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掌中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此为房道张姐, 正版读者无影响。

    数秒的沉默后,长笙垂下眼帘:“我该怎么做?”

    “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过去怎么相处,现在就怎么相处。”蒋筝说着, 给长笙让了个路,继续道:“收住你的脾气,要扳倒他,有的是机会,这个交给我。”

    长笙诧异地看了蒋筝一眼, 最后还是带着几分犹豫, 强压下心中愤恨,迎上前去请安。

    当晚空闲时,路克雷走来先与塔斐勒寒暄了几句, 后转身笑着与长笙和冥络交谈,长笙本已做好了十足的心理准备,却还是无奈的发现, 想对一个自己厌恶的人笑一件十分艰难的事。

    蒋筝在一旁看着长笙那牵强的笑意,都替路克雷感到一个大写的尴尬。

    好在一旁冥络还算机灵, 见气氛不对便立刻上前扶住长笙:“姐, 你这几天不舒服, 就早点回去休息吧!”

    “长笙不舒服?”路克雷问。

    “是啊,昨天一起练武的时候, 姐的脸色就不太对。”冥络说着, 不动声色地捏了捏长笙的胳膊。

    长笙下意识看了一眼蒋筝, 蒋筝回望她,向冥络竖起了大拇指,笑道:“顺着演。”

    长笙会意,微微皱眉,咬唇摇了摇头,轻轻握住冥络的手背,道:“我没事。”

    说是没事,可那表情,一看就是不舒服,甭管心里不舒服还是身体不舒服,再怎么留在这里,也是扫兴居多。

    路克雷想了想,道:“长笙,你不舒服的话,先回去休息吧。”

    “我没事。”长笙继续客气。

    “什么没事?别硬撑着,快回去休息。”一旁塔斐勒直接用了命令的口吻,说罢,拍了拍冥络的肩,道:“送长笙回去,你也早点休息,几年不见了,明天起早点,让我看看你长进大不大。”

    冥络点点头,扶着不再回绝的长笙走出热闹的大殿。

    月色下,姐弟两人的一高一矮的身影搀扶着走了一段路,最后分开。

    长笙一时无言,只得低头数起了脚下的步子。

    她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报仇,别说是报仇,就连在如何阻止路克雷的这件事上,她都一头雾水。

    身旁的游魂没有说话,只跟在两人边上,一脸事不关己的样子,左右张望着。

    长笙感觉冥络在轻扯自己的衣袖,不禁抬眼望向他。

    “姐,你刚才是因为觉得无聊,所以心情不好的吗?”

    长笙愣了愣,不禁笑了。

    她不喜欢那样热闹的宴会,无论是看各种表演,还是放着音乐的舞会,她总是喜欢找借口提早偷溜出来,就连自己的生日晚会也不例外。这一点冥络很清楚,也为她打过无数次掩护,也多亏有冥络有这个自觉,不然今晚可有得尴尬了。

    “如果值得信任,有些事你可以告诉他。”蒋筝说罢,又摆出了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长笙没有回应,她还不想被自己弟弟当成神经病。

    那些三年后尚未发生的祸乱在此时此刻看来就像天方夜谭,她又要怎么和一个十四岁的孩子解释那么复杂的事?

    她思前想后,最终也仅仅只是决定提醒一下冥络,日后尽量远离路克雷。

    在冥络将长笙一路送回房间,正转身欲走时,长笙立即抓住了他的手腕,突如其来的力度,吓了他一跳。

    只见长笙反手关上了房门,将他拽到屋内,道:“冥络,你信我吗?”

    “啊?”少年被问得一头雾水,却仍在呆愣数秒后下意识点了点头。

    “我想了很久,决定告诉你一件事,但这件事关系重大,你不能告诉任何人,你能做到吗?”

    只见冥络下意识点了点头,接着有些犹豫地摇了摇头,当看见长笙微微皱眉后,又连忙郑重地再次点头,坚定道:“打死都不说!”

    长笙松了一口气,道:“往后尽可能离路克雷远一点。”

    “为什么?大哥前两天还……”

    “他在做一件事!”长笙打断了冥络的话,在他耳边低声道:“他在通敌,在与魔族做交易,他想等一个机会篡位。”

    ***

    长笙赶走了嘴里有十万个为什么的冥络,无力地坐在桌前,揉着太阳穴。

    对于这件事,长笙拿不出任何证据,污蔑王室的罪太重,冥络年纪虽轻,却也分得清事态轻重,这件事他不会,也不敢告诉任何人,从听长笙说出那句话的那一刻起,便一直在问为什么。

    长笙为什么那么笃定路克雷在做这件事?路克雷又为什么要选择那么做?魔族为什么会与路克雷有关系?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她只知道,那一切都是她亲眼所见。

    “挺晚了,不休息吗?”蒋筝坐在桌上,翘着二郎腿,望着自己的指甲,手里也没有修指甲的工具,仿佛多看几眼,就能变得好看一些似的。

    长笙扫了她一眼,也没太在意她放肆地坐姿,只轻叹了一声:“冥络问我为什么,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想我大概知道。”蒋筝说着,手一撑,屁股一挪,转了个方向,与长笙面对面道:“你是不是觉得他是长子,迟早会被立为诸君,在迪兰瑟死后继位,根本没必要对魔族做出妥协,借助它们的力量谋权篡位。”

    长笙没有反驳,只是抬眼望向蒋筝——这家伙坐得真是太高了。

    “小妹妹,你还是太年轻,武功不错,上战场杀杀魔族还行,真要和人玩心机斗城府,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这性子,标准宫斗宅斗权斗小说里活不过三章的小炮灰。”蒋筝说着,也不管长笙能不能听懂她那一口“家乡话”,继续说了下去:“照我看,迪兰瑟最想传位的人选,不是路克雷。”

    蒋筝说,三年后的迪兰瑟已近暮年,却仍未立下诸君,八成心里已有人选,只无奈羽翼不丰,仍需保护。

    那年路克雷已二十七岁,听说国中不少大臣早已成为他的党羽,他还一直在想方设法排除异己,支持声早就一阵高过一阵,却一直没有得到诸君之位。

    塔斐勒久处西南,远离国政,看似握有西南方兵权,却有敌国克诺萨斯对边境虎视眈眈,只是一支完全无法调离的军队,也不像很被重视的样子。

    而且两人都有自己的一方势力,前者的倚靠为政,后者的倚靠为军,不管是谁,成为储君都能扎稳脚步,得到更多支持,不需要任何保护。

    “你是说……”

    “根据我多年看小说的经验来判断,你那父王最看好的继承人,是你那个弟弟。”

    蒋筝自认识人很准,几句话、几个表情,基本就能看出一人性格。

    路克雷言谈举止间给人的感觉就是心机很重,而且一早就结交了那么多党羽,并努力铲除异己,难保继位后会不会对自己的亲兄弟做出什么。

    塔斐勒是个真正的军人,性情很直,不太懂得变通,行军打仗还行,处理国家大事远远不够。

    再看冥络,一直身处塔兰,自小就很聪颖,性情又十分温和,只是年轻尚小,需要好好历练一番,待他成长起来,必是王储的不二人选。

    路克雷肯定是看出了这点,才会选择不计代价与魔族联手,除掉这个心头大患。

    “他那么做,不是因为等不及,而是因为根本等不到。”

    “……”

    她本想问“至于吗”,却最终没有问出口。

    每个人都有自己执着的东西,并坚定的认为,只要是为了这份执着,不管做什么都是值得的,哪怕颠倒是非黑白,也要继续坚持下去。

    路克雷执着于权利,不甘俯首称臣,上辈子如此,重新来一次,也不会改变。

    在她沉思之时,蒋筝起身伸了个懒腰,朝墙面走去,一条腿迈了过去。

    “你去哪儿?”

    “你应该为你身边有一个谁都看不见的阿飘而感动到哭,因为,她比这世上所有的针孔摄像头和窃听器都要好使。”蒋筝说着,轻飘飘地穿过那面墙,消失在了长笙的视线之中。

    长笙跑到窗边向外看,只见蒋筝已经走远。

    什么阿飘,什么针孔摄像头和窃听器,那些她全都听不懂,她只知道,蒋筝前往的方向,是路克雷住所的方向。

    ***

    蒋筝本就不是一天二十四小时无间断跟着长笙,她在闲时也会一个人四处乱逛,逛够了再回到长笙的住处刷存在感。

    尽管如此,长时间见不着蒋筝,长笙仍会感觉不习惯。

    特别是最近这几天,蒋筝大多时候都在监视路克雷,难得今天回来一趟,带来的也都是一些看得出野心,但没有任何作用的情报。

    路克雷最近结交了谁,对谁发出了邀约,又给谁塞了礼钱……这些本就是迪兰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的事,根本动摇不了他的根基。

    在路克雷彻底失去权利与东山再起的机会前,长笙根本不敢离开艾诺塔,去沃多寻找所谓的复生之术。

    “这么每天监视他根本不是办法。”蒋筝沉思了许久,回到长笙身旁,道:“你上次不是说想让冥络去西南?”

    长笙点头,道:“有二哥照顾他,我放心。”

    “你可别放这颗心。”蒋筝一屁股坐到她的床上,道:“不把塔斐勒留在塔兰,你一个人和路克雷斗?”

    “可二哥他……”

    “他是无心与路克雷争,但路克雷会信吗?猎物就在眼前,谁离得近,谁就有资本去抢,而这种有这资本的人,自然是少一个算一个。”蒋筝说着,勾起嘴角,道:“现在不是三年后,冥络还小,路克雷还没注意到他,这时候把原本该回西南的塔斐勒留在塔兰,会是他最大的眼中钉肉中刺。”

    “现在你能做的,就是赶紧想方法让冥络去西南,把塔斐勒留下来,再做点什么,让路克雷看到你在扶持塔斐勒,到时他心急了,自然会有所行动。”

    而这个行动,再怎么小心警惕,也逃不过一个魂体的监视。

    “你是要我利用二哥……”长笙一时有些犹豫。

    “三年的时间可不长,要不用点手段,都不够磨掉他一层皮的,你还要不要阻止魔神复生了?”

    “要!”长笙答得无比坚定。

    蒋筝点了点头,笑道:“那就对了,不要有负担嘛,人都是爱相互利用的。”

    长笙有些疑惑地看着蒋筝,只见她抬眼看向窗外,道:“我生前的工作就少不了人与人之间的各种利用,说到底,能被利用的,就代表着自愿,反正利用与被利用是相互的,一开始就是各取所需,根本不需要愧疚。”

    “是吗?”

    “我有必要骗你吗?”蒋筝摊手摇头,起身背对着长笙伸了个懒腰。

    长笙想了想,道:“没有。”

    她没看见的,是蒋筝听见“没有”二字后勾起的一抹笑意,以及在她所看不见的方向做出的一个鬼脸。

    年轻,还是太年轻。

    傻妹妹,小姐姐就是在骗你呀。

    “为什么……”长笙伸手死死捂住伤口,五指用力,似要嵌入肉中,疼痛让她皱眉咬牙,却仍是没有彻底冷静。

    “为什么……”她重复问着同一个问题,声音却是止不住地颤抖起来:“为什么要阻止我……”

    她以为让大哥付出了应有的代价,一切也已重新开始,只要阻止了魔神复生,那么当初所有的仇恨都可以一笔勾销。可当再次看到那一年远东战场上满手杀戮的魔族时,她才发现自己真的,真的真的不能假装那些血雨腥风从未降临过。

    那一切虽不被任何人所记忆,却真真切切在她记忆中的那个世界发生过,是只属于她一个人仇恨,刻骨铭心,怎么能轻易作罢。

    “她们受伤了,你也好不到哪去,何必急着送死?”

    一个清冷的女声自远而近,长笙不为所动,只咬牙握紧了手中断掉的半截刀。

    “长笙,冷静一些……”蒋筝心有余悸,循声望向箭飞来的方向。

    那是一个身形颀长的银发女子,手持弓,背负箭,一袭劲装干净利落,尖尖的耳朵是精灵的象征。

    “沃多是我们精灵的地盘,如今出现了魔族,我们自然会比你们这些外人更为重视。”

    她自远处走来,不急不缓,一步步向长笙靠近,言辞或是语气听起来都十分淡漠,却仍掩不住那一丝关心的情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觉醒(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聊到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聊到底并收藏重生之觉醒(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