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此心安处是吾乡4

此心安处是吾乡4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姬夜熔在那三个月里究竟经历了多少的折磨,承受多大的痛楚,不是他们能够想象得到的。

    她的内心被强大的仇恨支撑着,一心要报仇,要杀了在她身上施加痛苦的人。

    这件事只有她自己去做,才能平复她内心仇恨的焰火。

    一旦连默提前动手,在她动手之前杀了纪湘君,这对姬夜熔来说,不是帮忙,是毁灭!

    因为那样她不能彻底发泄心中的仇恨,平复心中的怒火岩浆。

    姬夜熔不会感激他,只会恨他。

    他担心阿虞会受伤,却又没办法去替她报仇,只能看着她去行动,然后默默的在背后为她承担一切。

    姬夜熔在面对D&K这件事上因为仇恨,她的理智和判断能力,情绪,肯定是要受到影响,行动方面定然会出现一些纰漏。

    这个时候,他要做的就是替她处理那些纰漏,在她的计划背后,布下一个更大的计划。

    这样也是为了可以迷惑到D&K的人,以为只有姬夜熔知道,只有兵鬼的人在行动。

    其实暗地里陈速率领的特别作战小组早已做好了准备,姬夜熔成功固然好,一旦失败他们就会立刻行动,保证这次能击毙D&K的首脑纪湘君,万无一失。

    *

    连默这般为她着想,明白她内心的感受,姬夜熔又岂会不明白,所以心湖泛滥,情绪波动,难以抗拒他温柔的吞噬。

    快到夜园的时候,姬夜熔想起来纪湘君的事,问道:“她的公司?”

    “陈速也已经去查了,表面是公司,实际上是为D&K集团的军火毒品等交易洗钱。”这也就是为什么纪湘君的公司会有那么多不明资金流动的原因。

    根据账户资金流动的方向,他们在泰国找到了D&K的几个隐藏根据地,其中有一个大型的医药研究中心,研究对象是D&K最喜欢的病毒研究。

    “一切都结束了。”连默用力的握住她的手,嘴角泛起淡淡的笑。

    姬夜熔沉默。

    真的结束了吗?

    为什么她感觉一切都太过顺利,顺利的有些不可思议!

    而且那个潜伏在他们身边,伺机而动的那个幕后黑手,始终没有任何的线索。

    一切,还没有结束。

    *

    车子停在了夜园门口,他们刚下车,外面就有车子直接强硬的闯进来。

    从车子的标志上看是军事法庭的车子。

    连默脸色不动声色的沉了。

    车子停下,车门一开,几个武装军人下车,手持冲锋枪,带头的是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男人走到他们面前,还没说话,连默阴冷的声音先发制人,“是谁给你的权利,私闯夜园?”

    面对连默强大肃穆的气场,男人后脊骨不禁泛起凉意,他也不想得罪阁下,但无奈职责所在。

    “抱歉阁下,我们无意冒犯您,但因为云夫人的事,我们多次传召姬夜熔无果,只能亲自来请她和我们回去一趟!我们也只是按照该规章制度办事!”

    姬夜熔眉心微动,军事法庭曾多次传召过自己?

    她一点都不知道。

    连默修长挺拔的身姿在姬夜熔的身边,大有将她呵护在自己身后的意味,阴翳的眸子凝视着军事法庭的人,不怒自威。

    有他在,倒要看看谁有能耐敢带走他的阿虞!

    而军事法庭的人态度也极其的强硬,今天他们势必要带走姬夜熔。

    其实他们也是很无奈,一方面是阁下的施压,而另外一方面是因为姬夜熔已经触及到国民底线,除了云家的人在施压,国民也是多次组织游行,抗议军事法庭在姬夜熔谋杀云夫人这件事上毫无作为。

    几大军区那边也是抱怨声鼎沸,认为姬夜熔影响了他们军人的声誉,也会影响他们在国民心里的形象。

    为了维护军区形象,军事法庭的威严,他们不得不硬着头皮来和阁下要人了。

    在两方对峙,僵持不下的时候,姬夜熔被他握在掌心的手渐渐抽离。

    连默皱眉看向她素雅的侧脸时,只听到她清冽的声音对军事法庭的人说:“我跟你们走!”

    “阿虞!”连默出声,眉眸里透着不悦。

    为什么不相信他,能保护好她?

    姬夜熔侧头看向他,似有若无的摇头,示意他什么都不必说了。

    其实没必要为了她和军事法庭的人闹不合,他们带自己回去也只是循例问话。

    一段十几秒的视频不能成为她杀害云璎珞的铁证,再者云璎珞现在只是昏迷不醒,还没有死;只要她不认罪,就算要判她的罪,也要等受害人醒来,有受害人的亲手指证,否则现在他们顶多能扣押她。

    姬夜熔眸光从他俊朗的脸上移开,步伐往前走了一步,将白希的手腕递到了他们的面前。

    男人给身后的军装一个眼神,他上前银色的手链咔的一声,冰冷的铐在了姬夜熔的手腕上。

    那一声手铐的声音听得连默心尖一颤,疼痛迅速的蔓延至四肢百骸。

    不。

    他不能让阿虞受这样的屈辱与对待,不能让她以委屈果腹。

    她明明就是救了云璎珞,怎么可以因为十几秒的视频就想定她的杀人罪!

    这太可笑了!

    在男人要铐住姬夜熔的左手时,连默一把握住了姬夜熔的手腕,强势的将她扯到自己的怀中护住。

    寒潭直射他们,薄唇轻扯:“要问话就在这里问,想要带走阿虞,做梦!”

    声音冰冷的犹如从地狱传来!

    姬夜熔神色微怔,没想到他的态度会如此强势,抬头清澈的眼帘看到他俊朗的五官上萦绕着钢铁般的决绝。

    心头一震,一瞬间情绪百转千回,不知是何滋味。

    “阁下——”对方犯难。

    连默漠视着他们,态度强硬,根本就没有商量的余地。

    男人犹豫再三,看向身边的军装正在迟疑,要不要直接把人带走时,突然有一辆车子不经通报直接闯入夜园。

    连默皱眉,夜园还从来都没这样热闹过!

    一个一个不经过通报直接闯入,是将夜园当什么地方了?想进就进,想出就出?!

    车子停下,从副驾驶下车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云夫人的贴身警卫员——木梵。

    木梵折身去打开车门,搀扶着云璎珞下车的同时,司机已经将后车厢的轮椅取出来。

    所有人的眼眸里都划过一抹意外,没想到云璎珞会突然出现。

    或者说,她是什么时候醒来的?

    连默敛眉,没说话;姬夜熔眸光沉静的看着木梵将云璎珞推向她和连默的身边。

    云璎珞没有看连默,眼神一直落在姬夜熔的身上。

    姬夜熔不期然就想到了在西骨山上她说的那番话,她提及连默时,是咬牙切齿的恨,是满心的怒火难以平息。

    眼角的余光扫到正在目视云璎珞的男人,心尖微疼。

    这么多年她没有活在被自己至亲的人仇恨的环境下,所以她不能体会他到底是如何度过那些孤寂暗哑,无人问津的岁月。

    很多人都只看到他狠的一面,却没有人看见他孤独落寞的身影。

    如果云璎珞当初能给他一点点的温柔和亲情,他会不会就不是这样的手段极端狠辣,不会充满侵略性!

    可惜没有如果。

    “云夫人……”男子带着军装一起向云璎珞行礼。

    云璎珞淡漠的瞥了他们一眼,眸光直射姬夜熔,轮椅停下来的时候,她声音缓缓响起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

    “谢谢你救了我的命!”许是因为她身体还很虚弱的原因,声音绵软的没有任何的力量。

    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觑,怎么都没料想到会是这样一个剧情转变。

    世人皆知云夫人对姬夜熔偏见颇深,二人的关系可谓水火不容,所以视频一出,所有人都会认为是姬夜熔蓄意谋杀云夫人。

    谁又会敢大胆假设,姬夜熔那样的举动居然是为了救云夫人。

    面对她的感谢,姬夜熔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声音也是一贯冷清,“你不用谢我,你能活下来是运气好。”

    那时候她完全是出于搏一搏的态度,毕竟谁也不能断定云夫人一定能避开地雷,万一要是碰上了,现在大概她真的就是谋害云夫人的凶手了。

    姬夜熔冷漠的态度,让军事法庭的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真的是百闻不如一见,这个姬夜熔还是孤傲的令人匪夷所思。

    再看看云夫人丝毫都没有生气的样子,眼眸射向军事法庭的人,语气淡漠:“你们有什么事?”

    “没有,一场误会!我们就不打扰阁下和云夫人了。”话音落地,立刻给军装眼神,几个人迅速上车,迅速离开夜园。

    开什么玩笑,连云夫人都说是姬夜熔救了她,他们这些人还能怎么样,要是再强行把人带走,只怕阁下当场就拿枪毙了他们!

    军事法庭的人离开,云璎珞也没有多看姬夜熔和连默,吩咐木梵,“我们回去。”

    连默和姬夜熔虽然没有说话,但也没有立刻进去,两个人伫立原地,目送云璎珞的车子缓缓离开夜园。

    程慕接到了电话,了解完情况后向连默解释了原委。

    原来云璎珞也刚醒不久,云家的人在照顾她,也顺便告诉了她,军事法庭的人会扣押姬夜熔,总之不会放过姬夜熔的。

    云璎珞本是不想过来这一躺,可是在知道他们今天有行动后抓捕了D&k的首脑后,还是决定过来一趟。

    D&K的首脑被当场击毙,可是混在他们中间的人还没有抓到,也不知道谁。

    现在如果姬夜熔被军事法庭的人带走,反而是中了对方的圈套,解决掉姬夜熔后,谁知道对方下一个目标是谁!

    不管是为了什么都好,目前姬夜熔不能被扣押,而且她也是最有可能找出幕后黑手的人。

    毕竟从种种的迹象来看,姬夜熔是对方的最大目标,只要姬夜熔好好的,对方就一定会再次出手。

    只要对方出手,总会露出破绽,一定会原形毕露!

    这就是云璎珞决定来的最大原因,至于姬夜熔的生死,好坏,从来都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即便如此,她今天能来夜园的这一趟,对于连默和姬夜熔而言,已经足够。

    至少证明了云璎珞不是站在他们的对立立场上,不会妨碍他们。在揪出幕后黑手这点上,他们甚至可以说是站在同一个阵线上。

    *

    连默和姬夜熔回卧室,连默立刻问她,“哪里伤着没有?”

    姬夜熔坐在沙发上摇头,手不着痕迹的放在右膝盖上。

    连默眼帘一紧,坐在沙发上,果断的就将她的腿放到自己的腿上,修长白净的手指开始卷她的裤脚。

    “你做什么?”姬夜熔皱眉,握住他的手,不让他卷自己的裤子。

    “你说谎,我要惩罚你。”连默深邃的寒潭睥睨她一眼,不顾她的意愿,强制性的将她的裤子卷到了膝盖上方。

    看到膝盖上的淤青,剑眉紧拧,沁着一股寒意!

    心里是又疼又气。

    心疼她的腿,因为不便,一次次的成为别人攻击她的弱点;气的是自己毫无办法,束手无策,帮不了她,也替代不了她。

    手指揉着她膝盖上的淤青,力道适中,眸光凝向她的时候,语气是*溺的责备:“谁让你逞强了?还当自己十八岁?”

    姬夜熔见他只是帮自己揉按淤青,也没有再阻止他的行动,眸光看向他,眉心微蹙:“你是觉得,我老了?”

    其实她也不大,还没到25岁呢!

    “不是老,而是……”连默欲言又止。

    姬夜熔看着他问:“是什么?”

    连默抬头迎上她的眸光,轻声道:“不要让人这么心疼。”

    姬夜熔一怔。

    虽然曾几次三番在他的眼睛里捕捉到了“心疼”,那种感觉她不能确定,是真是假。

    可今天亲耳听到他说出“心疼”两个字,心,不受控制的狂跳了几下。

    避开他炙热的眸光,低声道:“我不需要谁的心疼。”

    连默敛眸,揉按她的手指不禁用大了力,痛得姬夜熔暗暗倒抽一口气,抬头瞧他:故意的?

    “怎么可能会不心疼?”连默许是知道自己刚才的力道重了,弄痛她了,指尖的力道渐渐开始放缓。

    上半身慢慢的往她身边倾斜,削薄的唇瓣轻抿,声音沉哑:“伤在你身,痛在我心。答应我,以后不要再以身犯险,嗯?”

    最后一个音,语调上扬,既是*,又是威胁。

    因为他凑的很近,气息随意的在她的脸庞蹿动,温热肆意,炙热的眼眸如同一团火要将她燃烧,焚烧至灰烬。

    姬夜熔侧头避开他危险的眼眸还有撩人心湖的气息,这才察觉到他的手,位置,似乎放的很不对啊!

    “我的膝盖——”

    没长到腿.根,这后半句话还没说完,唇瓣就被一片温软覆盖。

    “唔……”

    姬夜熔来不及说话,他一边吻着她,一边很轻便的就将她抱到自己的怀中,加.深这个吻。

    而温热的大掌在她的身上四处点火,欲要用热情感染她。

    起初姬夜熔还有理智在抵抗,可理智最终被他的温情与撩.拨一点点的击溃。

    他将她按在沙发上,单膝跪在沙发上,手执她的残足,一遍一遍的含在嘴.里.亲.吻,用舌.尖横扫。

    她脸颊滚烫,被火烧的红,想要蹬他,想要抽回自己的脚,但是在他炙热的眼眸里,她身体里的力气像是被人抽空了,她一点点力量都使不出来。

    连默附身拥住她,指尖灵活的解开她的衣扣,在分.开她的腿的那一瞬间,喑哑的嗓音道:“阿虞,此生我已经不能没有你!”

    她意识恍惚,想拒绝,想要逃走的念头在他的话音落下时被灵魂深处的颤抖取代,随着身体一起轻颤不止。

    *

    以前姬夜熔每次出任务,不在连默身边的时候,他都在想,她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成功了该怎么表扬她,失败了该怎么惩罚她,作为他最忠诚的下属,怎么可以失败!

    而现在她每一次的以身犯险都让他心有余悸。

    四年前她的离开,离开前的那段话,实在是让他刻骨难忘。

    她说:漫漫残生,愿你我永不相见!

    阿虞,说好要陪我一生,我们才走了人生中的一小段路,你怎么可以说,漫漫残生,永不相见。

    阿虞,我不止是要相见,我还要与你余生相守。

    所以不要再让自己受伤,我会心疼难过,更不要离开我。

    因为我已承受不起,第二次失去你的痛楚。

    因为无比确认此生不能没有她,所以当失去的那一刻,他才会那么崩溃与绝望,才会红着眼眶和程慕说:“没有了阿虞,活着好像也没什么意思,倒不如死了算了。”

    绕是一向洒脱不羁的程慕,亦是红了眼眶。

    若不是绝望到极致,倨傲入骨的连默,又怎么会说出这么绝望的儿女情长的话。

    *

    翌日总统府对外发布新闻稿,就姬夜熔是否谋杀云夫人的事情做了详细的说明,而且还有云夫人本人录制的视频,亲口证实当时情况危急,姬夜熔那样的行径是为了救自己,而非谋杀;而传言姬夜熔谋杀皇太子,更是子虚乌有的事。这么多年姬夜熔为这个国家,为总统府所付出的,有目共睹,她绝不会做出伤害M国利益或是损害总统府的利益。

    全文都在为姬夜熔澄清,但对于她和阁下的桃色绯闻却是只字不提,这种事通常是越描越黑,保持沉默是最好的办法。

    大众舆.论暂且被压制,夜园和总统府门口的游行抗议的国民也都散去了,一时间平静的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霍凛墨和妻子并没有来夜园做客,原因是他的妻子工作繁忙,谈完这边的事要匆匆赶回去处理总公司的事,霍凛墨自然是与她同一时间回去,谢绝了连默邀请他们去夜园做客的好意。

    姬夜熔还记得几年前霍凛墨爱顾明希爱的如痴如狂,这是过了多久,没想到他已经结婚,有了妻子,看样子似乎挺珍惜的。

    感情,真的是变化莫测。

    姬夜熔想到连默以前对自己冷冷淡淡,可现在呢?

    连景说,他爱自己?

    爱?

    姬夜熔不由的想起,他缠着自己在情.潮鼎沸时,在耳畔的问的那句话:“阿虞,你爱我吗?”

    她紧咬着唇瓣,始终没回答,而他变着花样折腾她。

    爱,是一个太过奢侈的字。

    她,绝口不提!

    *

    姬夜熔在提出想见见柳若兰的时候,连默怔住了,沉默片刻,问:“怎么突然想见她?”

    ————————6140————————

    少爷:新群开放,具体的信息置顶在评论区,请大家仔细阅读加群步骤后再加群。为了支持正版与防止有人冒名顶替,进群一律要全本订阅的截图,若是不能配合,立刻清除出群。

    总裁系列:《总裁的豪门前妻》

    总统系列:《前妻,偷生一个宝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