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代嫁之皇后 > 第六十九章 被人知道了

第六十九章 被人知道了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云若几乎被司徒炫明的话噎得说不出话来,大声的咳嗽了起来,眼睛里面染上了一层薄雾,映衬得一双明亮的眼睛灿若星辰。

    司徒炫明的目光落在面前的女人身上,瞳孔陡的加深,轻轻的笑了起来,抚着自己的嘴唇,带着一丝微笑说道:“虽然你长得也不怎么样,但我还是不介意的。”

    云若好不容易平静下来,怒极反笑,直直的盯着司徒炫明,嫣然一笑,声音清脆如珠玉,盈盈眼波里绽放出流光溢彩,“听说过一句话没有?”

    “什么话?”司徒炫明被她绚烂的笑容迷惑住,顺着她的问题开口问道。

    云若脸上的笑容陡的收住,冷冷的瞪着他,“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瑞王殿下,你不要脸,本宫可不能不要脸!恕不奉陪,告辞!”

    真是扫兴,想找一个安静一点的地方清理一下混乱的思绪还碰上了这么一个混蛋。

    云若不想再跟司徒炫明有过多的纠缠,迈开步子大步的往前去,将脊梁挺得直直的,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倔强的,不肯认输的气势。

    司徒炫明有一丝恍然,忽然冲着那个背影朗声说道:“傅二小姐,你以为你这个皇后的位子可以坐得稳吗?只要我轻轻的一句话,我可以将你,将整个将军府,瞬间碾得粉碎,你信不信?”

    云若的背影僵了一下,满不在乎的笑了,声音平静的开口:“从被你认出我不是傅雨鸢的时候起,我就已经做好了让你去告状的准备!你爱去就去吧,不过就是几十条上百条人命,有什么好怕的。杀人不过头点地,死了也就死了。”

    “你倒是洒脱,倒真的让本王小瞧了。”司徒炫明瞪着那个娇弱的背影,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升了起来。

    “不然我要怎么样?哭哭啼啼的求你不要告状吗?那样有用吗?”云若转过身来,淡淡的说道,唇边挂着一丝嘲讽的笑意,“也是,你们是天之骄子,想要几个人的性命又有何难?随便一个借口一个罪名就可以将人抓起来随随便便的弄死,像弄死一只蚂蚁一样,求你有什么用。”

    “或许本王会改变主意的,只要你跟了我。”司徒炫明的目光落在云若的脸上,皎洁的月光下,她清雅隽美的脸笼罩着一层圣洁的光晕,美得几乎让人无法呼吸。

    “你做梦!”云若的眼神里面带着一丝坚毅的光芒,指着在月光下幽幽荡漾的湖水,冷笑道:“我宁愿一头扎进这水中,也不愿意跟你扯上关系!如果不是你们,我怎么会被送进这个堆满了白骨的宫闱?”

    她凄冷的笑了,瞪着司徒炫明,“我不是傅雨鸢,不是她又怎么样?”

    司徒炫明的眼神忽然平静了下来,声音里染上了一丝心疼,“你心里很不开心吗,是吗?”

    云若没想到他竟然会问这样的一个问题,下意识的顶嘴道:“开心又怎么样,不开心又怎么样?跟你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你会代替傅雨鸢进宫?”司徒炫明的目光落在云若的身上,眼睛里面带着探究,“流烟舍得让你进宫?”

    那天他要是没有看错,傅流烟宝贝这个妹妹宝贝得跟什么一样,又怎么会舍得让她踏进这个牢笼。

    云若的眼睛里面染上了一丝苦涩,声音也沙哑了起来,“他不知道我代替雨鸢进宫了。告辞了。”云若说着,步履匆匆的走了,踏上了小船,飞快的划着,向小岛的对面划去。

    司徒炫明看着弱不禁风的女子袅袅娜娜的离开,眸底复杂的情绪浓得化不开。

    然而云若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她身后已经沁透了一层冷汗,湿透的衣服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身上,被夜里的冷风一吹,忍不住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战。

    被司徒炫明撞破了秘密,她的心里害怕极了,她不知道等待她的明天会是什么。

    握着双桨的手竟然是冰冷的,在这样炎炎的夏日,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云若的灵魂好像已经飘出了身体,魂不守舍的。

    她机械的摇着双桨来到了岸边,四个丫鬟看见她的一刻,几乎要掉下眼泪来,“娘娘,你可算是回来了。”

    云若的脸色苍白,从小船里面踏出来,双腿一软,差点摔在地上,青竹和蓝雨第一时间冲过来扶住了她,关切的问道:“娘娘,你怎么了?”

    “回宫。”云若的嗓子有些沙哑,眼底染上了一次疲惫,冷硬的吩咐道。

    在几个小丫鬟的搀扶下,云若像游魂一样飘着向凤鸾殿走去。

    还没回到寝宫,就已经看见凤鸾殿里面灯火通明,亮得如同白昼一样。

    云若握紧拳头,尖利的指甲划破掌心,一阵阵清晰尖锐的疼痛袭来,让她的意识清晰了过来。

    她咬了咬干涸苍白的嘴唇,停在了原地,眼底浮起一丝冷笑,这么快就来了吗?

    “娘娘,你怎么了?”绿珠和碧玉在她的身边娇娇柔柔的问道,听在云若的耳中却是分外的刺耳。

    “回去。”云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了自己将要跳出来的心跳,义无反顾的踏进了凤鸾殿里。

    凤鸾殿里,气压低得让人喘不过气来,一脸阴沉的太后坐在主位上,瞪着下面黑压压跪着的宫女和太监,眼睛里面几乎喷出火来。

    云若镇定的走进去,视若无睹,在太后的面前站定,弯腰行了一个礼,恭顺的说道:“臣妾参见母后,母后吉祥。”

    太后冷笑了一下,没有叫她起来,冰冷而残酷的声音响了起来:“来人,将这些不好好服侍主子的宫人拉下去打二十大板!”

    话音一落,不少宫女和太监害怕的哭了起来,边哭边求饶道:“太后饶命啊,太后饶命啊。”

    而孙嬷嬷,站在太后的身后,一脸得意的看着云若,眼睛里面折射出凶狠的恨意。

    云若半弯着身子,也不起来,好像周围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太后恨恨的看了她一眼,才慢幽幽的说道:“皇后,起来吧。”

    “谢母后。”云若直起了身子,站在大殿中央,等着太后发话。

    “皇后,你是一国之母,这样莽莽撞撞的跑出去,成何体统?一点母仪天下的气势也没有,那些礼仪嬷嬷都没有教你该有的礼仪吗?跑出去也就算了,也不多带一些宫女,要是出了什么岔子怎么办?你是皇后,不是那些没有教养的野丫头。”

    “臣妾知道错了。”云若恭顺的说道,一副真心认错的样子。

    “你这样的性子莽莽撞撞的,怎么能堪当大任?原本母后打算将后宫的一切事物交给你打理,现在哀家改变主意了。你先禁足半个月,帮哀家抄佛经吧,修心养性。”

    太后不容置疑的说道,“孙嬷嬷,你好好的看着皇后。”

    “母后。”云若忽然开口说道,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太后。

    “什么事情?”太后的眼底闪过一丝不耐,厌烦的说道。

    “三日后是臣妾回门的日子。”云若小声的提醒道。

    太后的眉头皱了皱,“回门就免了,先好好的修身养性再说吧。”

    “母后,你这话就不对了,回门当然是不容错过的了。”一个不以为然的声音打断了太后的话,云若听见声音回过头去,就看见一身明黄的司徒嘉熙站在凤鸾殿的门口,脸上挂着幽深的笑容。

    云若咬了咬牙,行礼道:“臣妾参见皇上,皇上吉祥。”

    “免礼。”司徒嘉熙箭步流星的走进来,一双幽深得看不见底的眼睛讥诮的注视着一切,不轻不重的说道:“雨鸢可是母后给朕选的皇后,怎么能随随便便惩罚呢?对不对,母后?”

    太后皱了皱眉,看着云若,平静的说道:“皇后不守规矩,自然也应该按照宫规罚的。不然,传出去,皇室怎么岂不成为别人的笑柄?”

    “哦?母后觉得皇后犯了什么错?”司徒嘉熙的眼波流光,寒意刷的涌了上来,淡淡的说道:“她杀人了,还是放火了?”

    太后眼底的怒火冒了出来,忍住汹涌的怒气,终于还是松口道:“哀家也是为了皇后好,毕竟这样莽莽撞撞的性子,在宫里是很容易吃亏的。既然皇上开口了,那就算了。皇后,你以后还是注意一点,毕竟你的一举一动代表的可是皇室的形象。”

    “是,母后。”云若咬着牙轻声的说道。

    司徒嘉熙走到云若的身边,似笑非笑的看了云若一眼,漆黑的眼眸深不见底,淡淡的说道:“朕的皇后倒是长得国色天香,母后真是费心了呢。”

    太后讪讪的笑道:“皇上喜欢就好,哀家也觉得雨鸢会是一个好皇后。”

    “那就好,今晚朕就在这凤鸾殿过夜吧。”司徒嘉熙忽然伸出手去,抚摸着云若娇嫩的脸颊,冷笑了一声。

    空气里面忽然传出了一丝暧昧的气氛,太后清了清嗓子,仪态万方的说道:“那皇上就好好的和皇后说说话吧,哀家回去了。”

    说着狠狠的瞪了孙嬷嬷一眼,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孙嬷嬷,你可是要好好的照顾皇后,听到了吗?”

    “是,娘娘。”孙嬷嬷领命道,站在一旁。

    “恭送母后。”司徒嘉熙和煦如同春风般的语调在空旷的大殿内响起,带着一丝蛊惑,一丝魔力。

    太后的身子似乎僵了一下,大踏步的走远了。

    云若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太后的脚步,一直到她走得远远的,消失不见,才把目光投放在孙嬷嬷的身上,冷笑了一声:“孙嬷嬷,好样的。”

    孙嬷嬷的眼睛里露出一丝惧意,故作镇定的说道:“娘娘在说什么?奴婢不懂。”

    云若靠近孙嬷嬷,唇边挂着冰冷的笑意,平静的说道:“你不知道没关系,我会让你知道的。”

    她越来越靠近孙嬷嬷,孙嬷嬷觉得剧烈的寒意罩下来,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一边害怕的往后退去,一直退到了墙边,无处可退。

    云若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冰冷,忽然扬起手,飞快的抓过梨木架子上的花瓶,毫不犹豫的,用尽了十足的力道砸在孙嬷嬷的头上。

    哗啦一声,孙嬷嬷不可置信的倒在了血泊中,眼睛里面还闪着不可置信的光芒。

    云若的脸上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毫不怜惜的拍了拍手,平静的说道:“就先拿你来开刀吧。”

    司徒嘉熙站在旁边看着她的动作,眼底闪过一丝波动,随即笑了起来,若无其事的握住了她的手,他掌心暖暖的温度传到了云若冰凉的掌心里,带来了一股暖意,也给了云若一点勇气。

    云若将头埋在司徒嘉熙的怀里,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抖,双后不自觉的抱住了司徒嘉熙的腰,“我害怕,怎么办?”

    “别怕,有我在这里。”司徒嘉熙温暖和煦如同春风的语调在她的耳边响起,驱散了她隐藏在灵魂深处的害怕。

    两个人紧紧的抱在了一起,好一会儿,云若才松开手,轻轻的拢了拢自己的头发,淡淡的说道:“我今天闯祸了。”

    “我们一起解决。”司徒嘉熙宠溺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轻柔的安抚道。

    “好。”云若看着那张俊美如同天神的脸,轻轻的点了点头,眸底出现了一丝坚毅的光芒,冷声吩咐守在殿外的宫女:“绿珠,碧玉!”

    绿珠和碧玉战战兢兢的走了进来,身子不停的抖动着,害怕的跪在地上,心惊胆战的说道:“娘娘。”

    云若的目光像淬了毒的冰刀子,冷冷的射向地上的丫鬟,平静的说道:“是你们俩给太后送的信吧?”

    两个丫头背后笼罩了一层冷汗,头低得不能再低,“娘娘饶命。”

    云若冷笑了一声,“本宫从来都不是一个大度的人,你们知道,依着本宫原来的脾气,你们的下场会是什么?”

    毫不意外的看着两个丫鬟身子抖了抖,面如土色。

    “将孙嬷嬷抬下去吧,今晚你们就好好的照顾孙嬷嬷吧。”云若指着殿门的方向,漫不经心的说道:“下去吧。”

    两个丫鬟的目光落在倒在血泊中的孙嬷嬷,瞳孔猛的放大,害怕的看着云若。

    云若视若无睹,淡淡的说道:“还愣着做什么?难道你们想像孙嬷嬷一样吗?”

    冰冷的声音不怒自威,带着一种不容质疑的坚定。

    “是,娘娘。”碧玉和绿珠冷汗涔涔的将孙嬷嬷抬下去,殿内就只剩下云若和司徒嘉熙两个人,安静而空旷的大殿和殿外此起彼伏的痛呼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云若握着司徒嘉熙的手,狂乱的心情得到了稍微的缓解,眼睛里面闪烁着晶晶亮的光芒。

    “青竹,蓝雨!”云若冲着殿外喊了一声。

    “娘娘。”

    “守在寝殿外,不让任何人靠近凤鸾殿一步。”云若冷冷的吩咐道,跟着司徒嘉熙走进了寝宫里。

    确定没有外人在场了,她的眼睛里才露出了浓浓的忧愁,担忧的看着司徒嘉熙,流露出一种无助和惶然。

    “怎么了?”司徒嘉熙靠近她,关起的问道,眼睛里面也带上了一丝忧虑。

    云若脸色惨白的看着司徒嘉熙,一种深深的疲惫和慌乱涌上心头,她将手伸出去,环住了司徒嘉熙的脖子,发出轻轻的一声喟叹,“我闯祸了,或许明天就死了,包括将军府的所有人。”

    司徒嘉熙浑身一僵,将云若的手拿开,认真的看着云若,“到底怎么了,你告诉我好吗?”

    一想到怀里温软的女人可能有事,司徒嘉熙的心好像被人狠狠的揪住了一样,疼得快要窒息了。

    云若的唇边挂上了凄凉的笑容,将头靠在枕头上,长长的乌黑如同瀑布的墨发披散开来,美得惊心动魄,脸上却带着一种视死如归的表情看着司徒嘉熙,红唇微微张开,吐出几乎要让司徒嘉熙崩溃的话语来:“我今天碰到瑞王殿下了,他知道我不是傅雨鸢。”

    她的语调沉静悠长,带着一股死亡的气息。

    司徒嘉熙幽深的瞳孔里面忽然闪现出波涛汹涌的情感来,“你说三弟知道你不是傅家大小姐?”

    事情似乎变得严重了起来,如果太后知道,后果将不堪设想。

    云若轻轻的点了点头,脸上绝望的表情越来越浓,越来越强烈,“皇上,我是不是要死了?”

    司徒嘉熙猛的伸出手,狠狠的将云若抱在怀里,越收越紧,坚定的说道:“不会的,我不会让你死的。”

    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聊以慰藉的温暖,他怎么能让这样的温暖再一次从自己的身边消失?

    云若的泪水一滴一滴的落在司徒嘉熙的脖子里,灼热的泪水,烙进司徒嘉熙的皮肤上,滚烫得吓人,带来了一种死亡的气息。

    “怎么办?司徒嘉熙,我要死了呢。”她将头埋在司徒嘉熙的肩膀上,轻轻的发出一声喟叹,却沉重得让司徒嘉熙几乎承受不住。

    “我对你的承诺要食言了呢,怎么办?”云若轻轻的说着,泪水越聚越多,一滴滴的滴在司徒嘉熙的心上,那颗冰冷已久的心,被揪得生疼。

    “若儿。”司徒嘉熙的眼神深深的看着云若,轻声的唤道。

    云若松开司徒嘉熙,躺在床上,眼神落在了司徒嘉熙俊美如同天神的脸上,又像是落在了远方,那样无措的样子,让司徒嘉熙心疼得不得了。

    “什么?”云若如花的唇瓣轻轻张开,吐出了两个字。

    “跟着我你害不害怕?”司徒嘉熙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认真的看着云若的脸庞,坚定的问道。

    云若轻轻的摇了摇头,眼睛里面有星星点点的光芒落下来,“不害怕。”

    她听见自己的声音说道,带着忐忑,带着恍惚。

    “那就好,你跟着我,我不会让你死的,好吗?”司徒嘉熙温柔的看着她,轻声的哄道。

    “好,我相信你。”云若将手放进司徒嘉熙宽厚的大掌里,汲取着为数不多的勇气。

    “那好,你跟着我,别害怕,我们一起将隐藏在身边的危险全部除去。”司徒嘉熙的眼神里带着坚定的光芒,一字一顿的说道。

    “好。”云若轻轻的抱着司徒嘉熙,声音轻飘飘的,却带着一丝坚定的味道。

    “他们为什么要让你代替傅雨鸢进宫?”司徒嘉熙认真的看着云若,问道。

    云若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傅雨鸢被人给侮辱了,所以傅将军让我代替傅雨鸢进宫。”

    “三弟不知道你不是傅将军的女儿对吗?”司徒嘉熙一下子就抓住了话中的重点,认真的问道。

    云若点点头,“他不知道。”

    应该是不知道的吧,云若心里想着。

    虽然之前他们也打过一次交道,但是那时云若正好挨了板子,不能喝水,嗓子沙哑得厉害,又隔着一层厚厚的帐子,他应该不知道那个丫头就是她吧。

    “那就好办了,没事的,相信我好吗?我不会让你有事的。”司徒嘉熙握住了云若的手,幽深的眼睛直直的注视着云若。

    “我相信你。”那双眼睛似乎有魔力一般,云若怔怔的看着那双眼睛,轻轻的点了点头。

    “安心的睡一觉吧,我先走了。”司徒嘉熙抱了她一会,步履匆匆的走远了。

    云若看着那个高大挺拔的背影,狂乱的心跳不再跳得那么快了。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睛里面闪现出杀戮的光芒,拳头紧紧的握着,既然躲不过,那她就好好的迎接接下来的风暴吧。

    这样想着,她躺在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司徒嘉熙飞快的回到了御书房,沉声吩咐道:“来人,即刻宣傅将军进宫,快点。”

    “是。”一个暗影从窗口处闪了出去,消失在夜色中。

    司徒嘉熙沉着脸,“张虎。”

    “在。”张虎从门外走进来,跪在地上,国字脸上一片忠诚,“主子。”

    “去请兵部尚书白岩鹤进宫,越快越好。”

    “遵命。”

    没过一炷香的功夫,一身黑衣的白岩鹤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御书房中,“皇上。”

    “让你查穆影炎那个老狐狸的罪状查得怎么样了?”司徒嘉熙压住心底的怒火,淡沉声问道。

    “属下无能,还没有能够掌握能够将丞相的党羽一网打尽的罪证。”白岩鹤脸上带着歉意的表情,如实的答道。

    司徒嘉熙的眉头皱了起来,“那么德王呢?德王的情况你掌握了多少?”

    “德王殿下如今正在大肆的招兵买马,似乎想要······”白岩鹤看了一眼司徒嘉熙的脸色,犹豫的说道。

    “是想取而代之登上皇位是吧?”司徒嘉熙冷笑了起来。

    白岩鹤跪在地上,一片沉默。

    “制造一场混乱,让德王和太后那个老妖婆忙一阵子。朕前些日子遇刺也应该查出凶手来了吧,你去准备一下,斩掉那个老妖婆的左右臂膀,给他们一些下马威。”司徒嘉熙的脸色阴沉得难看,冷冷的说道。

    “是,皇上。”白岩鹤领了命令退了出去。

    门口传来了福公公苍老的声音,“皇上,傅将军来了。”

    “让他进来。”司徒嘉熙的声音里面充满了怒火,握着酒杯的手拽得紧紧的,指节泛白,青筋暴涨。

    “臣傅劲松参见皇上。”傅劲松跪在地上,不明白皇上深夜将他召到此处有什么事情。

    司徒嘉熙冷笑一声,空气里面的温度陡然降低了好几度,“傅将军,你好大的胆子!”

    傅劲松的心突地跳了起来,背后冒出了一层冷汗,嘴上却不肯承认:“臣惶恐,请皇上明言。”

    该不会是云若的事情被皇上知道了吧?

    傅劲松的脑子里闪过了一丝疑问,随即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不可能的,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除非云若不要命了,才敢把这件事情说出来。

    况且,青竹和蓝雨那两个丫头也没有给自己传递出什么消息来啊。

    司徒嘉熙冷哼了一声,锐利如同鹰隼的目光直直的瞪着傅劲松,森冷的声音像来自地狱的修罗,“傅将军,你真的打算不认账吗?”

    “老臣一心忠心为皇上,行得正坐得端,请皇上明察。”傅劲松的脸上出现了视死如归的表情,忠心耿耿的说道。

    司徒嘉熙冷笑了,“傅将军,你说这些话都不心虚吗?那么,云若是怎么回事?傅雨鸢是怎么回事?要知道,欺君之罪可是要灭九族的,傅将军真的就那么不怕死吗?就算傅将军不怕死,那也不在乎傅流烟这个儿子了吗?还有那个被人伦奸了的傅雨鸢大小姐!”

    他不愿意再兜圈子,残酷的将事实一点一点的抖开在傅劲松的面前。

    傅劲松脸色剧变,那种诚恳的表情也被惊恐的表情所代替,重重的将头扣在地上,“皇上,臣也是不得已啊,请皇上开恩。”

    司徒嘉熙的眼睛里面露出了讥诮的光芒,似笑非笑的说道:“傅将军不是说忠心耿耿吗?怎么,现在无话可说了?”

    “福公公,拟旨!护国大将军傅劲松,欺上瞒下,妄图以低贱丫鬟代替傅雨鸢混入皇宫,实乃十恶不赦,其罪当诛九族!”

    司徒嘉熙脸上的神情是冰冷的,眼神却是凶残得像地狱的阎王,恶狠狠的盯着傅劲松,冷酷的宣读着自己的决定。

    傅劲松脸色的血色终于褪去,漫天的寒意从脚底传了上来,冲得他的四肢百骸都散了,重重的将头磕在地上,声音里面带着深深的恐惧,“皇上饶命啊,臣知罪,臣知罪,请皇上绕了臣一次吧。臣也是迫不得已啊。”

    傅劲松老泪纵横的跪在地上,心里全是满满的悔恨,他死了不要紧,可是,他的儿子女儿都是无辜的啊。

    他当初为什么要听段采薇的话啊,如果不是停听了采薇的话,现在自己也就不会这么难过了。

    原以为可以侥幸逃过一劫,却没想到还是怎么快就被皇上发现了。

    司徒嘉熙挥一挥手,福公公退了下去,将御书房的门关上,冷冷的看着傅劲松,嘲讽的说道:“看来傅将军还是学不乖啊,非要朕提醒了才老实。”

    傅劲松惊魂未定的看着喜怒不定的皇帝,脸上出现了一丝愧疚,跪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

    “请皇上开恩,臣知道错了,老臣愿意永远追随皇上,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司徒嘉熙没有接这个话题,冷笑着说道:“你可知道,瑞王今天见过云若一面了,并且知道云若不是雨鸢。你说,如果这个秘密传到太后的耳朵里,你会是什么下场?”

    清冷的话语,让傅劲松打了一个寒战,重重的跪在地上,像被人用一把冰凉的剑架在脖子上,稍微一个用力,他的头就会落地。

    太后的手段他是知道,想到太后知道这个秘密的后果,傅劲松的脸上一片死灰,认真的看着司徒嘉熙,“请皇上为臣指一条明路。”

    司徒嘉熙笑了,笑得如同春花初绽,“云若的事情,你是不是应该好好的朕解释一遍?哪怕傅雨鸢被人伦奸了,也不应该是她代替雨鸢进宫,你不是还有两个女儿吗?为什么是一个丫鬟,你能跟朕解释一遍吗?”

    傅劲松的额头沁出了一层汗水,说不出话来,他总不可能说,因为皇上是一个短命鬼,他不忍心将女儿送进皇宫里来受苦吧?

    “你不说,朕来替你说。是因为朕是一个病入膏肓的病人,是一个活不过二十五岁的皇帝,所以你觉得让你的女儿进宫是糟蹋了你如花似玉的女儿了对不对?”

    冰冷的眼神像利剑一样直直的射穿傅劲松心底那点自私的想法,“傅将军啊,你也不过是一个小人。”

    傅劲松死死的握着拳头,寒意渗入骨髓,“皇上,臣知错了,臣罪该万死。”

    除了这句话,他不知道还应该说什么,因为,司徒嘉熙说的每一句都是实话。

    “你这样的想法,朕怎么相信你是真的肯忠心为朕,会不会又出尔反尔?”司徒嘉熙惋惜的摇了摇头,“福公公,拟旨!”

    “皇上!老臣愿意以全家的性命做担保,请皇上再信老陈一次,老臣誓死追随皇上,请皇上网开一面。”

    傅劲松将头都磕破了,鲜血直流。

    司徒嘉熙的心底升起了一丝快意,沉默的看了傅劲松好久,久到傅劲松以为将军府这一回肯定躲不过灭顶之灾了,才随意的说道:“傅将军起来吧,朕信你就是了。东盛有傅将军这样忠心耿耿的将领,是朕的福气。这道圣旨朕先留着,如果傅将军想要毁约,那么朕敢保证,不管是朕还是太后,最先想要的,绝对是将军府所有人的性命!”

    “谢皇上,老臣谨记皇上的恩典。”傅劲松的背后已经湿透了,手脚冰凉,终于从鬼门关捡了一条命回来。

    “至于怎样才能守住这个秘密,将军应该知道吧?”司徒嘉熙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在桌子上敲击出有节奏的音乐,唇边挂着浅淡的笑意。

    死人,才是最能守住秘密的!

    “臣知道!”傅劲松看着司徒嘉熙眸底一闪而过的狠厉之色,心惊肉跳,硬着头皮说道。

    “相信傅将军是不会让朕失望的,退下吧。”司徒嘉熙漫不经心的挥了挥手,傅劲松猫着腰退了出去,御书房的门吱呀一声关上了。

    福公公的脸上带着忧色,轻声的唤道:“皇上。”

    司徒嘉熙的眉宇之间闪现出一抹疲惫之色,轻轻的摆了摆手,“给他一点惊吓,他才会知道朕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是。皇后娘娘······”福公公犹豫地开口。

    “她不会有事!”司徒嘉熙飞快的打断福公公的话,眼睛里面绽放出光芒,沉静的说道。

    就算是杀不了司徒炫明,他也不会让云若有事。

    福公公不说话,静悄悄的站在一旁,明黄色的圣旨上,空白一片。即使心中害怕得要死,云若还是睡得沉沉的,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了。

    她轻轻的掀开帐子,轻轻的唤了一声:“青竹。”

    “娘娘。”青竹走上前来,伺候云若穿衣,。

    大殿里面静悄悄的,云若淡淡的说道:“其他的人呢?”

    “娘娘,昨天太后惩罚他们了,现在估计还起不来呢。”青竹乖巧的答道。

    云若这才想起来,昨天那么多的宫人都被杖刑了呢,而自己就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人被拖下去,一点反应都没有。

    心底忽然升起了一丝麻木,才进宫一天,她整个人就变得冷血了起来。

    “孙嬷嬷呢?死了没有。”想起昨天晚上自己用一个花瓶打爆了孙嬷嬷的头,她的随口问道。

    “没死,但是,孙嬷嬷傻了。”青竹小心的看了一眼她的脸色,小声的说道。

    云若不在意的说道:“没死就好。”

    那样一个奸细,留在自己的身边,迟早会坏了自己的大事,即使她知道,出了孙嬷嬷,她的身边还有不少的奸细,但是,除掉一个是一个吧。

    “本宫饿了,弄点吃的来吧。”云若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变得平静,轻声的说道。

    青竹退了下去,蓝雨跟在她的身边伺候她梳洗完毕,才曼斯条理的用餐。

    才吃了没几口,几个气势汹汹的宫女走了进来,脸色阴沉的对云若说道:“皇后娘娘,太后请您到夜宁宫去一趟。”

    云若的眼神盯着那些宫女,唇边泛着清冷的笑容,漫不经心的问身边的绿珠道:“绿珠,你进宫多少年了?”

    绿珠不明白云若的意思,老老实实的答道:“回娘娘,奴婢进宫四年了。”

    云若点点头,“那么对宫里的规矩应该是比较熟悉的了。那你说说看,不知礼数,看见本宫竟然不行礼的奴才应该怎么办?”

    绿珠的脸色变得煞白,眼神闪烁的看了站在云若面前的几个宫女一眼,咬了咬唇,不敢说话。

    云若冰冷的眼神落在绿珠的脸上,吓得绿珠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应该杖责二十。”

    “很好。”云若凛冽的眼神落在眼前几个气势嚣张的宫女身上,重重的将手中的碗放在桌子上,发出砰的声音。

    “你们几个,竟然不把本宫放在眼里,来人,将她们拖出去,重打二十大板!”

    几个宫女的脸色变得变,然而一想到自己是太后那边的人,底气又足了起来,不卑不亢的说道:“皇后娘娘,太后让你即刻前往夜宁宫,请您快点过去。”

    刷的一声,云若的手飞快的从腰间划过,精致的马鞭划过空气,重重的打在了最近的宫女身上。

    “啊!”尖利的惨叫划破宽敞的大殿,被打的宫女捂着脸痛苦的往后退了几步,那张如花似玉的脸上,已经被打出一条血红色的印子,分外的狰狞而恐怖。

    所有的人都吓得惊呆了,包括她身后的绿珠和碧玉。

    云若冷冷的笑着,“你们是不是应该先给本宫请安?”

    原先气势嚣张的宫女此时个个的脸上都露出了怯意,不敢再放肆,跪在地上,“奴婢参见皇后娘娘,皇后吉祥。”

    云若重新坐下,曼斯条理的吃着早饭,似乎将那些宫女当成了空气。

    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云若叫她们起来,那些宫女不由得急了,小心的看了看她的脸色,重复道:“皇后娘娘,太后让您即刻前往夜宁宫。”

    云若一直填饱肚子,才淡淡的说道:“起来吧,带路。”

    那些宫女也不敢再倨傲,老老实实的站起来,跟在云若的身后向着夜宁宫走去。

    云若的脑子飞快的盘算着,不知道太后这一次找她所为何事。

    会不会是她的身份已经暴露了?

    这个念头一起,凉意一阵阵的从脚底冒了出来,她的身上都长了鸡皮疙瘩。

    她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踏进了近在眼前的夜宁宫。

    夜宁宫的正殿里,一群妃嫔站在下首,噤若寒蝉,个个大气都不敢出,高座上的太后一脸阴沉,一双阴狠的眸子里迸射出阵阵的怒火,看见云若的一刻,凶狠的目光几乎要将她撕碎。

    看来,真的是兴师问罪呢,云若轻轻的笑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代嫁之皇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湖微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湖微风并收藏代嫁之皇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