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觉醒(GL) > 第8章 魇昧

第8章 魇昧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路克雷怒喝的那一瞬间,蒋筝不由失声惊叫,下意识转身想跑,却见那黑紫色的暗光自花蕊开始向四处蔓延,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将四周包围。

    她咬牙朝着一个方向冲去,却发现自己无法突破那些黑紫色的灵光。

    她虽是一个肉眼无法看见的魂体,但那灵光却能感知她的存在,一点点向她聚拢。

    路克雷的目光也随着灵光缓缓移动,最终死死盯向蒋筝所处之处。

    在与他四目相对的瞬间,那目光给予的压迫太过强烈,她只觉自己仿佛快要窒息。

    从她变作一个魂体的那天起,就从未如此惊慌失措过。

    她无法用言语形容那一瞬的感觉,仿佛又一次面临死亡,却不同于上一次在水中窒息,更像是身体被寒冰凝固,她只能任由恐惧与绝望一点点,一点点地将自己笼罩、吞噬。

    慌忙间,她猛然想起体内那个奇怪的空间,几乎是逃命一般抓起了这根救命稻草。

    她拼尽力气往回狂奔,却同过往一样,精疲力尽也只能让时间倒流差不多三个小时。

    离开空间时的蒋筝已十分虚弱,走几步路就会有头晕目眩的感觉。

    抬眼望向四周,认清了自己所处的位置是路克雷的书房。

    她咬咬牙走向卧房,扶着门沿翔屋内望去,一眼便看见了那盆被静放在置物架上的怪花。

    明明看上去那么普通,却让她止不住的毛骨悚然。

    ***

    长笙在外奔忙了一个早上,回家时已是午饭时间,无奈没什么胃口,便只让仆人煮了点白粥。

    喝粥时,蒋筝气喘吁吁地跑到她的身旁,满头大汗,似是十分难受。

    “你怎么了!”长笙下意识伸手去搀扶,却是扶了一个空,一时只得收回双手,站在一旁干着急。

    长笙从未见过这样的蒋筝,要不是此时此刻见到了她如此虚弱的样子,甚至还会一直以为她只是一个魂体,不会累、不会饿,也不会感受到疼痛与不适。

    “我没事,你别担心,听我说……”蒋筝说,“我每一次使用那种倒流时间的力量都或多或少会有些难受,只要休息休息就会慢慢恢复……这个不重要。”

    这个不重要。

    她看见路克雷借助一盆会发黑紫色邪光的花与一个奇怪的声音交谈,他们做了某种交易,路克雷在帮那个声音的主人寻找东西,而那个声音的主人,隔着很远都能感觉到她的存在,并能用灵力将她困死在那个房间。

    如果她没有让时间逆流的能力,也许此时此刻的她已经不复存在,遂了她最初想要死干净的那个愿。

    长笙听蒋筝说完,一时有些坐不住了。

    “暗紫色的灵光……那是魔的力量。”她不禁咬牙,“路克雷的房间里有那种东西?他竟然……”

    他竟然早在魔神复生的三年前便与魔族有所勾结!

    他答应帮魔族寻找的东西,又是否和魔神复生有关?

    如果是,那在779年发生的那一切事件中,他不再是一个冷血漠视者,而是一个残忍推动者。

    “两个小时后,他会主动和那人联系。”蒋筝皱眉望向长笙。

    “你好好休息,剩下的交给我。”长笙说着,起身朝塔斐勒的住所赶去。

    蒋筝坐在后院的围墙之上,焦急地望着远方。

    那个能发现她的东西,是魔族吗?

    这个奇怪的世界,果然并不只长笙一人能将她看见,可对方明显不是善类……

    她等了多久,就焦急了多久。

    不到两个小时,大街小巷上忽然传开消息,说塔斐勒带着长笙与三百亲兵闯入路克雷家中,正好撞见他以奇怪的术法与魔族联络,欲以通敌罪名将他抓捕。

    路克雷则愤怒不已,对此矢口否认,咬定是塔斐勒在污蔑他。

    事情很快闹到了迪兰瑟面前,而那盆被指认为魔物的花,也被带往了塔兰大殿。

    一方一口咬定亲眼看见了路克雷用此花与魔族联络,一方一口咬定一切都是诬陷,那些所谓的证人全部一心忠于塔斐勒,怎么信得?

    蒋筝赶到时,路克雷正在为自己辩解,语气十分坦荡,要不是她才亲眼见识过那魔物,还真有可能被他骗过去。

    “二弟,除了你的亲信与一心向着你的长笙,你还有什么别的证据?难道说,你认为随便在我屋中找一盆花草,就可以往我头上扣这么大的罪?”路克雷说着,无畏地指向那所谓的“证物”,道:“我绝不会与魔族勾结,二弟若觉得此花有问题,大可以找法师来看,不要口说无凭。”

    塔斐勒不禁皱眉,道:“你是说我和长笙都在说谎?”

    “你问我,我还没问你!无缘无故无凭无据忽然领兵闯入我家,开口就指认我通敌叛国,别忘了我是你大哥,究竟是谁给你的这个胆子!”

    “你!”塔斐勒不禁咬牙,长笙上前将他拦住,转身道:“父王,口说无凭,请法师来辨别吧。”

    路克雷从鼻尖挤出一声冷笑,一脸不屑,如此表现,让长笙止不住的心乱如麻。

    难道这盆花真的没有任何破绽?

    她望向蒋筝,目光中满是担忧,这样的担忧,在国中各*师先后到来后变成了一种不可置信的诧异。

    没有问题,每一个法师都无法在这个“证物”上看出一点问题,哪怕是一丝魔气都无法寻到。

    “二弟,还有我亲爱的妹妹,你们两个这么做,究竟有何用意?”路雷克脸上挂着一丝胜利者的笑意。

    “这绝不可能!”

    “眼见为实!塔斐勒你还想怎样?”

    长笙忽然双膝跪地,坚定道:“父王,帝国最强的法师是罗恩大人,如果他也认为此花没有任何问题,长笙自愿领罪!”

    迪兰瑟沉默片刻,点了点头。

    久不出塔的百岁长者被请至塔兰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无比敬重。

    他站在那盆看似极其普通的花前观摩了许久,忽然高举手中法杖,沉声念起咒语。

    灵力流动间,“证物”缓缓发生变化,黑紫色的暗光似在与长者的灵力对抗。

    罗恩再次发力,试图将其压下,却听见了一声尖锐刺耳,又嘶哑异常的怒吼。

    随着这声怒吼,路雷克升起杀意的双眼竟是泛出暗紫灵光,冰冷而凶残,拔出身旁侍卫的刀,向罗恩斩去。

    年迈的法师慌忙间设起护体结界,却仍是被这一刀击退数步,嘴角溢出鲜血,众人反应过来,将路雷克制服之时,他已失去了神志,眼中只有杀戮。

    黑紫色的灵光失去了罗恩的压制,缓缓朝四处蔓延,其余法师见状,立即联手将其压制,并全力封印。

    迪兰瑟上前扶住罗恩,神情复杂地望向自己那双瞳被魔气侵染,目光凶狠似猛兽的长子,久久不置一言。

    蒋筝看见鬓发微白的国王眼中交织着愤怒、痛心,与深深的疲惫。

    ***

    魔族的皇族,也就是焰龙族的双瞳皆是紫色,路雷克显然已被半魔化,通敌叛国证据确凿,迪兰瑟念其并非出自本心,只是受人控制,神志不清,命是保了下来,但那一辈子的牢狱之灾是免不去了。

    尘埃落定的那一天,长笙却并没有很高兴。

    “罗恩大人说,那盆花叫魇昧,严格来说,不是一种花,而是一种魔族特有的种子,与什么植物种在一起,就会变成什么植物的模样,并且不易被察觉,只能用十分特殊手法才能唤醒其中灵能,是魔族巫师用来操控人心的手段。它会在不知不觉中侵入人的意识,改变□□控者的心性,最可怕的地方在于,□□控者完全无法察觉自己体内有何异状……”长笙说着,摇了摇头,道:“关于魇昧的记在,他也只在入云塔的书册之中见过。”

    蒋筝不置一言,只托着下巴等着下文。

    “大哥……是被魔族控制了。”

    “如果心中没有欲念,也不会那么轻易受到控制,留下那盆魇昧的人是他自己,怪不了任何人。”蒋筝说着,摇了摇头,道:“长笙,他不值得同情。”

    “我知道……”长笙闭上双眼,点了点头。

    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自作自受的人从来不值得同情,如今,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她写了一封长长的书信,遣人送往远方的莫科多,将此事告知冥络,并在其中提到自己即将远行,无需回信。

    她心不在焉地收拾好了随行衣物,想了想去,还是留书一封,说明了一下远行的原因,托仆人在她走后交给塔斐勒。

    长笙在信中写道:“我之所以能注意到大哥的异常,都是因为一位挚友鼎力相助,在她伸出援手之前,我曾与她约定,为她做一件事,如今大哥之事已尘埃落定,我必不能食言。二哥见此信时,我已暂离塔兰,大哥之事,还望二哥替我多多劝慰父王。长笙,字。”

    她将信交给管家,背上行囊,对身旁游魂弯眉一笑,大步迈出前院院门。

    “出发!”蒋筝大声喊着,这一天终于来了。

    她笑吟吟地跟在长笙身侧,在长笙的注视下一连转了好几个圈,浅蓝色的衣裙似蝶般随着她的舞步翩跹。

    清晨的阳光洒下,落在那无人能见的游魂身上,那么明艳动人。

    入云塔上,年迈的法师轻轻合上记载着生命树的书册,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觉醒(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聊到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聊到底并收藏重生之觉醒(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