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蝴蝶飞不过沧海,你我穿不过黑暗4

蝴蝶飞不过沧海,你我穿不过黑暗4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程慕在脑子里仔仔细细,从头到尾的想了一遍,摇头:“没有。”

    连默眼神略有黯淡浮过,给了他一个快滚的眼神后,闭目休息,似多一个字都不愿意说。

    程慕无奈的耸肩,对于阁下这难以捉摸的情绪早已习以为常,无声的离开了病房。

    *

    妮可给连默送来一些清淡的食物,因为连默伤势太严重,一个星期内都无法起*,必须卧*静养,所以吃饭喝水这样的琐碎的日常很自然的落在姬夜熔的身上。

    他是为她而受这么严重的伤,她自然是无法拒绝照顾他的,喂他喝水,喂他吃饭。

    用过早餐后,江寒渚过来了一趟,姬夜熔寻了理由,离开病房,一是不想听他们的谈话,二是想知道老七那边有没有消息。

    这个时候,连默倒不担心她会离开这栋楼,他的阿虞,又不傻,放心的让她离开病房。

    事情的经过已经有程慕汇报,江寒渚也不必多说,他谈论的话题大多都是工作上的问题。

    连默心不在焉的听着,但该发表意见的时候,一针见血,他们的政治理念其实很相似,所以在共事的时候很少会有意见相驳的情况发生,一直都算是愉快,很快的谈完该谈的。

    江寒渚要离开的时候,连默突然把问程慕的问题又问了江寒渚一遍。

    江寒渚神色微怔,低喃:“礼物?”

    “你有看到?”连默眸光直勾勾的盯着他,像是看到一抹希望。

    他沉默几秒,低垂的眼帘遮挡出了温润的眸光,摇了摇头:“没有。”

    连默眼底划过明显的失望,越发的好奇,阿虞到底是送了自己什么礼物,为什么自己会不知道,而且也找不到!

    阿虞啊阿虞,你就是上天派来惩罚我的吧。

    *

    兵鬼老七许尽,除了身手了得,主修医学,是医学系的研究生,虽然比不得颜惜的医术,但是做一份DNA检验不是难事,更何况颜惜这里设备齐全,什么都有。

    姬夜熔去找许尽的时候,报告还没出来,需要点时间。

    许尽承诺报告出来会第一时间亲自送到她手里,让她不要担心,也不必上下跑。

    姬夜熔点头,因为连默的病房就在楼上,她没有等电梯,直接走的楼梯,刚走到上来就看到在等电梯的江寒渚。

    江寒渚也在瞬间看到了她,薄唇流溢出浅显的笑意,“回来了。”

    姬夜熔点头,她话本就少,与不熟稔的人更是沉默相对,一时间两个人的沉默让气氛微微的尴尬。

    “你的脸色不好,进去好好休息。”还是江寒渚先开了口,言语温润,明亮和煦的眼眸像是冬日的阳光洒落在人身上,很是舒适。

    “再见。”姬夜熔道别,经过他的身旁走向连默的病房。

    走了两步,突然停下脚步,回头看。

    江寒渚的视线恰巧也在看她,一时间两个人的视线隔着空气交汇,他下意识做了一个暗暗吞咽的动作,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怎么了?”

    “昨晚谢谢你。”姬夜熔眸光虽然冷清,但道谢的语态极其诚恳。

    昨晚若是没有江寒渚,她未必能活着从休息室出来。

    江寒渚波光飞快闪过一抹光,大概是没想到她会特意向自己道谢,薄唇的笑越发的深了,“我只是履行对阁下的承诺,你不必谢我。”

    他救了她,她道谢是应该做的,至于他怎么想,不在姬夜熔的思考范围之内。

    姬夜熔微微的鞠躬算是行礼,转身离开。

    江寒渚的眸光是一直送着她的背影走进电梯,这才转身走进等待已久的电梯里。

    *

    姬夜熔不愿意告诉他到底送了什么礼物,连默也不再刨根问底,再者他的身体太过虚弱,吃过药后很快就睡去了。

    姬夜熔不喜欢空气中的消毒水味道,颜惜让护士打开窗户,又在病房里摆上一束鲜花,花香遮挡住了消毒水和药的味道。

    连默在沉沉的睡觉,姬夜熔坐在沙发上,电脑放在膝盖上,眸光专注在电脑屏幕上,聚精会神的帮连默回复一些急切的邮件;有些不清楚的,她会打电话给程慕,了解之后再做决定。

    连默这一睡就到了午后,姬夜熔午餐用的极少,回了很久的留言,因为一宿未眠,有些疲倦,靠在沙发上小酣片刻。

    门外站着的颜惜透着玻璃看到这样的画面,心里莫名的被柔软了。

    很多人都以为总统府象征着权力和财富,他们活在光鲜亮丽的镁光灯下,却没有人看到灯光熄灭后,他们有多平凡和孤独,甚至每一个人伤痕累累。

    姬夜熔的那些过往别开不提,单单是她在总统府的这几年,她看到的阁下,几乎没有真心的笑过,整日戴着一张面具按部就班的生活,哪怕是高烧40°他的手里拿着的还是文件。

    姬夜熔回来了,阁下脸上那张欺骗人的面具好像慢慢的被熔化了,他开始会显露自己真正的情绪,尤其是在姬夜熔的面前。

    高兴的,不高兴的,温柔的,不温柔的,甚至还会耍赖。

    一开始她以为阁下只是对姬夜熔心存愧疚,在竭尽所能的补偿她,可渐渐这样的想法发生了改变,尤其是在阁下知道姬夜熔流掉他们的孩子的时候。

    阁下明明是背对着自己,自己却看清楚阁下颤抖的肩膀,在空气中嗅到了一丝咸湿的味道。

    病房里一世静好的画面,让颜惜脑子里乍现一个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念头:他们,是深爱彼此的。

    不容颜惜多想,刚刚和宋遥下楼的拾欢步伐急匆的走过来,紧绷的脸色让颜惜心头一紧,脱口问道:“怎么了?”

    “云夫人的人好像有所行动了。”拾欢言简意赅的回答,立刻叩响房门,眼下也顾不得会不会惊醒房间里休息的人。

    姬夜熔闻声,迅速睁开眼睛,先是看了一眼连默,他还没醒,迅速的起身走到门口。

    “他们要开始了。”拾欢咬唇,神色凝重。

    姬夜熔神色平静,似乎早就预料到会这样,走到隔壁的房间,打开窗户看到黑压压的一群人在逼近这栋楼,而不远处的路边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车子里坐着什么人,不用想她都知道。

    站在她身后的拾欢说:“队长,我们立刻送你离开这里!”

    姬夜熔单薄的身子挺的笔直,声音笃定:“拾欢,我不是逃兵。”

    兵鬼的人在这里,连默还在这里,她怎么可能独自一个人逃跑,姬夜熔不会做丢下自己下属的将军。

    “可是——”

    拾欢的话还没说完,站在门口的颜惜打断她,道:“夜熔,阁下醒了,在寻你。”

    姬夜熔转身毫不犹豫的走向隔壁,不顾拾欢充满担忧的声音。

    连默看到她走进来,苍白的轮廓线终于稍稍放松了,声音比早上有力气多了,“怎么又乱跑?欺负我现在下不了*,口渴都只能忍着是不是!”

    姬夜熔知道他是想喝水,走到桌前倒了一杯温水插上吸管端给他:“怕影响你休息,在隔壁。”

    连默知道她说的不是真话,没有戳穿她,眸光集中在杯子的吸管上,剑眉皱起,“你当我是小孩?”

    “这样方便。”

    连默头偏向另外一边,果断的拒绝这样喝水,太影响他总统的高贵形象了。

    姬夜熔无语几秒,无奈的拿掉吸管扔垃圾桶里,取来了调羹,用调羹慢慢喂他喝水。

    岂料连默还是撇着头,一脸的不乐意,“我又不是残废。”

    姬夜熔:“……”

    真的没见过比他更难伺候的伤患了,不过是中枪,又没死,哪里来那么多坏习惯。

    水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他不喝就忍着。

    连默听到动静,扭头看她波澜不惊的素颜,明知道她情商低的可怜,自己怎么能指望她开窍呢?

    思索一番,连默语重心长道:“阿虞,喝水,除了用吸管或调羹,还有另外一种办法。”

    “什么?”姬夜熔倒不会和他置气,不理他。

    “用嘴,阿虞生病的时候,四哥可就是这样照顾阿虞的。”连默漆黑的眸子凝视着她,熠熠生辉,嘴角含笑。

    姬夜熔:“……”

    如果不是他还躺在病*上,她可能回他一个过肩摔。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他还能耍无耻!

    “阿虞……”他低哑的嗓音唤着她,充满蛊惑。

    姬夜熔沉默片刻,重新拿过杯子,连默的眼神一亮,难道她真的同意用嘴喂?

    欢喜还来不及爬上眉梢,下一秒就看到她又拿了调羹,舀水递到他唇边。

    连默眸光黯淡,紧闭着唇瓣不肯这样喝水。

    “我杀了你儿子,你不恨我?”姬夜熔手臂一直举着,声音清冽的问道。

    连默鹰眸倏然一紧,心里骂了一句:阿虞,你真狠。张嘴愤恨的咬住调羹,像是要把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到调羹,咬断它一样。

    姬夜熔收回手,再一次的将调羹送到他的面前伴随着的是她又一次的质问:“连湛,真的是你和柳若兰的孩子?”

    连默眉心划过一丝不耐烦,再次沉默不回答她的问题,张口喝水,

    姬夜熔没有再问了,连默也没有再闹了,规规矩矩的喝完一杯水。

    她放下空杯子的时候,同时出现在门口的是宋遥和程慕,两个人神色凝重,轮廓线紧绷的离开。

    “阁下——”程慕先一步走进来,眸光担忧的从姬夜熔身上扫过,迎上连默的,言简意赅:“云夫人行动了,景夫人在楼下劝,但可能撑不了多久。”

    连默神色镇定不惊,冷静的不像话,淡淡的问了一句:“慕容庄在哪?”

    “被云夫人软禁在云尔庄园。”

    连默扬眉,他猜也是,慕容庄一辈子都在纵容云璎珞,哪怕到现在也是这样。

    “阁下,这个战不能开!”程慕言辞肃穆,无比的认真。

    总统的母亲要在总统府内对总统开战,这要是传出去以后要别人怎么看总统府,又怎么看总统!

    “我需要你提醒?”连默睥睨他,剑眉微敛,这不是目前救兵还没到。

    程慕没有再说话,眸光下意识的就锁定姬夜熔,其实现在所有的问题都在姬夜熔身上。

    姬夜熔岂会看不穿程慕心里在想什么,一言不发的起身,往病房门口走。

    连默脸色不动声色的沉了,“站住。”

    姬夜熔停下脚步回头看他,沉静如故:“祸端是我惹出来的,我自己去面对。”

    “呵”连默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声音沉冷的响起,“你当我是死了?”

    姬夜熔眉心微动,还没反应过来他的话是什么意思,只听到他独断的嗓音再次响起:“就算你把天捅出窟窿,只要我没死就轮不到你去面对。乖,老实坐旁边发呆,没你需要担心的事。”

    那声“乖”后,声音明显的温柔许多。

    姬夜熔心湖泛起微澜,他的言下之意是不管她惹出多少的祸端,他都会一力承当。

    哪怕是她杀了连湛?!

    被当成人肉背景墙的程慕此刻很是佩服阁下的强势和气场,但——

    阁下,现在不是耍帅秀威风的时候吧?

    房间里陷入一片静谧如死中,姬夜熔坐在沙发上,程慕站在窗口看着楼下的情形,脸色已经越来越不好了,唯有连默气定神闲,毫不慌张。

    *

    夏日炎炎,风中都带着一股热浪,气氛弩拔剑张,每一个人的神经都紧绷着,似乎下一秒宁静的总统府就会变成枪林弹雨的战场。

    连景接到消息,连忙赶过来,一直苦苦劝着云璎珞,“母亲,您这又是何苦?湛儿不是夜熔杀的,她也是被人设计陷害的!”

    “闭嘴!”云璎珞严词厉色,萦绕着阴戾的眼眸射向连景,“你若还念及我对你的养育之恩,叫我一声母亲,就不要再替那个女人说话!你忘记了,你的弟弟连城是怎么死的,你又忘记了湛儿是怎么死的?我不管她是不是被设计的,湛儿是被她亲手杀死的,这一点毋容置疑,我定要她给湛儿陪葬,至于幕后的人是谁,我自会揪出来,绝不饶恕!”

    “母亲——”连景欲言又止。

    云璎珞看都没有再看她一眼,吩咐木梵道:“还不动手,你在等什么?”

    木梵转过身恭敬的鞠躬,“是,云夫人。”

    木梵就要给下属传达指令时,突然一辆车疾驰而来,直直的往木梵所站的方向撞,他站在原地没动,眸光阴沉。

    车子急速而来,在距离他还有1毫米时,停下来。

    司机下车,拉开车门,从车上下来的人让云璎珞不由的皱眉。

    霍渊漆黑的眼眸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木梵,径直走向了云璎珞的车子,“云夫人。”

    “霍先生来此为何?”云璎珞坐在车里,抬头看向站在车外的霍渊,眸底划过一丝疑惑。

    “息妹让我来保一个对她有恩之人。”霍渊的画外音很直白,他是为保姬夜熔而来。

    云璎珞皱眉,声音寒冽压人,“我们总统府的事,霍先生还是莫要插手的好。”

    霍渊薄唇沁出一抹笑意,不及眼底,淡淡道:“总统府的事,我自然不会插手,但息妹拜托我的事,却不得不做。据我所知,她现在不是总统府的人,所以管她,也不算是在插手总统府的事。”

    “霍渊!”云璎珞忍不住的冷声呵斥,直接下了车子。

    今天她一身庄重的黑色,胸前别着一朵雪色葬花,沧桑的容颜上只有淡妆,遮挡不住岁月留在她脸上的痕迹,更遮挡不了她的悲愤和怨恨。

    霍渊面不改色的迎上她愤怒的眼神,姿态淡然处之。

    两个人瞬间就对峙起来。

    一旁的连景没有想到霍渊会突然出现,更没想到他竟然会出来帮姬夜熔,此刻他和母亲对峙,于她而言,自己的身份此刻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最好。

    否则只会让现场变得更乱。

    *

    站在窗口的程慕看到霍渊来了,而且好像还和云夫人对峙上,不由的诧异,“他怎么来了?”

    姬夜熔闻言,迅速起身走到窗口,看到霍渊立刻明白过来怎么回事,英气的眉头划过一抹复杂。

    他们虽然没有说是谁,躺在病*上的连默似乎早已猜测到,也料定他一定会来,在姬夜熔和程慕各有所思,连默在想着,伤口疼这久,阿虞以前是不是也这样?

    “有霍以沫的电话?”姬夜熔是问程慕的。

    “我现在没有,但等下就有了。”程慕是这样回答的。

    他是没有霍以沫的电话,但是李扬羽有,打个电话给李扬羽不就行了。

    程慕要到号码,拨通后将手机递给了姬夜熔,那边没多久就通,姬夜熔声线收紧:“你不必这样做。”

    不知道电话那头的霍以沫说了什么,姬夜熔有几秒的恍神,沉默良久,只说了两个字:“谢谢”掐断电话。

    手机还给程慕,抬头看向连默,“你猜到她会请霍渊帮忙。”

    连默温热的眸光凝视她,漫不经心道:“霍渊心狠,却养了一个知恩图报的好妹妹!”

    如果不是有一番彻查,他怎么敢让霍以沫接近阿虞。

    霍渊这些年对这个妹妹*爱入骨,有求必应,而霍以沫又天真善良,阿虞救了她,她定要是报恩的。

    经过昨天的事,她知道云夫人不会放过阿虞,又岂会置之不理。

    姬夜熔内心有些复杂,毕竟昨天自己是故意将霍以沫推到众矢之的,想不到她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求霍渊来帮自己。

    换做自己,未必能做到。

    电话里霍以沫鼻音略重,怕是生病了,她沙哑着声音说:“你救过我的命,这一点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忘记,你不让我帮你写自传报答,那请哥哥帮你一次,算是我对你的感谢,而且我相信你不是真心要杀皇太子。”

    姬夜熔真的不知道霍以沫这份单纯的执着和相信从何而来,单单是因为自己曾经救过她?

    *

    楼下的气氛依旧紧绷,压迫感让人连大喘气都不敢有。

    霍渊进入总统府,虽然可以带警卫员,却不能携带任何的配枪,可十几个人足以拉开一个阵仗,阻挡在云璎珞和木梵的面前。

    “让开!”云璎珞命令的语气道。

    霍渊玉树临风的站在那里,不为所动,稳如泰山。

    云璎珞皱眉,刚想让木梵动手,总统府的上方突然传来巨大的螺旋桨高速旋转的声音,巨大的风力吹得周遭的树枝尽折腰。

    所有人的目光自然而然的抬头看向上方,是什么人这么大胆,居然能将直升机开到总统府的上方。

    *

    姬夜熔听到螺旋桨的声音,下意识的看向连默。

    连默削薄的唇瓣勾起一抹玩味,轻喃两个字:“来了……”

    ——————————6143————————————

    总裁系列:《总裁的豪门前妻》

    总统系列:《前妻,偷生一个宝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