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第256章 :相思门(11)我护你无忧

第256章 :相思门(11)我护你无忧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许思哲已经洗过澡,换了一身浅色的居家服,坐在沙发上看报纸,余光扫到她,随即放下报纸,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何姨,她回来了,准备起菜。”

    “是,先生。”

    霍以沫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一句话没说,大步流星的往楼上走了。

    今晚是离不开了,她也不想睡外面,有那么多空房间,她何必委屈自己。

    何姨怔住了,眼神看向许思哲,“先生,这——”

    许思哲倒也不生气,薄唇晕开笑意:“随她去,饿了自然就知道乖了。”

    何姨明白他的意思,欠身,去准备起菜了。

    霍以沫随便挑了一间空房间,也不管*单被套脏不脏,直接往*上一躺,滚了几圈,不解气,又站在*上使劲的蹦。

    恨不得把他的*蹦出几个窟窿来。

    楼下正在用餐的许思哲和何姨都听到了咕咚咕咚的声音,何姨听的心里打鼓,不放心道:“先生,霍小姐是在拆墙吗?”

    何姨真担心她会把楼给崩塌了。

    许思哲淡淡的扫了一眼天花板,薄唇轻勾,若有所思的说:“何姨,以后家里怕是不会再冷清了。”

    何姨一怔,看到他嘴角的笑,顿时就明白过来先生对这位霍小姐存着什么心思。

    虽然这位霍小姐看起来很小,但是长相清秀,神采奕奕的,倒也不错。而且啊,她真的很久没有看到先生笑过了。

    想来先生是真的很看重这位霍小姐!

    霍以沫从来都没觉得时间是这么的难熬,每一分每一秒都格外的漫长与煎熬。

    在房间里蹦跶了好几圈,能弄乱的都弄乱了,看了看时间,还没到晚上十二点,想睡觉睡不着,也不敢睡,万一睡着了有人进来劫色怎么办!

    最重要的是肚子饿!

    饿得睡不着啊!

    别墅里很安静,灯火也熄灭了不少,陷入一片黑暗中,霍以沫以为他们都睡了,偷偷的打开门,瞄了一眼走廊,空寂无人。

    很好。

    她蹑手蹑脚不发出一点声音的下楼,凭着自己的记忆,在昏暗中摸索到厨房的门口。

    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吃的,碰碰运气吧!

    霍以沫刚将厨房门小心翼翼的打开,然后……怔住了。

    厨房里开着一盏昏暗的灯,峻拔的身影穿着灰色的真丝睡衣,腰带很随意的系在腰间,飘逸惬意,袖子挽到了手肘处,站在砧板前,手执菜刀熟练的切着洋葱。

    许思哲眼底的余光扫到站在厨房门口的她,声音平静,“想吃饭过来帮忙!”

    霍以沫有几秒的迟疑,一边走一边在想,他是特意在为自己准备的吗?

    “我要做什么?”站在他身边,看着红红绿绿的蔬菜,声音干巴巴的。

    许思哲瞧了她一眼,道:“帮我把袖子卷起来!”

    霍以沫看到他左手的袖子落下来了,有些扫到砧板了,撇嘴绕到另外一边,伸手胡乱的为他卷起了袖子。

    因为布料是滑的,她卷的又不仔细,刚卷上去又滑下来。

    霍以沫再次重新卷,三下两下上去,没两秒又滑下来了,她忍不住的吐槽:“什么破睡衣,这么麻烦。”

    许思哲动作停下来,认真的看着她,认真的说:“人笨就不要怪衣服!”

    霍以沫瞪他:“你说谁笨呢?”

    她很聪明的好不好!

    许思哲没回答,只是将手臂送到她面前,“仔细的卷好,卷不好你今晚就饿着。”

    霍以沫很想有骨气的甩头就走,但偏偏肚子很不争气,咕噜咕噜的在叫,是真的很饿,骨气什么的可以暂时不要了。

    伸手捏着柔滑的布料,开始认真的往上卷。

    许思哲低眸看着她素雅干净的脸庞,睫毛似是天然的卷翘,盛着淡淡的灯光,挺立圆润的小鼻梁,小嘴绯红。

    她算不得是什么标准的美女,但皮肤不错,眼睛漂亮,笑起来有浅浅的酒窝,加上是娃娃脸,所以看起来显得格外小,像是个刚刚入学的大学生。

    就是这样一个小东西,每一次都不轻不重的撩动了他沉寂已久的心弦。

    36岁,一个已经过了冲动热血,感情用事的年纪,凡事都是先谋而后定,包括感情也是如此。

    把她留在身边的这个念头是他经过深思熟虑后决定的,其中自然免不了要考虑到两家人之前的问题,也不会忘记霍渊和连景的事!

    这些在他看来都不是大问题,毕竟人时已尽,人世却常,他们都该为活着的人想一想,如果霍渊真心疼爱这个妹妹,想必也希望有一个人能照顾她,对她好。

    自己也许不是那个最恰当的人,却是那个最合适的人。

    到了他这个年纪不敢说会给她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或是激情,但是他敢笃定自己不会让她受委屈,不会欺负她;他的身份和自身条件,也有绝对的资本让她生活的很好,无忧无虑的!

    她爱闹腾,有点惹事,也没关系,他都能帮她处理好。

    既然清楚确定自己想要什么,那么他不会轻易放手。

    她年纪小,爱冲动又迷糊,这些都没关系,他可以等她,一路包容她。

    这些自己能做到的,别人未必就能做到,所以他为什么不自己来做,而要让给别人!

    许思哲给她准备的晚餐是一份炒面,一份汤,分量都不多,吃完应该刚好够饱。

    她应该是经常三餐不定,如果暴饮暴食太伤胃,毕竟已经这么晚了,睡觉胃里积食也不好,所以吃刚刚饱,最好。

    霍以沫吃饱了,下意识的就想端着盘子去洗,还没站在起来就听到他温温的声音响起:“放着,明天何姨会处理。上楼,休息去。”

    霍以沫没有坚持,但也没有乖乖听话的上楼,抬头一双黑白分明的瞳仁澄净的看着他,难得认真的神色道:“许部长,我们好好谈谈。”

    许思哲似乎猜测到她会这样做,挺拔的身子放松的往后靠,点头:“你说!”

    我听!

    “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为什么要这样和我纠缠不清,但是我觉得我们俩真的不合适!年纪,身份,背景,什么都不合适!虽然你中年丧偶,但你身份尊贵,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把时间浪费在我这个脾气不好,又穷酸落魄的人身上真的不值当!你就放我走,我感激不尽!”感谢你八代祖宗!

    中年丧偶……

    许思哲墨眉不由的敛起,怎么都觉得这四个字耐人寻味。

    “知道自己脾气不好就好,像我这么能容着你这小孩子的人不多了,所以你更应该好好珍惜!”许思哲望着她的眼神,完全就是帝王看*妃的眼神似得。

    “……”

    霍以沫真想一口咬死他,自己这是谦虚好不好!他还真敢顺杆子就往上爬了。

    “许思哲,我怎么说你才能明白,我们之间……”

    霍以沫的话还没说完,他修长骨骼分明的手指突然在镜面般的桌子上叩了几声,打断了她的话。

    清邃的眸光射向她,声音不温不火道:“现在性别都不是问题了,年纪背景身份更不会是问题,说来说去,霍以沫你不愿留在我身边最大的问题,应该是李扬羽!”

    因为你还是没有放下这个男人!

    霍以沫一听到“李扬羽”三个字,立刻警铃大作,气焰蹭蹭蹭的往上冒,恼火道:“现在在谈我们两之间的事,你提他做什么?让一个人躺着也中枪,你就有那么高兴了?”

    躺着也中枪?

    许思哲虽然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却还是答道:“因为他就是你不肯留在我身边的唯一理由!”

    霍以沫一时间语塞,竟然无言反驳。

    许思哲捕捉到杏眸里闪过的一丝黯淡,剑眉拧起,沉声:“霍以沫,他已经结婚了,婚姻美满幸福。”

    “我知道,轮不到你来提醒我!”霍以沫没好气的回道。

    许思哲眼眸眯了,似是恨铁不成钢:“你真是……死心眼!”

    霍以沫放在桌子下的手不由的收紧,看向他时,紧咬着粉唇的贝齿松开了,声音微颤,带着孤注一掷的决绝,“是,我就是放不下他,我就是还会想他,又怎样?我喜欢他是我的事,我没有想过去打扰他,这样也有错吗?你凭什么动不动就把他拿出来提一遍?我不想留在你身边是我的事,我又不喜欢你,为什么非要留在你身边?我哥哥死了,我被赶出霍家,一无所有,是不是就连说‘不’的资格都没有了?你们每个人看到就都能对我踩一脚,想把我怎么揉圆搓扁就怎么揉圆搓扁……你们凭什么都来……欺负我……”

    一开始情绪激动,语调高昂,越说越轻,越说声音越发的颤抖,到最后杏眸里涌上一层潮湿的水雾,氤氲,模糊了视线。

    许思哲神色微怔,大概是没想到她会毫无预警的就哭了,豆大的眼泪从漂亮的眼睛里流出来,挂在白嫩的肌肤上,晶莹剔透。

    霍以沫不想被他看到自己哭的样子,伸手抹去眼泪,但该死的眼泪越抹越多,最后索性伏案啜泣了。

    心里压抑了太多的委屈,难过,太多无法言语的难过。

    喜欢一个人没有错,那么不喜欢一个人也没错啊!

    他凭什么这么囚禁她,不让她离开,非逼着她留在他身边!

    不就是欺负她没有亲人撑腰吗?

    混蛋!

    许思哲起身走到她身边,微凉的手掌落在她的秀发上,声音温软:“别哭了。”

    他不喜欢看她掉眼泪的样子。

    霍以沫没抬头,伸手拨开他的手,不让他碰。

    许思哲直接握住她两只手,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强势的逼着她抬头与自己对视。

    只见小脸蛋被泪水侵湿了,卷翘的睫毛沾着晶莹透亮的泪珠,闪烁着伤心与难过,一喘一喘的像是要呼吸不过来气。

    “别哭了,我不禁锢你便是了。”他皱着眉头,耐心的哄道。

    霍以沫咬着唇瓣,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眶里滚出来,“真的?”鼻音很重。

    “只要你答应我两个要求!”不可能白白的放她走。

    霍以沫:“……”

    就知道他丫的没那么好心!

    许思哲一边温柔拭去她脸上的泪水,一边说:“第一不准再躲着我,第二不准再相亲!”

    他又不是洪水猛兽,不明白她怎么老想着躲着他。

    霍以沫很不想答应,觉得太没原则了,可是想想比起被禁锢在这里,这两个条件也不算太苛责,尤其是后者,她本来就不打算再相亲了,太吓人了,小心脏受不住。

    “我要回家!”

    许思哲知道她这算是答应了,紧绷的轮廓线松开了,“现在太晚了,今晚睡这里。”

    “我睡哪儿?”客房都没打扫。

    “卧室!”不然她还想睡哪里,这么晚不可能再把已休息的何姨叫起来。

    霍以沫吸了吸鼻子,精致的下颌傲娇的一扬:“我睡*,你睡沙发!”

    看到她又恢复了原本的神采奕奕,眼底不由的浮起了柔光与丝丝笑意,点头。

    霍以沫一下子就站起来,差点撞到了他的下巴,“我去洗澡,你不许跟过来!”

    佯装凶狠的丢下这么一句话,转身往楼上跑。

    许思哲伫立原地看着她有精神的样子,故作沉声道:“早知道就不喂饱你,一吃饱就闹腾!”一点也不省心。

    霍以沫走到楼梯口,听到他的话,回头对他做了一个鬼脸,又跑了。

    本来就没打算真的禁锢她,只是吓唬吓唬她,看她还敢不敢想一出是一出的跑去相亲。

    没想到会把她惹哭了,好在她不算难哄,上一秒还在哭,下一秒就雨过天晴。

    她心里的放不下,心里装着害怕与无法放弃的过往,他怎么会不明白,所以他会给她时间,会让她自己想清楚的,在那之前,他决不允许有其他人出现在她的周围,吸引走她的视线。

    这里没有女人的衣服,霍以沫也没客气,在许思哲的衣柜里随便拿了一件干净的衬衫当睡衣,去浴室洗澡洗头发。

    洗完头发,也不擦干水,舒服的往被窝里钻,迷迷糊糊的要睡着的时候,听到什么动静,她立刻睁开眼睛,看到走进来的许思哲,杏眸瞪大:“你,你怎么进来的?”

    她明明记得反锁了门!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叫备用钥匙的存在!”许思哲闻声回答,眸光落在她湿漉漉的头发上,皱眉,声音低沉,像是训斥:“睡觉前把头发擦干,这是常识,不知道吗?”

    “我就是不知道,怎样!”霍以沫扬了扬下颌,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

    许思哲是不会拿她怎样,转身去衣柜里拿出一条干净的新毛巾,坐到*边,薄唇轻抿:“过来!”

    霍以沫警惕的眼神看他,没过去,反而往被子里缩了缩。

    “要我去抱你?”他挑眉。

    霍以沫撅嘴,心不甘情不愿的从被子里爬起来,坐到他身边,嘟囔:“我困,我要睡觉!”

    许思哲微凉的指尖温柔的穿梭过她的长发,哄道:“头发擦干就能睡了,很快。”

    如果不把头发擦干就睡觉,会容易落下头痛的毛病。

    霍以沫盘腿坐在*上,他擦拭头发的动作很温柔,一点也不难受,她无聊的玩着自己一缕长发,一边打哈欠,催促:“许部长,你快点!”

    许思哲凝视她后脑勺的眼帘一掠,这个小东西....还真理所当然的使唤起自己了。

    “你叫我什么?”

    “许部长啊!”

    “嗯?”他低低的一声,充满不悦与危险。

    霍以沫撇嘴:“那我叫什么?你比我大那么多,直呼其名好吗?”

    “阿哲。”他说。

    “啊?”霍以沫一时间没明白过来。

    “叫我阿哲。”他耐心的重复一遍。

    “噗!”霍以沫忍不住的嗤笑起来了,回头杏眸明亮的凝视他:“不行,我叫不出口,太怪了!”

    阿哲,阿哲,阿哲……

    她小他12岁,居然喊他“阿哲”,打心里别扭好么!

    许思哲眼眸微眯,总觉得这个小东西似乎又在嫌弃他了。

    “哎,是不是她以前也这么叫你?”霍以沫揣测的问道,不是挑衅,是真的好奇。

    “不是。”许思哲回答的很干脆。

    “别说谎了,肯定是!一定很久没听到她这样叫你,所以你才想有人这样叫你,假装是她在……”

    “我说了不是!”许思哲握住她的手腕,语气沉冷,眼色足足了沉了一层。

    霍以沫怔住了,她好像还没有见过他这么凶的样子,声音小小的,“不是就不是,这么凶做什么?”

    许思哲回过神,暗暗深呼吸,平复了下情绪,声音徐徐响起:“不要胡思乱想,她从来没有这样叫过我,或者说她从来都不屑叫我的名字。”

    偶尔的叫一声“思哲”也不过是演戏罢了。

    霍以沫怔愣几秒,想到他那么喜欢连景,可连景从来都不喜欢他,其实他也挺可怜的。

    “可是我叫不出口,这样叫也不合适,你别逼我……”她垂下眼帘,声音低缓,顿了下,再起时,看向他,眼神又亮了,“在外面我叫你许部长,要是没人了,我叫你许叔叔,怎么样!”

    很不错的提议吧!

    许思哲眼眸又沉了,声音沉哑:“你叫我的司机哥哥,叫我许叔叔?”

    他的司机年纪没比他小到哪里去!

    霍以沫眼底迅速拂过一抹狡黠,吐了吐粉舌,扭头不看他了。

    许思哲眉心微动,岂会看不穿她心里的那点小九九。叫许叔叔,是为了时刻提醒他,他们之间的年纪差距,身份差距,想要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

    小东西,如意算盘打的倒是挺响亮。

    “你们这群小丫头都喜欢喊欧巴,喊叔叔,这么会找情趣;你喊我许叔叔,是在*我?”

    霍以沫:“……”

    本来挺正常的一个尊称,为什么从他嘴里说出来,感觉就变味道了。

    以后还能不能好好正视“叔叔”这个称呼了。

    头发擦拭的差不多了,他的手指缠绕着她的发梢一圈一圈的,鼻端下萦绕着淡淡的洗发水和沐浴乳的香气。

    她穿着他的衬衫,衣服很大,松垮垮的挂在娇躯上,她低头的时候,露出弧线优美的嫩颈,宛如一直漂亮的白天鹅。

    清邃的眼眸里渐渐染上一丝滚烫,她的肌肤很白,滑嫩的宛如初生的婴儿,洁白无瑕,牵引着人心隐藏着的那抹欲念。

    许思哲此刻很想亲她的肌肤,动作停下,低头,唇瓣一点一点的靠近,就在快接触到的时候,顿住了。

    在关键时刻控制住自己,因为不想吓坏她,更不想伤害她。

    霍以沫见他很就没动作了,侧头问:“擦干了吗……”

    她没想到他的脸凑得这么近,一回头脸颊与他的脸颊亲密的贴在一起。

    呼吸,瞬间凝滞。

    反应过来想后退,许思哲已经伸手拥抱住她,似要将小小的她填满自己空落的胸膛。

    霍以沫本能的挣扎,“你放开我,干嘛呢!”为老不尊啊!

    “别动!”他蹙眉,声音紧绷,低沉。

    霍以沫脑子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到之前看到的言情小说了,好像男人经不起女人在怀里乱动,容易擦枪走火。

    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为了不惹怒他,霍以沫觉得,还是听话点,比较不吃亏。

    许思哲见她难得肯听话,嘴角浮起淡淡的笑,温柔的将她抱在怀中,下颌在她的额际动了动,类似在“蹭”的动作。

    霍以沫在他的怀里趴了一会,哈欠一个接着一个,“抱好了没有,我要睡觉!”困死了。

    许思哲见她眼泪汪汪的,眼睛有一圈淡淡的青色,看来是真的困了,起身将她放在*上,盖上了被子,并没有立刻离开,侧躺在旁边被子外面。

    “睡吧!”

    霍以沫强撑着眼皮不落下,还惦记着劫色问题,“你出去,睡沙发!”

    “好,等你睡着我就出去。”他答应的很快。

    “你现在就去,我锁门。”脑袋空空的,也不知道这话说的有多么没有意义。

    他笑,“我要想对你做什么,你锁一百道门也没用。安心的睡吧。”

    霍以沫用仅存的意识思考,好像真的是这么一回事,也不坚持了,眼皮立刻就垂落下来,进入梦乡。

    许思哲看到她呼吸均匀,确认她是真的睡着了,轻轻的起身,俯首凑到她面前,一记怜惜的吻落在她的额头上。

    没有亲在唇上,不是他不想,而是时机不对!

    已经有了一次失败的婚姻,他接受到了教训,趁人之危的事,绝不可能再做!

    “小东西,别怕,我会护着你!”

    无论最后你的决定和选择是怎样的,在我的有生之年,能力范围之内,我定护你一世无忧。

    这*霍以沫睡的很踏实,一觉醒来已经是早上八点多了,她换下来的衣服都洗好摆放在*头,想来应该是何姨准备的。

    洗漱,换衣服下楼。

    客厅空荡荡的空无一人,霍以沫正觉得奇怪的时候,何姨从厨房走出来,虽然没有笑,但态度明显不一样了,“霍小姐,你醒了。”

    霍以沫点头,看了看还是没看到人,忍不住的问:“许部长呢?”

    “先生在后院给植物洒水。”何姨回答,“既然你醒了,我去通知先生,可以用早餐了。”

    那一瞬间,霍以沫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近乎是脱口而出:“我去吧!”

    何姨一怔,然后点头:“这更好不过!”

    霍以沫觉得她的话说的怪怪的,但也说不上哪里怪,在何姨手指的方向走向后院。

    八点多,太阳已经完全升起,金色的光芒笼罩在生机盎然的后院,未干的晨露在绿叶上映照着金光,闪闪烁烁。

    霍以沫还没有走近就看到身穿居家服的许思哲长躯沐浴在晨光下,袖子卷起,手里拿着水管正在给那些植物洒水,仔细认真,好像每一寸都不会被忽略掉。

    修长的身影镀上一层淡淡的光晕,行为举止优雅从容,宛如神祗,从天而降。

    她站在原地,一时间没有上前,因为脑子里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她真的喜欢过许思哲吗?

    她喜欢许思哲什么呢?她甚至一点儿也不了解他!

    她喜欢的那个许思哲是镜头下的他,温文儒雅,谦谦君子,清风俊朗,温润如玉,但那并不是真正的许思哲。

    真正的许思哲小气,毒舌,傲娇却又充满生活习气。

    他会亲自下厨做饭,他会抽烟,还会亲自给植物灌溉,可能还有其他很多自己不知道但他都会做的事情。

    这般想来,以前口口声声说喜欢许思哲,到底是小孩子过家家,太过浅薄无知与幼稚了。

    那样的喜欢,顶多就是粉丝对偶像的痴迷和敬仰,无关于风花雪月。

    后来她不知不觉的爱上李扬羽,是因为许思哲只是她一场幻想,而李扬羽却在她的生活里真实存在,触手可及,她认识李扬羽,了解李扬羽,与他有着很多很美好的回忆,或甜美,或酸涩,或愚蠢,但这些都是人生经历,是一场阅历财富的积累,所以格外的宝贵与难忘。

    霍以沫还在神游太虚的时候,许思哲已经关掉了水源,放下水管,拿着毛巾,一边擦手一边走向她。

    “一大早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

    霍以沫抬头看向完全笼罩住自己的黑影,眼底的光俏皮,“我在想再过几年你退休了,再就业做个园林工也不错。”

    退休?

    许思哲想到什么,眸底轻染笑意:“你放心,不到60岁我是不会退休事业,纵然退休了,养你还是绰绰有余。”

    霍以沫瞥了他一眼,不屑道:“你退不退休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谁要你养了!”她能养活自己的。

    “你想养我,也不是不可以!”许思哲思忖了下,认真道:“只怕你没那个能力!”

    “你才没能力!”这句话到唇边又咽回去了,感觉说出来似乎是默认了自己要养他,换了一句话说:“对啊!我没那个能力,所以你快点去找个能养得活你的去!”

    许思哲笑:“这么快就吃醋了?嗯?”

    霍以沫:“……”

    许大爷到底是你的理解能力有问题,还是你的自恋已经到了破表的指数了!

    到底从哪里听出来我的话是在吃醋啊!

    见鬼了!

    霍以沫懒得和他纠缠在这个问题上,“何姨说可以吃早餐了。”

    说完,转身先走了。

    许思哲看着她一副我懒得和你说的表情,嘴角不由自主的往上勾,步伐不紧不慢的跟在她的身后。

    今天的早餐是何姨准备的,用过早餐向何姨道谢,眼神催促的看向许思哲,她要回家,还急着写稿子呢!

    许思哲坐在餐桌前没动,淡淡道:“还记得答应我的两件事?”

    “记得,记得。”霍以沫想都没想,胡乱的点头。

    “嗯?”许思哲明显要她亲口说出来。

    霍以沫在心里嘀咕了句“麻烦”,嘴巴上还是乖巧的说道:“第一我不会再躲着你,保证手机24小时开机,您随叫随到,第二绝对不会再去相亲了。”

    “真乖。”许思哲凝视她的清眸流转过满意,起身去楼上换衣服。

    霍以沫对着他的背影翻了翻白眼,嘀咕道:“你大爷……”

    许思哲明明已经走到楼梯口了,却还是听到她的声音了,回头盯着她:“你说什么?”

    霍以沫瞬间坐正身姿,笑嘻嘻道:“我是说你大爷,你二大爷,你三大爷,都是你的大爷!”

    “……”

    许思哲深意的扫了她一眼,似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上楼了。

    许思哲将霍以沫送回去了,叮嘱她不准在乱跑,手臂上的伤还没好,要好好休息。

    霍以沫胡乱的点头,一脸的不耐烦催促他快走:“快去上班,你可是部长大人,迟到了不好。”

    许思哲知道她是不想见到自己,倒也不和她生气,不多言的转身回车上了。

    司机:“先生,是去医院吗?”本来是该去看老太太的。

    许思哲迟疑几秒,改主意了,拨通付青的号码:“帮我约一下石嘉木,说我要见她。”

    许思哲这边前脚刚走,霍以沫后脚就接到了一通电话。

    二十五分钟后,市中心一家高级咖啡厅。

    石嘉木抵达的时候,许思哲已经坐在位置上了,纵然外面烈日炎炎,咖啡厅里的许思哲身穿正统西装,领带系的整齐,丝毫不乱,整个人就一禁欲风格的成熟男人。

    “许部长,找我有何贵干?”

    “石小姐以为呢?”许思哲不答反问。

    石嘉木后背靠在椅背上,眼珠子灵活的转了几圈,双手轻轻的环在胸前,“是因为霍以沫,她昨晚是在许部长家吧!”

    昨天霍以沫和她求救,她连忙赶回了餐厅,结果人早没了,问服务员才知道后来突然出现一个男人,三个人似乎闹的不是很愉快,比较胖的去医院了,还有一对男女早早的离开了,男的看起来似乎很像是财务厅部长许思哲。

    之后给霍以沫打电话,电话先是没人接,接着就关机了,她有理由相信霍以沫是被许思哲带走的。

    担心,倒也不担心!

    在医院的时候她就看出来了许部长对霍以沫似乎很关心!

    许思哲薄唇轻勾,清邃的眸光平静的看着她,手转动着面前只剩下半杯水的杯子,若有所思道:“昨天那个人是你刻意安排!”

    石嘉木倒也不否认,撩了一下垂落在胸前的长发,“霍以沫看起来坚强勇敢,实际就是一个胆小鬼,偏偏又冲动,想一出是一出,我不这样做,她肯定会找其他人帮忙相亲,索性给她下一记猛药,让她长长记性!”

    许思哲的手指停住,杯子轻轻的放在桌子上,饶有深意道:“她很相信你!”

    “我也没欺骗她啊!”石嘉木无辜的耸肩膀,“那的确是我表哥,只不过很多年没见了!听说他不怎样,所以以沫肯定是不会看上的,他要是敢对以沫怎么样,不还有我在么!”

    以沫是她的好朋友,她自然是不会让以沫吃亏的!反正那个表哥,她从小就讨厌!

    “这次的事谢了!但——”许思哲的嗓音一顿,声音再起时夹杂着几分肃穆:“下不为例!”

    石嘉木心头一颤,表面却不露痕迹,薄唇含笑:“不知道许部长是以什么样的身份来谢我?以沫的好朋友?以沫的男朋友,或者说是以沫的倾……慕者?”

    许思哲敛眸,避重就轻道:“这并不重要!”

    “不重要吗?”石嘉木却明显想要刨根问底,“据我所知,以沫心里喜欢的人不是你!是她的那个L先生!”

    L先生!

    许思哲眸色瞬间深了颜色,掠眸寒潭射向她,道:“那你也应该知道他已经结婚了,而他的妻子与你出身相似!你认为他的妻子若是知道霍以沫的存在会容得下她?”

    石嘉木嘴角的笑瞬间凝滞,她没想到许思哲知道的这么多,比她预估的多很多!

    “哼!”她不屑的冷笑声,“我们第五军区向来就没输给他们第六军区!”

    有她在,谁敢欺负霍以沫!

    “你们军区的事,我没兴趣!”许思哲薄唇轻抿,态度强硬且笃定,“我只是希望石小姐不要再做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更不要阻碍我要做的事!”

    这就是他今天想要告诉石嘉木的话。

    话说完了,起身要走。

    石嘉木突然抬头,仰视他,神情严肃,“你是真的喜欢以沫吗?”

    许思哲漫不经心的扫了她一眼,“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这些到底与石嘉木没有关系,他也无需向霍以沫之外的任何人交代!

    话音落地,大长腿利落的迈起。

    “以沫心里住过一个人!”

    题外话:

    PS:还有第二更!《前妻,偷生一个宝宝》《总裁的豪门前妻》《警匪共器:老婆无恶不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