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情是如此绊人心14

情是如此绊人心14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白嫩的肌肤上有一块破了皮的伤口,鲜血渗出,赫然映入连默的眼眸里,心头发紧,心疼像是打翻的茶,晕的满地都是。

    于莎送来医药箱,想要帮姬夜熔处理伤口,连默都没让,他要亲自处理阿虞的伤口。

    拿着棉签一边给伤口消毒,一边低声碎念:“就不能让你离开我的视线,是不是就算我只是转个身,你都能把自己弄伤!”

    姬夜熔听到他的话了,没出声。

    连默并没有就此打住声,给她上药时,又道:“从车轮下抢人,你当自己是蜘蛛侠?血肉之躯,逞什么强。”

    姬夜熔纤细的眉头忍不住的皱起,掠眸看向他,觉得他是没完没了。

    连默低着头专心处理她的伤口,并没有察觉到她在盯着自己看,“我是不是该在你身上装个什么特别的仪器,让你不能离开我视线的十公分,一旦离开就会自动警报……”

    “你有完没完?”姬夜熔忍无可忍,她不过是救连湛时磕破了一下,没什么大不了,他一直嘀嘀咕咕,吵死了。

    连默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抬头瞥了她一眼:“我和你,没完,这辈子都没完。”

    以为他想要这样碎碎念吗?

    还不是因为她总不长记性,面对危险的时候,她惯性的去保护别人,从来都不顾自己。

    他总要想想办法,改掉她这个毛病!

    “不过是磕破皮,没什么大碍。”放在以前,她连处理都不会处理,这种小伤过几天会自然愈合。

    “阿虞的生理课一定不及格。”连默皱眉,很显然她的态度让他不悦了,唇角本能的往下沉:“磕破皮可大可小,若是感染会发炎,会有脓水,再严重一点会局部细菌感染,影响到骨膜,严重的话需要截肢……”

    “Stop!”姬夜熔示意他别再说了,她不过是磕破皮,他竟然连截肢这种话都说的出口,纯吓唬人。

    连默知道自己说的有些夸张,但不排除会有这样的可能性在里面,毕竟如今的医学再昌明发达,也还是有很多医学谜题得不到解答。

    而且现在眼下就有一个:阿虞的右脚。

    看到阿虞的右脚,层次不齐的伤疤,他的心就好像被什么堵住了,喘不过气,接连叹气,一声比一声大。

    他不是嫌弃阿虞的右脚伤疤太丑,是因为太心疼了,她才二十几岁,在最美好的年华,到底都在经历着些什么呀!

    姬夜熔不想和他纠结这个问题,也不想听他继续碎碎念,“以后,我会尽量不让自己受伤。”

    每一次他生气的点都是她让自己受伤了,自己不再受伤,他大概也就不会在发脾气了。

    连默闻言,眼底掠过一抹亮光,看向她下沉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往上扬,“做人要言而有信,阿虞可是答应了我。”

    姬夜熔点头,她会争取。毕竟没有人会喜欢自己受伤。

    连默这下不再念叨她了,低头一边给她上药,一边轻轻的吹气,怕她疼。

    淡雅的灯光下,他线条分明的轮廓线渡着一层淡淡的光晕,鼻梁挺立,浓密如扇的睫毛盛着一束光,专注的神情莫名的令人联想到两个字:性感。

    以前姬夜熔就听人提及过,认真工作时的男人是最性感的,可现在她觉得也不尽然。

    男人若是在很认真关心一个女人的时候,其实也很性感。

    一室的静谧,两个人清浅的呼吸无声而又默契的交替,空气中弥漫着的全是药水味。

    平静的心湖好像被人偷偷的丢下了一颗小小的砂砾,没有声音,也没有水花,却有着无声的涟漪,一圈一圈的晕开。

    姬夜熔低头看着他完美零瑕疵的侧颜,抿着直线的唇瓣在不知不觉中松开,往上勾了下。

    尽管,她并没察觉到。

    ******************少爷求推荐票的分割线*****************

    凌辰1点,黑暗的房间里闪烁着一抹亮光,有电话进来。

    是姬夜熔的手机。

    她被连默拥在怀中,动弹之间,连默半睡半醒,搭在她腰间的手不由的收紧,低喃:“阿虞睡觉。”

    “我接电话。”

    连默没再说话,可揽着她的手臂一直不放,阿虞也倔,一直在尝试着挣扎,不愿意放弃。

    最终连默妥协,放开她,去开灯。

    姬夜熔迅速的坐到*的另一边,接听电话,声音清冽:“说。”

    连默身上的睡衣有两颗扣子没口,胸前大好身材就这般露出来了,因为被吵醒有些起*气,脸色不是很好,眼神深沉的盯着她的背影看。

    姬夜熔穿的睡衣很保守,不露胳膊,不露大腿,唯一能看到的大概就是她低头时露出的后颈,肌肤白希,弧线优美。

    看到她那么认真的接听电话,不期然的想起晚餐前他也接到一通电话。

    电话是云璎珞打来的。

    一开口是训斥他到了庄园却不去看看连湛,今天连湛受伤,差点没命,他这个做父亲的怎么可以漠不关心。

    连默当时就笑了,很冷的笑,反问道:“他死了没有?”

    那边的云璎珞一怔,反应过来明白他话中的意思,气的连名带姓的直呼他的名字。

    “有一天他要是真的死了,我自然会去看他的,在那之前,你最好别让我见到他。”尽管隔着电话,那边的云璎珞也能感觉到他的情绪极度的恶劣,浓郁的阴戾是怎么都压抑不住的,因为他下一句话让云璎珞听的毛骨悚然。

    他说:“因为我怕自己哪天控制不住自己会直接掐死他!”

    声音冰冷,仿若从地狱最深处传来。

    话音落地,他果断的掐断通话。于莎过来请他去餐厅用餐,连默背对着她而站,挥手示意她先去照顾阿虞。

    他需要几分钟平复情绪,不能带着这满身的戾气陪阿虞吃饭,也不想吓到阿虞,让她不高兴。

    想到云璎珞在电话里的训斥,削薄的唇瓣抑制不住的勾起一抹冷笑。

    她到底知不知道这四年,每一次看到连湛那张脸,他都恨不得立刻掐死他。一直压抑着自己没有这样做,已经是最大的慈悲了,居然还妄想他去关心那个孩子。

    “呵。”连默冷笑声,透明玻璃反光,映出他邪魅的目光,薄唇轻扯,在无人的书房,直接骂出了脏话:“去你的春秋大梦。”

    转身,一脚就踹翻了皮椅。

    暴力,实在是暴力。

    ***************少爷求推荐票的分割线***************

    此刻看到阿虞在接电话,听不清楚对方到底在说什么,他隐隐能猜测到,但是不关心。

    他关心的是现在是半夜,是该睡觉的时间,而她拿着手机,没打算放下的意思。

    “我知道了,你继续……”姬夜熔声音清冷,话还没说完,耳畔突然有一阵暖风拂过,差点让她叫出了声。

    刚想呵斥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自己身后的连默,一侧头,唇瓣上便被一片温暖的触觉覆盖。

    她皱眉,因为手里还拿着手机,一只手推着他毫无作用,想要说话,他趁虚而入,不但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甚至一寸一寸的剥夺她的氧气。

    他(吻)的很认真,感情和技巧融入到一起,像是步步为营的布局者,就等着人入局。

    姬夜熔被他(吻)的脑子发昏,理智还有残留,没有忘记手机还在通话中,极尽所能的不发出任何的声音,眼角的余光一直盯着手机,手指想要去按挂机键。

    连默睁开眼睛,见她还能分神,眸底的光不禁深了,直接将她手里的手机夺过来,果断而潇洒的将手机往地上一摔。

    “啪”的一声,手机摔到了椅背上,亮着的屏幕迅速的陷入黑暗中。

    姬夜熔敛眸,脸色不好看,奋力推开他,下(*)就要去捡地上的手机。

    可惜的是脚还没着地,连默直接将她抱回到*上躺下,命令的语气道:“睡觉。”

    深更半夜不睡觉,接什么电话!

    姬夜熔像是与他杠上了,他越是压制她,她反弹的越厉害,拼命的挣扎,但是挣扎之余,又理智的避开他的右手臂。

    连默整个人压制在她(身)上,昏暗的光线莫名的曖昧繾綣,他的呼吸粗(重)的喷洒在她的耳畔,哑着嗓音道:“你再动,我的自控力就要溃不成军,后果自负。”

    他的话让姬夜熔微怔,隐约感觉到他身上有什么滾燙而堅硬的抵着自己。

    这样的感觉,姬夜熔并不陌生,深谙他的慾望来临,宛如一场暴风雨,会将人席卷进漩涡,难以抽离。

    她,不敢再动。

    连默这样拥着她好一会,额头的汗水越来越多,细细密密映着淡雅的灯光,眼神猩红,兴奋却又痛苦。

    xing,在每个男人的心里都不是一件可耻的事,不管是平凡的司机或售货员,或是尊贵的总统阁下,只要他们是个男人,都会有正常的生理和心理上的需求,尤其是现在连默身(下)的还是他的阿虞。

    他光是想想着以前他们千百种融合的姿勢,血脈膨脹,比吃春藥还要兴奋,没有立刻将她脱干净,吃得骨头都不剩,是他脑子里最后一丝理智在逞强。

    心里很清楚,现在还不是时候,阿虞还不能接受到这一步。

    以前他做了太多不顾阿虞意愿的事情,没有想过她的感受,没考虑过她的心情;现在他想学习着顾及阿虞的感受,为她考虑。

    有些方面,他知道自己做的还不够好,也知道在爱情这方面,龙裴对顾明希做的,他可能永远都做不到,但他会努力的去做,不会轻易的放弃。

    比如,再次走进阿虞的心。

    姬夜熔不动也不说话,屏气间明显的感觉到他的慾望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越发的膨脹,冷清的眸光瞅他,似是在责怪。

    连默忍得很辛苦,阿虞还有在用眼神谴责自己,甚是无奈:“小没良心的,再这样看我,小心我吃了你!”

    “你能下去吗?”他這樣,她會不舒服,呼吸都不顺畅。

    “不能!”他拒绝的很干脆。

    姬夜熔蹙眉了。若不是顾及他的右手臂,此刻她早就直接将他摔下*。

    连默如同顽劣的孩子在她的耳朵吹了一口热气,削薄的唇瓣溢出坏笑,“这个画面,经常会出现在我的梦里,唯一的区别是梦里你没穿衣服。”

    “你的左手想骨折了。”姬夜熔的声音和神色一样的寒冽。

    她的警告,连默丝毫没放在眼里,实话实说:“男人做这事不靠手,除了硬件设施好,腰力好才是硬道理。”

    姬夜熔不想在深更半夜和他讨论男人做那样的事靠什么好,伸手就想要将他摔到旁边去,要是伤到右手臂也是他活该!

    连默轻易的遏制住她的手,温情的亲了下她的手背,似是抗议的语气,“阿虞,你要理解,我是一个男人,身心健康的男人。”

    喜欢的女人就在自己的*上,他要是反应,要么他就是有生理问题,要么就是完全不喜欢她。

    “你可以找别人,找你的妻子……”姬夜熔撇过头,避开他滚(烫)的气息,还有(灼)热的目光。

    连默蹙眉,“现在只有你和我,别提那些扫兴的人!”

    姬夜熔抓住他话中的把柄,犀利的目光凝视他:“没有我的时候,你去找她们,现在你也可以当没有我的存在。”

    连默怄的想吐血,她是故意的吧!他不想提柳若兰,她就偏偏要提,还一个劲的将他往柳若兰和其他女人身边推。

    什么意思?

    嫌弃他?

    “没有你在,没有她们,有你在,就更不会有她们。”他咬牙切齿,每一个音都咬得特别的重,怒气腾腾的瞪她,“阿虞,我有洁癖。”

    “所以?”她神色平静的反问。

    连默:“……”

    阿虞,你这是在装傻吗?

    “所以我不会碰其他女人,除非那个人是我想要的,否则即便是原装,我也会觉得脏。”

    她既然装傻,他就把话说得清清楚楚,看她还能装傻充愣到什么时候。

    他话中有话,姬夜熔不可能听不出来,只是她不愿听出来。

    “可以用安(全)套。”

    “姬小虞!”连默忍无可忍,愤愤的低吼了她一声,低头把她的脖子当一块白花花的肉,咬了一口。

    他牙齿上的力量有些重,皮肤传来刺痛,姬夜熔推他,没推开,情急之下直接叫了声:“小*!”

    连默听到她叫自己“小*”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是扑哧的笑出声。

    许是之前的吻,闹腾到现在,她的声音不似之前的冷清单调,莫名的有一股柔和感,叫他小*的时候,尾音有些软绵绵的,挠得他心痒痒。

    姬夜熔不知道他又是在笑什么,蹙眉凝视他的时候,连默从她的身上下来,侧躺在她身边,右手有些无力的搭在她的腰间。

    连默心里是在叹气,嘴角却蕴着笑意:“阿虞真可爱。”

    姬夜熔:“……”

    他总是说她可爱,可她实在不明白可爱究竟是什么,而自己又哪里可爱了。

    罢了,罢了。都是一些无用之功,不如睡觉。

    *********************少爷求推荐票的分割线********************

    翌日用过午餐,姬夜熔以为连默回去总统府,结果没有,他留在书房处理政务。

    会议靠视频,文件都是程慕亲自送过来。

    姬夜熔走到书房门口的时候,连默正在视频会议,眼角的余光扫到她,立刻示意暂停会议。

    立刻起身走到书房门口,目光清邃,“无聊的话去卧室休息,别总是站着,夜园不缺门卫。”

    姬夜熔点头,身子却没动。

    连默直接拉着她的手,将她送到了卧室的门口,“休息一会,午饭后我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或想做的事,我可以陪你。”

    姬夜熔摇头,没有。

    连默沉思片刻,“那我做主,你快去躺一会。”

    说着就把她温柔的推到房间里,关了门,自己则是转身回书房,还有一堆的人在视频那头等他呢。

    姬夜熔转身往*边走,刚准备坐下时,*头柜上的一份文件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这是连默的*头柜,但文件上贴着一张黄色的小便利签,苍劲有力的写着三个字:给阿虞。

    言下之意,这份文件她是有权翻阅的。

    原来他让自己回房间,不只是单纯的想要她休息,也是想要让她看这份文件。

    姬夜熔坐下来,翻开了文件,是柳若兰的一些日常生活作息和习惯,还有佣人的情况,包括她让老二在查的那个失踪的佣人。

    眉眸微怔,原来她的动向,他一直都知道。

    此刻没有心思多想其他,认真的看着这些资料,比叶愁生查到的要详细,甚至提到了自杀的佣人案件的可疑之处。

    也许那位佣人不是自杀,是谋杀,最大的嫌疑人就是消失的佣人。

    关于消失的佣人连默给的资料中提到的也不是很详细,只知道她来应聘的资料全部是假的,尽管当初核实确定是真的,但是再次核实发现资料都是假的,号码地址家人统统都是伪造的。

    能有这样的缜密的心思和这么大的本事,姬夜熔可以确定对方一定是犯罪集团的人,而且这是密谋已久的一场布局,简直堪称是天衣无缝。

    当年连默命令姬夜熔想办法铲除掉这个神秘而根基深厚的犯罪集团,她顺着一条线,用了半年的时间查到他们的下落,又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好不容易确认了犯罪集团的首脑纪远方,在准备抓捕纪远方的行动发生了一点意外,纪远方被她当场一枪击毙,可其他的几个重要成员成功逃脱,之后了无音讯。

    她以为这个犯罪集团会因为纪远方的死,而动荡不安,甚至可以从内部瓦解,但事情超乎她的预料,这个犯罪集团无声无息的消失,再也查不到他们任何的消息。

    那一阵子因为连默和柳若兰的事,扰得注意力不集中,她没有细想,以为在自己再次找到他们之前会一直风平浪静下去,却没想到一时的风平浪静的下面,是在无声的酝酿着更大的风暴。

    一次精心设计,利用她的致命点连默,将她彻底打入无底深渊的复仇计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