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第239章 :浮尘花(14)你猥亵幼女

第239章 :浮尘花(14)你猥亵幼女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霍以沫说完,又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

    摸了摸鼻尖,好半天才想起来,“不对啊!我是A是C,和你有几毛钱关系啊!还有昨晚到底是不是你给我换的衣服啊?”

    外面没有传来声音,想来应该是许思哲已经下楼了,没听到。

    霍以沫在房间里找了一圈,不但没有找到自己的衣服,还悲剧的发现,自己的*都不见了。

    这让她又羞又恼,将衬衫的扣子扣到了颈脖处,又将衬衫的下摆往下扯了扯,将希德抱在胸前,冲下楼去。

    在半开放的厨房看到卷着袖子在切食材的许思哲,气势汹汹的质问道:“昨晚是不是你帮我换得衣服?”

    许思哲专注手上的动作,头也没抬的回答:“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是的话我就杀了你!”霍以沫咬牙切齿道。

    许思哲动作一顿,眼帘微掀看向她。

    杀了他?

    她倒是真敢说!

    霍以沫气得脸颊涨红,杏眸瞪得老大,像极了一个张牙舞爪的小螃蟹,举着两个小钳子叫嚣道:“许思哲,你知道以你的年纪要是对我做了什么,是什么吗?”

    “什么?”清眸饶有深意的盯着她看,倒想知道她又能说出个什么花样来。

    霍以沫盯着他,红唇轻抿,一字一顿道:“猥、亵、幼、女!”

    足以判死刑的。

    许思哲一时间没说话,眼神倒是在她的身上上下打量了几下。

    霍以沫抱着希德的双臂不由的收紧,神色充满警惕。

    许思哲缓缓开口,声音里透着一丝轻蔑:“24岁的幼女?”

    “……”

    霍以沫又有一种想拿希德揍死他的冲动!

    虽然她对男女那点事没经历过,但没吃过猪肉也是看到过猪跑的。为了写好网文,她可是日夜苦读了三百本小黄文,顺便也研究了下男人和女人的身体器官,里里外外都研究了个遍,发生过兴关系后会有什么感觉,她是知道的。

    醒来的时候,她并没有那些感觉,所以昨晚自己应该没有被侵犯过,再说自己都醉成那样了,要是被侵犯,估摸着也和歼尸没什么区别,许思哲口味应该不至于那么重。

    但是她的衣服被换了,这点也很重要,要真是许思哲帮自己换衣服,自己岂不是被他看光了。

    霍以沫露足站在冰凉的地板上,漆黑的小眼珠子四处转,看看有什么工具方便自己行凶作案——挖了许思哲的双目!

    谁让他看光自己的身体!

    扫了一圈,霍以沫泄了气。

    除了许思哲手里的那把刀子,她没找到任何可以被利用的工具,而且她也意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以自己的智商和力量都不至于与一个成年成熟且高智商的男子搏斗,并且完全赢下!

    就算自己走最后一条“瑟佑”的路,以许思哲的年纪,加上付青说的,他那方面不行,瑟佑这条路明显是行不通的。

    心情瞬间跌宕到谷底,手指掐着希德的玫红色大圆鼻子,像是在发泄自己的负面情绪。

    她又不能因为被许思哲看光了身子就不活了,或是让他负责吧!

    真是吃了一个哑巴亏!

    喝酒真误事,她连自己昨晚是怎么遇到许思哲,到底发生什么事都完全记不起来了。

    粉拳懊恼的砸在自己的脑袋上,以后绝对是出门不喝酒,喝酒千万别遇见许思哲,准没好事。

    就在霍以沫准备认栽,想要离开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机械的声音:“先生,这位小姐的衣服已经洗好,烘干了。”

    霍以沫猛然回来看到自己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穿着灰色西装的中年女人,戴着黑色的框架厚厚眼镜片的眼镜,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落的挽起来,恭敬的站在那,双手还捧着一套洗好熨烫折叠整齐的衣服。

    “我的衣服!”

    霍以沫看到摆放在衣服上方的*,在许思哲抬头看过来的时候,立刻转身把衣服夺过来藏在自己和希德的中间。

    眼角的余光扫到许思哲微蹙的眉头,耳根子一红,真尴尬。

    这个佣人怎么能把自己的*面不改色的捧到许思哲面前啊!

    一时间三个人都没说话,气氛极其的微妙与诡异,安静的只剩下三个人似有若无的呼吸声。

    佣人眼神清明的看向霍以沫,霍以沫谁也不看,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而许思哲看着霍以沫。

    许思哲最先打破平静,眼神看着霍以沫,话却是对佣人说的:“何姨,帮霍小姐拿一双拖鞋。”

    “是,先生。”何姨欠身,转身要走。

    “不用了!”霍以沫回过神,迅速的回答,看了一眼许思哲,“我换好衣服就走。”

    话音落地,不等许思哲开口,她抱着怀里的东西光着脚丫子就往楼上跑。

    何姨一时间没动,眸光看向许思哲,询问他的意思。

    许思哲轻微的颔首,何姨懂了他的意思,欠身离开。

    霍以沫在卧室的浴室换好衣服,走出来的时候,何姨将已经准备好的拖鞋放到她面前,“霍小姐,请。”

    “谢谢!”霍以沫穿好拖鞋,听到何姨的声音再次响起,“先生请霍小姐换好衣服就下楼用餐。”

    霍以沫没有说话,也没有动,犹豫了片刻,到底还是忍不住的问出声:“昨晚……是您帮我换的衣服吗?”

    “霍小姐抬举我了,我只是先生的佣人,先生抬爱叫一声何姨而已!”何姨不卑不吭的回答道。

    霍以沫似有若无的点头,跟随她的脚步下楼,走到阶梯口的时候,她侧头看向窗外。

    脑海里浮现出一个让她很不舒服的念头,她停下脚步问何姨,“这里是……景苑吗?”

    “三年前先生就命人把景苑卖了,但处理的低调,所以没有几个人知道。”

    景苑卖了?

    霍以沫眸光遥望着窗外的景色,眉心微动,一时半会站在楼梯上不动了。

    三年的那场变故与自己而言就是一场噩梦,一场一直没有醒过来的噩梦,对于许思哲是不是也意味着是一场不想再回首的过去?

    所以他变卖了景苑,搬到这里,看似华丽却空寂的没有一丝人烟的地方独居。

    紧抱着希德的纤长双臂不由自主的收紧,隐约记得自己昨晚好像问他是不是已经把连景忘记了。

    自己是不是掀开了他的伤疤了?

    没有人会喜欢揭开自己的伤疤,除非那能给自己带来超乎想象的块感,但大部分时候揭开伤疤的身后并不会带给人块感,而是再一次的鲜血淋漓,血流成河。

    霍以沫正在游神的时候,低沉的嗓音随着暖风送进耳畔,“还愣着做什么?过来吃早餐。”

    回过神,看到许思哲手里端着两份早餐,峻拔的身影在说完话后就走向了餐厅。

    他刚刚在厨房就是在准备早餐?

    “何姨,许圣……许部长每天都是自己做早餐?”

    许圣父三个字差点脱口而出,但想想在别人家,还是不要太放肆的好,连忙改口叫许部长。

    何姨跟在她身后,轻声回答:“先生放假时候都会自己准备早餐,当然他能放假的时间很少。”

    “哦!”霍以沫没有再说话了,因为已经走到餐桌前了,她没想到像许思哲这样高高在上的人居然还会做饭,再一次超乎了自己以前对他的看法。

    本来她换好衣服就该走的,但是肚子很不争气的饿了,反正连他的*都睡了,吃他一顿早餐也不算什么。

    活人嘛,不要那么矫情!

    霍以沫将怀中的希德放在旁边的椅子上,在早餐面前刚坐下就听到许思哲说:“把牛奶喝了。”

    她看了一眼玻璃杯里乳白色的液体,隐约闻到淡淡的腥味,眼底流露出嫌弃,“我不喝牛奶,只喝酸奶!”

    许思哲抬头看了她一眼,不冷不热道:“我以为你的公主病痊愈了!”

    霍以沫再傻也听得出来他话中的讽刺,冷哼声:“有没有痊愈与你有一毛钱关系?我姓霍,不姓许,又不是你们许家的公主!”

    许思哲眉头微蹙,沉默片刻,倒也没有多说什么,给了何姨一个眼神。

    何姨主动上前撤掉霍以沫面前的牛奶,转身去了厨房,没一会回来,手里端着一杯豆浆,放在了霍以沫面前。

    “谢谢何姨。”霍以沫礼貌的道谢。

    何姨欠身,退至一旁。

    早餐用完,霍以沫没有主动去收拾东西,因为她是被许思哲带过来的,但不是许家的佣人,这些让人看轻的事,她是不会去做的。

    起身抱起希德,看向许思哲,道:“谢谢你的招待,我回去了。”

    “我上班,顺道送你!”许思哲也起了身,何姨立刻将早已准备好的西装外套拿过来,侍候他穿上。

    “不用了,我自己坐车走。”霍以沫拒绝的很干脆。

    “这里没有公车,如果叫车回去,你先看看你是否有手机和现金!”许思哲清眸射向她,冷静笃定。

    霍以沫完全不知道昨晚为什么会到他这里来的,身上好像除了这套衣服与希德,什么都没有,连昨晚他为什么让何姨为自己换衣服都不知道。

    何姨在帮许思哲整理衣领,许思哲一只手不方便扣上衬衫袖子的扣子,眸光射向霍以沫时,手腕已经抬起,薄唇轻抿:“扣上!”

    下颚微扬,神态宛如倨傲不逊的王者,在对她下命令。

    霍以沫不屑的白了他一眼,“自己没长手啊?我凭什么帮你?”穿个衣服还要人伺候,真大爷。

    “凭我昨晚把一个酒鬼从路边送回家,结果她把自己家吐的像个垃圾场,我好心收留她*,她吐脏了我的*单,和自己的衣服,我都没和她算清洁费!”

    许思哲三言两语,言简意赅的将昨晚的过程描述了一遍。

    至于过程....墨眉微敛,唔,不重要。

    霍以沫终于明白为什么他让何姨帮自己换衣服了,原来是自己昨晚吐脏了。

    清洁费?

    钱?

    她反应过来,立刻凑到他面前,把希德往胯下一架,腾空两只手帮他扣袖扣。

    有话好好说嘛,提前多伤感情!

    好吧,我和你也没什么感情!霍以沫这样想着,但心疼钱,她还是暂且的低低头,不就是扣个扣子,又不是睡自己,原则什么的,偶尔也可以不要的。

    许思哲眼神落在被她夹着的小丑,哦不,是希德,眉头微皱,“霍以沫,一个人不管经历什么样的苦难,有些东西是不能丢的。比如女孩子家的形象!”

    霍以沫当然知道他在说什么,眉心蕴藏不耐烦,“是,是,是,部长大人教育的很对,但是——”话语一顿,立刻严肃起来,“你又不是我哥,轮得着你对我说教吗?!”

    “我和你哥相识一场,他不在了,我顺便给你一个忠告。”

    霍以沫给他扣好扣子,抬头素雅的小脸蛋上写满了倔强,粉唇往上翘,送了他两个字:“呵呵!”

    重新抱着希德转身就往外走了。

    许思哲眸光随着她的背影移动,不由的摇头,眼神里大有着“孺子不可教也”的情绪流转。

    今天付青不在,司机也没来,许思哲是亲自开车的。

    当他从车库里开处一辆黑色跑车,线条流畅,车型漂亮的让霍以沫想上前摸几把,心里却在腹诽:有钱人啊,真*!

    跑车只有两个驾坐,霍以沫没有任何选择余地的抱着希德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

    许思哲熟练的发动引擎,车子缓缓的离开别墅,并入了主道,车速也是越来越快。

    霍以沫虽然是系着安全带,但还有些不放心,毕竟像许思哲这样尊贵的身份,一边出门的标配不是司机就是秘书,一年估摸着也摸不到方向盘几回,他突然要自己开车,又开这么快,她真的觉得很危险。

    犹豫了一小会,忍不住的开口:“那个……你经常自己开车?”

    许思哲眼底的光,扫了一眼她脸上的微微苍白,声音平静:“上次开车是去年的事了。”

    霍以沫杏眸瞬间瞪圆圆的,心都要提到嗓子口了!

    去年的事?

    就算他是年底开的车子,这大半年都没摸方向盘,他不会觉得手生,还开的越来越快!

    “我不赶时间!”你可以开慢点!

    “我赶时间!”

    “……”

    霍以沫双手紧紧的抱着希德,心里不停的喊着:哥,你一定一定要保佑我啊!要是无聊就晚上去找许圣父,他要谋害你妹妹啊!

    许思哲双手轻松的握着方向盘,侧目看到她整个人都要蜷缩在座位上,双手紧紧抱着希德,缩着脑袋,像极了一只忍者神龟,略微滑稽。

    他忍俊不禁,虽然没有再说话,但是车速却在悄无声息中减慢了。

    车子停下,霍以沫解开安全带下车的时候,双腿都在打颤,吓软了。

    她要向所有拍赛车电影演员致敬,要为所有的赛车手鼓掌,他们真的是太伟大了。

    以前看那些赛车的画面只觉得刺激紧张,血脉膨胀,今天坐了一次许思哲的车子,霍以沫决定从此以后再也不羡慕会开车的人,更不要在坐许思哲的车子,实在是太吓人了。

    霍以沫走在小巷里,忍不住扶着墙走,此刻面子什么的全然顾不上了。

    许思哲见她脸色略微苍白,不放心的下车跟在她的身后,不像关心的关心的问一句:“你没事吧?”

    霍以沫停下脚步回头瞪他一下,咬牙道:“我没事!我建议你可以去拍《速度与激情8》了!真的!”

    许思哲:“……”

    很好,她又说了他完全听不懂的东西。

    霍以沫不搭理他,径自的往家里走,还没走上楼梯就看到自己的门开着,古怪的看了许思哲一眼:“你没帮我锁门吗?”

    许思哲没有回答,她加快脚步上楼。

    推开门,她就傻眼了。

    原本破旧的窗户被换成新的,一米二的破木板*被换成了一米五的大*,快要把空间占据了一半,掉漆的书桌被换成一张白色烤漆的书桌,包括她的懒人桌和电脑也被换了。

    “我的稿子!”霍以沫克制不住的尖叫起来。

    站在屋子里的欣赏自己杰作的付青,看向油走在崩溃边缘的霍以沫,安慰道:“霍小姐,请放心我有让人将你电脑里的所有资料备份,也移动到新电脑里了。”

    他不说还好,一说霍以沫就更崩溃了,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最后悄然爬上一抹绯红,眼神心虚的不敢去看付青,小心翼翼的问道:“包括我D盘里的.a.vi和GV与各种TXT?”

    付青没有说话,但回应她的笑容,足以霍以沫心里突突突的发毛!

    霍以沫将脸埋在了希德的身体里,彻底崩溃,不想活了。

    她的形象,节操,全都没有了,从此以后都没面见人了。

    “拿走!我不要这些……好好的你凭什么换掉我的东西!快把我原来的东西还给我!”霍以沫深呼吸一口气,面子和形象先丢一边,现在眼前的事更重要!

    “这是部长的意思,而且你的那些垃圾家具已经被早上的垃圾车运走了,现在应该到了垃圾场进行分类销毁了。”付青面含浅笑,双手放在身前,专业的像是个管家。

    霍以沫再度崩溃,无功不受禄,她不想领许思哲这个人情,最后只得咬牙道:“多少钱,我还给你们!”

    付青又笑了,“家具全是德国进口,电脑是最新的轻薄款,最好的系统!”

    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以霍以沫目前的收入绝对还不起的。

    霍以沫听到自己牙被咬碎的声音,双手不断的揉捏着希德,拿希德砸自己的头。

    不过是喝醉而已,怎么一觉睡醒,整个世界都玄幻了,整个人的感觉都不好了。

    “霍小姐,没什么事我先走了。”付青欠身离开。

    许思哲没有送她上来,一直站在下面,看到付青下来,两个人一起往路边走去公司。

    没走几步,就听到身后的房子传来“啊啊啊啊啊啊”的惨叫声!

    许思哲回头看了一眼,奇怪道:“她怎么了?”

    付青想了想,答:“可能是换了新家具,太高兴太激动了!”

    “换新家具?”他挑眉。

    “不是你说清理下她的窝?”

    “我是叫你清理掉地上的污垢,没叫你动她的东西!”

    呃——

    “费用从你的工资里扣!”

    付青:“……”

    题外话:

    白天还会有更新!《前妻,偷生一个宝宝》《总裁的豪门前妻》《警匪共寝:老婆无恶不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