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第146章 :也许只是一瞬,也许就是一生10

第146章 :也许只是一瞬,也许就是一生10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兵鬼于姬夜熔而言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他们在一起训练同吃同睡,没有性别之分,他们在战场上出生入死,将自己的后背无条件的交给对方,都曾经义无反顾的为彼此挡过子弹;虽然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却远远胜过有血缘的亲人。

    兵鬼的每一个人于姬夜熔而言,意义不亚于木槿对她的重要性。

    连默很明白这一点,所以决策果断的带她回岩城。

    之前所有的事,姬夜熔都可以听他的安排,唯独这件事不可以!

    若是此刻自己还不让她回去,只怕阿虞会恨他一生。

    至于回去要面对的所有危险和阴谋陷阱,他也只能用尽全力去保护她,决不让她受到伤害!

    没有什么值得收拾的东西,除了一些具有特殊意义的物品,比如那部装满阿虞照片和风景的相机。

    陈速亲自开车率领警卫员护送他们去机场。

    离开Eguisheim的时候,天微微亮,下着倾盆大雨,似乎也知道他们要离开了,在用这样的方式表达着对他们的不舍。

    上车之前,姬夜熔站在伞下回头长久凝视身后的“家”,她心里很清楚,这个地方,此生怕是再也不会来了。

    而这个“家”,他们也回不来了。

    心里对这个地方充满不舍,但是辰影死了,她不可能再选择做连默身后的缩头乌龟,她必须回岩城,必须亲自去面对所有的狂风骤雨。

    再见,Eguisheim。

    再见,阿虞与四哥的家。

    *

    姬夜熔与连默回到岩城,没回总统府,也没有回夜园,直奔岩城最大的教堂。

    他们将辰影的遗体安排在教堂,等待着姬夜熔赶来与他告别。

    姬夜熔一身黑色的素衣,长发如墨散落在身上与衣服融入一色,推开教堂的门,门外是傍晚,倾盆大雨,她的身上还沾着水雾。

    兵鬼的所有人都在教堂,看到她回来,既高兴又悲伤。

    自月影死后,他们又失去了一个好兄弟,又参加了一场葬礼,悲痛与不舍弥漫了教堂的每一个角落。

    姬夜熔双腿犹如绑住千斤重的石头,每一步都极其的沉重,面色沉静肃穆,眼底黯淡的光闪过碎裂的悲恸。

    她走到了躺在棺木里的辰影面前,周围摆满了白色玫瑰,辰影安静的睡在鲜花之中,神色安详,苍白的肌肤隐约可见青色的经络,当姬夜熔伸手握住他放在身前的手时,他的手冰冷僵硬的宛如冰块。

    姬夜熔没有哭,很冷静的看着沉睡着的辰影,紧抿的唇瓣毫无血色,轻轻的扬起,“辰影,我回来了。”

    对不起,我回来迟了。

    拾欢说,他死前一直在念着她的名字,可是她在做什么?

    她在Eguisheim小镇,享受着鲜花和阳光。

    瞧瞧,她都做了一些什么。

    “队长——”拾欢已经哭红了眼睛,无语凝噎。

    姬夜熔没有抬头看她,声音淡淡的,“老十,你拉一曲送送他,他可是最爱听你拉的琴。”

    “好!”拾欢点头,眼眶的泪无声的往下流。

    拾欢取来了小提琴,架在肩膀上,为辰影拉这最后一曲。

    拾欢小时母亲曾经安排她学习乐器,所有乐器唯有小提琴还算不错,后来她接触到军械的东西,深深的迷恋上了军械;她毅然决然的放弃了学习乐器,改报了跆拳道,格斗等等不适合女孩子学习的东西,不顾父母的强烈反对,一意孤行的报考军校,她想做一个军人。

    认识兵鬼的人以后,打打闹闹,出生入死,感情越来越好,她曾经在许尽生日的时候献丑的拉过小提琴算是庆祝;但她已经好多年没碰小提琴,手指又因为终日拿枪磨得全是老茧,早已找不到当初拉小提琴时的手感,那首曲子拉的糟糕透了,所有人都嘲笑她,别人拉琴要钱,她拉琴是要命。

    唯有辰影红着脸,笑着说:“挺好听,真的。你拉完吧,我听着呢!”

    最终拾欢没有拉完那支曲子,因为觉得丢脸,咋呼的徒手劈断了小提琴,表示再也不拉小提琴了。

    辰影喜欢拾欢,虽然从来都没说出口,可所有人都看得出来。

    宋遥曾经劝过辰影,喜欢就告诉她。

    辰影这个人其他方面热情又冲动,唯独在感情这方面成熟内敛的不像话,他怎么都不肯对拾欢说出口压抑在心头的炙热感情。

    他和宋遥说:“她又不喜欢我,说出来只会让大家都尴尬,不说大家还是兄弟,说出来连兄弟都做不成了。”

    他很喜欢拾欢,但更在乎着兵鬼的团结性,如果因为自己对拾欢的感情而造成兵鬼不团结,有隔阂,他愿意永远保留这份喜欢在心里,以兄弟之名陪在她的身边,以兄弟之名拥抱她。

    那把被拾欢徒手劈断的小提琴后来辰影将它修好了,但没有还给拾欢,他一直留着,像是留着一份念想。

    那把被辰影修好一直珍藏的小提琴就是此刻拾欢正在拉着的这把,而她此刻拉着的这一支曲子就是当初那支没有拉完的《欢乐颂》。

    还是一样的那群人,还是一样的难听,却再也没人嘲笑她拉得难听,也再没有人红着脸说:挺好听的,真的。你拉完吧,我听着呢!

    拾欢拉着小提琴,白净的容颜早已潮湿泛滥成灾,最后一个音调落下,她蹲在地上,哭得直不起身子,嘴里一直呢喃着三个字:“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今天你终于听到老十把曲子拉完了,应该没有遗憾了吧。安心的走,我们会替你好好照顾她。”姬夜熔倾身替他整理了一下领带,还有衣袖。

    从衬衫的缝隙里隐约看到他的手腕有针线缝合,眼神倏然寒冽了。

    许尽走上前将拾欢扶起来,扶着她走到辰影的面前。

    拾欢的双手将小提琴放在了辰影的胸前,声音哽咽:“这是我最后一次拉小提琴了,以后我再也不会拉小提琴了,就让这把小提琴代替我陪着你。”

    姬夜熔侧头看向许尽,“你带老十去休息,其他人该做什么做什么,让我和宋遥单独陪陪辰影。”

    许尽点头,近乎是半抱着将拾欢带离教堂。

    其他人也陆续离开,只剩下姬夜熔和宋遥,还有陪着她进来却一直站在旁边沉默的连默。

    姬夜熔眸光扫向他的俊颜,声音响起平静的没有丝毫的情绪,“你也回总统吧,送完辰影,我会回夜园。”

    连默深邃的眼眸里流过一丝心疼与忧色,可这个时候不管她说什么,他都是会依着她的。

    “我先回总统府处理一些事情,晚些来接你。”他不放心她一个人回总统府。

    姬夜熔这个时候不想与他争辩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点头,目送他峻拔的身影离开。

    为了保障姬夜熔的人身安全,连默走的时候特意将陈速留了下来。

    教堂的门关上了,偌大的空间里只剩下姬夜熔和宋遥,还有一个永远沉睡的辰影。

    她转身眸光瞬也不瞬的盯着辰影,冷冷的开口:“辰影死前究竟经历了什么?”

    宋遥眸光一怔,随之苦笑,他就知道瞒不了她。

    “辰影死前手脚筋都被人挑断了,舌头被人拔了,他说不出话,但根据他的口型判断,他应该是叫了你和老十的名字,没来得及再多说,就走了。”

    伫立在棺木旁边的身影笔直而僵硬,垂在身侧的双手无声收紧,指甲掐在掌心里,表面不露声色,可又有谁知道她的内心早已千疮百孔,血流成河。

    “他,查到了什么?”

    如果不是辰影查到什么,他不会这么快遇害。

    “不清楚!”宋遥摇头,眸光看着自己的好兄弟,眼底泛着潮湿,“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身上什么都没有,浑身都是血,腹部中三枪,致命的一枪是心脏。”

    三枪没有让辰影死,拔掉了辰影的舌头,挑断手脚筋,这不是在谋杀,是在折磨辰影。

    是在对她姬夜熔发出挑战。

    这个人,是在用这种方式逼迫她回到岩城。

    “我想起来了一件事。”宋遥突然想到什么,立刻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塑封袋递给她,“这是许尽在检验他遗体的时候在他的指甲缝里找到的。”

    姬夜熔一把抓过塑封袋,看到里面小小的一颗钻石,宛如沙粒大小,寒光若隐若现,像是在嘲讽她的无能。

    “这是——”

    “没错,是钻石。”宋遥接过话,神色无奈,“只可惜这种钻石很普通,又太小,通常镶嵌在钻戒或项链,钥匙扣上都可以!许尽没有在上面验出什么,我们也很难查到这一粒钻石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又是怎么进他的指甲缝。”

    姬夜熔完全没有听清楚宋遥说了什么,因为她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在哪里看到过这样细小的钻石。

    手指倏然一紧,眼底写满疑惑与不解。

    这怎么可能?

    她明明就已经死了,是陈速亲手击毙的,自己也确认过尸体!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队长,队长,队长……”

    宋遥连叫了她三声,她这才回过神,神色淡漠道:“送走辰影后,我会安排你们进入总统府,没有必要你们不要离开总统府。”

    “为什么?”宋遥皱眉,辰影就这么死了,她怎么让他们缩在总统府,什么都不做。

    “这个人是在像我发起挑战,所以不管辰影有没有查到什么,对方早就预谋杀了他。”姬夜熔麻木的神色上写满无声的愤然,“辰影的死只是开始,我不知道接下来又会轮到你们当中的谁!”

    而现在总统府无疑是最安全的地方,没有人敢在总统府对他们下手!

    月影,辰影已经死了,她不能再让兵鬼其他人再出事。

    “可是——”

    “宋遥,我希望辰影的葬礼会是我参加的最后一个葬礼!”姬夜熔冷声打断他,凝向他的眼神里写满凌厉:“我们都不想再参加这样的葬礼了,不是吗!”

    宋遥沉默了,许久后点头答应。

    姬夜熔眸光看向辰影,眼底流转过歉意和恨意,听到自己的声音近乎咬牙切齿:“我绝不会让辰影白死,绝对不会!”

    宋遥看向她,虽然没有说话,可眼睛里写满了坚定不移的相信!

    *

    翌日,阴天无雨,姬夜熔和兵鬼的人送辰影入葬。

    连默破格授予辰影荣誉勋章,入葬名士园,但是因为辰影他们几个人身份特殊,并未公开,只是一个私下的追封授勋。

    姬夜熔他们没有拒绝,因为这是辰影应得的,在那么多次的危险行动中,他救过很多人质,也击毙很多歹徒,受过那么多次伤;他有资格被葬进名士园。

    在离开名士园的时候,遇到了江寒渚。

    与其说是遇,倒不如说是他特意来这里等姬夜熔。

    “人死不能复生,请节哀。”江寒渚温润的眸光凝视她,眼底流转过心疼,因为她看起来很不好。

    “谢谢。”姬夜熔心情很凝重,但对于江寒渚的善意,她还是要给予回应。

    更何况江寒渚曾经帮过自己。

    江寒渚凝视她有片刻的沉默,想了下,说:“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请尽管开口。”

    虽然知道她不太可能需要自己的帮助,但他还是想告诉她,只要她需要,自己愿意帮助她,只要自己做得到。

    “好,谢谢。”她的言语单调的可怜。

    很奇怪,没看到她的时候,有很多话想对她说。

    想问她去了哪里,是和阁下在一起吗?是否过的很好?

    但见到她的这一刻,突然就什么都不想问了,看到她的样子就知道她一点儿也不好,失去最好的伙伴,怎么可能好得起来!

    “没有其他事,我先回去了。”这次是姬夜熔先开的口。

    江寒渚点头应许,目送着她经过自己的身边往早已等着她多时的车边走。

    “姬夜熔。”他突然叫住了她。

    姬夜熔停下脚步回头看他,阴雨绵绵的天气中,他一身黑色的正统西装温润的神色像是被蒙上一层雾霾,变得阴霾了。

    “你和阁下,还好吗?”终究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姬夜熔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问,亦不知道如何回答,点头,算是还好吧。

    “去吧。”江寒渚挥手示意她上车,姬夜熔没有多想,上车回夜园。

    他站在原地目送着她的车子渐行渐远,心里呢喃:姬夜熔,你过得好就好。

    我知道有些事不该由着它发生,也知道即便是发生了也改变不了什么,但我还是无力阻止它的发生。

    那么我能做的就是不打扰,安静的看着你好,那便是我好了。

    姬夜熔,其实连我自己都不明白,这究竟是为什么,但因为是你,我不想去探究为什么,顺从自己的内心,这没有什么不好。

    *

    姬夜熔回到夜园没有多久,连默也从总统府回来了。

    剑眉紧蹙,眉心弥散着挥不去的疲惫不堪,看起来很疲倦,姬夜熔又何尝不是。

    在飞机上两个人几乎都没有睡,下飞机后姬夜熔因为辰影的事没有合过眼,连默也因为总统府一大堆繁琐的事没有休息过。

    这不刚刚结束一场重要的会议,他挪出时间回来,因为他想阿虞了。

    洗过澡换身衣服,连默揽着她的肩膀,声音里都有着说不出的疲倦,“陪我睡一会。”

    姬夜熔知道之前在法国还好,现在一旦回来岩城,军事法院的人必然要来找自己,至今没看到一定是他在有办法压制,他还有那么多的事要处理,该有多累,她心里很清楚。

    “可不可以让兵鬼的人暂时到总统府住上一段时间?”姬夜熔想了许久喃喃开口。

    连默原本闭着的眼睛忽而睁开,波光明亮的凝视她,“当然可以!”话语稍顿,再开口时,嘴角有着淡淡的笑:“这还是你第一次主动对我开口提要求!”

    姬夜熔想对他说“谢谢”,唇瓣刚抿,他低头吻住她的唇瓣,温情的摩挲片刻,声音呢喃:“阿虞,能为你做点什么,我很高兴也很荣幸。”

    姬夜敛眸沉默。

    她想连默现在的想法是不是就像自己当初那样,能为他做点什么事,哪怕是再微不足道的事都会让自己觉得是被需要的。

    “四哥……”

    “嗯?”他怜惜的亲吻她的额头。

    “明天我们一起去看看木槿吧。”

    “好!”

    *

    连默和姬夜熔一直将木槿当做他们的亲妹妹对待,木槿的离开不止是让姬夜熔难以接受,承受巨大的悲恸,也让当时已经失去姬夜熔的连默一度万念俱灰。

    因为木槿是姬夜熔最在乎的人,是他在失去姬夜熔后,还能感觉到自己和姬夜熔有联系的人。

    木槿死了让他感觉自己和阿虞最后的那点联系也断掉了,他怎么能够不难过,灰心。

    这块墓碑本是为阿虞立,后来木槿走了,为了隐藏住这个消息,他就应木槿的请求将她安葬在这里。

    姬夜熔和连默一起去看木槿,只带了一束鲜花,她将鲜花放在了墓碑旁边,站在连默身边,当着木槿的面,主动的牵起了连默的手,对木槿说:“木槿,我和四哥一起来看你了。”

    连默被她主动牵起手,胸腔里有一股情绪是滚烫的,反手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十指紧扣宛如密实的老树根,声音笃定:“木槿,你放心,我以后会好好的照顾阿虞,不会再欺负她。”

    以前木槿总抱怨他,太会欺负夜熔了。

    今天他就当着木槿的面保证,以后他绝对不会欺负阿虞了。

    阳光渗过枝繁叶茂的树叶洒在阴凉的地面,宛如夜晚的银河,璀璨夺目,微风拂面,两个人十指紧扣,目视着石碑,眸底泛起淡淡的柔光。

    这一刻,他们好像又回到了年少时光。

    木槿、连默、姬夜熔,三个人,既熟悉又陌生,因为有姬夜熔的存在,将三个人牢牢的拴在了一条绳子上。

    纵然姬夜熔离开,纵然木槿爱上了霍渊,纵然曾经有过争吵与伤心,但这些并不会阻隔断他们的感情联系。

    一如木槿永远是他们的妹妹,亦如姬夜熔始终不能忘却记忆里的那个四哥,好的,或坏的。

    连默接到电话,要他回去一趟,他下意识的看了一下姬夜熔。

    “你先回去,我再陪一会木槿。”姬夜熔压低的声音只有他能听到。

    连默点头,对电话那头的人道:“我立刻回来。”掐断电话,他低头亲吻她的额头,“不要太久。”

    姬夜熔点头。

    连默握着她的手,舍不得松开。

    然,最后还是松开了。

    ————————6114————————

    总裁系列:《总裁的豪门前妻》

    总统系列:《前妻,偷生一个宝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