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代嫁之皇后 > 第七十一章 我才是后宫之主

第七十一章 我才是后宫之主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司徒嘉熙幽深若寒潭的眼睛落在云若那张苍白的脸上,流露出丝丝的柔情,像化不开的蜜糖胶着在云若的身上,一缕一缕,缠绕着她,云若的心忽然变得很软,微微张开嘴,迎视着他柔情似水的视线。

    “躺下来休息一会吧。”

    司徒嘉熙定定的注视了她良久,终于缓缓的说道,声音里面有一丝心疼,纤长而指节分明的手,轻轻的抚摸着云若的脸颊,带着一丝丝的凉意。

    云若乖巧的垂了垂睫毛,没有动,似乎有千言万语要和司徒嘉熙说,又不知道从何开口。

    忽然,她伸出手去,环住了司徒嘉熙的脖子,将大半个身子靠在司徒嘉熙的肩膀上,闷闷的说道:“司徒嘉熙。”

    “恩?”

    “我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脆弱。”云若闷闷的将脸靠在他宽厚的肩膀上,略带着一丝沉闷的说道。

    “所以呢?”司徒嘉熙柔和而睿智的声音,带着安定人心的作用。

    “所以,我能不能和你并肩作战,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站在你的身后,让你保护我,让你担惊受怕。”云若长长的睫毛轻轻的眨了眨,闷声闷气的说道。

    司徒嘉熙的处境她不是没有看到,在那么艰难的处境下他还要分出心神来保护自己,她的心里怎么也过意不去。

    凤鸾殿内长久的陷入了一片沉默中,空气里面的气压像凝滞了一般,一动不动,伴随着阵阵的热气,烧得人的汗水滴滴的流下。

    云若等着司徒嘉熙的答案,可是等了好久,也没有得到想要的回答,波光潋滟的眸子中闪过一丝黯然,环绕着司徒嘉熙脖颈的双手慢慢的松开,嘴里,也泛起了一丝苦涩的笑容。

    “好,我答应你。”似乎经过了许久的挣扎,司徒嘉熙的声音低低沉沉的传来,带着一丝几不可查的颤抖。

    云若挣开了司徒嘉熙的怀抱,唇边泛起了一丝笑意,真诚而明朗,“谢谢你。”

    司徒嘉熙注视着那张惨白的容颜,眼睛里闪过深深的担忧和心疼。

    云若的手,不由自主的抚上去,轻声的说道:“别这样,我不会有事的。我想陪着你,一直陪着你。”

    一股暖流融入了司徒嘉熙冰冷的心,幽深如大海的眼眸波涛起伏,惊涛骇浪,激烈的起伏着,“前方的路会很危险,你可以吗?”

    他的声音里面充满了深深的担忧,径直的盯着云若,鬼斧神工雕刻般的脸上仍然掩饰不住担忧,轻声的问道。

    云若的唇边泛起了一丝冷笑,幽幽的说道:“可以,我会把后宫那些障碍都清扫干净,欺负我的,为难你的,一个不剩!让你在前方后顾无忧。”

    灼灼的眼眸中散发着深深的自信,明明是小小的身躯,却忽然之间爆发出了巨大的能量,波光潋滟的眸子里,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司徒嘉熙被那样的目光所震撼,唇边泛起了阵阵笑容,“好,我相信你。”

    他的手,不自觉的握住了云若略显粗糙的手,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相偎相依,永不分离,像是许下最珍贵的誓言。

    “司徒嘉熙。”云若的声音轻飘飘的响了起来。

    “什么?”司徒嘉熙看着她的眼睛,声音里面带上了一丝暖意,柔声的问道。

    “今天御花园里面的那位公子,温憬然,我们见过面,而且他认出我来了。”云若的声音平静的,没有一点起伏,也听不出一点情绪。

    “他也知道你的身份吗?”司徒嘉熙的眼睛里面闪过一丝紧张,浑身的气势顿时变得凛冽了起来,握着云若的手不自觉的加大了力道。

    这么多人知道云若的身份,想要隐瞒或者否认是不可能了。

    “啊,疼。”云若不由得皱了皱眉,低呼了一声。

    “若儿,对不起。”司徒嘉熙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心疼,懊恼的松开了云若的手。

    云若看着司徒嘉熙,眼睛里面闪过一丝不确定,探寻的问道:“也要把温憬然给杀了吗?”

    司徒嘉熙的薄唇紧抿着,幽深如古潭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嗜血的杀意,被云若敏感的捕捉到了。

    “只有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他没有办法,为了保护云若,谁他都可以杀。

    云若的手心突的浮起了一层冷汗,眼底升起一丝悲哀,“见过我的人那么多,不可能杀得完的。司徒嘉熙,杀人灭口不是一个好的办法。”

    司徒嘉熙沉默了,良久,眼睛里面闪过诡异的光芒,看着云若,认真的问道:“若儿,你怕不怕死?”

    “当然怕,怎么会不怕。那些害我的人还活得好好的,我当然不能去死。我要活得好好的,将那些人一个一个的打败!”

    云若的唇边泛起一丝冷笑,周身笼罩上了一层死亡的气息,声音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那好,那我们不杀人灭口了。”司徒嘉熙的脸上从未有过的认真,看着云若,“以杀止杀的确不是最好的办法,那我们只有破釜沉舟,掌握生杀大权,看谁还奈何得了我们!”

    司徒嘉熙的脸上,散发着决绝的光芒,握紧了云若的手,宣誓般的说道。

    云若看着那双漆黑的眼睛里散发出来的光芒,咬紧牙,迎视着那道目光,“好,我们就把大权夺过来,将那些想要害死你我的人一网打尽!”

    “恩,我会让傅劲松那个老狐狸承认,你才是傅家的大小姐,看谁还能奈何得了你。”司徒嘉熙的身上散发着浓烈而阴冷的光芒,带着森森的寒意。

    “好,我也不想再背负着傅雨鸢的名字过日子了,每一次别人叫我雨鸢,我的心都像被人放在油锅里煎熬一样,那种感觉,比死了还难受。”云若轻轻的敛下睫毛,声音里面有一丝颤抖。

    “那就不要顶着傅雨鸢的身份生活了,在我眼里,你是你,是唯一的,独一无二,谁也代替不了你,尤其是那个傅雨鸢!”司徒嘉熙的眸中闪过阴冷的光芒,拳头握紧。

    他还在等暗卫的消息,只要一找到傅雨鸢,他一定会将那个女人碎尸万段!

    云若因为他的话,心中像被一只温暖的手抚慰着,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下来,打在她的手背上,灼热而滚烫,“司徒嘉熙,谢谢你。”

    为什么对她这么好?

    司徒嘉熙温柔的手轻柔的拭去她不断滚落的泪珠,眼睛里带出一丝宠溺的光芒,轻声的说道:“别哭啊,你哭了我会心疼的。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父皇和母后都不在了,舅舅也含笑九泉,他的身边没有任何亲人了,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抹属于他的温暖,哪怕是竭尽毕生所能也要把握住这来之不易的温暖。

    云若没有停止哭泣,泪水反而落得更凶了,一滴一滴,落个不停。

    “若儿,别哭了,我会对你好的。以后都不会故意凶你了,哪怕是在人前,也不会故意做出冷落你的样子,所有的困难和风雨我们一起去面对。”司徒嘉熙轻柔的安慰道,低沉而温柔的声音诱哄着,温暖的打在云若的心上。

    云若哭了好久,终于止住了眼泪,不好意思的说道:“谢谢你。”

    司徒嘉熙的眼睛里闪过柔和的光芒,轻轻的将云若抱在怀里,避开了伤口的地方,沉闷的笑道:“你一哭啊,我的心都要碎了。”

    云若的脸腾的升起了两抹红晕,不好意思极了。

    “司徒嘉熙,我想从太后那里拿回凤印,我才是皇后,是这个皇宫的主人,后宫的一切应该由我来统治对不对?”

    今天的事情让她明白了,手中要是没有权力她什么都不是,只能任人欺负!她不想再这样下去了。不能妥协,那就奋起反抗!凤印,才是代表着后宫至高无上的权力,如果将凤印拿到手,她在后宫应该就不会那么举步维艰了吧?

    司徒嘉熙的目光里面闪过了灼亮的光芒,更加抱紧了云若。

    “的确,有了凤印,司徒雪慧就不会那么嚣张的欺负你了,太后也会对你忌惮几分,再加上你是从将军府出来的人,没有人敢轻视你。”

    司徒嘉熙的脑子飞快的转动了起来,这的确是一个好主意。

    “好,把凤印拿回来,你才是这个后宫的主人。”司徒嘉熙的眼睛清明了起来,如果云若真的可以掌控了后宫,那么一切就好办多了。

    “来人!”司徒嘉熙朝着门外喊了一声。

    福公公猫着腰走了进来,谦卑的说道:“皇上。”

    “去将流风和追月秘密带过来!”司徒嘉熙沉声吩咐道。

    “是,皇上。”福公公悄无声息的走了下去。

    “若儿,你一个人我不放心,让流云和追月来保护你好吗?”司徒嘉熙看着云若略带苍白的脸,眸子里面是一片不可抗拒的坚定。

    云若对上那双充满关心的眸子,轻轻的点了点头,“好,都听你的。”

    让她和他并肩站在一起,已经是最大的妥协了,她怎么敢再拒绝司徒嘉熙的好意。

    没过一会儿,凤鸾殿的密道里钻出了两个人,跪在了司徒嘉熙的面前,恭敬的说道:“参见主子!”

    “平身。”司徒嘉熙挥了挥手,淡淡的说道。

    云若的目光落在了眼前的两个女子身上,穿着一样的衣服,矫健的身姿,淡漠的表情,周身凛冽的气势,就像两把杀人的利器。

    司徒嘉熙淡漠的扫了一眼站在眼前的暗卫,声音威严而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信,“今后皇后娘娘就是你们的主子,你们的任务就是随时随地的保护皇后的安全!听从皇后的吩咐,听到了没有?”

    “是,主子。”流云和追月的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忠诚的应道。

    “过来拜见你们的新主子。”司徒嘉熙搂着云若,淡淡的说道。

    “流云(追月)参见主子。”两个一脸冰冷的女人跪在云若的面前,机械的答道。

    “起来吧。”云若轻声的说道。

    两个丫头依言站起来,漠然的站在一旁。

    “好了,你们下去吧。”司徒嘉熙轻轻的挥了挥手,淡淡的说道。

    两个女人漠然的退了下去。

    司徒嘉熙握着云若的手,柔声的说道:“若儿,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知道吗?”

    云若轻轻的点了点头,“你放心吧,我知道了。”

    她不能死,她要活得好好的,回去向段采薇和傅雨鸢她们报仇!

    “对了,瑞王是不是出事了?”云若想起先前的事情,眼眸波动了一下,轻声的问道。

    司徒嘉熙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尴尬,眼神陡的锐利了起来,抱着云若的手,不自觉的握紧:“谁告诉你的?”

    这件事情那么隐秘,就连白岩鹤和楚浩天都不知道,云若怎么会知道的?

    那个老妖婆的眼线已经浸淫到无孔不入的地步了吗?

    幽深如同古潭的眸子里闪过强烈的杀意,藏在袖子下面的手陡的握紧。

    云若怯生生的拉了拉司徒嘉熙的袖子,小声的说道:“没有人告诉我,早上请安的时候一个小太监跑进来在太后的耳边说了什么,太后的脸色都变了。能让太后都变色的事情,我猜想应该也只有她儿子的事情了。”

    司徒嘉熙浑身的杀意终于又退了回去,没有人知道更好。

    如果有,他也一定让那个人开不了口!

    “若儿,你那么聪明,我真的有点害怕呢。”司徒嘉熙看玩笑的说道,不过依着她的聪明才智,再有凤印在手,太后想要刁难她,应该不会那么容易了吧。

    “夜长梦多,今日就去跟太后拿了凤印吧。”司徒嘉熙的眸光诡异,现在温憬然在太后的夜宁宫里,如果现在,他将云若的身份说了出来,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司徒嘉熙陡的站了起来,深不见底的眼里出现了一抹慌乱,漆黑的眼神看着云若,认真的说道:“若儿,快点穿好衣服,我们马上去夜宁宫!”

    他的脸色是那么的凝重,好像暴风雨前夕的那种沉闷而压抑的气氛,压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云若看着他的脸色,也知道要出大事了,当即也来不及问发生了什么事情,立即站起来,穿好衣服,匆匆的跟着司徒嘉熙向着夜宁宫而去。

    一路上,司徒嘉熙的嘴唇紧抿着,脸色阴沉,似乎隐忍着什么,几乎要爆发开来。

    碍于周围都是太监宫女,云若咽下了将要问出口的话,只是紧紧的握着司徒嘉熙的手,慌乱的心扑通扑通跳着,几乎要跳出心脏来。

    此时的夜宁宫,阴沉密布,地上摔满了上好的玉器,瓷器的碎片,太后阴沉着脸站在殿中央,脸上一片慌乱。

    “是谁?到底是谁竟然敢谋害哀家的儿子!哀家一定要揪出那个凶手,诛他九族!”

    一张艳丽而保养得宜的脸,因为愤怒和气愤,狰狞而恐怖的扭曲在一起,像来自地狱的恶鬼,寒幽幽的散发出一阵又一阵阴森森的气息。

    “姑妈,息怒!”温憬然的脸上带着一丝心疼,小声的劝道。

    刚才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将皇后娘娘并不是傅家大小姐的事情告诉姑妈,现在看来,的确不是说这件事的时候。

    “息怒?息什么怒?现在躺在病床上生死不明的人是哀家的儿子,让哀家怎么息怒,怎么冷静!”太后的身子气得浑身发抖,一双眼睛绿幽幽的,像狼一样。

    “太医还没查出来明儿中了什么毒,明儿现在能不能救回来一条命还不知道,你让我怎么冷静?”太后的眼睛里面涌起一层薄雾,明艳的脸上也升起了一丝疲惫。

    再心狠手辣的女人,在面对自己身中剧毒的儿子,也只能是一片无能为力,什么都做不了。

    “那些无用的太医有什么用,统统拉下去砍头算了!”太后怒目圆瞪,散发出一阵阵阴冷的光芒,阴沉嗜血,像来自地狱的幽灵。

    她的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她要让所有的太医跟着陪葬!

    “姑妈,你冷静一些。将太医拉出去砍头了谁来救表哥,表哥现在还危在旦夕呢,依侄子看,现在当务之急是将这些太医召集起来,研究解药,让表哥相安无事,其他的事情等到以后再说。”温憬然劝着太后,眼睛里面闪过深深的忧虑。

    太后气得胸口不停的起伏,眼睛里面嗜血的光芒褪去,冷静了一些,无力的挥挥手,脸上闪过一丝无助而茫然的神情,“憬然,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不管用尽什么方法,什么代价,都要救回明儿,姑妈不能没有他。”

    精明强势的女人,此时脸上只剩下担心和无助,悲戚的看着自家的侄子,让人不忍动容。

    “姑妈你放心,侄儿一定不会让表哥有事的!太医虽然没有制出解药,但也把表哥身上的毒性压制住了,再等等,一定可以将表哥救醒的。表哥吉人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

    温憬然的眼睛里闪过精光,轻声的说道。

    “但愿如此吧。”太后无力的靠在凤榻上,眼睛里闪过一丝落寞。

    “姑妈,侄儿想,一方面可以让太医继续研究解药,一方面我们可以在宫外放榜发出悬赏,谁能解表哥的毒,许黄金万两。江湖上那么多的能人异士,一定有人可以解了表哥的毒。”

    温憬然小心翼翼的说道,看着太后的眼睛里闪过了希望的光芒。

    “这样也好!德公公,你让人去发榜,谁能救得了瑞王殿下,赐良田千顷,黄金万两!快去!”

    太后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般,着急的吩咐道。

    “是,太后。”德公公领了旨意悄悄的退了下去。

    太后的脚踏在了满地的碎片上,眼睛里闪过阴沉嗜血的光芒,“憬然,彻查凶手的事情,就交给你去办了,一定要将凶手揪出来!哀家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连哀家的儿子都敢动!哀家要将那个人五马分尸,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大殿内阴森森的一片,散发着一种死亡的气息。

    站在背光处的太后,像一尊死神,散发出幽幽的光芒,冰冷而黑暗的气息笼罩着她,阴沉沉,恐怖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温憬然看着高座上的姑妈,心底升起了一丝丝的寒意,不敢再多看一眼,敛下眸子淡淡的说道:“侄儿遵命!”

    “下去吧。”太后挥了挥手,心情一片烦闷。

    她想到之前在瑞王府看到儿子那张发黑的脸,心情一阵阵的抽痛,恨不得时时刻刻陪在儿子身边,可是她不能。

    她是太后,连出宫都有限制,能去看儿子一眼,都已经是难求了,又怎么能时时刻刻陪在已经封王的儿子身边?

    温憬然的心里闪过一丝犹豫,不知道该不该把皇后的事情告诉太后,犹疑的不肯走。

    太后睁开眼,看了一脸神色不定的侄儿一眼,淡淡的说道:“还有什么事情吗?”

    “侄儿有一件事情,不知道该不该说。”温憬然看着高座上雍容华贵的太后,试探的说道。

    “什么事情你就说吧。”太后随意的挥了挥手,淡淡的说道。

    “其实,皇后娘娘······”温憬然沉吟了一下,正要开口。

    “皇上,皇后驾到!”太监尖细的唱诺声打断了他将要说出口的话。

    下一秒,司徒嘉熙已经握着云若的手从殿外一步一步的走了进来,背光里,太后看不清楚司徒嘉熙的表情,只是依稀看到身材颀长伟岸的少年皇帝牵着娇小美丽的皇后走了进来。

    柔和的光线洒在两人的身上,看起来分外的和谐和甜蜜。

    太后的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眼睛里闪过瞬息万变的情绪,下一秒,很快的隐去,只是一张脸上仍旧带着一丝难堪,从凤榻上站了起来,踏在了满地的碎片上。

    “微臣参见皇上,皇后娘娘。”温憬然第一时间踏过碎片,微微弯腰,施礼道。

    “平身。”司徒嘉熙轻轻的挥了挥手,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唇边挂着一丝慵懒迷人的微笑,丰神俊朗的脸上,散发出和煦的光芒。

    他身穿紫色的常服,腰束玉带,垂下丝丝的宫绦,头戴紫玉金冠,整个人显得俊美不凡,一双迷人的眼睛里散发出霸气狂妄的气势。

    而身边的云若,穿着一件云碧色洒云绣芍药长裙,外罩一件同色的薄纱,头上松松垮垮的挽了惊鸿髻,只斜插着一根碧玉长簪,两边各簪了两只金华发钗,手上套了一双白玉镯子,峨眉淡扫,粉面含春,一双明亮的眼睛里折射出波光潋滟的光芒,周身的气势清淡凉薄,整个人清淡如水,雅致得像是从天而降的仙子。

    太后看着携手而来的两个人,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却也只能忍住心底的怒气,换上柔和的笑容,轻声的说道:“皇上怎么过来了?”

    司徒嘉熙狭长的桃花眼微微的挑了挑,看着地上乱成一片的碎瓷片,温和的声音响了起来:“怎么回事?遭抢劫了?”

    云若的目光也落在了满地的碎片上,不由得惊叹,太后真是强人,这么狼狈的场面还能笑得这么柔和,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和她无关似的。

    太后随意的扫了一眼满地的碎片,面不改色的说道:“这几个宫女笨手笨脚的,连一点活都做得不好,将这里的花瓶都摔得粉碎了。”

    司徒嘉熙也不拆穿太后的谎言,淡淡的说道:“母后也不必生气,再让内务府弄些过来就好了。”

    太后笑得,笑得柔和,像一个慈母,轻声的说道:“还是皇儿关心哀家啊。”

    司徒嘉熙的目光落在旁边的温憬然身上,眼神凉凉的。

    温憬然会意,弯了弯腰:“臣先告退了。”

    说完弯着腰,退了出去,临走之前,还意味深长的看了云若一眼,云若毫不客气的瞪了他一眼。

    不管怎么样,她都不会再当弱者,谁欺负她,她一定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皇上带着皇后过来有什么事情吗?”太后正襟坐在凤榻上,仪态万方,雍容华贵。

    “朕听说皇弟中毒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母后请了太医没有?”司徒嘉熙关心的问道,一脸的诚挚和恳切。

    太后的笑容有一丝的尴尬,一双眼睛里飞快的闪过一丝恨意,勉强笑着说道:“太医还在看着呢,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

    司徒嘉熙的脸色有些阴沉,脸上笼罩着漫天的杀意,冷冷的说道:“是谁这么大胆,竟然敢对东盛国的瑞王殿下下手,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要抓到凶手,朕一定不轻饶!”

    太后的脸上出现了一抹难过,感激的看着司徒嘉熙,轻声的说道:“哀家在这里谢过皇上了。”

    司徒嘉熙的眉毛挑了挑,认真的说道:“母后说的什么话,四弟也是朕的皇弟,情同手足,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朕怎么能不担心?一定要将那个凶手揪出来,严惩以待!”

    他的声音寒幽幽的,一双眼睛折射出绿幽幽的光芒,霸气而凛冽,太后的心不由得咯噔一跳,手心里冒出了一层冷汗来。

    然而她面上却一分也不表露出来,笑了笑,严厉的说道:“的确,一定要将凶手揪出来,狠狠的惩罚!”

    太后的目光落在云若的身上,只见云若脸上浮起的红印还没有完全消退下去,眼底闪过一丝诧异,面上关切的说道:“皇后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云若嘴角含着得体的笑意,轻轻的敛下眉,柔声说道:“回母后,今日儿臣请安回去之后,路过御花园,不知道哪里冲撞上来的疯狗打了臣妾一个耳光,不碍事的。”

    她的话语里明显的讽刺,太后又怎么会听不出来?

    如此看来,皇后脸上的耳光一定是她的女儿司徒雪慧打出来的。

    心里涌起一阵阵强烈的恨意,这个蠢货,不能帮自己的忙也就算了,现在竟然给自己捅出这么大的篓子,要是傅将军知道,一怒之下倒戈相向怎么办?

    只怕到时候,自己已经筹划了那么多年的大业功亏一篑。

    即使恨得咬碎了一口银牙,她也不能在皇上和皇后的面前表现出来,只好将满腔的恨意狠狠的咽下肚子里。

    她艳丽的脸上忽然涌起了一阵阴霾,周身也升腾起熊熊的怒气,生气的说道:“哪来的疯狗,一定要拖出去,乱棍打死!皇后可是后宫之主,怎么能被疯狗欺负了去,一定要打,狠狠的打。”

    云若的唇角挂着浅浅的笑意,恭顺的说道:“臣妾也觉得母后说得有道理,所以,臣妾现在过来,是为了跟母后讨要一个东西。”

    她的心里冷冷一笑,看着坐在凤榻上端坐着的太后,眼眸的深处闪过一丝嘲讽和愤怒。

    太后的心里一惊,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隐约的好像明白了什么,脸上带着僵硬的笑容,慈爱的看着云若,装傻的说道:“不知道皇后想从哀家这里讨要什么?”

    云若唇边的笑容更胜,波光潋滟的眸子中闪烁着一阵又一阵炫目的光芒,盈盈逼视着太后,轻声的说道:“臣妾要从太后这里取回凤印!”

    “什么?”太后尖利的声音响了起来,脸色狰狞恐怖,死死的瞪着云若,一双猩红的眼睛几乎要瞪出来,咬牙彻齿的说道:“你再说一遍!”

    她心里那个恨啊,这个女人怎么可以这么大胆!竟然敢在她的面前直截了当的说她要拿回凤印!

    怎么可以!

    她才是东盛皇宫的主人,至于别人,只应该匍匐在她的脚下,怎么能够让这个女人骑到她的头上去。

    太后一双冰冷的瞳孔里咻咻的射出尖利的利箭,几乎要将云若射成马蜂窝。

    云若只是浅浅的笑着,迎视着太后凶狠的视线,甜甜的说道:“臣妾觉得母后说得对,本宫是后宫之主,后宫的一切都应该由本宫说的才算,所以,臣妾要从太后这里取回凤印!”

    她藏在袖子下面的手握紧,一双清凌凌的眼睛毫不闪避的迎视着太后如狼似虎的眼光,脊梁挺得直直的,纤弱的身姿周围,笼罩着一层傲视的光芒,神圣而不可侵犯。

    “你,你!”太后气得浑身发抖,脸色惨白,身子一软,跌坐在凤榻上面,只有一双眼睛里,依旧折射出凶狠的光芒,恶狠狠的瞪着云若,冰冷的说道:“你休想!”

    凤印是她的,她是后宫的主人,谁也别想从她的手中夺走!

    这个时候,她才深深的为自己草率的决定后悔,是她自己下旨让这个女人入宫,结果引狼入室,危害的竟然是自己!

    “母后,难道您还想越俎代庖不成?本宫才是皇后,是一宫之主,理应由本宫管理后宫的事务才是,您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觉得本宫不能堪当起统领后宫的重任,还是您另有居心,想要利用手中的权力做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云若的目光也变得凛冽起来,如同利箭一般,死死的盯着太后,控诉的问道。

    她今天是一定要取回凤印的,她不能再成为别人砧板上的鱼肉了,只有牢牢的掌握实权,才能为自己谋得一线生机!

    “闭嘴!本宫岂是你这等小辈可以质问的?”太后的脸色气得通红,目光几乎要将云若撕碎,牙齿磨得咯咯作响,这一回,她不再掩饰自己的愤怒。

    云若的脸色不变,平静的看着太后,唇边依旧噙着淡淡的笑意,轻声的说道:“既然如此,母后还是将凤印交出来吧。毕竟,凤印不在皇后的手中有点说不过去呢。”

    她明亮而深沉的眸子定定的看着太后,毫不畏惧,也不掩饰自己的想法。

    修长但是略显粗糙的手指轻轻的摊开,等待着太后接下来的动作。

    太后气得胸口一起一伏的,面色铁青,周身笼罩着一层层的怒气,室内的空气变得低了许多,压抑得有些难受。

    她咬着牙瞪了云若许久,忽然嫣然一笑,将目光转向了司徒嘉熙,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皇上!皇后才刚刚进宫,连宫里的情况都没有摸熟呢,怎么能掌管后宫一应大小的事物呢?要是管理得不好,将后宫打理得一团糟怎么办?到时候还得让人再去收拾残局,还是等过一段时间,等到皇后熟悉了皇宫的事务之后再让她取回凤印吧。”

    只要能拖过今天,以后她不愁没有机会收拾这个不知好歹的小蹄子。

    她要让这个女人知道,到底在这个后宫中,究竟谁才是最大的!

    太后的眼瞳微微眯起,汹涌的杀意一闪而逝,快得谁也看不见。

    司徒嘉熙的脸上一派担忧的表情,好看的眉微微蹙了起来,似乎陷入了沉思。

    云若摊开的手指维持着刚才的姿势,眼睛里飞快的闪过一丝冷色。

    心里嘲讽的说道,老太婆,你以为这样拖着,就能够不交出凤印吗?不可能的,今天我一定让你将凤印吐出来!

    太后紧张的注视着司徒嘉熙的动作,紧张得心脏快要跳出来,手心里也浸出了一层冷汗,眼睛一刻也不敢离开司徒嘉熙。

    “咳······”司徒嘉熙轻轻的咳了一声,看了看云若一脸坚毅的表情,又看了看太后紧张的神色,丰神俊朗的脸上忽然绽放出了一抹和煦如同春风的笑意。

    “母后,这么多年来一直靠你掌管着后宫,也累坏了,再加上现在皇弟又出了这样的事情,朕怕您忙不过来,不如你将凤印给皇后掌管,让她帮你分担一些事情,让你乐得清闲,也好照顾皇弟,你说是不是?”

    司徒嘉熙一番话说完,太后的心一直沉,一直沉,几乎沉到了谷里。

    戴着琉璃珐琅护甲的手指,狠狠的掐进了肉里,掐得她娇嫩的掌心鲜血淋漓,然而她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心麻木的一点感觉也没有。

    云若的脸上一直噙着淡淡的笑容,冷静的说道:“母后,还是把凤印交给臣妾吧,臣妾一定会将整个后宫打理得井井有条,让您满意。”

    她将满意这两个字咬得极重,毫不畏惧的迎视着太后那双几乎要硬生生将她剜出几个洞来的阴狠目光。

    太后的身子僵硬的靠在凤榻上,咬着牙说道:“德公公,去将凤印拿过来给皇后娘娘。”

    这几个字几乎耗尽了所有的力气,她的身子僵硬的靠在了一旁。

    云若的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声音娇柔的说道:“如此,臣妾在这里谢过母后了。”

    太后扯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生硬的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不用谢!”

    一旁的德公公早就在旁边听得清清楚楚,早已经吓呆了,傻傻愣愣的站在一旁没有反应。

    这个新来的皇后看起来也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呢,太后这么狠的人,都栽在了她的手里,看来自己以后还是小心一点才是。

    他想着,竟然没有听见太后的吩咐。

    太后心里正被云若气得发堵,如今见到一个小小的奴才竟然敢不听她的话,气得将手上的珐琅护甲扔在他的脸上怒喝道:“还不快去,仔细剥了你的皮!”

    德公公被一阵刺痛惊醒,捂着脸弯下腰去,忙不迭的说道:“奴才遵旨!”

    说完逃也似的奔回内殿,取了凤印战战兢兢的走了出来,头皮阵阵发麻的看着太后,小心翼翼的说道:“太后,凤印取来了。”

    太后的目光依旧可以喷出火来,沉着声说道:“还不快拿去给皇后,愣着做什么?没用的奴才!”

    真是气死她了,被一个乳臭未干的丫头欺负也就罢了,连宫里的奴才都这么笨!

    “是,太后。”德公公握着托盘的手止不住的颤抖,慢慢的向云若走去,每走一步,都觉得像是走在刀山上,举步维艰,背后,太后阴狠的目光像一把把淬了毒的箭狠狠的刺向他,额头上的冷汗都滴出来了。

    然而他没有办法,眼前的皇后一脸阴沉的看着他,周身散发出的强烈的气场也让他难受。

    他咬着牙,走到云若的身边,将头低下去,恭敬的说道:“皇后娘娘,凤印在这里。”

    云若的嘴角泛着一丝笑容,随手将碧玉的印子放在手里掂量掂量,冲着李公公嫣然一笑,“谢啦。”

    “皇上和皇后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哀家累了,恕不奉陪!”

    太后满目阴沉的踩过地上厚厚的碎片,向着后殿走去。

    云若清脆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臣妾恭送母后,母后走好。”

    太后恨得肺都快要气炸了,冷冷的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云若的笑容陡的收住,握住司徒嘉熙的手,唇边泛着一丝甜美的笑容,柔声说道:“好了,没什么事了,我们走吧。”

    这个地方,她看着都讨厌,一刻也不愿意多待在这里。

    司徒嘉熙看着她孩子气的举动,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发,轻声的说道:“好,我们走。”

    两个人手牵着手,挺直了脊梁走出了夜宁宫,阳光在两人的身后洒下了长长的影子。

    云若握着手中的凤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从今以后她要做后宫的主人,谁也别想欺负她!

    司徒嘉熙送她回到了凤鸾宫,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头,柔声说道:“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流云和逐月就放在你的宫里伺候你了。”

    他还有好些事情需要处理,明天,穆影炎,太后,司徒天宇······

    司徒嘉熙的眼中闪过翻涌难辨的情绪,握紧了拳头,走了出去。

    云若在身后柔声的说道:“你也要小心,千万不要累着了。”

    他的脸是那么的瘦弱和苍白,身子单薄得好像一阵风就可以将人吹倒了,让人忍不住心疼。

    “知道了,晚上再过来看你。”司徒嘉熙的目光落在云若清新隽雅的脸上,眼底一片柔和,忍不住回过头去,将她散乱的长发拢到脑后,唇边挂着浅浅的笑容。

    凤鸾宫的宫人都意外的看着这一幕,皇上分明是很宠爱皇后娘娘的样子嘛,那样柔和的目光,看得人心都醉了。

    怎么会有那样的传言呢?皇后哪里不受宠了?

    看来他们以后做事要小心一点了,要是惹怒了皇后娘娘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云若淡淡的扫了乱瞟的宫人一眼,又将柔和的目光落在司徒嘉熙的脸上,轻声的说道:“恩,我等你。快点去吧,国事要紧。”

    司徒嘉熙这才转过头,大踏步的朝着外面走去。

    青竹和蓝雨站在云若的身边,轻声的说道:“娘娘,您身上的伤口还没好,还是回去休息吧,感染了风寒可就不好了。”

    云若明亮的眸子一直目送着司徒嘉熙走远了,消失不见,才收回自己的目光,静静的说道:“走吧。”

    说完转过身子走了进去,纤细袅娜的身影,让人都看呆了。

    青竹和蓝雨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兴高采烈的说道:“太好了,皇上终于看到娘娘的好了。”

    今天皇上和皇后站在一起,真是男才女貌,要多般配有多般配。

    青竹看着云若的样子,大着胆子说道:“娘娘,您的苦日子终于过去了,奴婢真为你高兴。”

    皇上那么宠爱娘娘的样子,看以后后宫中还有人敢轻视娘娘?

    皇后是她们的主子,主子受宠了,她们身为奴婢的才有好日子过。

    云若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将目光转到了别处。

    要是真的能像青竹想的那么简单就好了,那她也不需要这么心惊胆战,过了今天就怕没有明天。

    “对了,宫里的那些太监丫鬟们有没有异常?”云若不想继续刚才那个话题,轻声的问道。

    青竹摇了摇头,“没有,最近没有谁举止异常,都安安分分的在宫里待着呢。”

    云若漆黑明亮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暗芒,怎么可能这么平静?

    只怕是太过平静了才会让人觉得不平静。

    长长的睫毛轻轻的眨了眨,沉声说道:“继续监视她们,一有异常立刻向我汇报。”

    “是,娘娘。”青竹虽然不解,仍旧低声应了下来。

    云若疲惫的眨了眨眼睛,略带上了一丝困倦,淡淡的说道:“你们退下吧,本宫要歇息了。”

    青竹和蓝雨低着头退了下去,缓缓的合上了殿门。

    云若躺在床上,手不自觉的摸向了肩膀上的伤口,那里,因为已经上过药粉的关系,当初那种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已经散去,只剩下些微细细小小的麻木的疼。

    她轻轻的叹息了一声,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夜宁宫里,一片阴冷肃杀,低沉的气压压下来,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宫女们收拾了落了一地的碎片,早已经退得远远的,生怕太后的怒火波及到自己的身上,无辜的殃及池鱼。

    太后阴沉着脸靠在墙上,满脸阴霾,一双凤目中迸射出火一般的光芒,艳丽的五官狰狞的扭曲在一起,胸口气得一起一伏,恶狠狠的说道:“贱人!贱人!气死哀家了!”

    德公公面色惨白的站在一旁,手抖得哆哆嗦嗦的,大气也不敢出。

    这个时候只要他敢发出一点声音,他敢保证,自己一定会死的很惨!

    “贱人!总有一天本宫会让你知道,忤逆本宫会是什么下场!”阴沉嗜血的声音,带着森森的杀意,凛冽的飘在凤鸾殿的上空,阴森恐怖。

    今天真是气死她了,儿子还生死不明,手中的凤印又被那个女人夺去了,她气得都要爆炸了!

    “太后。”一个小宫女怯生生的走进来,浑身颤抖的跪在了太后的面前,战战兢兢的说道。

    太后怒目圆瞪,猩红的眼睛几乎可以滴出血来,恶狠狠的瞪着跪在下首的丫鬟,冷喝道:“什么事?”

    小宫女的手抖得厉害,结结巴巴的说道:“雪慧公公······主出······事······事了。”

    太后原本就已经一片阴霾的脸更加的变得铁青,周身笼罩的阴沉的气息更加强烈,死盯着跪在下首的小宫女,“出了什么事情?”

    她怎么会生了这么一个蠢货,除了会闯祸还会做什么?

    真是气死她了!

    小宫女结结巴巴的,不敢说出来。

    “说,再不说哀家杀了你!”太后显然并没有耐心去等待一个吞吞吐吐的宫女,冷喝道。

    小宫女吓得都快哭了,紧张的说道:“雪慧公主妄图谋害皇后,被皇上罚了,禁足三个月,罚俸半年。”

    “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代嫁之皇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湖微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湖微风并收藏代嫁之皇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