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第310章 :尽余生(20)我不痛了

第310章 :尽余生(20)我不痛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霍以沫在他的眼神里看懂了请求,也在陆璇的眼睛里看到母亲对儿子的保护与疼爱。

    她应该转身离开,应该视而不见,应该承认今天的一切都是陆璇的报应。

    可是——

    他眼底的悲恸与挣扎,如同一根细细长长的藤条蔓延至她的心头缠绕,勒的她喘不过气来。

    她恨陆璇,但是更爱她的许叔叔。

    颤抖的手指从外头的口袋里掏出手机,麻木的拨通了电话,眸光一直看着许思哲,声音轻的没有一丝力量,“这里是52号路,时光咖啡厅门口,有人受伤,请迅速派救护车过来。”

    挂掉电话,多余一个字都没有说,眸光从他的眼眸上移开,低头,勾唇似是笑了下。

    不知道是在嘲笑他,亦或者是她自己。

    迈动着机械的步子,一步步的走向路边停着自己的车子。

    拉开车门的手都在颤抖,连开了两下都没拉开车门,到第三次终于拉开车门,整个人虚脱的坐进去,连关车门的力气都没有了。

    手指穿梭在发间,紧紧的抓着自己的头皮,像是要撕下那一层头皮,不停的捶打着自己的头,像是要将它敲开。

    附近医院救护车来的很快,十分钟左右。

    急救员将陆璇移到担架上时,她已经失去了意识,许思哲跟着他们上救护车之前,忍不住的回头看了一眼停在路边的车子。

    车窗贴着车窗膜,外面是无法看清楚车内的人,但车内的人却可以看清楚外面的一切。

    霍以沫侧头看过去,恰好迎上他的眸光,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许思哲是看得见自己的,他清邃柔情的眼神是看得到她的。

    心,密密麻麻的疼起来。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爱你,而你不知道,是两个人明明相爱,却无法在一起。

    许思哲上了急救车,很快消失在眼帘中。

    消失在她的世界里。

    ·

    霍以沫回到霍家,将车钥匙交给李嫂,报了一个地址,让她派人去将自己的车子取回来。

    步伐走向祠堂,每一步都是轻飘飘的,像是随时都会晕厥过去。

    李嫂不放心,跟在后面,关心道:“小姐,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要不要叫个医生过来?”

    “我没事,李嫂,你忙你的去,我想一个人呆着,你别让人来吵我。”霍以沫没有回头,声音沙哑,虚软无力,走进祠堂,直接将门关上。

    李嫂再不放心也不敢违背她的话,站在祠堂门口好一会,忍不住叹一口气,转身离开。

    霍以沫走到照片前,取下了霍渊的遗像,双腿发软,蓦然跪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低头看着她的哥哥,失色的唇瓣轻颤,“对不起……哥哥,对不起……”

    因为陆璇,她的哥哥死后,连骨灰都没有了,可是今天她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陆璇去死。

    明知道这样对不起哥哥,她还是做了。

    她已经没有了亲人,不能让许思哲也失去仅有的亲人。

    她所尝过的苦,都不愿许思哲再去经历。

    眼底蓄满的潮湿溢出,一滴一滴落在黑白照片上。

    清风俊朗,薄唇轻勾,带着记忆的暖,似乎在宽慰她,一切都会过去的。

    ·

    医院。

    陆璇在手术室里急救,许思哲坐在外面的椅子上,不安的等待着。

    付青匆匆赶来,看到他身上的血迹,脸色不由的变了,放缓脚步走到他面前,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手里捏着的厚重的资料,此刻越发的沉重了。

    “也许这些已经不重要了,我还是放在这里,等部长想看的时候再看吧。”付青低低的出声,顿了下,又道:“我去联系颜医生,一定不会让陆夫人有事的。”

    资料放在许思哲的身边,转身之前付青不放心的看他一眼,心头莫名的难过了。

    这些,都算是什么事!

    许思哲不知道坐了多久,手术室的红灯一直刺目的亮着。

    僵硬的指尖移动,触碰到资料袋,这才回过神。

    黯淡无光的眼眸落在资料袋上,反应很慢,拿起资料袋,打开拿起一份厚厚的资料。

    文字叙说,照片,每一张照片上丑陋的脸都让他恨到骨子里,恨不得亲手杀了这些人。

    每一行字,每一张照片都是触目惊心,毛骨悚然,只是当翻到末页……

    血迹干枯的指尖蓦然一抖,“啪”的一声资料摔在地上,一张张纸散落满地,无从整理。

    猩红的眸光里蓄满了潮湿,像是被命运的手紧紧遏制住脖子,连苟延残喘的机会都没有,勒的他喘不过气,至死方休。

    低头,双手紧紧揪着碎发,静谧中有什么一滴一滴的砸落在尘埃中,溅起了一朵朵悲哀的花朵,弥散哀伤。

    活了三十八年,许思哲第一次哭的这么狼狈不堪,泣不成声。

    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神魂俱裂。

    ·

    路南风接到电话赶至霍家是隔天的下午,李嫂说她已经把自己关在祠堂一天*没出来过。

    他一脚踹开门走进去,霍以沫已经昏倒在地,怀里还紧紧的抱着霍渊的遗照,像是抱着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她的脸色苍白无色,气息微弱,看得路南风心头一紧,三步并成两步跨过去,利落的将她抱起来。

    这不是路南风第一次抱她,可是每一次抱起她,路南风都有一种揪心的疼。

    她很轻,轻到似乎一阵风就能卷走她。

    没有送她去医院,而是放在*上,吩咐李嫂端一杯热水,自己则是从*头柜的抽屉里拿出药盒,打开一看……

    药盒,早已空了。

    一时间紧攥着药盒的手面泛着青色,胸腔有什么在猛烈的碰撞,气息不稳,似是在隐忍压抑着什么,可最终还是……

    “Fuck!”

    暴躁愤怒的低吼一声。

    这份愤怒从何而来,或许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路南风拨通一个认识的医生电话,说了药名,让他立刻送过来。

    掐断电话,眸光落在*上,黑色的长发在她身下铺开,眼底的光隐晦复杂,更多的是不安。

    坐在*边,伸手轻抚她的脸颊,触觉微凉,没有一个正常人该有的体温。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一巴掌是为了把我赶走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故意说那些话好把我,我们所有人都赶走,好一个人躲起来,偷偷的死掉吗!这样就不会有一个人会知道你的离开,不会有人为你难过。”

    声音低低的,沙哑中夹杂着酸涩,“似风,你说的对,我是动了不该动的念头,犯了作为心理医生的大忌!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可以答应你,你担心的事永远都不会发生,可你也要答应我,不要放弃自己,放弃希望。”

    “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让许思哲亲耳听到真相吗?因为我知道,治得了病治不了命,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说还有一个人能治愈你的伤,那一定非许思哲莫属!我知道你爱他,纵使你再爱他,也没有权利替他做选择!你不能做一个怯懦的胆小鬼,你要勇敢的去面对一切,面对他作出的选择!”

    手指轻轻缠绕着她的发梢,眸色里蕴满着眷恋,上身慢慢的倾覆到她面前,仔细的看着她每一寸肌肤,像是要将她刻在脑子里,永远不会忘记。

    “我和李扬羽、或程慕都不一样,李扬羽是不愿,程慕是不敢,而我是不能!有时候善意的付出,反而会成为别人的包袱,而我不能成为你的包袱!不能用爱情留住你,我愿意用友情挽留你,如果友情走了,那么我就用回忆记住你!”

    眸光落在她苍白的薄唇上,长眸轻阖,低头轻轻的覆盖上,温柔如羽毛。

    走到门口欲要进来的倩影猛然僵住,下意识的转身躲在了旁边,没有进去。

    葱白的玉指捂住了自己的唇瓣,压抑住自己的情绪,眸底不由自主的被侵湿。

    短暂几秒的驻足后,迅速的下楼离开。

    宛如从未来过一样。

    ……

    陆璇在医生的极力抢救下,脱离生命危险,但需要在重症观察室观察24小时,安全度过这24小时后,就真的没事了。

    许思哲站在病房外,看着躺在重症观察室的陆璇,眸色黯淡,是担心,亦是自责。

    无论陆璇做了多坏的事,终究是他的母亲,终究是没办法恨起来的。

    许思哲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什么脸见她,可忍不住……不去见。

    车子停在霍家老宅,他坐在车子里,看着这个曾经风光无限的霍家,如今人口凋零,独留她一个人,无依无靠,还经历了那么多的痛苦。

    不知道在车子里坐了多久,直到有人敲车窗,抬头看到她穿着普通的居家服,没有穿外套就这么跑出来了。

    许思哲打开车门,下车,动作迅速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一如过去温柔体贴的将她的长发从衣服里拿出来,整理好。

    距离靠的很近,霍以沫嗅到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很熟悉,也怀念的气息。

    “之前在睡觉,睡醒才听李嫂说你来了……”声音淡淡的,看着他的眼神无悲无喜,像是在与老朋友对话。

    许思哲低头看着她素净的脸庞,粉黛未施,每一寸肌肤都光滑细嫩,看不到一点儿受伤的痕迹,可是想到她曾经遭受了多大的罪,心如刀割。

    “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

    声音低哑,微微颤抖,充满了愧疚。

    霍以沫明净的眼眸凝视着他充满愧疚的神色,一时间没说话。

    许思哲修长的手臂忍不住的一把将她搂到怀中,唇瓣贴着她的耳畔,沙哑的嗓音再次响起,“对不起!”

    因为我让你受到那么大的伤害,我居然让我的母亲那般的伤害你。

    单薄的身子僵硬了几秒,重新感受到这个怀抱的温暖,有一种让人*到无法自拔的魔力。

    “对不起!”明明知道你已经受到那么大的伤害,却还要你救她!

    三声“对不起”,一次比一次更心碎。

    颓然垂落在身旁的双臂慢慢的抬起,轻轻的搂住他结实的腰部,紧抿的唇瓣轻轻的张开:“我不痛了,真的不痛了。”

    她越是说着不痛,却越是让许思哲的心痛到像是被撕开了一道口子。

    拥着她的双臂越发的用力,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骨血中。

    霍以沫被他勒到骨子都在痛,却舍不得让他放松,哪怕是痛着,只要是被他抱着,亦甘之如饴。

    “程慕给我找了最好的医生,没有留下什么疤,我比以前更漂亮了,是不是!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我很好的。”

    她的声音很轻,小手紧紧攥着他的衣服,还在努力的安慰他。

    他低头,深情的眼眸贪婪的凝视着她,一想到今生差点就再也看不到她,心里的恐惧与不安如潮水般汹涌澎湃。

    “你是我遇见过的最美最好的女子。”

    题外话:

    《前妻,偷生一个宝宝》《总裁的豪门前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