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代嫁之皇后 > 第七十九章 开诚布公

第七十九章 开诚布公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皇后还有什么事没?哀家累了,要去休息了,皇后请便。”太后的胸口一抖一抖的,脸色分外的难看,语气里面也多了一丝隐忍的怒气,她真恨不得把眼前这个女人的脸给狠狠的撕碎了,贱女人!

    云若的嘴角含着温婉的笑容,乖巧的看着太后,柔声说道:“没有了。”

    太后的眼底闪过一层轻蔑的光芒,冷哼道:“德公公,扶哀家进去休息。”

    她现在不想看到这个女人,更加不想看到那个病歪歪的皇帝,这两个人的出现只会提醒着她自己有多失败。

    “是,太后。”德公公战战兢兢的扶着太后,转过身就要往内殿而去,太后宽大的裙摆扫过地面,带起阵阵的阴风,半开的窗棂里透过些许的光芒,没有让整个宫殿变得更加明亮而是衬托得更加的阴森恐怖了。

    长长的影子投射下来,落在明亮可清晰的映出人影子的地板上,微风晃动,人影婆娑,带来阵阵的阴凉。

    司徒嘉熙不由得握紧了云若的手,皱着眉头看着金黄色铜柱上面被鲜血染红的颜色,眸底闪过深深的担忧。

    他刚想叫云若一起离开,云若忽然嫣然一笑,清脆如同山涧清澈的水声响起:“哦,对了,母后,本宫还有一件事情。”

    背对着她的太后眼底闪过强烈的恨意,脸上布满了寒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慢慢的转过头来,脸上挂着假假的微笑,咬着牙说道:“皇后还有什么事情?”

    云若无辜的笑了,眨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柔顺的说道:“听皇上说母后的生辰就要到了,本宫想为母后办一个寿辰,祝母后长命百岁!”

    她特意将长命百岁四个字咬得很重,眼底闪着无辜的光芒。

    太后冷哼了一声,硬邦邦的说道:“不用了,哀家的寿辰哀家自己做主!”她才不要这个女人给自己祝寿呢。

    对着这样的女人,她怕自己不仅没有长命百岁,反而死得更快,被气死的!

    说完也不再管云若的脸色是否好看,拂袖而去。

    云若脸上的笑容不变,笑眯眯的说道:“当然要的,这是臣妾的一片心意啊。”

    话还没说完,太后已经由德公公搀扶着,转过内殿,不见了人影。

    司徒嘉熙一张如同美玉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笑容,眼底闪着宠溺的光芒,看着云若,无奈的说道:“你啊,要我说什么好呢。”

    云若对着他嫣然一笑,如花的容颜染上清新淡雅的笑容,清新俏皮的说道:“我们走吧。”

    这个死气沉沉的地方,她才不愿意多待呢,晦气!

    眼底闪过冰冷的厌恶,云若拉着司徒嘉熙的手走出了夜宁宫,慢慢的在花园里闲逛着,两个人的手一直握在一起,一刻也没有分开。

    流云和追月跟在他们的身后,眼底露出惊叹的表情,皇后娘娘真是太有种了。

    太后那样的狠厉角色她都敢弄得哑口无言,竟然将太后的人,在她的面前弄死,太彪悍了。

    两个人看向云若的眼底不由得多出了一丝敬畏,心里也多出了一丝安慰,有这样的女人在皇上的身边,那么,皇上的掣肘就少了很多,而且,皇上和皇后是相互喜欢的,怎么能不让人感到欣慰。

    与她们心思正好相反的是绿珠,她亲眼目睹了婵娟和画眉的下场,手心冰凉,背后渗出了一层层的冷汗,麻木得几乎不知道知觉了。

    如果,自己所做的事情,被皇后知道,那么,自己的下场会不会比那两个人还要惨?

    她们只是监视了娘娘的一举一动,而自己,却是要害得娘娘不能怀孕啊。

    越想越害怕,绿珠的脸色变得惨白,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偷偷的瞄着云若窈窕绮丽的背影,硬生生的打了一个寒战。

    云若好像身后长了眼睛似的,忽然回过头来,看着绿珠,笑眯眯的说道:“绿珠,不舒服吗?”

    绿珠像被受到惊吓一般,吓了一大跳,急忙摇摇头,低下自己的头,小声的说道:“不,没有。”

    云若似乎也没指望她回答出什么,目光落在御花园中花团锦簇的美景上,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淡淡的说道:“记得本宫之前跟你们说过什么吗?”

    绿珠不敢接话,跟在云若和司徒嘉熙的身后,一颗心几乎要从胸腔里面冒出来,手死死的搅在一起,指甲将手指上的肌肤刮伤了都不自知。

    云若轻轻的笑了,温柔的对上司徒嘉熙那双幽深如同寒潭的眸子,透露出丝丝的情意,声音越加的轻飘柔和,“本宫说过,谁背叛本宫,是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婵娟和画眉,还有孙嬷嬷就是她们的前车之鉴!”

    阴森森的声音,透着嗜血杀戮的味道,清晰的落在绿珠的心上,就像平静的湖面忽然投入了一颗大石头,发出咚的响声,水花四溅,激起一圈一圈的涟漪。

    绿珠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魂飞魄散,吓得不敢去看云若的双眼。

    云若不以为意,轻轻的笑了,“要知道,本宫绝对是一个说得到做得到的人!”

    绿珠的舌头似乎要打结了,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努力的酝酿了好久,才困难的吐出一句话,“奴婢记住了。”

    她的声音,像被鬼缠绕住了一样,低低的,带着颤抖,和害怕,听不出一点灵魂。

    云若不再看那张脸,撒娇的看着司徒嘉熙,柔声的说道:“这里好漂亮,我们散散步好吗?”

    司徒嘉熙看着她清浅的小脸,宠溺的笑了笑,空着的那只手缓缓的抚摸着她的长发,包容的说道:“好。”

    只要是她说的,都是好的。

    云若回头看了身后的宫女太监一眼,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很快的消失不见,“我们走快点吧。”说完又回过头去,淡淡的说道:“你们跟得慢一点,本宫和皇上有话要说。”

    “是,娘娘。”

    云若牵着司徒嘉熙的手,加快了脚步,欣赏着花园中的美景,身后的宫女太监自发的退开了一段距离,她的心里舒服了一些。

    转过了一条条长廊,云若看着不远处微微翘起的八角亭,笑得眼睛弯弯的,对着司徒嘉熙说道:“我们去那里坐一会吧。”

    “好。”司徒嘉熙颔首微笑,嘴角仍旧挂着宠溺的笑容。

    两个人相握的手一直没有松开,两个人携手走上了那个亭子,并肩坐下。

    亭子里,早就有宫女和太监摆了精美的点心水果,退了下去。

    “你们在十丈开外的地方守着,谁也不准靠近。”司徒嘉熙狭长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凌厉,对着身后的太监宫女说道。

    “流云,追月,你们负责观察四周,不能让任何人来阻扰了朕和皇后。”森冷的声音自有一股威严,带着让人不得不信服的威力。

    “是,皇上。”宫女太监们领了命令退下去,亭子里就只剩下云若和司徒嘉熙本人。

    亭子用一层薄纱装饰着,微风吹过,微微掀起一个弧度,便将亭子里的人隐隐约约的映照出来,朦胧,婉约而唯美。

    云若的唇角带着清新的笑容,随手捻起一块桂花糕放进嘴里,酥酥甜甜的味道散开来,她不由得眯起了双眼。

    司徒嘉熙明亮如同黑瞿石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带着宠溺,也带着一丝担心,“若儿。”

    云若看着司徒嘉熙,奇怪的问道:“怎么了?”

    “今天你为什么要那样做?”司徒嘉熙的唇边挂着清浅的笑容,眼瞳里却带着一丝不解。

    云若今天那样做无疑是当众扇了太后一个耳光,要是那个老妖婆发起狠来,他真的怕云若会受到伤害。

    当着太后的面,将太后的人弄死,逼着那两个宫女写下太后的罪状,云若怎么做得出来?

    他当时背后都冒出冷汗来了,生怕太后恼羞成怒,直接将她给杀了。

    云若咽下了糕点,神色不变的看着司徒嘉熙,微微一下,“你说的是哪一件?打赌的事情还是那两个宫女的事情?”

    司徒嘉熙的目光平静而幽深,静静的看着她,声音里面含着浓浓的担忧:“都有。”

    云若喝了一口茶,眼神冰冷,像浸在冰水里,没有一点温度,坚毅的说道:“因为我不要再受她欺负!我要让她知道,我也不是善类,谁要是招惹了我,必定要付出代价!还因为,她对你不好!所有对你不好的人都是我的敌人,我会将你过去所受的苦,历尽所能的帮你讨回来!”

    她的声音不大,却带着一种坚决而铿锵有力的味道,像一道惊雷在司徒嘉熙的心里炸开。

    司徒嘉熙的眼神有一瞬间的湿润,心底有一股暖流缓缓的流进了心田里,包裹了他的全身。

    从来没有哪个女人对他说过那样的话,从来没有哪个女人会这样为他着想,这一刻,司徒嘉熙深深的震撼了,看着云若那张略显苍白的小脸,压住内心的悸动和震撼,紧紧的握着云若略显粗糙的手,千言万语只化作两个字,“若儿。”

    云若静静的看着那双流光溢彩的眼睛,脸上染上了温润清澈的笑容,轻声的说道:“司徒嘉熙,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我会永远在你的身边,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司徒嘉熙眼底的热流越来越强烈,几乎要掉落下来,再也忍不住,将云若紧紧的搂入怀里,用力之大,几乎要将云若小小的身躯嵌入他的身体里,嘴里喃喃的说道:“若儿,若儿······”

    周身被一种热烈的暖流包围着,让他忍不住想哭。

    云若乖巧的任他搂着,轻声的说道:“别难过,我会一直待在你的身边,不会变的。”

    这个男人,让她心疼。

    两个人静静的抱了很久,直到司徒嘉熙眼底的泪意隐去,他才松开了云若,用一种饱含着深情的眸子看着她,静静的。

    云若也含着微笑看着他,千万种情绪,只能化作无言的眼神。

    此时,无声胜有声。

    良久,司徒嘉熙平复了下来,眼底浮上一抹隐忧,“可是你这样,万一太后在背后捅你刀子怎么办?她那个人,绝非善类。”

    云若的眼底浮上一层冰冷,洁白的贝齿咬着嘴唇,周身散发出冰冷强烈的杀意,声音里不含一丝退让,“那就看是那个半截身体已经迈入了泥土的老太婆厉害还是我!”

    司徒嘉熙轻轻的看着她,忍不住叹息一声,“可是我担心你。”

    云若将身上强烈的杀意敛去,微微一笑,“司徒嘉熙,我没有你想象中那么脆弱,那个女人,只会输,她绝不可能赢得了我,相信我好么?”

    司徒嘉熙看着云若那双波光潋滟的眸子里闪过的自信,终于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好,我相信你。”

    云若俏皮的一笑,故作轻松的一笑,“你放心,我是超级无敌宇宙战神,没人能奈何得了我!”

    “还有那个赌约,你怎么办?那么多的账本你三天的时间真的能算得出来吗?”司徒嘉熙的心里闪过怀疑。

    “当然!我以前可是少年数奥班的冠军,最擅长的就是心算,那些东西难不倒我!”阴若骄傲的扬起头,自信满满的说道。

    不过这些账本是用汉字写的,她还得叫人来念才行!

    司徒嘉熙虽然不知道数奥班是什么东西,但是看云若成竹在胸的模样,也放心了一些。

    说完了司徒嘉熙的担忧,两个人坐在一起笑嘻嘻的说着一些开心的话,亭子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喧闹声,“娘娘,您不能进去!”

    这是流云冷漠的声音,带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不卑不亢。

    “放肆!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奴才,竟敢拦着本宫!小心本宫砍了你的脑袋!本宫有重要的事情要和皇上禀报,耽误下来是你能承担得起的吗?”外面的人怒气冲冲的吼道。

    云若只觉得这个声音很耳熟,但是不记得在哪里听到过了,然而听见这个嚣张的声音,她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流云不卑不亢的说道:“抱歉,娘娘,皇上已经下了旨意了,谁也不准靠近亭子!恕奴婢难以从命!”

    “让开!”那个女人的声音充满了怒火,夹杂着丝丝的恨意,冲着流云吼道。

    “对不起,娘娘,这是命令!”流云丝毫不退缩。

    “混账的奴才!本宫叫你让开!仔细本宫剥了你的皮!”咬牙彻齿的声音带着深深的恨意,像最凶狠的野兽。

    “娘娘,对不起!”

    “好,很好!来人,将这个刁钻的奴才给本宫狠狠的打!”嚣张而无礼的声音,带着森森的怒气,恶狠狠的吼道。

    云若站了起来,掀开了纱帐,厉声喝道:“住手!”

    她的声音也是阴森森的,带着凛冽的杀意,也瞧清楚了那个人,原来是兰贵嫔,唇角微微弯了起来。似笑非笑的看了司徒嘉熙一眼。

    司徒嘉熙的眼睛里飞快的闪过一抹厌恶,脸上一片霜寒,站在云若的身边,冷眼瞧着嚣张得想打人的兰贵嫔。

    一双狭长而幽深的瞳孔里泛着冷冷的光芒,像淬了毒的利箭一样嗖嗖的射向兰贵嫔。

    “这是怎么了?”低沉而邪魅的声音响了起来吗,带着一股风流韵致,也带着一丝阴狠。

    兰贵嫔看着并肩站着的两人,刚才的阴狠毒辣很快褪去,换上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楚楚可怜的落下了两滴眼泪,娇娇柔柔的说道:“臣妾参见皇上,皇后娘娘。”

    司徒嘉熙冷着脸没有做声,眼底极快的闪过厌恶的光芒。

    云若饶有兴致的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哭得梨花带雨的兰贵嫔,唇角微微一扯,眼底闪过嘲弄的光芒,“兰贵嫔这是怎么了?哭得真难看,啧啧。”

    她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娇柔做作的女人,呕得刚刚吃下去的点心都要吐出来了,虚伪!

    相比之下,那个嚣张的淑妃还是比较对她的胃口。

    兰贵嫔没想到云若说话那么恶毒,脸上的表情一时僵住,哭也不是,不哭也不是,尴尬的弯着腰,姿势难看极了。

    “娘娘真会说笑!”她僵硬着一张笑脸,柔声娇气的说道。

    云若冷笑了一声,眼底冰冷,直截了当的说道:“本宫从来不说笑!兰贵嫔,你公然顶撞皇上的命令,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想被灭九族?”

    她的声音寒意幽幽,带着森森的杀意,吓得兰贵嫔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阵阵的凉意从脚底冒起来,一直传到骨髓的最深处,冰冷得她几乎动弹不得,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花容失色的说道:“冤枉啊,臣妾没有,请皇上明察。”

    司徒嘉熙只是定定的站着,眼底闪过幽深的光芒,俊美如同天神的脸上挂着优雅的笑意,好像这件事情跟他没有一点关系一样。

    云若冷冷的笑着,笑意不达眼底,声音也是冰冷的一片,“不敢么?本宫看你敢得很!皇上明明下令了不让人靠近亭子一步,你刚才却无视皇上的命令,想要硬闯进来!不是违抗皇上的命令是什么?还是,你觉得你的身份地位已经够高贵了,高贵到凌驾于皇上之上,可以不用管皇上的命令了?”

    兰贵嫔面如土色,像看恶魔一样的看云若,眼睛里闪过惊恐的光芒,害怕的说道:“臣妾知错了,皇后,您饶了臣妾吧。臣妾都是因为太心急了才一时考虑不周的,请皇上和皇后恕罪。”

    她背后的冷汗已经涔涔的落了下来,身子抖如筛糠,颤抖着说道。

    云若冷冷的看着她,唇边嘲讽的弧度越来越大,冷冰冰的说道:“文贵嫔,你刚才对流云的态度可不是这样的,刚才你可是嚣张得很啊,还妄图想要打流云!在你的眼里,忠心于皇上的属下就是刁钻的奴才吗?不知道,你的宫里有多少这样的奴才?”

    兰贵嫔吓得已经快要哭出来了,脸色惨白一片,哆嗦着说道:“皇后,皇上,臣妾真的知道错了,您饶了臣妾这一回吧。”

    “她们是忠心的属下,不是你口中的小小的奴才,文贵嫔已经说话最好还是小心一点。”云若的眼睛森寒,透着严厉的光芒,“她们是本宫的人,谁要是敢动她们,本宫一定会让她们死得很难看!”

    流云的眼底闪过了一丝暖意,不自觉的看了云若一眼。

    “是,皇后娘娘,臣妾知错了。”文贵嫔气得几乎咬碎了银牙,也只能往心里咽。

    她的身子保持着弯曲的姿势,配合着脸上的表情,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司徒嘉熙没有叫她起来,云若也没有叫她起来,她自然是不敢起来的,她心里又怕又恨。,将云若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脸上却保持着害怕的样子,盈盈的眼波看着司徒嘉熙,可怜的说道:“皇上,臣妾知错了,可是臣妾有重要的事情跟皇上说。”

    司徒嘉熙冷哼一声,狭长的眼眸里闪烁着冰冷渗人的光芒,寒幽幽的瞪着兰贵嫔,几乎要将她整个人给看穿,那样冰冷的眼神,像狼一样,兰贵嫔害怕得差点一个站不稳跌坐在地上。

    “再有下次,你直接去冷宫待着!”冰冷的话语响起,兰贵嫔只觉得自己在鬼门关里走了一圈,激动得想哭。

    云若嘲讽的勾起弧度,冷冷的说道:“起来吧。兰贵嫔。”

    “谢皇后。”兰贵嫔蹲得腿差点都麻了,站起来一个不稳,僵硬的摔在了地上,发出很大的咚的一声。

    “哎哟,疼死了!”痛苦的哀号声响了起来,文贵嫔艳丽妩媚的脸痛苦的扭成一团。

    “娘娘,您没事吧?”身后的丫鬟大惊失色,第一时间跑了过来将她拉了起来,关切的问道。

    文贵嫔摔得生疼,碍于皇上和皇后在场,刚才又犯了那么大的一个错误,她也不敢喊,不耐烦的将丫鬟推开,“没事。”

    司徒嘉熙和云若冷眼看着这一切,唇边挂着一模一样嘲讽的笑容。

    “皇上,臣妾有重要的事情要跟皇上禀报!”文贵嫔忍着身体的疼痛,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娇媚动听。

    “什么事?”司徒嘉熙的唇角勾了勾,眼底闪过嘲讽的光芒,平淡的声音没有波澜,让人听不出来里面蕴藏的情绪。

    “回皇上,大皇子病了,一直嚷着要见皇上,德妃姐姐急得寝食难安,臣妾很担心大皇子,所以肯定皇上去看看大皇子,大皇子需要他父皇的安慰。”

    兰贵嫔一面说着,脸上一面露出了担忧的表情,从表面上看,真的是很担心大皇子病情的样子。

    司徒嘉熙的眉头皱了皱,面无表情的看着兰贵嫔一眼,淡淡的说道:“大皇子病了不是应该找太医吗?来找朕做什么?朕又不是大夫。”

    兰贵嫔没有料到司徒嘉熙竟然是这个反应,眼睛里面的笃定转成了惊讶,不可置信的看着司徒嘉熙,身形晃了一下,颤声说道:“皇上,大皇子很想念皇上,请皇上去看看吧。”

    她的声音哀哀凄凄,自有一种楚楚可怜的味道,娇柔得让男人忍不住升起了一股怜惜之情,“皇上,臣妾求您去看看吧,德妃姐姐现在已经六神无主,天天以泪洗面,恐怕大皇子,大皇子他······”

    她再也说不下去,只是用一双迷蒙的大眼睛期盼的盯着司徒嘉熙,明眸秋水,梨花带雨般的可怜。

    司徒嘉熙嘴角升起了一丝嘲讽的笑容,不轻不重的说道:“兰贵嫔,看来你是越发的放肆了,朕都说了不去,你没听到吗?”

    他的声音冰冰冷冷的,带着一种冰凉的寒意,像冷飕飕的风,直直的吹进人的心底,吓得兰贵嫔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战,额头上的冷汗涔涔的落了下来,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心里却悔恨得不得了,早知道她就不揽下这个吃力不讨好的活儿了,还以为用大皇子为借口,可以能够更接近皇上一些,以后能够得到皇上多一些的关注,然后更好的实施接下来的计划,可是,没想到司徒嘉熙在短短的几天时间之内转变那么大,大得她再也莫不清楚他的内心。

    “皇上,臣妾知错了,您饶了臣妾吧,臣妾再也不敢了。”兰贵嫔的脸色苍白,吓得差点魂飞魄散,颤抖着说道。

    “滚!”司徒嘉熙好看的唇角微微动了一下,清晰的发出一个字,却带着森森的寒意,像一盆冰冷的水,将兰贵嫔从头淋到脚,让她遍体生凉。

    “是,皇上。”兰贵嫔不敢再多说一句话,她只怕自己再多说一句,司徒嘉熙就会将自己杀死。

    然而,司徒嘉熙却连多看她一眼也觉得厌恶,柔软的目光落在云若的身上,轻声的说道:“若儿,我们走。”

    后宫的这些女人,他一刻也不想见到。

    云若的唇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容,意味深长的看了兰贵嫔一眼,眼底冰凉成一片,握住司徒嘉熙的手,柔声说道:“好,我们走。”

    两个人相视一笑,再也不管旁边脸色分外难看的兰贵嫔,视若无睹的走过兰贵嫔的身边,向着凤鸾宫的方向而去。

    身后,一大群太监和宫女,安静的跟着,很快就走远了,只剩下兰贵嫔和她的丫鬟跟在后面,孤单而萧索。

    兰贵嫔的脸色变幻着,胸腔里面的肺都快气炸了,眼底闪烁着疯狂的恨意,手指紧握成拳,泛着微微的白,良久,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回去!”

    她不会忘记今天自己所受的耻辱的,这一切,都是拜那个皇后所赐!

    那些伺候她的人大气也不敢哼,安静的跟在她的身后,气冲冲的往宫殿里跑。

    凤鸾宫里,司徒嘉熙柔和的看着云若,有些为难的解释道:“若儿,后宫的那些妃嫔都是摆设,你别不开心好吗?她们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你不要在意好吗?”

    漆黑明亮的眼睛里闪过深沉的光芒,带着一丝小心,一些讨好,字句斟酌的说道。

    云若平静的望着司徒嘉熙稍微带着紧张的脸,柔和的笑一笑,“我相信你,没关系。”

    那些女人一个比一个看起来更不是善类,她不相信司徒嘉熙的眼光会那么差,连那样的女人都会喜欢,那些女人,应该只是太后放在宫里的棋子一样,就像,当初对傅雨鸢的初衷。

    司徒嘉熙直直的看着她,又是高兴又难过。

    开心的是云若终究不像那些肤浅的女人一样对着他兴师问罪,难过的是,云若如此大方,是不是没有将他放在心上。

    “若儿。我现在还不能给你唯一,但是我可以跟你保证,等到障碍和危险全部扫除,我的身边只有你一个人。”

    司徒嘉熙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低低的唤着她,似乎有千言万语,只化成了一句话。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不是对你不在乎,而是相信你,相信你不会做出让我伤心的事情来。那些女人也不是你想要的吧?”云若的眼睛里充满了真诚,流光溢彩的眼睛望着司徒嘉熙,说出让司徒嘉熙震撼的话来。

    再也不需要说什么,他只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对他充满了全部的信任,司徒嘉熙的心里暖暖的,万分珍惜的将云若搂在自己的怀里,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她乌黑如墨的长发。

    “皇上!”寝殿的门外响起了福公公苍老而略带焦急的声音。

    云若轻轻的笑着,松开了司徒嘉熙。

    司徒嘉熙压抑住自己内心的狂跳,清了清嗓子,恢复了往日威严的声音,“什么事,进来说。”

    福公公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门,身后跟着一个身穿玄色锦袍的暗卫,匆匆的走进来,在司徒嘉熙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司徒嘉熙的脸色凝重了起来,狭长而幽深的眸子里闪过冰冷的杀意,摄人心魂。

    他回过头来对着云若说道:“若儿,我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你自己好好休息好吗?”

    云若的唇边一直挂着笑容,温柔而乖巧的说道:“好,你去忙吧,我一会累了就休息。”

    司徒嘉熙给了她一个安抚性的笑容,步履匆匆的走了。

    云若目送着司徒嘉熙走远了,回到宫殿里写了一封信,叫住了追月:“将这封信送到将军府,越快越好。”

    “是,娘娘。”追月拿了信,拿了云若的腰牌立刻出宫去了。

    云若的眼睛充满了冰冷,脸上阴沉不定的扫视着宫殿里清雅的摆设,心里却在想着她写给傅流烟的信。

    现在宫里面都是眼线,她的身边可信任的人就只有流云和追月两个人,如果再没有可信任的人,她今后的处境一定非常艰难。

    绿珠,唇边嘲讽的弧度越加的明显,我给过你一次机会,不会再给你第二次机会的。

    还有碧玉,直到现在都没有什么动静,那她存在的目的到底是做什么?

    云若绝不相信,碧玉是清白的,没有受到太后的指使,只是那么几天了都没有动静,太后到底要让她做什么呢?

    她这么想着,想得都入神了,连流云唤了她几声都没有听到。

    “娘娘,娘娘?”流云小声的唤道。

    云若的袖子被她轻轻的扯着,她才恍然回过神来,镇定的说道:“什么事?”

    流云小声的说道:“太后那边已经让人将账本送过来了。”

    那么多的账本,哪怕是很多人算,都要算十多天,娘娘竟然跟太后打赌,说三天就能算完,真的行吗?

    如果娘娘输了,那么凤印可就落到太后的手中了,以后娘娘要怎么办?

    云若的眼神都没有波动一下,平静的说道:“让她们拿到偏殿里去吧。”

    账本看起来虽然厚,可是古代是用汉字记载的,还是用毛笔写的,一本下来应该也没有多少内容。

    “娘娘,您现在不算吗?”流云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担忧,小声的提醒道。

    “那个不急,明天再算。”云若眉头都不皱一下,淡淡的说道。

    “可是,只有三天的时间。”流云是真的担心云若了,时间本来就短了,娘娘还懒懒散散的模样,她怎么能不心急。

    “你放心吧,本宫既然敢应下赌约,就能够在约定的时间内算出来,现在最重要的是,看住那些账本,如果多了一本或者少了一本,那到时候,就算结果再正确,仍旧没有用。流云,你去夜宁宫跟太后将账本一本一本的核对,清楚了将清单拿给本宫看。不止向太后核对,那几个账房先生那里,也需要核对一下,绝不放过任何一个漏洞。”

    云若的脸上充满了严肃,一双眼睛里面闪烁着睿智的光芒,仔细的吩咐道。

    “是,娘娘。”流云领了命令下去了,云若端坐在凤榻上,一双眼睛里面波涛汹涌,卷起惊涛骇浪,周身笼罩着一层寒霜,分外清冷吓人。

    碧玉和绿珠走了进来,怯生生的看着云若,小声的说道:“娘娘,该用午膳了。”

    云若似笑非笑的看着两个领头的宫女,一双清凌凌的眼睛里闪过嗜杀的光芒,吓得两个人的背后都渗出了一层冷汗。

    “娘娘?”两个人的心都吊到了嗓子眼,坐立难安。

    云若略显苍白的唇轻启,用平淡的声音说道:“太后将账本送过来了吧?”

    她的语气轻轻的,却吓了两个女人一跳,不知道她要说什么,只要硬着头皮点了点头,老老实实的说道:“是的,已经送过来了。”

    “那些账本就交给你们两个保管了,要是账本出现了任何意外,让本宫最后算出来的结果和太后算出来的结果不一样,本宫会让你们生不如死!”

    她的声音寒彻彻的,像一阵阵阴冷的风,吹在两个丫鬟的耳中,吓得她们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

    尤其是碧玉,她的脸色惨白一片,几乎不敢去看云若的眼睛,手无意识的握紧,上面的青筋暴涨,哆嗦着跪在地上。

    云若将两个宫女的脸色都看在了眼里,尤其是碧玉,她反常的样子让她不由得多看了一眼。

    唇角扯出了一丝冷冷的笑容,毫不在意的说道:“这是本宫交给你们的任务,如果出了什么差错本宫有的是一千种办法对付你们。听说过削人棍没有?就是将一个人的手脚全部砍掉,将眼睛挖出来,将鼻子割掉,泡在一个盛着盐水的木桶里,你们说那样会不会很痛?”

    她轻轻的说着,好像没有看见两个丫鬟的脸色白得像鬼一样,轻轻的笑了,继续说道:“当然,也许你们不怕死,视死如归,没有关系,本宫有的是办法对付你们!不怕死,失了贞节总是怕的吧,将你们充为军妓,让你们去伺候一百个一千个甚至一万个男人,怕不怕?又或者,你们不怕,本宫还有办法,比如养一堆树干般大小的蟒蛇,将你们丢下去跟蛇住在一起,又或者······”

    “娘娘,您别说了,求您了。”碧玉和绿珠泪流满面,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惊恐的看着云若,声音哆嗦,牙齿几乎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娘娘真的是太可怕了,比太后还可怕一千倍,一万倍。

    云若冷冷的看着她们,眼底没有一丝温度,“答应了吗?”

    “奴婢遵命。”两个丫鬟面如土色,哆嗦着说道。

    云若微微一笑,微微点了点头,“很好,最好记住你们说过的话,本宫绝对是一个说得到,做得到的人,不怕死的可以试试。”

    绿珠面色惨白,眼底惊恐一片,挣扎了很久,才说道:“娘娘,奴婢有事要禀告娘娘。”

    云若正襟危坐,静悄悄的看着她,一双清冷的眸子里折射出清冷的光芒,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绿珠的脸上带着一片决然,开口说道:“奴婢其实是太后安插在凤鸾宫的人,昨日太后给奴婢下达了一个任务,让奴婢动手脚,不让娘娘怀上皇上的孩子。”

    “所以,你就在本宫的早膳里下了藏红花。”

    云若平静的说道,声音没有一点波澜起伏,却让绿珠面如死灰。

    “您都知道了?”她的声音轻飘飘的,都不像是从她的嘴里发出来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这一回她死定了。

    云若轻轻的笑了笑,“你不知道吧,本宫以前最喜欢的就是医书,那些药材的习性功效本宫知道得清清楚楚,早就在早膳端上来的时候本宫就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主意了。绿珠啊绿珠,你在下手之前怎么不查清楚本宫到底擅长什么,不精通什么?更何况,你昨日夜里被太后鬼鬼祟祟的招到了夜宁宫,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吗?”

    “那您打算怎么办?杀了奴婢吗?”绿珠的脸上惨白一片,嘴角浮着一丝苍凉的微笑,眼泪却控制不住的落了下来。

    “不,要是本宫想杀你早上的时候就已经动手了,你应该知道你这么做是多大的死罪!”云若的眼神冰冷,声音冷漠。

    绿珠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愕然,呆愣愣的看着云若,“为什么没有动手?奴婢犯了死罪,早死晚死都是死!早死早超生。婵娟和画眉的下场,你是故意带奴婢去看的吧?”

    她凄然的笑了,重重的将头磕在地上,“娘娘,奴婢自知对不住您,请求一死!”

    “太后除了让你在本宫的膳食里面下藏红花,还要做什么?”云若的声音冷冰冰的,平静的问道。

    绿珠摇摇头,“没有了,奴婢只做了一件对不起娘娘的事情,对不起。”

    额头重重的磕在地板上,发出咚咚的声音,磕得她的额头都烂了。

    “你有什么把柄落在太后手中?又或者是为了荣华富贵?”云若看着绿珠,淡淡的问道。

    绿珠的眼泪刷刷的流了下来,急切的否认道:“奴婢不是为了荣华富贵!不是的。太后在奴婢的身上下了毒药,如果奴婢不给她做事,奴婢也只有死路一条。”

    云若的眼底闪过一抹深思,良久才试探的开口说道:“想要不受太后的摆布,为本宫做事吗?”

    绿珠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希望的光芒,不可置信的看着云若,“可以吗?”

    “当然!前提是你不能背叛本宫!尽心尽力的为本宫做事,本宫保证你会活得好好的,境遇也比在夜宁宫好得多。”云若含笑着说道。

    绿珠含着热泪说道:“如果娘娘能够解了奴婢身上的毒,奴婢这辈子愿意为娘娘奉献出我所有的价值。”她的眼底闪着坚毅的光芒,郑重其事的说道。

    云若轻轻的笑了,看向碧玉,平静的说道:“你也是太后的人吧?她是为了活命,你是为了什么?太后又给你安排了什么样的任务?”

    碧玉的脸色比绿珠也好不到哪里去,她的眼中充满了惊恐,颤抖着说道:“奴婢没有做过对不起娘娘的事情,娘娘明察。”

    云若轻轻一笑,“那你准备做什么对不起本宫的事情,打的是账本的主意吧?”

    碧玉的脸色惨白,说不出话来,惊恐的看着云若,“娘娘饶命!奴婢不敢。”

    “为什么?”云若没有放过那个问题,如果她还不承认,自己不介意让那碧玉直接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代嫁之皇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湖微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湖微风并收藏代嫁之皇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