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第260章 :相思门(15)不如我包你

第260章 :相思门(15)不如我包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两个男人的眼神压迫下,霍以沫最终是没有固执下去,这样的形象走出去的确不好。

    付青将餐厅送来的外卖放在茶几上,一一打开,摆好,“部长,霍小姐,没其他事我就先出去了。”

    许思哲颔首允许。

    待付青离开后,他将筷子递到霍以沫的面前,声音不温不火,没有什么情绪波澜,“吃吧。”

    霍以沫眼底的水雾已经散尽,看了他一眼,伸手拿过筷子,低头看向茶几上的几个菜,其中有个洋葱炒什么的。

    “这是什么?”

    许思哲扫了一眼,回答:“洋葱炒猪腰,你想吃的。”

    霍以沫:“……”

    她就随口那么一哼,他以为自己是想吃这道菜?

    话说,怎么真的有这么一道菜?以前没吃过啊,能吃吗?

    抱着犹豫的态度,颤抖的筷子朝着那盘菜伸去,心情纠结忐忑的不亚于吃毒药。

    含到嘴巴里发现,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吃,又忍不住的多吃了几口。

    这顿饭吃的很安静,也有点食不知味,霍以沫是为了不惹怒他,希望吃完这顿饭,他们能好聚好散。

    好在许思哲也没有再为难她,用过午餐后就拨通了内线,吩咐付青和司机送她回去!

    霍以沫想把外套还给他,还没拿下来,耳畔响起他沉冷的声音:“披着!”

    霍以沫犹豫,心里盘算着等回去给司机也一样。

    付青这次知道叩门了,在听到应许的声音后,推门而入,“部长,车子已经准备好了。”

    许思哲朝着付青点了下头,没说话。

    霍以沫侧头看了一眼他没有情绪的俊颜,也没有说再见,转身就朝着门口走去。

    刚走了几步就感觉有什么扣住自己的手腕,步伐迈不出去,回头迎上他神秘如海的双眸,杏眸里闪过不解。

    他难道是要出尔反尔,不让自己走?

    许思哲捕捉到她眸底划过的不安与不耐烦,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将手里的一罐糖放在了她的手里。

    霍以沫看到手里满满的一罐糖,心口猛然一震,说不清楚是什么样的情绪。

    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长躯伫立在她面前,伸手整理了下披在她身上的外套,将被压在衣服里的长发整理出来后,收回了手。

    由始至终一句话都没说,像是在演一场哑剧,给了付青一个眼神,

    付青意会,欠身道:“霍小姐,请。”

    霍以沫抱着糖罐,情绪千回百转,眉心微动,数秒的停顿,最终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许思哲清邃的眸底闪过一丝黯淡,目送她的倩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削薄的唇瓣似有若无的微勾,苦笑渗透。

    付青送完霍以沫回来,将许思哲的外套送进了办公室。

    许思哲什么话都没说,付青放好外套并没有立刻出去,看着他低头专注工作的样子,欲言又止。

    许思哲眼角的余光扫到他,签字的手一顿,抬头看向他:“还有事?”

    付青迟疑道:“部长,你是不是和霍小姐吵架了?”

    许思哲没说话,剑眉一蹙,明显的不悦。

    付青知道自己不该多嘴,但是为了部长的终身幸福,就算是被部长讨厌他也要说。

    “部长,其实女人很简单的,耐心哄一哄就好了!霍小姐年纪她更……”

    “霍天安那边放人。”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许思哲打断了。

    “啊?”付青一怔,不明白他什么意思,怎么这么快就把霍天安放了。

    许思哲也不多做解释,声音阴沉:“出去!”

    付青听出他话里的强势和不容抗拒,知道部长不想再提霍小姐了,只好欠身离开。

    心里默默的叹气,这刚见有点进展,怎么突然就又崩了?

    难道是部长太急了,还是部长那真不行,霍小姐不满意?

    唉,果然是隐疾害死人呐!

    *

    那天以后许思哲再也没见过霍以沫,也没去找过她,每天都是家里办公室两点一线,偶尔会有推不掉的应酬。

    比如连恒小皇太子的生日宴会。

    说是连恒的生日宴会,但其实更像是他们几个人的私下聚会。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因为安歌第二天还要上课,江寒渚早早的带她回去了,姬夜熔也不许连恒玩的太晚,送他回房间休息。

    其他人陆陆续续的离开,只剩下许思哲还没走,连默端了两杯酒,给了他一杯,浅酌交谈。

    “听说你对外放话,霍以沫是你的人,还把霍天安给关了几天!”连默轻啜了一口酒,鹰眸淡淡的扫了一眼许思哲。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很意外,以为是一个误会。

    不是他觉得许思哲忘不掉连景,而是他觉得许思哲不可能再对谁动心,尤其对象还是霍以沫,似乎更不可能!

    许思哲手指酒杯,静静的喝酒,并没有开口的打算。

    连默勾唇:“看你这样子,原来是真的!”

    声音顿住,几秒后又道:“口味变得很特别!”

    许思哲欲饮的动作顿了下,眸光迎上他,沉声道:“阁下到底想说什么?”

    连默勾唇似笑非笑了下,“她不适合你!”

    霍以沫他见过几次,怎么说呢?

    太小了,不懂事,自带惹是生非的技能,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的哥哥是霍渊。

    “这不像你会说的话!”许思哲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只是连默都敢娶D&K的私生女姬夜熔,那么自己又为什么不能想要霍以沫?!

    连默嘴角那么似有若无的浅笑凝结,面色沉静如水,看向许思哲认真道:“当初我不应该撮合你和连景!”

    如果他没有撮合连景和许思哲,或者许思哲就不会经历那样的风波!

    许思哲意味不明的笑笑,摇头:“遇见景儿,我从未后悔!我唯一后悔的就是娶了她,把她逼上一条绝路却不自知。这样的错,一辈子犯一次,足以!”

    所以那天在霍以沫问他,是不是也要逼死她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他心里是怕的。

    他不在乎霍以沫的初吻是给了谁,他气的是她对李扬羽死心塌地,但李扬羽给了她什么?

    纵然如此,她却依旧那么拼命维护李扬羽,连一个“不好”都舍不得用在李扬羽身上。

    气她太傻,又气她对自己的态度,由始至终抱着警惕和抗拒,又或许是出于对李扬羽的嫉妒。

    一个男人不管脾气多好,修养多好,只要是男人,终究是有劣根在,绕是他也一样,经不起霍以沫那样的刺激和挑衅!

    他失控了,差点伤了她。

    想要把霍以沫留在身边的初衷是想对她好,如果伤害到她,这违背自己的初衷。

    她把话说的那么清楚,那么的讨厌他,他又怎么能够继续自讨没趣?

    罢了,她活的开心就好。

    连默探究的眼神打量许思哲,半天,不确定的声音道:“你对霍以沫,真动了心?”

    许思哲不答反问:“动心分真假?”

    连默觉得不可思议,许思哲居然会真的对霍以沫动了情。

    “可我听说她爱上了程慕的弟弟?”

    许思哲握着酒杯的手倏然一紧,一饮而尽酒杯里的酒,放下酒杯,起身道:“阁下,到了我这个年纪,能遇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不多了!能不能得到,其实已经没那么重要。”

    能够遇到已经是一种幸运了。

    26岁的时候他还有热血冲动,势在必得的决心,36岁的时候,他明白,凡事强求不得,尤其是感情。

    一段失败的婚姻与千疮百孔的爱情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冲动与清傲,没有了对方会爱上自己的笃定。

    连默身子放松的往后靠,剑眉一挑,嘴角含笑,揶揄道:“你现在看起来真像个情圣!”

    许思哲拾起搭在沙发上的外套,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这句话比较适合你!”

    话音落地,不等连默开口,他转身离开了。

    他不是情圣,也不是故作伟大,只是怕了。

    怕再犯下不可挽回的错误,怕害了一个无辜的姑娘。

    尤其是一个那么年轻的她。

    *

    没有许思哲也没有李扬羽的生活怎么样的?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霍以沫想,应该是“万籁俱寂”。

    恰好水潋滟要的那份稿子催着她交稿,她把自己关在家里几天都没出门,不是看资料就是写稿子,手机呼叫转移出去了,通讯录也不上线,整个人与世隔绝,清清静静的写稿子,沉溺在一个没有声音的世界里。

    当稿子终于写到自己满意后,她这才开门,站在走廊伸懒腰,一边开手机。

    有好几通电话都是石嘉木的,然后是短信,也是嘉木的。

    嘉木:你丫的又把自己关起来不接我电话。算了,猜到你可能在闭关写稿,我也就不去敲门打扰你!不过——6月29是什么日子,不用提醒吧!我爸给我订了一个酒店搞什么鬼宴会,你要是不来,我真和你绝交!衣服,过两天给你送去,我这两天在应酬我老爹!!有空和我联系啊!

    6月29日。

    霍以沫仔细想了想,终于想起来了,是嘉木的生日!

    难怪她老爹要特意过来给她办一个宴会!

    嘉木是独生女,受*爱的程度,不言而喻。

    霍以沫刚觉得轻松了,现在一下子又叹气了,她不知道要送嘉木什么生日礼物!

    总不能两手空空的去吧。

    霍以沫用手机登陆通讯录,有意无意的去看了下李扬羽的状态,灰色,不在线,签名:工作模式!加班!

    往下滑点,发现那个没有头像,只有一个“X”像代号的人居然写了签名: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呃——

    霍以沫盯着这个签名看了好半天,最后忍不住的笑了,还真符合他那个年纪会说的话!

    她低头改了自己的签名:作为一个小怪兽,我的愿望是至少消灭一个奥特曼!

    晚风阵阵,凉爽拂面,霍以沫收起手机,撩动了下自己的长发,露出明媚的笑容,做了一个手枪的姿势瞄准楼下的一颗树:“小怪兽要出去打倒奥特曼,biu-biu!”

    6月29日,霍以沫前*熬通宵写稿子,早上6点多才睡,一觉睡到下午,要不是石嘉木打电话来,她还不想起*。

    起*已是四点多,霍以沫连忙洗头发,洗脸,换上石嘉木寄来的衣服,一套白色的露肩齐膝的裙子,搭配一双裸色的高跟鞋。

    没有化妆,甚至来不及等头发干,急匆匆的出门,下楼的时候发现自己整个人好像都是飘的。

    好不容易站稳,霍以沫这才想起来,自己好像有七天没好好吃东西,感觉自己快升天啦!

    来不及坐公车,咬牙打车二十分钟内抵酒店,石嘉木早已等在酒店的门口,她这才发现石嘉木身上穿的衣服还有鞋子和自己的是一模一样。

    “你这是干嘛?算情侣装吗?”霍以沫走过去,笑道。

    石嘉木看到她,抬头挺胸,展示自己傲人的……A*,“为了证明我是有胸,至少比你有!”

    其实是想和她穿姐妹装!

    霍以沫瞧了眼比之前稍微大那么一点点的胸,一针见血道:“垫了几个硅胶,快拿出来!”

    “什么硅胶!我这可都是真货!”石嘉木不屑道:“汝沟什么的,挤挤嘛都会有的!”眸光落霍以沫微平的胸前一看,“要不要我帮你挤挤啊!怎么感觉你连A都没有了!”

    “你才A都没有,你就是个凹!”霍以沫翻她一个小白眼,挽着她的手臂道:“不扯这些!有没有吃的,我快饿死了!”

    “当然有!而且就猜到你肯定没好好吃饭,早就给你准备好了!”石嘉木牵着她的手去食物区那边给她拿吃的,一边走一边说。

    “你有几天没吃东西了?”

    “也没几天,七天左右!”

    “霍以沫,我看你真是要死了!你的胸就是这样瘦没的吧!”

    霍以沫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的一片坦荡,貌似是真的把胸瘦没了!

    “啊!你给我闭嘴,不准再提胸的事了!”

    算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吃饱肚子,其他的不重要啦!

    石嘉木是今天的寿星,绝对的主角,不时有人过来祝她生日快乐。为了让霍以沫安心吃东西,石嘉木到宴会厅门口,应酬着。

    霍以沫没一会就吃饱了,端着一杯果汁喝着。

    石嘉木走过来,“吃饱喝足,还满意吗?霍大小姐?”

    “要是有一张椅子就更完美了。”高跟鞋站着实在是太累人了。

    “美得你!”石嘉木瞥了她一眼,直接抢过她的杯子喝。

    霍以沫黛眉一蹙:“干嘛抢我的?”她不是太习惯和别人共用一个杯子!

    哪怕是自己的好朋友!

    “你不知道别人碗里的都是最好的这个道理吗?”

    霍以沫重新拿了一杯果汁,白她一眼,“歪理!”

    石嘉木知道她拿自己没办法,露出得瑟的笑容,趁现在宾客还不多,想和她多聊几句。

    “话说你哥的墓地弄的怎么样了?”石嘉木一直想借钱给霍以沫的,只可惜她脾气太拗,死活不愿意,非要自己去赚,把自己搞的那么辛苦,活的那么累。

    “别提了,今年我算是倒八辈子霉了!好不容易赚的钱都被一个混蛋给糟蹋了!”霍以沫想到那件事就牙痒痒。

    石嘉木劝她:“你也别太逞强了,大不了就当是和我借,给我写个借条,分期每个月还给我呗!”

    霍以沫摇头,还是不想借石嘉木的钱,有一口没一口轻啜着果汁,叹气:“这年头一块墓地价格快赶上一套放假,我要是为了一块墓地想被人*,你说,人家会不会觉得我有病?”

    真的累到感觉撑不下去的时候,她就会开始脑洞大开,学人家言情小说里的女主去卖个身,说不准还能卖出个霸道总裁的真爱呢!

    只不过人家卖身不是为父亲母亲弟弟治病,就是为男朋友的事业献身,她比较特别,她是为了哥哥的墓地!

    石嘉木无语的眼神看向她,还没来得及说话,低沉的嗓音缓缓传来:“被谁包都是包,不如我*你,如何?”

    听到声音,霍以沫身子猛然一僵,回头看说话的人,眼底的光瞪了石嘉木一眼,似乎在问:他怎么会在这里?

    石嘉木无辜的撇嘴,她怎么知道,可能是她老爹请来的。

    霍以沫看着身穿深色西装的男人,薄唇扬起一抹冷笑:“我被谁*都行。除了你,许思哲!”

    妈蛋,说好的不会再阴魂不散,感情是在逗她玩呢?

    许思哲沉默,一双清邃凝望她的眼眸,波光流动,似无奈,似*溺,似……

    霍以沫放下杯子,对石嘉木说:“我去一趟洗手间!”

    石嘉木点头,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去洗手间的房间,再看向许思哲时,发现他的眼神一直停留在霍以沫消失的地方。

    “我记得,许先生和军区似乎很少有往来。”石嘉木率先开了口!

    今天是她的生日宴会,她可不记得老爹有帮她邀请许思哲!

    许思哲薄唇噙着一抹温雅的淡笑:“以前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

    石嘉木手里攥着杯子,与许思哲对视,内心忍不住的骂了句:笑里藏刀啊,老狐狸!

    霍以沫站在洗手台前发呆,怎么说呢,情绪有点儿复杂,她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许思哲,尤其是那天自己把话说的那么绝。

    她以为他不可能再想见到自己了。

    不至于自恋到他是特意来见自己的,但是这么快又见面了,一时间真觉得有点尴尬。

    倒不是真的打心底讨厌许思哲,她只是想要与他保持距离,所以才说那么过分的话。

    现在……怎么办啊?

    霍以沫纠结的抓了抓头发,不想回宴会厅里,怕再看到许思哲,咬了咬牙给石嘉木发了条短信:“生日快乐啊,嘉木!礼物,我已经送到礼物区了,自己慢慢找吧!我先闪人了!你懂的!

    后面加了一个很无奈的表情。

    发完短信,她直接把手机给关了,打算从后门离开。

    岂料刚从洗手间走出来,因为低着头走的太急,没有注意到前面的人。

    猝不及防的与对面的人撞个正着。

    题外话:

    《前妻,偷生一个宝宝》《总裁的豪门前妻》《警匪共寝:老婆无恶不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