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第312章 :尽余生(22)我跟你走

第312章 :尽余生(22)我跟你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霍以沫蹲在木槿花盆前,用手指趴着土,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许思哲环顾完霍家祠堂,眸光落在她身上,“木槿的骨灰还在这里?”

    “恩。”霍以沫低着头专心在扒着花盆里的土,没抬头,声音低低的。

    没一会,她突然抬头,看他:“找到了!”

    “什么?”许思哲好奇,除了骨灰,她还在花盆里藏了什么东西。

    霍以沫拿出一个用丝巾包裹的东西站起来,拍了拍丝巾上的灰土,打开,又是一层纸巾,纸巾打开还有一个一块专门擦拭玉器的布。

    许思哲越发好奇了,她到底藏着什么呢!

    打开最后一块薄布,安静躺在掌心里的是半块玉,映入许思哲的眸底时,清俊的容颜骤然一变,漆黑的瞳仁紧缩,不可置信的看向霍以沫。

    霍以沫低头看着还完好无损的玉,暗暗松了一口气,并没有注意到许思哲的变化。

    直到——

    许思哲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指尖的力气不断收紧,她抬头这才发现他脸色苍白,似是在紧张什么。

    “怎么了?”

    “你怎么会有这块玉?”紧抿的唇瓣轻启,声音艰涩的从喉间溢出,眸光瞬也不瞬的盯着她,不等她回答,又紧张的追问:“这块玉不是你的,对不对!”

    霍以沫一脸的不解,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疑惑的问:“你是认识这块玉?”

    “告诉我,这块玉不是你的。”许思哲没有回答她,迫不及待的再次重复追问她。

    仿佛这个问题对他而言,极其的重要。

    霍以沫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还是点头解释,“这玉本来的确不是我的。”

    许思哲听到她这样一说,蓦然松了一口气,捕捉到她话里的重点,皱眉:“本来?”

    “玉到底是谁的?”

    “木槿啊!”霍以沫感觉到他对着这半块玉很在乎的样子,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他,“听夜熔说这半块玉是木槿从小就有的,后来她送给了我哥!我本来是想还给夜熔的,可夜熔没收,送给我留个念想。我想她是用这样的方式告诉我,我不是一个人。”

    木槿?

    许思哲锐利的眼眸看向霍渊遗照旁边的遗像,黑白色调,轮廓青稚干净,笑容明媚,清秀的五官看起来有些面熟。

    霍以沫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疑惑:“到底怎么了?”

    许思哲没说话,松开她的手腕,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半块玉,与霍以沫手中的几乎是一模一样。

    霍以沫怔住了,凝望他的眼神里写满了不可思议。

    许思哲将她手心里的半块玉拿过来,与自己手里的玉合在一起,恰好就是一块完整的玉,一丝缝隙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霍以沫彻底怔住了,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有另外半块玉?你和木槿……到底是什么关系?”

    心,不受控制的狂跳。

    许思哲低眸看着合在一起的玉,沉默许久没有回答她,眸光再次看向她,“离开之前,你可能要跟我去一个地方。”

    黛眉轻蹙,不解的凝视他。

    许思哲忍不住的将她抱进怀中,温情的亲吻她的秀发,声音低低的,“还好不是你!”

    霍以沫被他抱在怀中,完全不明白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

    许思哲要霍以沫离开之前陪他去一趟医院,没有明说缘由,可霍以沫隐约能猜测到是去见陆璇,可能还与半块玉有关。

    霍以沫的东西收拾好,放在后备箱,再去完医院之后,她会直接开车离开岩城;而许思哲也是自己开车过来的,所以去医院的时候,两个人各自开车。

    抵达医院其实还没有到可以探访时间,但许思哲的身份特殊,自然不受这个时间限制,带着霍以沫直接进了病房。

    陆璇刚醒来洗漱没多久,看到许思哲进来有些意外,他平日里没这么早,再看到跟着进来的霍以沫,苍白的脸色微变。

    一时间气氛尴尬,僵硬,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许思哲拿了一把椅子放在病*的不远处,让霍以沫先坐。

    霍以沫看到陆璇,明净的眼眸冰冷无比,坐下时不由自主的握住了拳头。

    许思哲知道她们此刻心里都很奇怪,也都无法面对彼此,但有些事必须当面说清楚。

    他从口袋里掏出玉,递到陆璇面前,“母亲,你还记得这个吗?”

    陆璇看到玉,眸色有些奇怪,“这不是奶奶留给你的,我知道你一直都随身携带的。”

    许思哲又将另外半块拿出来,陆璇看到那半块时,整个人都呆了,一把抓住许思哲的手,激动道:“思雨……你找到思雨了?”

    许思哲没说话,点了点头。

    陆璇眸光一红,猝然湿润,“这么多年……这么多年终于找到思雨了!她在哪里?她还好吗?”

    许思哲没说话。

    陆璇见他的神色不对,下意识的看向坐在椅子上垂眸神色漠然的霍以沫。

    脑子里灵光闪现,宛如雷击。

    紧握着许思哲的手松开了。

    “不是她。”许思哲知道陆璇一样都误会了。

    陆璇抬头看向许思哲,不明白儿子到底什么意思。

    “这半块玉是以沫的没错,但原先的主人不是她。”许思哲低低的嗓音解释道。

    “那是谁?”陆璇迫不及待的追问。

    “母亲可还记得,总统夫人曾经有一位没有血缘的妹妹?”

    陆璇点头,瞬间反应过来,“难道是……”

    许思哲点头,“在来的路上我已经打电话给总统夫人确认过,她说这半块玉是木槿进孤儿院时身上仅有的东西,我也看过木槿的照片,与姑姑有几分相似。我想木槿应该就是姑姑丢失的女儿思雨没错了。”

    “那她现在在哪里了?”只要找到人,做一个DNA比对就知道是不是了。

    她的丈夫此生最后悔的就是当初反对自己的妹妹与一个穷小子相爱,想要拆散他们,结果许思哲的姑姑和那穷小子私奔,不知踪迹。

    许思哲的父亲派人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

    再后来有许思哲姑姑消息的时候,才知道他们的日子过的很清苦,那个男人出了意外离世,许思哲的姑姑怀孕工作,身体越来越差,但骨子里清寒高傲,不愿回许家低头认错。

    最终在生下孩子后油尽灯枯,撒手离世,留下尚在襁褓中的婴儿,无人问津。

    等许家的人赶过去时,许思哲的姑姑尸体在太平间放了好几天,而孩子被人从医院偷走,再也没有消息。

    只知道当初许家奶奶的一块玉切割成两半,一半给了许思哲的父亲,另外一半给了许思哲的姑姑,她临终前将半块玉给了孩子。

    许思哲的父亲多年想要寻找回妹妹的孩子,始终无果,抱憾终身,觉得对不起妹妹,叮嘱许思哲和陆璇不要放弃,一定要找到那个孩子,让她认祖归宗。

    谁能想到……

    造化弄人,原来一切冥冥中自有注定。

    许思哲一时间没说完,眼神看向霍以沫,沉默不言。

    陆璇眸光不解的随着他一起看向霍以沫。

    霍以沫一直沉默不说话,但隐约听懂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没想到……

    真没想到木槿原来是许家的孩子。

    清冽的眼眸掠起看向陆璇,薄唇轻抿,冷漠的抿出两个字:“死了!”

    “什么?”陆璇瞳仁紧缩,一脸的不可置信。

    “木槿很早就死了,为了保护我哥,被连景逼死了。”失色的唇瓣轻抿,声音很轻,凉薄如冰。

    “思雨……死了?”陆璇神色呆滞,似乎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我终于知道什么叫报应了。”霍以沫清冷的眸光看着她苍白无色的容颜,薄唇轻勾:“你应该不知道吧,木槿的骨灰和我哥一样,一直藏在木槿花盆下。如果不是我拼死保护,木槿可能也要因为你死后连骨灰都没有了。当初木槿为了护着我哥死了,如今我被你折腾的只剩下半条命!这就是报应吧!”

    陆璇怔怔的看着霍以沫没说话,眼底的蓄满的潮湿,无声无息的往外淌。

    支离破碎,悔恨不已。

    许思哲手心里紧紧握着温凉的玉,看向她的眼神凝满心疼。

    “你知道吗?”静谧如死的空间再次响起她的声音,“我从小就没有母亲,是哥哥照顾我长大的。我一直都很羡慕别人有妈妈,晚上可以和妈妈睡一张*,说悄悄话。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到你不喜欢我了,但是我在心里安慰自己没事,因为你看起来那么高贵,温婉,很像我想象中妈妈的样子,以后要是嫁给许思哲,我就当你是亲妈妈那样孝顺,时间久了,你一定会接受我的。”

    陆璇眸底的水光凝住,整整的看着她,越发的羞愧难当。

    “可是你都对我做了什么?毁了我哥哥的骨灰,毁了我的容貌,甚至是……”冰冷的声音猝然哽咽住,眼眶微微的湿润了,贝齿紧咬着唇瓣,声音是从咽喉处挤出来,“你知不知道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的右手都使不上力气,连拧开一瓶矿泉水的力气都没有!你可以说你不是有意的,可你无心作恶留下的罪恶才是最不可饶恕的!不管你现在多有心悔过,都没有办法弥补你带给我的伤害!我不会原谅你,更不会把木槿的骨灰交还给你,因为你没资格祭拜她!”

    声音顿住,她起身,低头了几秒,再次抬起头,清澈的眼眸已经恢复了之前的明净,悲哀的看向许思哲,“我该走了!”

    至于木槿的身世故事,她没有兴趣。

    许思哲眸色黯淡,瞬也不瞬的盯着她看,渐渐猩红,湿润。

    霍以沫攥紧手指,指尖掐进掌心的肉中,强忍着心痛与不舍,转身欲走。

    刚走了两步,突然手腕多了一道力量,步伐再也迈不出去了。

    回头迎上他炙热而痛楚的眸光,心狠狠的被扯了下。

    “放手!”

    手腕的力量不但没松开,反而更加的收紧,恨不得捏断她的骨头。

    霍以沫看了一眼他身后的病*上泣不成声的陆璇,勾唇笑了一下,嘲弄道:“何必呢?你知道的,我恨她入骨,绝不可能原谅她,我们根本就不可能在一起!”

    许思哲望着她没说话,只是拼命的握着她的手腕。

    她说的,他何尝不知道。

    道理他都懂,只是……

    “其实我们也不是不可能在一起。”低垂的眼眸掠起,迎上他弥漫着眷恋的黑眸,似是在嘲笑他,“除非你愿意放弃部长的位置,抛弃你的家族,忘掉你的姓名,跟我走,远远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许思哲握着她的手,蓦然一松。

    霍以沫只感觉接到空气的皮肤如针刺的疼,密密麻麻,一路疼进了心头。

    面色沉静,从容不迫,勾了勾唇角,不知是在笑他,还是笑自己的天真。

    其实早就猜测到他是不会跟自己走的,不是吗。

    单薄的身子蓦然转身,没有一丝留恋的潇洒离开。

    走到病房门口,葱白的指尖握住冰冷的金属,即将转动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沙哑的嗓音:“我跟你走!”

    题外话:

    《前妻,偷生一个宝宝》《总裁的豪门前妻》PS:这是情深最后一次冲月票榜了,如果你喜欢这个故事,请为它投月票吧!29号正式全本完结!之后V信号会写点什么,具体还没决定,大多是关于文的小番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