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情是如此绊人心30

情是如此绊人心30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连默在其他帐篷和人开会,姬夜熔在帐篷看完宋遥递给自己的手机视频,陷入长长久久的沉默中。

    “阁下为你……”宋遥凝视她,声音顿了下,斟酌用词:“这次举动很疯狂!”

    在那样的场合说那样的话,撇开其他的不提,单单是这份勇气,便不是谁都能有的。

    姬夜熔看着定格的画面,他是长的那么好看,眼神是那么的清邃深沉,声音沉哑有力。

    ——My.heart.is.beating.with.hers。

    唇瓣不禁勾起一抹自嘲的弧度,轻声反问:“你真觉得他是在为我?”

    宋遥眼眸里划过一丝疑惑,“你的意思是……”

    姬夜熔将手机还给宋遥,坐在小板凳上,双膝弓在胸前,纤长的双臂环住膝盖,慢慢的低头,自言自语:“他还是选择站在云璎珞那边。”

    宋遥之前没明白她话中的意思,可听到她这句话,灵光一闪,瞬间就明白过来了。

    凝视她的眸光变得担忧,“队长。”

    阁下,又让队长失望了。

    漫长的沉默后,宋遥再次出声打破了沉默,“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一直低着头让人看不到神色的姬夜熔慢慢的抬起头,波澜不惊的眼眸光束凛冽,“按照原计划进行,而且要把文件都放上网络上。”

    现在互联网的舆.论比现实更加的残忍,她要看看连默怎么再帮云璎珞阻挡那些言语攻击与骂名。

    —

    此刻在另外一个帐篷的连默在做什么?

    他正在听程慕汇报关于昨晚记者会突发状况的结果。

    调查结果出来了,那名记者原来是受到了霍渊的指使,故意在直播中提出那样尖锐,让人无法回避的问题。

    连同今天出来的那些照片都是霍渊让人散播出来的,否则普通的报纸杂志有什么胆子敢刊登总统阁下的桃色绯闻。

    帐篷里的气氛相当的低压紧绷,静谧的连呼吸都能听得很清晰。

    程慕一直站在旁边,没有说话,他在等阁下的决定。

    “我不想在M国再看到这个人,还有所属的报社。”言下之意,不但人要从M国消失,就连杂志社都要彻底的消失。

    这也是在给霍渊一个警告。

    “是。”程慕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犹豫片刻,又道:“云夫人的事该怎么处理?”

    连默寒潭射向他透着不悦与警告,似乎他问了一个很愚蠢的问题。

    程慕知道阁下的做事原则,可是——

    “阁下,她可是您的……”

    “每个人都该为自己做过的事负责。”连默声音低冷的打断他的话。

    云璎珞会怎样,他根本就不关心。他只知道,每一个成年的人都该为自己做过的事负责,不管是普通人,还是总统的母亲!

    几百人的亡魂还在江面上回荡,不肯离去,他身为总统,怎么可能会这个时候以权谋私,去帮助云璎珞隐瞒真相。

    他不会去帮云璎珞,他自己作的孽,他自己赎罪,那么云璎珞也是一样的。

    —

    一周后,关于事故的最终结果出来了,伤患一百多人,死亡数高达四百余人,年纪最大的99,年纪最小的是在孕妇身体里的婴儿,35周,若不是发生这样的意外,他应该很快就能睁开懵懂眼睛看着这个世界。

    可惜这个事故,让他没有这个机会来到这个世界看上一眼便离开了。

    失去老伴的老人接到骨灰坛打算回家的时候,姬夜熔去送他了。

    他抱着象牙白的骨灰坛,满是褶皱的脸色既悲伤又安宁,骨瘦伶仃的双手紧紧抱着触觉微凉的骨灰坛,像是在抱着救命的浮木。

    “没关系,我们只是暂时分开一阵子,很快很快我就会去找她,她会等我的,她一定会等我。”

    他是这样说着,可眼眶蓦地就红了,潮湿成灾。

    姬夜熔扶着老人上车,车子开之前,老人降下车窗,对她说:“生活就是一个人的时候跌跌撞撞,两个人的时候磕磕碰碰,等到老了再回头去看,其实没什么的,真的没什么过不去的,孩子。”

    “我知道。”姬夜熔眸光温软,声音清浅,“放心,我真的知道。”

    老人听她这样说,像是安心了,点点头:“知道就好,知道就好……”

    车子缓缓发动,渐渐的行驶出姬夜熔的视线,眸底的温软渐渐的淡了,放松的唇瓣抿成紧绷的一条直线。

    这个世界上其实有很多事都是过不去的,因为他们都有一份难以放弃的执念。

    这样的执念,有时会是带来幸运,而有时带来的却是厄运。

    后来姬夜熔收到消息,那位老人带着老伴回到家中,没过几天就有人发现他死在家中。

    死时躺在摇椅上,怀里紧紧抱着老伴的骨灰,走的很安详,嘴角还牵着一抹淡淡的笑,了无牵挂的样子。

    不知道为何听到这个消息时,姬夜熔心里是没有难过的,生老病死是一种自然现象,每一个人都需要经历,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牵挂的人,那么追随心爱的人而去,何尝不是一种幸福与解脱。

    *

    姬夜熔和连默没有在C市逗留太久,事情落幕,他们便乘直升机回岩城,伴随他们的除了铺天盖地的谩骂,还有此次桥塌事故牵涉到云家,甚至是云璎珞都涉及到口舌纷争。

    尤其是网络上惊现环形桥的设计图和审批签字,还有事前明明就有人去相关部门汇报出现的问题会被人刻意压下,这到底是谁的意思。

    无疑现在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云家最高权力者云璎珞,网络上的云氏资料中赫然写着云璎珞的签名。

    事故家属悲愤不已的要求云家和相关部门给予说法,而网络上大量的舆.论在讨伐着云氏企业,讨伐云璎珞,甚至列举了云氏企业这么多年种种恶行,如何的官商勾结,迫害多少公司倒闭宣告破产。

    而现实生活中茶余饭后除了讨论事故,更多的都是在议论阁下的桃色绯闻。

    有人认出照片上的女子是姬夜熔,更是一阵哗然。谁不知道姬夜熔曾经是阁下的贴身随扈,24小时几乎不离身边,当所有人都以为她死了,谁会料到她会死而复生,更是从阁下的随扈摇身一变成为阁下的女人。

    有人说阁下这是在愧疚当初牺牲姬夜熔保护了妻儿,如今不过是在弥补姬夜熔而已。

    有人说阁下是真的爱上姬夜熔,是为爱着魔,否则怎么会这样公开示爱,全然不顾自己总统形象,家族名誉。

    有人夸阁下是痴情种,也有人骂他昏庸无能,为了女人失去理智,怎堪总统之位。

    但其实在一场桃色风波中深受言语毒茶的是女性的立场,纵然是曾经国民的骄傲战神姬夜熔,在这场风波中亦是形象尽毁,遭遇各种不堪入耳的言辞攻击。

    在国民的眼中,总统夫人柳若兰出生名门,蕙质兰心,温柔大方,高贵典雅,是总统夫人的不二人选,更何况她还为阁下生下一子,连湛,长相俊朗可爱,酷似阁下。

    而姬夜熔呢?

    她不过是一个流落街头的乞丐,幸得阁下伸手相助收养她,有幸在阁下身边工作,哪怕是为阁下和总统夫人死,也是她的职责所在,凭什么失而复得后来*有妇之夫的阁下?

    尤其是那些曾经在爱情中遭遇渣男和绿茶婊的女性,对于姬夜熔这样的行为,深恶痛绝,大骂她是不要脸的狐狸精,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根本就不配称之为M国的战神。

    痛骂连默总统是渣男的也不少,可远远不及她们对于姬夜熔的鄙夷与唾骂。

    俗话都在说,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奇怪的是,在一段感情中若是有第三个人存在,女人第一责怪的是第三者为何要*自己的男朋友,好像所有的过错都是第三者的,却忘记了一句老话: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若是自己的男朋友足够坚定,能够抵挡所有的*,那么居心叵测的人又怎么能如愿以偿。

    —

    外界的流言蜚语铺天盖地,波涛汹涌,而夜园内却是一片静好,悠然的像是世外桃源。

    那些不堪入耳的言辞全部被阻隔在夜园的围墙之外,夜园里的人也从不会多嘴说一个字,一如既往的做好本份工作。

    连默让于莎将所有的报纸都收起来,网线剪断了,电视也不开,如此姬夜熔便看不到任何的关于他们的报道。

    夜园外每天都有很多记者蹲守,他每次进出的车子每次都会记者的镁光灯捕捉到。

    幸运的是阿虞自从回来后,鲜少出门,她还不曾被这些记者骚扰到,否则他将不会再隐忍下去。

    连默不知道,纵使那些人不曾出现在姬夜熔的眼前,她还是知道的。

    外面发生的事,她全部都知道,只是假装不知道,每日在夜园装聋作哑的过日子。

    在外几天,回来再看那三株木槿花,似乎生长的更好了,她每天早晚都要看一遍,似乎很想看到木槿开花的模样,会不会很漂亮,会不会像木槿一样,给人温暖。

    —

    周日,姬夜熔破天荒的主动要求和他一起去总统府,连默有些意外。

    她是想去看看木槿,还特意带了一片木槿花的叶子,她想让木槿看看自己种植的木槿花长的有多好。

    连默凝视她的眸光透着淡淡的*溺,“木槿一定会喜欢你种植的木槿花。”

    姬夜熔没有说话,与其说是她种植的木槿花,倒不是说是连默种的,毕竟没有他,那三株木槿花只怕早已枯萎死亡了。

    所以当她将绿叶放在木槿墓碑前用小石子压住时,神色温和,眼底的戾气弥散,声音很轻:“木槿,我想我懂你为什么会原谅他。”

    因为他和最初的他完全不一样了,虽然还是有坏脾气,还是那么的高傲自大,但是已经懂得什么包容和谦让。

    “可是木槿,我看不到他脚下的路,我怕下一秒再次摔的粉身碎骨。”所以我怎么敢再次跟随他的脚步走一条路,一直走下去。

    姬夜熔在墓碑旁坐下,手里撑着遮阳的伞,眸光凝视着墓碑像是有很多很多话想对她说。

    —

    总统办公室。

    程慕将一份文件递到连默的面前,“虽然发帖子的网址利用了好几个IP做掩护,让人以为是国外的IP,但我们追踪到的IP地址是在国内,岩城的一家小网吧,但查过监控并无可疑人使用过那台机器,能做到这样的程度,除了兵鬼的老五,我想不到还有谁。”

    而且有本事拿到那些资料又会黑客技术,这样的事除了兵鬼的人,鲜少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到。

    程慕递过来的文件连默看都没看一眼,程慕说的话,他恍若未闻。

    “阁下——”

    程慕忍无可忍,语气有些急了,他就这样冷眼旁观放任姬夜熔和云夫人相互敌对厮杀?

    连默放下手头的工作,抬头扫了一眼程慕,“皇帝不急,急死太监了。”

    “能不急吗?”程慕脱口而出,反应过来不对劲,又道:“阁下,您说谁太监呢?”

    他是男人,纯纯正正的男人,男人该有的零件,一个都没有少。

    “谁急谁是。”连默神色平静,根本就不担心姬夜熔针对云璎珞而做的那些事。

    “您——”程慕被气的脸色发青,阁下您就使劲气我,气死我,索性换个人做秘书长,也省的我每天跟在你身后收拾烂摊子,“我还不是担心姬夜熔发布消息的事让云夫人知道,那还得了?云夫人本来就对她恨之入骨。”

    若是知道这场舆.论风波背后的始作俑者是姬夜熔,还不得吃了姬夜熔!

    “那就不要让她知道。”连默深邃的眼眸射向他,深谙涌现。

    程慕一怔,猜测到他想做什么,不敢置信:“您该不会是想——”

    连默没有回答他,可神色已经默认了程慕心中猜想。

    程慕简直是苦笑不得,云夫人对姬夜熔是恨之入骨,但对阁下也没好到哪里去。阁下要替姬夜熔扛下这次的事,惹急了云夫人,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

    这并非是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

    程慕打算说什么,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一袭艳丽的裙摆映入眼帘,只可惜那张精致的容颜蕴满愠怒,浑身都是刺。

    连默看到她,剑眉瞬间拧起,脸色直接沉了。

    “夫人……”程慕微微鞠躬,欲要开口时,只听到柳若兰的红唇挤出三个字:“滚出去。”

    程慕一怔,看向连默,一时间没有动作。

    “我叫你滚出去,听到没有。”柳若兰见程慕都不听自己的话了,更是怒从心生。

    那个女人回来了,就连区区一个秘书长都可以不将自己放在眼里吗?

    程慕还是没动,直到连默抬手示意他先出去,他这才行礼退下,走到门口转身关门的时候,隐约听到柳若兰怒火中烧的质问:“连默,你不要太过份了……”

    程慕有些诧异,柳若兰有多久没有这样敢直呼阁下的名字。

    时间真的是一把改造人的好刀子,如今的柳若兰哪里还有一丝当年的气质,暴躁,阴郁,尖锐的是一个男人都受不了。

    犹记当初柳若兰被指定与当时是皇太子的连城订婚,她泪流满面的对那时还是四少的连默说:“我不喜欢连城,我喜欢的是你,可爸爸一定要我嫁给连城,我是没有办法。连默,我是真的没办法……”

    当时连默神色平静的看着她,眸光深幽,声音很轻,说话时嘴角甚至还有一丝笑意。

    他说:“我知道你身不由己,我不怪你!”

    柳若兰哭的梨花带雨的脸微怔,不可置信的眼神瞧着他,“真的?”

    “真的,谁让我不是皇太子,不是未来的总统,怨不得别人,你说是不是!”连默说这句话时,一派轻松,好像一点也不怨天尤人。

    “不,不是这样的……”柳若兰不住的摇头,眸色的泪簌簌的往下落,晶莹剔透的泪珠挂在白希的皮肤上,我见犹怜。

    连默冷静的看着她脸上的泪,没有温柔擦拭,更没有出声安慰亦或者愤怒指责,以至于柳若兰有些怀疑,恍惚的问:“连默,你真的喜欢我吗?”

    连默深邃的眸子看着她,始终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只是嘴角勾起的一抹弧度,讳莫如深。

    —

    姬夜熔从电梯里走出来,程慕第一眼就看到了,下意识的皱眉,她来得还真不是时候。

    姬夜熔走过来,见他的神色不对,在门口的步伐停住了,“是她在里面?”

    能让程慕这么不想让自己进去碰面的人,除了柳若兰,她想不到别人。

    “我想你应该不是很想看他们吵架的样子。”程慕声音平静,挑了下眉,也不知是落井下石,还是真的担心。

    姬夜熔清冽的目光斜向他,薄唇轻勾:“若是我就想看他们争吵的样子,怎么办?”

    程慕怔愣,还没反应过来时,姬夜熔已经霍然推开了办公室紧闭的大门。

    “你休想带她参加宴会!”柳若兰歇斯底里的怒吼道,整个人被阴戾包围,可惜了脸上那么精致的妆容。

    听闻柳若兰的*化妆师就有十个,帮她打理服装造型的团队就高达三十个人。

    只是穿着打扮再好看,气质不好,怎么都没用,比如此刻的柳若兰,毫无美感可言。

    相比较下站在门口的姬夜熔虽然是简单的白色球鞋,休闲裤,搭配灰色的背心,外加一件开衫,素颜粉黛未施,却是干净爽朗,加上一身简单的装扮,明亮的眼眸更是气质清冽,给人一种清晰舒适的审美感。

    连默看到她,眸光一掠,注意力集中在她鼻尖的细珠上。

    姬夜熔神色淡漠,扫了他们一眼,声音平静无波:“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很抱歉!”

    话虽如此,可她的样子真的没有丝毫的歉意。

    柳若兰充满阴厉的眼眸射向她,不由自主的攥起手,她是故意的,她是故意进来看自己出丑的。

    这般想着,眼神里的愤怒与阴戾越来越浓,恨不得化作一团火直接将姬夜熔焚烧成灰。

    再愤怒,柳若兰也知道在连默面前自己奈何不了姬夜熔,这样下去只会让自己更加的丢脸。

    她,不愿在姬夜熔面前丢脸。

    柳若兰大步流星的往门口走,经过姬夜熔身边,步伐有一秒的停顿,压低的声音只有两个人听到:“你不会猖狂得太久!”

    冷哼一声,继续往前走,经过程慕身边,也没忘记给程慕一记冷光。

    程慕无辜的摸了摸鼻尖,关自己什么事?夫人是不是眼睛不好,瞪错人了?!

    程慕看到连默起身走向姬夜熔,很自觉的把门给关上,不用听他都知道阁下会和姬夜熔说什么。

    不过这次程慕猜错了。

    连默走到姬夜熔面前,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拿纸温柔的擦拭她额头,鼻尖的汗水,仔细而认真。

    倒是姬夜熔眼眸迎上他,主动开口:“她说的宴会,是什么意思?”

    —————————————6243——————————

    少爷:今天还有两个加更,大家记得晚上再来看一遍。小剧场已发。

    总统系列:《前妻,偷生一个宝宝!》

    总裁系列:《总裁的豪门前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