”

    店老板对这个水晶球做了详细的介绍,赞不绝口。

    而说了大半天,都没有说出重点,到底卖多少钱。

    兰美芳本来就性子急,问道:“到底多少钱?”

    “不贵的!只要两三元!”

    兰美芳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两万元?这是要抢钱么?

    兰美芳拉着苏默歌的手就要往外走。

    “不买了,这家店子是黑店吗?买个破球都要两万元,买给我一百元,我还考虑要不要呢!”

    “请留步啊!价钱上我们可以在讲讲的!”

    苏默歌一直就望着那只水晶球,像是挪不动步子,兰美芳瞧见她真的很想买,看到店老板也说了价钱上可以考虑下。

    她这才没有将苏默歌拉出精品店。

    苏默歌朝着那个水晶球走去,将巴掌大的水晶球捧在手心中。

    水晶球里面有三个水晶雕刻的人,一对夫妻和一个刚出生不久宝宝。

    里面雕刻的景象是最吸引苏默歌的地方,妈妈怀里抱着小宝宝,脸贴在宝宝的小脸上,露出了幸福甜甜的微笑,宝宝长大了嘴巴笑着,可是年龄还小,没有长牙,看起来很可爱。

    爸爸则将妈妈拥在了怀里,看着宝宝和妻子,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温柔快乐。

    他们站在房子外,外面正在飘着白雪,这是一年里最幸福最快乐的时刻,想一想应该是冬末春初,过年时,一家三口人幸福的画面吧。

    兰美芳最会杀价了,要不是苏默歌喜欢,她一定会将苏默歌拉走,可既然苏默歌想要买下,她只好和老板谈价钱。

    “你就给个实惠价,多少钱卖?”

    “一万八千元,不讲价了!”

    “这里的东西都这么贵吗?这是奢侈品店吗?”

    店老板摆手否认:“不是的,就是一家普通的精品店,没你想的那么贵啊!这不过这位女士喜欢的水晶球是进口精品,所以才会这样贵的。”

    兰美芳也不是老土,她很会看东西,看了眼这个水晶球,的确造价不低,也就给了一个可以接受的价钱。

    “八千元,就这个价钱了,要是再贵的话,我们真的不买了!”

    她作势要拉着苏默歌往外走,店老板也看得出这个女人很会讲价钱,也就卖一个是一个,拦住了她。

    “好。就八千元,不能在讲价了!我给你们打包装,拿走吧!”

    “嗯!多谢了老板!”

    苏默歌将水晶球递给了店老板,瞧见店老板细心地给她打包装,并且放进了一个精致咖色的纸袋内。

    苏默歌这才套出了银行卡去刷卡付款。

    拎着礼物走出精品店时,苏默歌的笑容也是幸福和快乐的。

    兰美芳不解地问道:“有这么开心吗?不过是个水晶球而已。”

    “当然开心了,因为我一直都向往着这种生活。”

    “嗯?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等你结婚了,你就知道了!”

    “欺负我没结婚是吗?我很快就结婚了,你等着拿一份大红包给我吧你!”

    苏默歌向往的生活兰美芳当然不懂,因为她和顾景辰经历了太多艰难险阻,两个人的爱情才会有了今天这样开花结果。

    宝宝马上就要出生了,这也是她比较期待的一件事了。

    可是……

    苏默歌想到了顾景辰暗地里计划着要夺回名盛集团,和程晨联络进行的行动,她就有些后怕和生怒。

    顾景斌变得越来越血腥可怕,他已经变得像魔鬼一样毫无人性了。

    难道他没有看出来,还要和他硬碰硬的交手吗?

    她马上就要生宝宝了,若是这个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她该怎么办?宝宝又该怎么办?

    苏默歌和兰美芳回到车内,顾景辰和白倩各自坐在座位上,都很静默。

    当看到苏默歌回来了,顾景辰笑着问道:“买什么去了?”

    “给芳芳的礼物啊!她可是要在未来的一个月里照顾我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兰美芳在心底哀嚎,她什么都没有得到好不好?死鸭子嘴那么硬,你明明是给他买生日礼物去了,就告诉他好了。

    “哦!确实应该给芳芳买些礼物!”

    顾景辰听到苏默歌没好气的跟他说话,倒也不气,转过身专心的开车。

    回到家中后,苏默歌给兰美芳和白倩安排好住的地方后,说累了,就上楼睡觉去了。

    顾景辰要进门和她谈话,她把屋门反锁,不让他进来。

    她的心里一直都忍不住那口气,明明说好的事情,他为什么要暗地里行动着?

    让她和宝宝一直都生活在豪门恩怨里,生活在动荡的生活里,她宁愿不和他在一起,和宝宝二人相守一生好了。

    到了吃晚饭的时间,苏默歌下了楼,林万强、顾诗丹和林劲夫也都在,一家人为了迎接白倩和兰美芳的到来,做了一桌子美味的饭菜。

    在吃饭时,顾景辰为苏默歌的饭碗里夹菜,苏默歌一口不动,而是用筷子看好了什么,夹着什么,往嘴里送,一口饭也不吃。

    “默歌,要吃点饭,只吃菜会咸的。”

    “我今天不喜欢吃米饭!”

    顾景辰也知道劝不动她,就给她倒了杯温开水,苏默歌也不喝,就有一口每一口的吃着菜。

    林万强和顾诗丹等人都看出来了,他们夫妻俩一定遇到了不开心的事,要不然两个人如胶似漆,你侬我侬,哪里会有今天冷然相待?

    苏默歌吃过了饭,和白倩、兰美芳到别墅的院子里散步。

    顾景辰又被苏默歌冷落了,这让顾诗丹看的都着急,她将顾景辰唤住,然后开导他,告诉他一定要哄好了嫂子,她可是预产期的孕妇,一定要保持好心情。

    顾景辰也知道的,只是苏默歌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苏默歌晚上回来的时候,躺在chuang上,左思右想,觉得自己做的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她的气就是这样,来得快消得也快。

    想一想顾景辰本来就是顾家大少爷,那些家产本来就是他的,被人冤枉和陷害丢失了一切,这怎么不让他心里承受不了?想着要夺回手中?

    她不就是害怕,顾景斌会变成杀人的恶魔一样对付顾景辰,她是担心顾景辰有事,才阻止他和顾景斌交锋?

    难道她的想法不对么?这都是女人的小家子气想法,毫无大志么?

    顾景辰抬手敲门,苏默歌还没做好心理准备,所以没有准备去开房门。

    他站在房门外,深吸一口气坦白心声:“老婆,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骗了你,还继续我要夺回家产的计划!我知道,你是害怕我在这次争斗中会出事,怕我们一家三口人无法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可是我的心里真的不甘心,顾景斌夺走的本应该属于我的,爷爷和爸爸在天之灵要是知道了今天,他们也不会同意我坐视不管的……所以请原谅我,瞒着你擅自决定和顾景斌争夺顾家财产,原谅我……自私了一次,没有选择爱你、爱宝宝更多一点……”

    “我……”

    苏默歌明白了顾景辰的想法,她也是心疼他的,这段日子里,她真的让他很为难,一直都是暗地里做自己的计划,还要在她身边每日每夜的守着,这样劳累的顾景辰,让她真的好心疼。

    可她原谅他的话还未说出口,顾景辰衣兜里的手机铃声响起。

    顾景辰接了电话,语气略显惊喜:“真的吗?好,我这就过去……”

    他回身,对着房门笃定道:“老婆,你一定要等我回来……”

    苏默歌‘好’这个字,就像是鱼刺卡在了嗓子里不肯说出口。

    她不是不想说,而是她真的不希望顾景辰走,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心里隐隐的不安,总觉得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她听到了门口的叹息声,接着是脚步渐行渐远的声音。

    她本以为都是自己胡思乱想,可是越想越觉得不对,从chuang上起身,开了房门,想要追上顾景辰。

    可是顾景辰的车子已经开出了林家,她拿起手机想要打给他电话,但最终还是没有按出号码。

    她是不是胡思乱想了,明明一切都好好的,她何必要这样让自己过的心惊胆战?

    苏默歌转身回到了房中,关了灯准备入睡。

    ……

    顾景辰开车去了A市,没想到事情真的很顺利,*之间,顾景斌操控的股份竟然全部转移到了顾景辰的手中。

    只*之间,顾景斌变成了倾家荡产,成为了穷人。

    顾景辰找了顾景斌,并且让亲手教训了他一顿,警告他早点离开顾家老宅,他现在已经成为了流浪狗,不能够生活在这里。

    顾景斌望见顾景辰潇洒大笑着离去,他一双眼睛布满了血红的血丝,他弯动起唇角,阴冷一笑:“这几个月里,你一直都在利用我,让我分得的股份与你名盛集团的股份融合一体,然后一口吞灭,让我输的倾家荡产。原来这一切都是你的计划,你是在耍我……好,你干得好!你会装可怜,装作穷人……我就让你一辈子都可怜,再也不能够活着见人……”

    他像是疯了一样,冲出了空荡荡的顾家老宅,开车疾驰离开。

    第二天中午,苏默歌已经感觉到了肚子很痛,好像是羊水破了。

    兰美芳、白倩和顾诗丹都在,她们照顾着苏默歌,并且让林劲夫和林万强抬着她坐进了车,送她去了妇产科医院。

    临进产房前,苏默歌一直都在盼望着顾景辰到来,可是顾诗丹和兰美芳急的眼泪都掉下来了,依然不见顾景辰回来。

    苏默歌眼角不其然流下了两行泪,很凉很很凉,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景辰……”

    苏默歌被推进了产房,还是没有看到他归来。

    在产房里,她以为难产,所以不得不进行剖腹生产,她被注射麻醉剂后,意识里一直盼着那个冷峻面容的男人身影,渐渐的消失不见,她也缓缓阖上了双眼,流下了冰冷的泪痕。

    顾景辰接到了顾诗丹和兰美芳她们几个人打来的电话,已经加速往回赶路。

    他心急着,同时也欣喜着,因为马上就可以当上爸爸了。

    在路过一条大海高速路的时候,一辆车疯狂的从后面追过来,在急弯路的时候,用力的将他的车子一撞。

    两辆车碰撞,撞坏了旁边的护栏,从高空跌下,坠入了滚滚的大海之中。

    咕噜咕噜~!

    两辆严重变形冒着黑烟的车子,没入了大海中,消失不见。

    三年后。

    苏默歌坐在了沙滩上,看着前面的小不点,正在沙滩上玩的开心,用小铲子挖着沙子,堆着沙雕。

    苏默歌起身走了过去,蹲在沙滩上,和他一起堆沙雕。

    “小枫,你想堆什么图案出来呢?”

    “小老虎!”

    “额!这个有点高难度,换一个好不好?”

    小枫抬起下巴,肥嘟嘟的笑脸上,有着酷酷可爱的笑容。

    “妈咪笨笨,小枫会堆出小老虎,你看着。”

    “好!我看看我的小枫,到底有多聪明。”

    苏默歌看到小枫玩的很开心,脑海中的画面像是回到了三年前,今月今日的下午,也是这个海边。

    她和他也曾在这片沙滩上,玩着沙雕,踏着浪花,看着大海,吹着海风。

    那时候,他们说好了,这一天就是他们的纪念日,他们就算是头发斑白的一天,也会来这片海十指相扣望着大海。

    可三年后,他已不在,只留下她和宝宝两个人孤独的活下去。

    眼泪不经意间滑出了眼眶,一双胖乎乎的小手,为她擦着眼角的泪水。

    “妈咪,不要哭!是不是宝宝不听话,让你伤心了?宝宝以后不惹妈咪生气了,不要难过好不好?”

    苏默歌一把将小枫抱在怀里,感受着亲人的温暖,她哽咽道:“小枫,你没有惹妈咪生气,你是妈咪最爱,最懂事的好宝宝!”

    母子二人拥抱在一起良久,她望见夕阳快要落下,牵着小枫的小手,准备回家。

    可在她留恋而又心疼的望一眼海边的礁石上,忽然看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正坐在礁石上看着大海,望着蓝天。

    苏默歌的心这一刻忽然剧烈的跳动起来,牵着儿子的手,朝着礁石走去。

    小枫很好奇,妈咪不是要回家吗,这是要去哪里?

    “妈咪,我们这是去哪里?”

    “去见一个……很重要的人!”

    坐在礁石上的男人感觉有人走来,他转过头望见了这对母子时,俊容上的冰冷融化,缓缓染上了一层温柔的笑意。

    他起身从礁石上走下,走向这对母子。

    苏默歌牵着小枫的手停在了他面前,三年未见,他的容貌依旧俊朗,只不过多了一些成熟和沧桑。

    而他望向他们时,眸底有着一种淡淡的温柔,也有一种陌生的疏离感。

    难道,他已经忘记她了吗?

    小枫指着和自己和相似、放大版的酷帅男人,嗔了一句:“妈咪,这个大叔和我好像,他是不是模仿我的样子,是怪物?”

    “怪物?”

    这个男人似乎很不喜欢这样被一个小鬼头称呼,他挑起一边的浓眉,蹲下身子仔仔细细看向这个小鬼头。

    “你怎么会和我长得一个样?你是不是小精灵,故意变成我的样子呢?”

    “我不是小精灵,我叫小枫!”

    “我也不是怪物,我叫顾景辰,你的顾大叔!”

    “景辰……”

    苏默歌听着父子二人对话,忍不住唤了他的名字。

    顾景辰起身,仔仔细细望着苏默歌,眉毛紧皱着,脑中飞快的闪过一些画面,似乎都和面前的这位女人有关。

    “你……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景辰,我是苏默歌……你的妻子!他是你的儿子小枫,难道你忘记我了吗?”

    顾景辰摇头,不敢相信她说的话,可就在苏默歌冲过去,抱住了他,将面颊贴近了他的左胸口时。

    她的泪湿透了他的心口皮肤,也湿透了他那颗经过严重撞伤后,记忆消失的心。

    那些脑中的画面渐渐清晰,他已经想起,怀中的女人正是他相爱多年的妻子苏默歌。

    “老婆……”

    “老公!”

    两个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被冷落的小鬼头不甘心的挥着小拳头,打着顾景辰长腿。

    “放开我妈咪,你这个坏大叔!”

    苏默歌和顾景辰分开怀抱,顾景辰将小枫抱在怀里,另一只手臂又将苏默歌拥入怀中。

    “小鬼头,我是你的爹地!”

    “你骗人,妈咪,他说的是真的吗?”

    “是的小枫,他是你的真爹地……”

    “快叫一声爹地!亲一口爹地!”

    啵!

    “爹地!”

    “妈咪!”

    夕阳下的沙滩如同玫瑰花露一样,染着柔美的红光,将一家人相拥的画面耀出幸福的沙雕影像,不忘流年……

    何以景默歌!

    ————大结局!—————

    新文《先婚厚*,总裁刻骨深爱》希望亲们收藏,留言支持!群号在评论区置顶,欢迎入群交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柳并收藏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