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第298章 :尽余生(8)咱俩没戏

第298章 :尽余生(8)咱俩没戏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冰冻计划,在霍以沫的坚持下,路南风没有放弃,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不管是对霍以沫还是路南风来说,都是极其艰难和痛苦的。

    想要在霍以沫的记忆里彻底清楚掉关于许思哲的痕迹,首先要找到她对许思哲刻骨难忘的那一幕,也就是霍以沫爱上许思哲的那一段记忆!

    因为不管有多深的爱,都是由最初的那一秒心动开始的。

    为了找到这一秒,霍以沫不得不对路南风口述她和许思哲之间的点点滴滴。

    这对她而言,不亚于是拿刀子在凌迟自己。

    霍以沫说对许思哲的心动是在那次车祸,他在电话里说愿意娶她的瞬间。

    路南风催眠她,发现并不是,所以她醒来还是记得许思哲,想起这个人还是会痛彻心扉。

    霍以沫又说是在火灾,他来找自己的那一瞬间。

    结果,依然不是。

    霍以沫说了很多他们的回忆,但每次都不是,路南风最终无奈的叹气道:“算了,放弃吧!你根本就不想真正的忘记这个人,所以你的潜意识也根本就不会承认,你到底是哪一个瞬间对他心动了!我们不要再浪费彼此的时间了!”

    冰冻计划原本就很难成功,再加上她根本就不配合,路南风不想再继续下去,只是在浪费时间。

    路南风转身要离开,手握到冰冷的门把时,身后传来哽咽的声音:“拥抱。”

    背影明显一僵,回头看向蜷缩在躺椅上的人,泪流满面,声音颤抖,“那次我在他办公室睡着了,睡的迷迷糊糊,错把他当李扬羽拥抱了。他很生气,那天晚上他送我回去,很用力的拥抱我,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是被人需要的。”

    那一瞬间,她对许思哲动心了,主动的去拥抱他,并不是为了让他消气,只是纯粹的想要抱一抱这个体温冰凉的男子。

    只是她的潜意识都不敢承认,自己原来那么早,那么早就已经对他动心了。

    路南风最终没有离开办公室,再一次的催眠她,在她的记忆里引导着她回到那个夜晚,篡改了那段记忆,让她彻底忘记那个晚上发生的事。

    之后便是从她开始暗恋许思哲的那段记忆开始,一点一滴的修改她的记忆。

    他们在办公室里待了整整48个小时,不吃不喝,一直到将许思哲从她的记忆里彻底抹去。

    醒来后,她记得霍渊,记得石嘉木,记得水潋滟,记得李扬羽,独独就是不记得许思哲,听到这个名字也只是一脸的茫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冰冻计划成功了,哪怕她无意间看到关于许思哲的报道,也没有唤醒过她对许思哲的记忆。

    -

    许思哲听着路南风说着冰冻计划的整个细节,知晓她对自己心动的那一个瞬间,心如刀割。

    她说过喜欢他,却从来都没有说过爱他,曾以为有漫长的余生总有机会听到她对自己说这句话,却怎么也没想到,等来的不是她的真情流露,而是将他忘记!

    查不到当年究竟发生过什么,也找不到任何的痕迹,而她是唯一知晓真相的人,却不肯说出真相!

    “哪怕她不愿意,你也有办法窥探到她内心的秘密,不是吗?”沉冷的嗓音艰涩的从喉间逸出,想要从霍以沫的嘴里知道真相这根本就不可能,唯一的突破口,只有路南风。

    人在被催眠后是意识最薄弱的时候,只要路南风想知道,他就有办法让霍以沫自己说出真相。

    “话虽如此,但是我有我的职业操守,我尊重病人的选择和她内心的秘密,在没有得到准许下,我是不会肆意去窥探她的秘密!”路南风义正言辞,完全是一副不知情的样子。

    “究竟是什么事,一定要忘掉我不可?”这是他心头最大的疑惑,如果得不到一个答案,他永远不可能甘心。

    路南风似笑非笑:“这个问题唯一能给你答案的人,只怕现在想给,也是有心无力了。”

    没有人知道霍以沫要忘掉他的原因,哪怕是现在的她。

    许思哲修长的双手撑在干净的桌面上,神色凝重的厉害,眼神黯淡的像是看不到一丝的希望,*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冰冷而无助的挣扎。

    他转身走了两步,在路南风以为他死心要放弃的时候,猛然转身狠狠的一拳挥在路南风的脸上。

    眼镜被打飞,转移滑到了一米之外。

    “纵然如此,我也不会原谅你。”

    如果不是路南风,她不会忘记自己。

    她,不会!

    路南风摸了摸自己被揍的脸,看着愤怒离去的许思哲,忍不住的笑了。

    这男人,舍不得拿霍以沫出气,就拿自己当出气筒?

    呵!

    -

    霍以沫虽然回到了霍家,但是还有些东西在路南风的公寓,她不想麻烦别人,便自己开车去收拾。

    公寓是路南风暂时借给她住的,收拾好东西,又把公寓打扫了一遍。

    窗外暮色降临,李嫂打电话来问她什么时候回去,好准备晚餐。

    霍以沫说等下就回去了,收好钥匙,改天还给路南风,拎着自己的东西走到门口。

    一开门就怔住了。

    一席黑色风衣的许思哲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此刻眸色深沉,幽暗的像是没有底的深渊。

    对于许思哲是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的,霍以沫一点也不奇怪,最近一直有人暗中跟着自己,想来是他的人。

    两个人一时间就这么站着,四目隔空相对,谁也没有先开口。

    霍以沫嗅到他身上淡淡的酒气,率先开了口:“你喝酒了?”

    许思哲没有说话。

    “李嫂做好饭,等我回去,许先生要是没什么事,也回去吧。”

    她声音淡淡,听不出什么情绪,想要从他身边的缝隙侧身而过,要带上门的时候……

    他突然伸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粗鲁的将她摔在了墙壁上。

    手里的包掉在门外,而他已经用脚踢上了门,与她在房子里。

    霍以沫痛的闷哼一声,抬头昏暗中还来不及问他怎么了,黑影压下来,沉哑隐藏着痛楚的嗓音在耳畔响起:“你把她还给我,好不好?”

    被抵在墙壁上的身子猛然一僵。

    “她那么憋不住话,受不了委屈,她一定会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一定会让我替她出气,不会默默的扛下一切,更舍不得……忘记我!”

    霍以沫听出他喑哑嗓音里的心碎,心莫名的揪起,抵在他胸膛上,想要推开他的双手却使不上力气。

    一片静谧如死的昏暗中,她声音温凉,“对不起!”

    回不来了,他爱的那个女孩,真的回不来了。

    光线暗淡中,霍以沫感觉到脸上有冰凉的触觉,是他的手在轻抚着她的脸庞,指尖倾注无限的温柔与心疼。

    气息喷薄在她的肌肤上,凉凉的,痒痒的,似是在撩拨着什么。

    静谧紧绷的气氛中,是谁的心跳,似擂鼓,凌乱的跳动着。

    “小螃蟹,对不起!”

    五个字,一场支离破碎的心碎,铺天盖地的愧疚宛如最凶猛的潮水,将他淹没。

    在她最需要自己的时候,他不在她的身边,在她最痛苦的时候,他毫不知情!

    他说过,不会再让她饱受颠沛流离之苦,却没有做到。

    怎么能……不自责!

    恨不得……杀了自己!

    “我想她选择忘记也许就是选择原谅……”

    “你”字没有机会出口,因为他捧起她的脸颊,在她柔软的唇瓣上落下疯狂而绝望的吻。

    与上次在车内的吻不同,这个吻充满思念与愧疚,还有那些蓄满胸腔无处安放的深情缱绻。

    挣扎无果,她无奈的放弃,承受着他如狂风骤雨般的吻,以为等下就会停止了。

    岂料,他今日的情绪有些失控,微凉的大掌急不可耐的往她的衣服里钻,仿佛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唤醒被她锁在门口的那段记忆!

    霍以沫没有恐慌,只是在他的唇移动到耳畔时,喘着气,声音冷静,平缓而出,“如果我说,我被人伦歼还生下过一个野种,你还敢要我吗?”

    唇瓣和手倏然顿住。

    模糊的光线中,清冽的眼眸不可置信的盯着她。

    整个人宛如雷击,怔住。

    久久回不过神。

    恍若死一般的静谧持续半天,她很冷静的拿开他的手,推开他,拉开两个人的距离。

    窗外有灯光斜进来,隐隐照亮她嘴角轻勾的笑意,“开个玩笑,毕竟我是写小说的,想象力比较丰富!”

    许思哲死死的盯着她云淡风轻的样子,沉默不语。

    霍以沫一边拉开门,让走廊的灯光射进来,一边弯腰捡起地上的包,回头看他,“只不过那段记忆就好像是一个潘多拉的盒子,谁也不知道打开后会释放出一个什么样的魔鬼,所以你就不要再企图唤醒我的记忆!”

    声音顿了下,再次响起时,有些漠然,“既然她选择把你忘记,就表示她选择放下你!你又何必念念不忘?以你的身份背景,想要什么样的好女人没有?比她好的更是数不胜数,那天在餐厅遇到的那位小姐就不错,许先生的年纪也不小了,就不要再把时间浪费在不必要的人身上,屈从现实的温暖,没什么不好。”

    话音落地,她拎着包,施施然的离开了。

    坐在车内,连安全带都来不及系,直接发动引擎,油门踩到底。

    正是晚高峰期,在巨大的车流量里有一辆跑车不顾红绿灯不断的往前闯,速度快到周围的人都不由的倒抽一口冷气,车子停在路边,大骂遇到了一个疯子。

    不知道开了多久,不知道开到了什么地方,直到手机响起,车速才慢慢的减下来,最后停在路边,接听电话。

    还没说话,电话那头传来训斥声:“你疯了是不是?这个时间段在市内飙车,是嫌自己的命太硬了是不是!”

    “有什么关系,反正你会帮我摆平!”声音漠然。

    “霍以沫,你别仗着我*你就觉得自己可以为所欲为,我捂了两年也没把你的心捂热,你以为我还会再捂多久?”言下之意,他可能随时不管她,任由她自生自灭!

    霍以沫拿着电话笑了,“我从一开始就说了,咱俩,没戏!”

    “闭嘴!”对方明显是恼羞成怒了。

    霍以沫很识趣,不提这件事了,毕竟男人的自尊心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你打电话来,应该不只是为了骂我吧?”

    “你猜的没错,霍冰儿果然不死心,搭上了一个高官,说是可以帮她,于是她答应见面,就在今晚!”

    霍以沫听着,心里直冷笑。

    看样子霍冰儿是真的愤怒到失去理智,连自己的身体都能出卖。

    “你安排几个记者蹲点,最好是联络下高官的老婆,这种事人多才热闹!”

    “早就安排好了,你等着看明天的新闻好了。霍冰儿永无翻身之日了!”

    霍以沫拿着电话,看向远处的一片黑暗,绯唇轻挽弧度,阴冷绝然。

    霍冰儿,终于成功的把自己作死了!

    事情,该尘埃落定了。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片刻,难得严肃的问她:“你有什么打算?”

    题外话:

    《前妻,偷生一个宝宝》《总裁的豪门前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