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 > 第十一章 一见倾心婚约全剧终

第十一章 一见倾心婚约全剧终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br>

    余畅无奈笑了笑:“的确见不到她,乐趣少了不少!”

    他买回午餐,不多不少正好两人份,他连问都没有问王琦一声,他要不要吃午饭。

    将买了的饭菜都一一打开,然后放在周丽面前,对她轻唤道:“午饭买好了,快来吃吧!”

    “好!”

    周丽拿过了余畅递给她的筷子,看着王琦,将手中的筷子要递给他。

    “你也来吃点,一定还没有吃午饭!”

    王琦早就看到余畅冷眼相待他,他看了眼窗外,起身道:“我还有事,你们先吃。记得好好休息周丽。”

    “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王琦起身离开了房间,余畅看到周丽看向王琦的眼神,总是有一抹温柔,他找了借口说要去外面办事,而是追向王琦,要和他说事。

    周丽正在吃着午餐,忽然枕边手机铃声响起,她拿来接通后,就听到一声惨叫。

    “救命,谁来救救我……”

    “王悦,真的是你吗?你在哪里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周丽,周丽……别过来,危险……”

    王悦分辨出是周丽,她竟然没有呼叫,而是大声喊着,让她快点逃走,远离危险,不要过来。

    周丽紧张的连握着电话的手都在颤抖,她朝着电话那端喊道“王悦,你不要害怕,你还有我……还有我的……”

    手机那端没有王悦的呼喊声,而是传来了她凄厉的惨叫声。

    周丽忍不住对着手机大喊:“快住手,不要伤害王悦,你是谁……快点住手。”

    哈哈哈哈哈!

    狂妄的笑声,带着尖酸刻薄的讽刺声:“你这是在求我吗?还是真的想救下她。”

    周丽听得出来,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而这个声音就算在怎样掩饰,都无法掩饰住浓浓的妒忌和已经变了味道的带有冤仇的敌意。

    她知道这个人是谁了。

    “疯了,你真的是疯了。付染,我之前还因为王琦和你因为我吵架,感觉到内疚和担心,可我现在一点都没有这种感觉了。因为你现在就是一个疯子,让我觉得恶心的疯子。”

    “你骂吧,尽情的骂我。你越是骂我,我就越会将我身上的痛苦,加在她的身上。”

    周丽又听到鞭子抽打在王悦的身上,带来的一阵刺耳的惨叫声。

    周丽恨不得将手中的手机给扔掉,她愤怒的吼道:“不许你伤害我的朋友,你给我住手,不然我会杀了你,杀了你!”

    “好,我等着你来杀了我!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来的时候,告诉了警察,或者告诉了其他人,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朋友的。”

    碰!

    手机被挂断,周丽的心一直狂乱的跳动着,担心者王悦,眼前的饭菜也就像是毒药一样,实在难以下咽。

    她一直盯着手机屏幕瞅,果然有短信发了过来,上面有见面的地址和时间。

    余畅这时走了回来,看到周丽摆动手机,没有吃上几口。

    他担心的问:“是不是饭菜不合口味,我再下去给你买别的吃的。”

    “不用了,挺好吃的,就是我现在身体不舒服,所以吃不下太多。”

    周丽将手机关掉,忙藏到了身后的枕头下,这样紧张而又奇怪的动作,让余畅有所察觉。

    “你是不是有心事,不想和我说?”

    “没有!”

    周丽摆了摆手,拿起筷子,竟然吃了几小口:“你看我现在还能吃下东西了,怎么能像是有心事的人呢?”

    余畅知道,就算他问的再多,估计也问不出什么来。

    他拿起筷子吃了几口饭菜,然后说:“告诉你一件事,你可要有心理准备。付染突然间失踪了,王琦正在到处找她。虽然我和王琦都担心她的去向,但是以我认识她,对她多年的了解,她不会是一个善罢甘休的女人。”

    周丽没想到余畅说的和现在付染威胁她的,如出一辙,她也是有些惊振到了,但还没有到万分惊讶的地步。

    她将她的心事藏好,一副不知情和担心的样子:“她会不会已经回安市了?都是因为我,才会引起这么多的误会。”

    “这些你就不要担心了,不关你的事,我也和王琦谈过了这几天的事,他也说了这一切都是付染嫉妒心作祟,你没有错的。”

    周丽心里明白余畅和王琦都是很公正的人,他们不会因为和付染认识久了,就偏袒她。

    这倒是让她很欣慰,她觉得就算发生了再多的事,她认识了王琦和余畅,就是她比较幸运的事。

    周丽想到了越会见面的时间,于是就编了些谎言:“你给我拿来的药膏还真是神通广大,我刚才上的药,现在竟然就好了大半……”

    “真的吗?让我看看!”

    余畅高兴的放下筷子,要看她脚伤。

    周丽忙躲开:“不要看啦,刚包扎好就拆开,这样才不好。”

    余畅想到刚才周丽奇怪的动作,猜测道:“你会不会是有什么事想要去做,才会这样说?”

    “聪明,你真是太聪明了!我今天有好朋友要来,所以想要去见她。”

    “在哪里,要我送你去吗?”

    “不用,我的脚伤都快好了,自己能走得。再说了,我可不想让我的朋友情陷在你这个桃花男的手上,不然以后你再甩了她,我岂不是成了千古罪人吗?”

    看着周丽一直都在推辞,余畅觉得周丽的行为更加古怪了,他这次装作同意了,想要看看周丽想怎么说、怎么做。

    “好吧,既然拒绝了我这么帅的一位大帅哥帮你,你非要自己做,我也无可奈何喽!”

    余畅开始收拾吃剩的饭菜,然后说要出去办事,将周丽一个人搁置在房间。

    周丽这下行动方便了,她又看了眼上面约见面的时间,然后穿上了鞋子,努力让自己站起来,然后跳着脚,用手撑着墙,一步步离开了医院。

    到了外面的沙滩上,周丽知道行走很困难,于是她往路边走走,在路上搭车,朝着那个地方前去。

    天空忽然阴沉了下来,层层乌云就像是要从海上袭卷到岸上,很快就要下起大雨来。

    周丽坐在车上,此时的心情也忐忑的不得了,双手紧紧抓住了膝盖前的长裙上,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些什么。

    “到了这位女士,一共是三十元!”

    “好,给你师傅!”

    周丽给了司机三十元钱下了车,仔细的看了眼这里的环境,一大片椰子树,还有树种盖着的一只木屋,木屋里有昏黄的灯线传过来。

    在乌云密布的傍晚,就像怪兽的两只眼睛,看上去那样的阴森恐怖。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握紧了拳头,走到了这间木屋门前。

    当当当!

    她抬手敲门,过了片刻,里面才传来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让周丽的心一点点揪成一团。

    吱呀!

    门被打开了,一身黑色长裙的女人双手抱在胸前,抬起下巴,一副轻蔑的样子看着站在门口忐忑不安的周丽。

    “你果然来了!不过这次,真的是你自己来的?”

    “我言而守信,绝不会拿我的朋友生命做赌注。”

    付染哈哈笑了两声,然后冷着一张脸,让周丽进屋。

    “站在门口做什么,是想给门外的什么人发出信号吗?进来吧,我们还有好多事没有算清楚呢。”

    周丽提防的望了眼屋内,感觉昏黄的光线下,什么也看不清楚。

    她的心里更加有些不安,但是为了王悦,她不得不冒这一险。

    她走进了屋内,付染用力的甩上了木门。

    碰的一声,几乎要将她的心脏都给震出来了,换乱的跳个不停。

    她赶紧回身,看向付染的表情。

    付染似笑非笑看着她,从腰间抽出了皮鞭子,上面还带着暗红色的血迹,看样子是打过人,在伤口上沾上了鲜血。

    她朝着她走来,皮鞭上带着血的腥味,让周丽忍不住蹙眉。

    “王悦呢,你把她藏在哪里了?”

    “什么叫我把她藏在哪里了?周丽,我实在好奇,你胆子够大的,明知道我现在真的是疯了,你也敢独自和我见面,你才是真的疯了吧?”

    周丽还望了一眼四周,在找着王悦的下落。

    “别看了,王悦其实就在宾馆,就在你们住的地方。我呢就是想调虎离山,好好的修理你这个践人。”

    周丽察觉到了不对劲,可这时付染已经抽过来鞭子,朝着周丽的肩膀吧嗒一声砸了下来,让她的肩膀上多了一道伤疤。

    周丽刚才脚心用力一活动,伤口好像又撕裂更严重了。

    她忍住脚上的痛,不敢置信问道:“你当真是没有骗我?你把王悦送回了宾馆?”

    “我还没那么傻,伤及无辜只会让我加大罪行。我只想把你处理掉了,然后到警方自首,然后找些好的理由,或许我就能无罪释放。”

    付染在手中掂着皮鞭子,冷艳的唇角勾起:“你觉得我的主意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兴奋呢?想要和我一决高下呢?”

    周丽是知道的,付染根本不懂功夫,而她也只是学过了简单的柔道和擒拿术,对于一般的女人来说,这还是能够防身的。

    不过要用来攻击,怕是会成为难题。

    付染将手中的皮鞭子丢掉,从腰间抽出了匕首,然后把玩着匕首,一步步逼近了周丽。

    周丽向身后退去,直到身子抵在了屋内的木板上,她已经没有机会逃脱了,现在也只有生死一搏。

    “付染,既然你这么想和我打,好啊,我奉陪到底。”

    周丽冲了过去,双手抓住了付染的手腕,两个人竟然抢着一把匕首,打的不可开交。

    付染也没想到周丽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她以为她是手无束缚之力的小女人,现在看来她的能力不必自己差上多少。

    “周丽,你个践人,给我松手,我要杀了你!”

    “付染,这都是你的嫉妒心在作祟,你这样做,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付染眼尖,看到了周丽受伤的那只脚,鞋子已经被血染红了大片,而且脚下已经旖旎出了红色的血迹。

    看来,这只脚才是她的弱点。

    付染抬起她的高跟鞋,猛地踩上周丽受伤的那只脚。

    周丽只顾着去抢这把锋利的匕首,没有察觉付染的鬼心思,当付染的高跟鞋就像是一个打针头刺进她的骨肉里。

    周丽痛叫一声,松开了与付染争夺匕首的手,同时跳脚。

    “周丽,你要玩了!”

    付染将周丽用力一推,周丽摔倒在了地上。

    而她冲了过来,压在周丽的胸前,匕首抵在了周丽的脖颈上。

    “我做梦都想杀了你,因为你太坏了,要不是你的出现,我和王琦怎么会闹到今天的地步。”

    “付染,我没有对不起你,但是我对不起的人只有王琦……我让他看清了你的很面目。”

    付染拿着匕首已经刺穿了周丽脖颈上的皮肤,有红色的血珠从伤口中已经流出。

    “你是想流血身亡,还是想被我削成了肉片,然后亲眼看着我杀掉你,连做鬼都不能做的安宁?”

    “你有种就杀了我,我是不会求你的。”

    “很好,你这个倔骨头,早该死在我的手上。”

    付染将手中的匕首抬起,朝着周丽额头猛地刺去。

    周丽闭上眼睛,她不是害怕,而是不想看到付染在杀人时得逞的笑容和狰狞的面孔。

    人固有一死,只是死的时间和原因价值不同。

    尽管她死的很无辜,但是她现觉得不会屈服的人,死的才是超有价值的。

    “去死吧践人!”

    “滚开!”

    一道身影跑过来,将付染手中的匕首踢掉,然后将她踢开到一边。

    他紧张的拉起周丽,看到她脖颈上的伤口,心疼的将领带扯了下来,给她伤口系好止血。

    “你怎么可以这样笨呢,为什么要一个人过来见她这个疯女人,要是我在晚来一步,就会怎样?你要我怎样?是想让我回到你家,告诉你的父母,你是一个人送命的吗?”

    周丽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因为余畅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对的。

    她都是自作主张,才会有了这样的危险,要是早点与他商量,或许会更早解除了危险。

    “我们找找王悦!”

    “王悦已经给我打来电话了,她安全了,就在宾馆,让我早点找到你,来救你……”

    “我以为都是假的,她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周丽放松了警惕之心,可就在这时,付染就像是一只阴毒的豹子来到她的身后,手中的匕首握得紧紧的,已经准备好了,刺入周丽的后心脏。

    余畅看到后,紧张的唤道:“周丽!”

    他一把拉过周丽,将周丽护在怀里,转身间身后中了付染一刀。

    他倒抽一口冷气,感觉到面前周丽担心的面容,渐渐变得迷糊。

    “余畅,余畅……”

    他连她说的话,都听不清楚,朝着前方倒去。

    周丽用力稳住他,唤着他的名字,这一刻泪水却是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死践人!”

    付染竟然身后藏了枪,她拿着枪对准了周丽,周丽将余畅扶稳躺下,她就像是一只发怒的狮子,一双眼睛带着凶狠地光芒。

    捡起脚边的皮鞭子,用力的朝着付染的手腕打去。

    碰!

    付染的枪打偏了,手中的枪也掉在了地上。

    她弯腰要去捡起枪,却被周丽用皮鞭子用力的抽着她的脸,她的眼睛,她的鼻子,她的嘴,一鞭鞭都打在她脸上的要害部位。

    疼的周丽惨叫如鬼,瞬间面部全非,皮开肉绽,哪里有当初的鲜丽迷人。

    付染疼的双手想要捧住脸,却又不敢,跪在地上,哇哇痛叫着。

    周丽抬脚,用她受伤的脚用力踢中她的前胸,将她踢到在地上,然后踩在她满是红艳的脸上。

    她的脚伤比起她对她,对余畅带来的伤害,简直是太少了。

    想到余畅还身受重伤,还是这个恶毒的女人所谓,想到王悦也曾受到她的威胁,她现在感觉到怒火中烧,已经让她完全丧失了理智。

    她用皮鞭子勒住了她的脖颈,用力的勒紧,像是要勒断一样,绝不会松手。

    “付染,我要杀了你,杀了你这个作恶多端的女人!”

    “周丽住手!”

    “请住手!”

    门外忽然闯进来一男一女两个身影。

    周丽抬头望去的那一刻,忽然整个人都愣住了。

    那个女人怎么会有付染一样的容貌,难道她打错了人,出现了幻觉吗?

    王琦赶过来,一把拉开了周丽,他好怕周丽犯糊涂,会错手杀人。

    和付染有着同样容貌的女人,看到已经变得面目全非的女人,她痛哭着,揪住那个女人的衣领喊道:“付欣,你这个坏妹妹,明知道我在美国已经结婚了,你还扮成我的样子和王琦在一起,你这是太喜欢王琦了,还是想要害我……你看看你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你做了这么多作恶多端的事,你难道一点都不觉得应该有悔过之心吗?”

    “哈哈!付染,我恨你,凭什么那么伤害王琦,一走了之了,将他抛弃……你要知道是我先爱上的他,八年前,是你夺走了我心爱的人……如今我要夺回来,你凭什么,有什么资格管我……”

    面部变得扭曲和丑陋的女人,正是付染的孪生妹妹付欣,她和付染同时爱上了王琦,只不过王琦选择了付染,而且当时不知道付欣的存在。

    她也只能是暗暗喜欢王琦的女人,只不过当她以为自己能够代替付染喜欢王琦的时候,没想到周丽的出现,彻底毁灭了她所有的美梦。

    “我恨周丽,我要杀了她!”

    “傻妹妹,没人救得了你,都是你作恶太深……你好好反省自己……”

    警察这时已经赶到,救护车也很快赶来了。

    付欣被警察带走时,仍旧是一副死心未改的样子,突着双眼想要杀死周丽和阻碍她和王琦在一起的女人。

    付染伤心的哭在王琦的怀里,最后晕厥。

    周丽则忍着脚伤,陪在余畅的身边,一起进了救护车,一起进了医院,直到她等到余畅手术一切顺利,又守在他的身边,陪着他等他醒来。

    本来,人生的路已经这样写好了篇章。

    余畅和周丽应该在一起,成为一对美满幸福的婚姻。

    周丽也准备接受余畅,和他在一起。

    可余畅在出院不久后,却是带着一位长得非常艳美的混血女人,出现在周丽的面前。

    这天周丽已经准备好了一串手链,听说这是长命缘,是从天藏那边求来的,用来送给男朋友,将来两个人缘分可以长长久久。

    可余畅带着美丽的女人高调出现,让周丽的心彻底破碎。

    “丽丽对不起,虽然我这样说,你一定会恨我,但是……你要知道,我们是来自不同世界的两个人,我要管理家族的企业,就必须要找实力雄厚的家族联姻,所以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

    “我知道,我都知道!谢谢你余畅,是你一次次救了我,也是你一次次让我相信了爱情……可是我现在……”

    余畅松开了挽着他手臂的那位美丽的女人,他将周丽抱在了怀里,眼泪竟然止不住的流出了眼眶。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也不想伤害你,但是我的心里真的是有你的,但我们却无法在一起!”

    周丽深吸一口气,感受他身上的温度,心却不在那么砰砰的跳着,也没有那种激烈的爱情感受。

    她将余畅推开,对他释然的笑了笑:“你没有对不起我!真的!而我现在也知道了一件事,所以我要亲口告诉你。”

    周丽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并不是心里想着,爱着的那个人,两个人就能在一起。

    反而,有些人有些事,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渗透进她的心里。

    “我发现,我对你的只有愧疚和感激,我根本就没有爱上你。我爱的只有另一个男人……我祝你们幸福。”

    周丽忽然想明白了一切,想起和王琦在长巷时遇见要了手机号码,想到王琦救下了她,他们一起在公园的湖边望着湖水,想到王琦和她一起在海边漫步,一起在海里游泳夺球……她的脑海里竟然没有余畅的身影,她知道她的心里,不知不觉多了这个男人,而且会和他走的很久很远,永远的在一起。

    漫天飘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王琦送走了付染,竟然心里想着却是周丽的身影。

    付染问他:“你恨过我没有,现在心里还忘不掉她吗?”

    王琦很坦诚的回答:“从那天付欣假扮你时,我以为真的是你,所以那时真的会很爱你!可是等那个人的出现,我渐渐发现,其实你只不过住在我心底,而且渐渐随着时间淡去,我爱的人……现在已经不是你,所以我现在不会恨你!”

    付染问道:“你不会是因为付欣,所以不爱我了?”

    “并不是这个原因,而是我和那个女人在一起,我发现我们真的有很多共鸣,她带给我不同的感受,而且觉得在一起很快乐。我需要她,我发现我真的很爱她,只是……”

    付染释然的笑而笑:“你可以追求她,难道还有什么原因吗?”

    “她已经有了喜欢的男人,不再会爱上我。”

    付染叹息一声,安慰道:“只要你争取,就不会得不到想要的爱情!曾经你放手让我去留学,想成全我,其实也是在放弃我……如果你这次也放她爱着那个男人,你不知道她对你是不是有了爱情,这样也是在放弃你们之间的感情……我希望你们是幸福的,知道吗?”

    “谢谢!”

    王琦和付染最后想用一次,他感觉到心里某个地方是酸涩的,却不是因为付染,而是因为那个女人。

    想到她会和余畅在一起,她告诉她的,会将那串长命缘手链亲手套在他的手上。

    他还是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走在这条人烟稀少的小巷子中,看着里面青石巷子发呆、苦笑。

    他走到了那天他们相遇的地方,依靠在青石墙上,看着空白的青石路,他竟然像是看到了那天发生的场景。

    她坦诚、勇敢,而且毫不做作,美丽而又坚强,每一样都刻在他的心里,都是让他如此难忘。

    他闭上眼睛,忽然深吸一口气,有些事可能不再有了,错过了,也就错过一辈子。

    “这位先生,我能不能借你的一只手?”

    “借手?”

    王琦听到熟悉的声音,睁开眼睛,竟然看到了满面笑容的周丽。

    他心里有惊喜,又是有种苦涩的味道。

    周丽拉过他的左手,不管他是不是抗议,很坦然大胆,就像他们相识的第一次。

    “我要你做我的男朋友,不知道你的心里有没有别的女人,愿不愿意带上我的长命缘,和我一辈子都在一起?”

    “如果你这是表白的话,我愿意带上长命缘,我愿意一辈子和你这个大胆坦诚的撒赖女人在一起!”

    王琦看着左手上套上的那窜天藏手链,捧住周丽的面颊,用最深沉的方式和浓厚的爱,吻住了眼前的幸福,永远都不会分开……

    题外话: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今天已经全剧终了,虽然有些不舍,但是故事总是要有个结局的,我们一起哭过笑过也感动过,在这里很感谢亲们的支持!谢谢你们陪我将名门瘾婚写完!此外,《先婚厚宠,总裁刻骨深爱》是小柳的第二部总裁文作品,讲述了法医顾暖和神秘总裁楚天琛的爱情故事,绝对不一样的新体验,故事也很精彩,希望亲们前去【收藏】【投票】和支持,新文会在25号左右上架,支持小柳的亲们一定要去捧场加油!小柳再次作揖,感谢你们!谢谢你,我们一路相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柳并收藏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