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第315章 :牵我双手,倾世温柔(全本完)

第315章 :牵我双手,倾世温柔(全本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两个人的洞房花烛夜就这样在外面呆了*,更深露重,许思哲将外套裹在她的身上,抱着她,担心她会感冒。

    想要抱她进屋子里,霍以沫不肯,也不肯睡觉。

    她喜欢就这样与他坐在桥边,有一句没一句聊着,似乎有说不完的话。

    天色快亮的时候,霍以沫看到有人影从屋子里走出来,视线不清晰,隐约能看到衣衫不整,身形很像颜惜。

    没多久又有人出来,似乎是追着颜惜的方向,亦是衣冠不整。

    这个人霍以沫再熟悉不过,是程慕。

    昨晚两个人都喝了不少酒,又都天不亮就衣衫不整的跑出来,难免让人浮想翩翩。

    霍以沫问他,“你说,他们会幸福吗?”

    许思哲先是低头亲了她的唇瓣一下,这才回答:“会的。”

    “为什么?”

    “因为幸福会迟到,但绝不缺席。”

    两个人相视一笑。

    东方泛起鱼肚白,晨光穿透厚重的云彩,照亮整个小镇,驱走所有的黑暗与冰冷。

    霍以沫看到他的头发上有着露水,银白,像是*白了头。

    “现在你可真是名副其实的许叔叔了,*白头!”

    许思哲笑,温柔的拂去她发誓上的水珠,“昨日执子之手,今日与子白头偕老!”

    这世间最浪漫的事情,莫过于此。

    ……

    许思哲与霍以沫算是在徽城定居了。

    霍以沫依旧写稿,以似风的名义,但已经不再写长篇,而是短篇提供给杂志社。

    许思哲在镇上的厂里做会计,薪水不多,维持生活,但工作轻松,大部分时间都陪着霍以沫,因此也不准她长时间坐在电脑前。

    为此霍以沫抗议了好机会,次次都被镇压了。

    在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他们过着现实安稳,岁月静好的日子。

    时间太瘦,指尖太宽。

    一眨眼一年过去,这一年霍以沫脑子里的那个血块始终没有消失,也没有恶化,但是突然看不见东西这件事,还是发生了好几次。

    时间虽然短暂,可还是让许思哲紧张不已。

    有一两次霍以沫都没有敢告诉他,不想让他担心害怕。

    许思哲很*她,事事顺着她,唯独一件事是他的底线,绝不退让。

    那就是关于孩子。

    结婚半年后,霍以沫看到别人家三四岁的小孩子总会流露出羡慕的眼神。

    晚上躺在*上,一句话还没说完,许思哲便已经冷漠的打断她的话,“我不喜欢孩子。”

    态度强势的没有商量的余地。

    不喜欢孩子?

    霍以沫苦笑,他哪里会不喜欢孩子,他是不敢让自己冒险,假装不喜欢。

    每次下班回来的路上遇到孩子,他都抱在怀中,温柔逗乐,眼底里的喜欢难以掩饰。

    时间越久,霍以沫就越想要一个孩子,一个与他的孩子。

    起初许思哲还好声好气的劝说她,表示自己有她就够了,但明显霍以沫已经被他*坏了,完全不听。

    后期许思哲索性直接不碰她,冷战好几天就是不退让。

    他不要孩子,只要她。

    霍以沫何尝不知道他对自己的在乎和爱,可越是这样她就越想要生一个孩子。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至少还有孩子陪着他,他不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这几晚许思哲都是背对着她睡,只是早上醒来的时候才是抱着她的。

    霍以沫面对着他的背,指尖在宽阔的背部画着圈圈,声音很轻:“你都快40岁了,现在要孩子都是老来得子了,还是你要孩子以后叫你爷爷?”

    许思哲翻身,清眸怒瞪她,薄唇紧抿着不说话,像个闹别扭的孩子。

    “做母亲是每个女人愿望,我想拥有我们的孩子,你不想要我们的孩子吗?”霍以沫绯唇微嘟,略显委屈。

    许思哲终于肯伸手拥抱她,声音闷闷的,“我不要孩子,只要你!”

    “你有点追求行不行,要我也要孩子,这样才对!”霍以沫一板正经道。

    许思哲抱着她不说话,头埋在她的颈脖,意思很明显,就是不要孩子。

    霍以沫低头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下,“你好像从来都没问过我那天晚上具体发生过什么事!”

    许思哲心头倏尔一紧,抬起头看她,“不开心的事,不要提了。”

    淡色的绯唇挽着清浅弧度,“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好奇我究竟有没有……”

    话还没说完,骨骼分明的手指已经抵在了她的唇上,许思哲皱着眉头,“我不想知道,也不在乎。”

    不管曾经她发生过什么,他都不在乎。

    究竟有没有过,他一点也不想知道,他只知道不愿再让她伤心难过,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

    霍以沫拿开他的手指,明澈的眸光认真的看着他,笃定的抿出两个字:“没有。”

    许思哲怔住了,不知该作何反应。

    “差一点,最绝望的时候我想到了你,我只想做你干净的女人,所以我才会受那么重的伤。之所以那么说,是为了让陆璇愧疚,让你嫌弃我,离开我。”

    如果真的发生过那样的事,她绝对不会继续活下去,更不可能嫁给他。

    因为拼死反抗,她遭受了太多的重创,甚至只剩下了半条命。

    那*的事是一场永远醒不过来的噩梦,哪怕是现在偶尔还是会做噩梦惊醒。

    可是因为他在身边,她一点儿也不害怕了,甚至能勇敢去直视噩梦。

    选择在这个时候澄清,许思哲怎么可能不明白她的用意,眼眶渐渐酸涩,低头深情的吻着她。

    心疼。

    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可一想到她曾经经历过的,心还是像碾碎般地疼。

    “我考虑。”他不能轻易答应她。

    霍以沫暗暗的叹气,听这语气,希望不大啊。

    许思哲知道她有多爱自己,愿意为自己牺牲一切,哪怕是生命,可是他又何尝不是这般爱着她。

    孩子固然很美好,但是他不能承担失去她的风险,哪怕这份风险本来就存在。

    这件事再次被搁置了,霍以沫知道他不会同意的,也没有那么频繁的提起了。

    只是在看到别人家的孩子时,她总会情不自禁的流露出向往,她想知道为自己心爱的人孕育孩子的感觉是什么,想要体会做妈妈的心情。

    许思哲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不说,不想,守着她安稳的过日子。

    孩子来的很突然,甚至连霍以沫都没想到,似乎真的应验了那句话: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得知有孩子的那一刻,许思哲没有做父亲的喜悦,满眸的凝重与挥之不去的担忧。

    霍以沫与他截然相反,拿着验孕棒独自傻笑了许久,看到他愁眉苦脸的模样。

    双手捧着他的脸颊,高兴道:“一不许说不要孩子的话,否则我会偷偷的跑掉,二不许露出世界末日的表情,要开开心心的;我们做父母了,许叔叔。”

    婚后大部分是甜蜜蜜喊老公,调皮或故意调节气氛,她会喊许叔叔。

    许思哲握住她的手,紧紧贴在自己的脸颊上,清邃的眸光看着她,沉默许久,低喃道:“不要离开我。”

    霍以沫心头一颤,点头:“我不会离开你,我怎么舍得离开你,现在我们有孩子了,我更加舍不得离开这个世界了。”

    许思哲柔情的亲吻她的掌心,眼角情不自禁的潮湿了。

    霍以沫知道他在担心害怕什么,她又何尝不是。

    但是不能因为担心害怕,日子就不过了,不能因为知道有危险,就活的小心翼翼,不要这个,不要那个。

    低头额头紧贴着他微凉的额头,声音微微哽咽,“我爱你,我真的好爱好爱你,我会为了你为了我们的孩子变得更加坚强,勇敢。你要相信我!”

    许思哲抱着她,没说话,脸颊贴在她的腹部,很快就感觉到了潮湿。

    手指轻抚着他的碎发,蓄满心湖的爱意,溢出了眼眸,融入时光,绵延悠长。

    怀孕以后,霍以沫的手机电脑彻底被他收起来了,偶尔可以看看电视,连看书的时间都有限制。

    每天变着花样给她做好吃的,没过多久霍以沫的腰间就多出来一堆肉。

    霍以沫捏着腰间的肉,忍不住的叹气,“老公,你这是要把我喂成猪,再送去屠宰场吗?”

    好怀恋以前的小蛮腰啊!

    许思哲瞪了她一眼,摸了摸她腰间的肉,很满意,“我喜欢你肉呼呼,多萌啊!”

    萌?

    霍以沫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脸,悲了个催的,好不容易摆脱的娃娃脸,再次被他喂回来了。

    胖成这样,圆乎乎的,能不萌么!

    简直是蠢萌,蠢萌的样子。

    怀孕后,许思哲特意邀请了国内和国外最好的专家到徽城坐镇,颜惜也来了一趟,孕期五个月时候,脑子里的血块也没有任何的异常。

    日夜担忧的许思哲,微微的安心了,但紧绷的神经始终不敢松懈。

    陆璇知道霍以沫怀孕后非常的高兴,但知道她是不会原谅自己,也不敢轻易的来看她,怕刺激到她的情绪。

    每天都会给许思哲打电话,问她的情况,反复叮咛许思哲好好照顾她,需要照顾她的情绪,不要同她置气。

    许思哲听着母亲在电话里絮絮叨叨的话,眼角的余光扫到坐在院子里树前的某人,拿着小树枝玩蚂蚁玩的不亦乐乎。

    心里忍不住叹气,现在哪里舍得同她置气,敢惹她生气,稍稍让她不如意了,立刻哭鼻子给他看。

    霍以沫抓到一只蚂蚁,把人家的脚拔掉,只剩下身体,放在掌心,扭头喊他,“老公,你快看,我把它五马分尸了。”

    许思哲薄唇溢出*溺的笑容,掐断通话,走过去俯身在她的颈脖轻咬了一口:“小暴力狂,不准杀生。”

    霍以沫想到什么,立刻露出愧疚的神色,将被她玩弄死的蚂蚁遗体放在树叶上,双手合十,虔诚的道歉,“对不起……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杀生了。”

    现在她怀孕了,应该多积善德,庇佑她的孩子健健康康的出生。

    许思哲看到她虔诚忏悔的模样,心底温软成灾,低头亲吻她的额头,“没关系,从今以后我吃素!”

    至于烟酒,他都戒了。

    霍以沫睁开眼睛,连忙道:“我也吃素。”

    “不准!”大掌落在她挺起的肚子上,眸色温热,“你要多吃肉,孩子才有营养可吸收。”

    霍以沫有些失望的点头:“好吧!”

    自那天起桌子上雷打不动的两盘素菜,许思哲一个人承包了。

    这个习惯,他一直保持很多年,很多年。

    只为祈福他的妻儿平安喜乐。

    ……

    从怀孕起许思哲就再也没碰过她,偶尔亲吻失控也只是轻轻触碰她的肌肤,不敢放肆。

    衣食住行都是他一个人操心,还要同医生确认她的情况,以她的情况纵然安然度过整个妊娠期,到分娩也绝对不可能是自然分娩,风险太大了。

    许思哲早早和医生计划好,确认是剖腹产,甚至不能等到预产期,只要确认婴儿的情况准许,就安排住院,准备动手术,取出孩子。

    怀孕到第八个月,以为一切都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许思哲甚至在想再等一个星期,再等一个星期就能剖腹产,她会没事的。

    但命运的不怀好意再一次的玩弄了他们。

    霍以沫的情况恶化的很突然,头疼欲裂,晕倒在地上。

    当时许思哲在前院,听到动静扔下手里正在安装的婴儿*,奔到后院看到她晕倒在地,什么都来不及想,抱起她就往医院跑。

    医生,手术室,一切都准备就绪。

    她被推进了手术室,生死未卜。

    医生护士进进出出,每个人都面色凝重,紧张严肃。

    许思哲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到,护士叫他签字就签字,医生叫他做好心理准备,情况不容乐观,还说了什么,他根本就听不清楚。

    一心只想着她不能有事,绝对不能。

    心里又悔恨万分,他不应该纵容她生下这个孩子的,他不要孩子,只要她。

    产科医生先剖腹产取出婴儿,是一个男婴,五斤六两,是一个大胖小子。

    护士抱给他的时候,峻拔的身子颓然靠在墙壁上,看都没看一眼他们的孩子,目不转睛的看着手术室,想着他的小妻子还在生死边缘挣扎,徘徊,哪里还有心思管孩子。

    如果她回不来了,此生他都没办法面对这个孩子。

    护士见他这样,无奈的叹气,只能先抱着孩子去洗澡,送进婴儿房。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窗外的天色渐渐的黯淡,淅淅沥沥的下起雨,似乎天就此黑了,光明不在,只剩下无穷的冰冷与黑暗。

    医生从手术室里走出来,一句话都没说,只是摇了摇头,已经尽力了。

    一时间天旋地转,他踉跄的步伐最终支撑不住跌坐在地上,没有一丝力气再支撑自己站起来,清邃的眼眸被湿润与绝望疯狂吞噬。

    那种失去挚爱的痛楚,宛如灵魂寸寸断裂,支离破碎。

    比大厦忽倾更决裂,比山谷崩落更凶猛,比世界末日更绝望。

    爱,恨,七情六欲,甚至灵魂都被她一并带走了。

    只剩下,行尸走肉。

    ……

    总统府,开完会的程慕一边往门口走,一边和旁边的人说着什么。

    手机突然响起,看到铃声,墨眉一皱,接听电话的瞬间,脸色骤然惨变。

    啪的一声,手机摔在墙壁上,四分五裂。

    俊朗的容颜被痛苦占据,猩红的眸光抑制不住被潮湿模糊了。

    ……

    靳城,高档写字楼的某间办公室。

    石嘉木的手机掉在地上,猛然扑进了路南风的怀中,泣不成声。

    路南风什么都没问,隐隐感觉到了什么,心口一揪,面色虽然沉静,扭头看向窗外的眼眶却痛了。

    拥抱住石嘉木的双臂不断的收紧,不断收紧。

    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生命就像是一场风,风过无痕,我就叫似风吧。”

    似风,你是从我们生命刮过的一场大风,但是你并不是没有留下痕迹,相反的你留下太多的痕迹,让我们每个人都无法忘记你。

    比永远更远的是时间,比时间更远一点的是什么?

    是回忆。

    在时间的洪荒中,回忆永存,不死不灭。

    ……

    又是一年春。

    昨夜刚下过雨,清晨推开窗户满空气的青草和泥土的清香味。

    许思哲折身走到病*边,看到躺在病*上沉睡的人儿,眸光温柔,俯身在她的额头亲了下,“早安,小螃蟹。”

    她脸色苍白,卷翘的睫毛安静的覆盖在眼睛上,没有任何的反应,就连呼吸都似有若无。

    许思哲已经习惯了她的贪睡,不理睬自己。

    手指轻轻的抚摸过她的脸颊,声音*溺:“小懒猫,你还要睡多久?”

    她还是没有任何的回应。

    病房的门被推开,陆璇抱着一个周岁左右的小男孩走进来,看到他,再看看*上的人,眼底拂过歉疚和难过。

    小男孩圆嘟嘟的,纷嫩纷嫩的,眼睛水灵灵的像个女孩,因为天气还有些冷,陆璇给他穿的比较多,外套就绿色的小怪兽样式,看着委实可爱。

    他看到许思哲显得很高兴,含在嘴里的手指拿出来,兴奋的喊着:“巴巴,巴巴……”

    许思哲伸手接过他,一边拿纸擦掉他手指的口水,一边纠正,“诺儿,是叫爸爸。”

    孩子的名字是一早就订好了,不论男孩女孩都叫许诺:今生一诺,此生必践。

    小名儿叫诺儿,也叫迷你兽。

    霍以沫怀孕的时候,时常开玩笑的说:“我是小怪兽,他不就是迷你兽嘛!”

    “巴巴……巴巴……”不管怎么教,许诺小朋友依旧坚持这么叫。

    许思哲将儿子放在*上,让他坐在她的身边,“诺儿,叫妈妈。”

    “么么……么么……”口齿不清,还流了不少口水,流到了霍以沫的手面上。

    许思哲欲要拿纸,陆璇却已经拿了纸,轻轻的擦拭,慈爱的眼神看着熟睡的霍以沫,轻喃道:“今天是诺儿的生日,你不想看看他吗?快点醒来,看看诺儿,你真的生了一个很好很好的孩子。”

    一年前,霍以沫已经被医生宣判了死刑。

    许思哲整个人都崩溃了,不能接受这样的结局。

    他们经历了那么多痛苦,遭受了那么波折,多大的困难都走过来了,怎么可以接受在有了他们的孩子后失去她。

    他冲进手术室,抱着她渐渐冰冷的身体,泣不成声。

    不断的叫着她的名字,医生和护士都拉不住他。

    他甚至是拿着手术刀抵在了医生的脖子上,如果不能救回她,他就要杀了医生。

    最终阻止他的是匆匆赶来的陆璇,本只是想偷偷来看霍以沫几眼,没想会突然发生这样的事。

    不管陆璇说什么,许思哲根本就听不进去,陆璇无奈之下只得让护士把孩子抱来,希望许思哲能够冷静下来。

    许诺也许感应到什么,一到手术室就哭个不停,撕心裂肺的哭到要快气了。

    许思哲手里的手术刀掉在地上,伫立在手术台前,低头亲吻她的脸颊,泪水一滴一滴的落在她的脸颊上。

    也许是孩子的哭声,也许是许思哲的泪水,难以解释的奇迹发生了。

    原本停止的心跳再次开始跳动,重新有了生命的迹象。

    谁也无法解释,也不敢相信。

    霍以沫活过来了,但是没有清醒的意识,与植物人无异。

    医生也无法确认她到底会不会醒来,什么时候才会醒来,只是安慰他们,死而复生已经是一个奇迹,以后能不能醒过来,全靠她的意志力,还有运气了。

    对于许思哲而言,她还能有心跳,这已经足够了,至少她还留在他的身边。

    醒不醒来不重要,他会一直照顾她,直到他老去,死去的前一秒,他会选择亲自拔掉她的氧气管,与她一起离开。

    否则他绝对不会放她离开。

    陆璇没有离开徽城,留在这里照顾刚出生的许诺,而许思哲大部分时间都在照顾霍以沫。

    一年过去了,她始终没有醒来的迹象。

    有很多朋友来看过她,每个人都安慰他,每个人都说她会醒来的。

    许思哲时常看着她发呆,时常亲吻她的掌心,这份感情与眷恋是从灵魂深处滋生而出,生死无法承受之重。

    ……

    霍以沫醒来的毫无征兆。

    午后,陆璇坐在沙发上打盹,许思哲将许诺放在她的身边睡午觉,自己坐在*边,看着他们母子俩,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凉风卷起窗帘,有什么温柔划过脸颊,许思哲缓慢的睁开眼睛,看到许诺睁大眼睛看着他,肉墩墩的小手摸着他的脸颊,咯咯的笑不停。

    “傻儿子,笑什么?”许思哲坐直身子想要抱起许诺,双手还没伸过去便僵住了。

    许诺身边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眼睛了,氧气管也掉了,眨巴着无辜的眼眸似是在打量他。

    长眸猝然湿润了,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像是在做一场梦,不敢相信。

    她很陌生的眼神看着他,声音沙哑,磕磕巴巴的,“你,你,你是谁?”

    许思哲怔住了。

    她,又一次的忘记自己了?

    霍以沫盯着他呆掉的神色,失色的唇瓣轻勾,虚弱无力的声音艰涩溢出:“开……开玩笑……还是那么……没有……幽默感。”

    潮湿情不自禁的夺眶而出,他俯身拥抱住她,温情的亲吻她的脸颊,“我很想你!”

    霍以沫眼角有着泪珠滚落,因为昏迷太久,虽然许思哲每天都在给她做按摩,不至于肌肉萎缩,但刚醒身体还虚弱,无力的手臂很艰难的才搂住他的颈脖,还随时可能会滑下来。

    哽咽的嗓音有着泪水的咸涩,“我,也是!”

    许思哲紧紧拥着她,宛如拥抱住了所有的温暖与光芒。

    被冷落的许诺同学吃味的往他们俩中间钻啊钻的,怎么能不抱他呢!

    许思哲微微的松开他,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看了钻过来的儿子,再看彼此,破涕而笑。

    “咯咯……呵呵……”许诺也笑了。

    陆璇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的,怔怔的看着这一幕,泪如雨下。

    ……

    后来无事闲聊,许思哲问她,怎么突然醒了?是不是睡着的时候听到他说的那些话了?

    霍以沫摇头,一板正经道:“怎么可能听到?你少看我写的小说,拉低智商啊!我不过是在睡着的时候做了一个梦,就醒了。”

    “什么梦?”

    “梦见自己挂掉以后你立刻爱上别人了!一想到别的女人要睡我的大叔,花我大叔的钱,还打我儿子,气得我肺都要炸开,立刻被气醒了!一看,哦,原来是做梦,你没爱上别人,否则一定废了……”

    话还没说完就被许思哲以唇封缄。

    霍以沫睡了太久,醒来精神饱满,老是胡说八道,许思哲只能吻到她不能胡说八道为止。

    霍以沫搂着他的脖子,轻轻的闭上眼睛,甜蜜的回应着他的吻,幸福的要飘起来了。

    我的许叔叔,我怎么能告诉你,我真的有做一个梦。

    只是梦里你并没有爱上别人,我也没有离开。

    我们在春暖花开的日子迎来我们的女儿,你爱她如命,因此我常常会吃她的醋。

    后来她长大上学了,同学们笑话她的爸爸,你,太老,像爷爷;她气的再也不要你送她去上学,你郁闷了好久,好久。

    生活仍在,你仍在,爱还在,那么我,怎么舍得离你而去。

    我端着一把小椅,坐在光阴里,等着白发苍苍,容颜迟暮,看你会不会,依旧如此。

    牵我双手,倾世温柔。

    (全本完)

    题外话:

    谢谢你们一路走来的相伴,情深全本正式完结,还剩下一些小剧场(程慕,霍以沫等)会不定时在V信号里推送!最后再喊一声【求月票和红包】谢谢!若是有缘,江湖再见。下一个故事轮回,你,是否还会记得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