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代嫁之皇后 > 第八十六章 波涛暗涌

第八十六章 波涛暗涌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司徒炫明被那自然而清淡的幽香晃了心神,目光一直落在云若的身上,眼底浮起了一丝迷惑,漆黑的瞳孔里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东西慢慢的荡漾来开,乱了他的心神。

    “表哥?”温憬然顺着司徒炫明的目光落在云若纤细小巧的身影上,眼底闪过暗芒,杀意一闪而过。

    司徒炫明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根本没有听到温憬然的话。

    “表哥。”温憬然不由得提高了声音,轻轻的拽了拽他的衣襟。

    司徒炫明这才回过神来,恢复了平静,用平淡的语调说道:“怎么了?”

    温憬然的眼底闪过一丝不悦,平静的说道:“人家已经走远了,别看了。”

    司徒炫明没有发现他的眼中出现了一抹失落,心底像一汪平静的湖水,忽然投入了一块石头,激起了一阵又一阵的涟漪,荡漾开来,激起一片柔情。

    他和她的相遇,似乎太晚了。

    如果早知道,她就是能解开连环锁的人,那么,她现在应该是他的妻子吧?

    司徒炫明的目光有些发直,转向了别处,怅然若失,默默的在心底念道:母后啊母后,你知不知道,你的这道圣旨,让儿臣错过的是什么。

    那种酸涩荡漾开来,几乎要湮灭了他的心。

    司徒炫明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尽量敛去心中的失落,平静的说道:“走吧,回王府。”

    温憬然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不明白他为什么在一下子变得这么伤感,关切的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司徒炫明恢复了往日玩世不恭的样子,笑眯眯的说道:“没什么事情,走吧。”

    他怎么能告诉他,能够解开连环锁的人,就是他一生要找的人,可是,找到了又怎么样呢,她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这个别人还是他同父异母的兄弟,是东盛最尊贵的男人。

    司徒炫明的情绪有些激动,眸子里面涌动着激烈的光芒,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心底的那种汹涌开来的情绪,唯有死死的硬撑着,才不至于让自己看起来失态。

    温憬然锐利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看着司徒炫明,敛去了眸中的异样。

    表哥是喜欢上那个女人了吗?

    不可以的,那个女人,不行的,表哥是司徒家的希望,也是温家的靠山,他决不能让一个女人毁了表哥。

    眼底骇然的光芒一闪而过,拳头死死的握成拳,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决定。御书房里,司徒嘉熙和几个心腹大臣面色庄严的商量着什么,气氛紧张而肃穆。

    司徒嘉熙紧抿着唇,一双漆黑如寒潭的眸子里闪过凌厉的光芒,周身笼罩着一层寒冰,室内的空气都冷了三分。

    “众位卿家觉得应该怎么办?”

    良久,司徒嘉熙的声音响起来。

    刚才的时候他收到暗卫的密报,司徒天宇借着回京给太后祝寿的机会,秘密的调动了十五万大军靠近京城,现在已经到了离盛京五百里开外的地方了。

    只怕再过十几天,大军就到了盛京的外围,对京城形成包围之势。

    司徒天宇是想要趁着太后寿辰之际,向他发难啊。

    “皇上,微臣愿意调集手下全部的兵马,守住京城,决不让德王冲破京城,对皇上造成威胁。”傅流烟想了想,平静的开口说道。

    他是新上任的京兆尹,肩负着守护京城安宁的任务,为了京城的安宁和稳定,为了他妹妹的幸福,他绝不会让司徒天宇的阴谋得逞。

    司徒嘉熙的声音变得稍微缓和了一些,平静的说道:“好,傅大人负责把守好京城的各个城门,决不能让德王的人趁着祝寿之便混进京城。”

    “是,皇上。”傅流烟的眼底充满了庄严和肃穆,忠诚的开口说道。

    司徒嘉熙看向傅劲松,平静的说道:“傅将军,你秘密调遣十万大军驻守在京郊听候朕的调度。”

    他几乎可以预料到了,太后的寿宴当晚,将会是一场多么艰难的战役。

    “另外两万,分散在御林军中,只要德王的人马有一动,即刻杀无赦!”他的声音冰冷无情,带着嗜血的杀意。

    司徒天宇,既然你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登上九五之尊的位置,那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命登上皇位!

    “是,皇上。”傅劲松坚毅的老脸布满了坚定,忠诚的说道。

    现在他的女儿是皇后,他一定要尽所有的努力去保护好皇宫,保护好他的女儿。

    “很好。”司徒嘉熙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坚毅和决然,带着鱼死网破的勇气。

    “皇上。”大理寺卿楚浩天忽然出声道,眼底带着一抹犹疑,似乎在犹豫着要不要说。

    “说。”司徒嘉熙简洁的说道。

    “禁卫军中有一部分是丞相的人,这部分人是不是要先处理掉,否则,到时候让他们坏了我们的事情,那就糟糕了。”

    司徒嘉熙果断的说道:“自然要处理,朕知道,禁卫军副统领就是他们的人。等到行动的时候,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将那些人一一斩杀。只是现在还不行,现在动手只会打草惊蛇。”

    楚浩天点点头,“到时候微臣会混在禁卫军中,将丞相和太后那一脉的主要将领全部干掉。”

    他是大理寺卿,自然知道哪些人是丞相的人。

    “白大人,你再调遣十万大军过来守住城门,一定不能让司徒天宇的人马进城来······”

    司徒嘉熙和几个心腹一直谈论着,做了周密的计划,直到天色渐渐的暗下来,才让那些心腹从密道中走了出去,御书房里面又恢复了冷静。

    终于要反击了吗?

    他隐忍了这么多年,那帮人终于忍不住了,要将他从皇位上赶下去了吗?

    司徒嘉熙的脸上乌云密布,眼底闪烁着嗜血的光芒,唇角抿成一条线,浑身冰冷。

    司徒天宇,穆影炎,太后,你们等着吧,这一回,看看究竟是你们死,还是我死!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敛去身上强烈的杀意,轻轻的朝着外面唤了一声:“福公公。”

    “是,皇上。”福公公从外面走了进来,恭恭敬敬的弯腰应道。

    “摆驾凤鸾宫。”司徒嘉熙的声音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让人听不出任何情绪。

    他此刻只想见到若儿,唯有她,能够让他狂乱的心情平静下来。

    若儿,他的若儿。

    只要一想到她,心底就泛起了阵阵的柔情。

    没有多想,司徒嘉熙飞快的直奔云若的凤鸾宫。

    云若正靠在床边望着碧玉盈盈的荷叶,脸上闪过若有所思,还有一丝隐隐的哀愁。

    “若儿!”司徒嘉熙不由得轻轻的叫了一声。

    云若回过神来,冲着司徒嘉熙轻轻一笑,柔声说道:“你来了啊。”

    司徒嘉熙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云若的身边,用力的将她搂在自己的怀里,嘴里不停的说道:“若儿,若儿。”

    云若敏感的察觉到他的身体有些颤抖,不由得柔声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司徒嘉熙只是紧紧的抱着她,浑身冰冷,漫天的凉意笼罩着她,冷得没有一丝温度,她娇弱的身子不由得轻轻的颤抖了起来,声音里面也染上了一丝焦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告诉我啊。”

    她是真的为他担心,浑身都僵硬了起来。

    司徒嘉熙将她抱了很久,才缓缓的放开她,眼底闪过浓浓的担忧和抉择,“若儿,跟着我你会害怕吗?”

    他最爱的女人,会不会害怕?

    云若看着他的表情,似乎猜到了什么,缓慢但是坚定的握住他的手,轻声的说道:“只要是跟在你的身边,我就不害怕。司徒嘉熙,我们说好了永远在一起不是吗?”

    她的眸光泛着盈盈的光芒,比天上最明亮的星辰还要闪亮,倒映着他的样子。

    司徒嘉熙心里一暖,紧紧的握住她的手,小声但是坚定的说道:“好,我们永远在一起。”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又沉默了良久,才将目光移向窗外,让人看不清楚他在想什么,平静的说道:“司徒天宇已经秘密调兵回来了,只怕太后寿辰的时候,他就会动手。”

    云若的身子僵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平静的看着司徒嘉熙,柔声的说道:“没有关系,我们会赢的。你是名正言顺的皇上不是吗?他们一定会输的,我相信你。”

    那么惊才绝艳的少年,又隐忍谋划了这么久,他怎么会输?

    她的话,似一剂强心针,给了司徒嘉熙莫大的鼓励,他轻轻的笑了,声音柔和,“若儿,只要你在我的身边,我什么都不怕,你放心吧。”

    云若微微笑了,柔声说道:“我们好好准备,等到那一天的到来吧。”

    司徒嘉熙柔和的眸子看着她,轻声的说道:“若儿,到时候你要好好的保护自己知道吗?”

    云若轻柔的应道:“好,我会照顾好自己,你只管忙你自己的,不用担心我。”

    这个夜晚,两个人的心情都既紧张又激动,等待着太后大寿的到来。

    太后的夜宁宫中,同样波涛汹涌,像漫天的海啸向人袭来,几乎要将人湮灭。

    因为没有如愿整倒云若,太后气得摔碎了夜宁宫中所有的瓷器,一张脸黑得像来自地狱的恶鬼,散发着阴沉残忍的怒气,弥漫在整个夜宁宫中,吓得所有的宫女和太监都噤若寒蝉。

    “贱人!贱人!”太后气得脸色铁青,眸子里闪烁着疯狂的怒火,折射出仇恨的光芒,声音里饱含着仇恨。

    “太后!”德公公颤颤巍巍的从外面走进来,硬着头皮小声的说道。

    “滚!统统滚出去!”太后厉声喝道,眸子里猩红一片,阴森而吓人。

    “太后,温公子求见。”

    德公公吓得浑身颤抖,却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

    “你没听到哀家的话吗,滚啊,快点滚!再不滚哀家杀了你!”太后怒气冲冲的瞪着德公公,暴喝道,眼神暴怒得几乎要杀人。

    德公公吓得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可是温憬然还在外面等着呢,只好冒着被砍头的生命危险说道:“温大人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太后禀告,是关于皇后的。”

    太后顿了一下,一双锐利的眼睛瞪着德公公,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好一会儿,才咬着牙说道:“让他进来。”

    又是那个女人,她怎么那么阴魂不散?

    自从她进宫之后,皇宫里面的一切都变了,自己不再是整个皇宫最尊贵的女人,她不甘心啊。

    不行的,她一定要将那个女人除去!一定!

    “是,太后。”德公公走了出去,将温憬然领了进来,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体贴的守在门口,不让任何人靠近。

    “臣参见太后,太后吉祥。”温憬然无视满地的碎片,走上前来,平静无波的说道。

    对于这样的场景,他已经见怪不怪了。

    姑妈在人前是雍容华贵,举止端庄的太后,可是私下里却是脾气暴躁的,这一点,并不是秘密。

    太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淡淡的说道:“起来吧。”

    毕竟是自己的家人,她也不好太过恶劣,只好冷沉着一张脸。

    温憬然一脸的镇定自若,看着太后,声音平静,没有一丝波澜,“姑妈是否在为皇后的事情感到生气?”

    太后冷哼了一声,坐在榻上,眼底闪烁着疯狂而仇恨的怒火,咬牙彻齿的说道:“那个贱人,总有一天,哀家会将她弄死!”

    温憬然关切的看着太后,软言软语的说道:“姑妈不要生气了,侄儿有两件事情要向姑妈禀报,是关于皇后娘娘的。”

    他的眼底闪过杀意,浑身有一种杀气弥漫开来。

    太后果然冷静下来,认真的看着自己的侄子,眼底抵挡不住的好奇,“什么事情?”

    温憬然稍微犹豫了一下,缓缓的开口说道:“姑妈,有一件事情您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那件事只是我的猜测,并不一定是真的。”

    那可是关于姑妈最疼爱的儿子的,他只怕一说出来,太后当场暴怒做出失控的事情来,那就不是他想要看到的局面了。

    太后从侄子的眼睛里知道了事情的不同寻常,幽深的眼底闪过晦暗不明的光芒,波光诡谲,让人看不出那双眸子里究竟藏了什么。

    “好,你说,哀家一定会冷静。”

    她缓缓的开口说道,那个女人不是省油的灯,她想了想,每一次因为自己不冷静,才会失去了优势的地位,她要冷静才行。

    “你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

    能让这个侄子半夜进宫的,一定不会是什么寻常的事情。

    温憬然环顾了一下四周,没有一个人,才靠近太后的身边,压低声音说道:“侄儿发现,表哥好像喜欢上皇后娘娘了。”

    太后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很难看,眼睛里散发出凛冽的光芒,浑身颤抖,脸色铁青,额头上的青筋暴涨起来,咬牙彻齿的说道:“你再说一遍!”

    那样阴沉的目光,几乎要喷出火来,贱人,狐狸精!

    竟然连她的儿子都不放过吗?

    看来之前她真的是小看了她了。

    “姑妈,你先别生气,听我说完啊。”温憬然看见太后气得胸口一起一伏的,急忙倒了一杯茶给太后,柔声说道:“你别生气,先听侄儿把话说完。”

    一面说一面轻轻的帮她顺着后背,直到太后的脸色缓和了一些,才继续说道:“侄儿今天和表哥在御花园里看见了皇后娘娘。表哥不知怎么的就拿了那个十分宝贝的翡翠连环锁让皇后去解,皇后当下就拿了剑将那个连环锁给劈坏了。”

    “她竟然敢!”太后厉声喝道,眼底流露出阴沉的杀意,室内的气流都压低了几分。

    “姑妈,您先别生气。”温憬然柔声劝道,“然而,让侄儿感到惊奇的是,表哥竟然没有生气,看皇后的眼神竟然是温柔似水的,一直到皇后走了,他的视线还落在人家的身上,侄儿叫了好几声他都没有听到。”

    “好,很好。”太后听完温憬然的话,气得浑身颤抖,脸色阴沉得像是暴风雨来临之际的天气,压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那个女人真是好本事,迷惑了皇上又迷惑了她的儿子,好样的。

    “姑妈!”温憬然小声的说道,“那个女人留不得了。”

    留下她,只会坏了他们的大事。

    太后的眼底充满了杀戮的光芒,冷硬的说道:“哀家一定要将那个女人给干掉!”

    这个女人,再留在这个世界上,只会害了她的儿子。

    “那我们要详细的做一个规划,皇后不是省油的灯,只怕不容易对付。”温憬然小声的说道。

    “让哀家好好想想,到底应该怎么办。”太后闭上了那双幽深而诡谲的眼睛,声音平静,听不出任何情绪。

    “那第二件事是什么?”太后没有忘记温憬然说的是有两件事情。

    温憬然的神色变得更加的严肃了,声音也压得更加的低,更加靠近太后,小声的说道:“姑妈,侄儿发现,当今的皇后并不是傅家大小姐!她原先只是将军府一个低贱的粗使丫鬟,被傅将军李代桃僵,弄进皇宫里来了。”

    太后震惊得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凝固住了,手死死的握着茶杯,定在那里,好一会儿才不确定的说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这件事情非同小可,稍微弄错一步,牵连甚广,不是光凭着简单的一句话就随随便便的下论断的。

    “千真万确!”温憬然脸上的表情是庄严而严肃的,带着认真,看着太后,小声的说道:“侄儿以前是见过皇后的。当时她和傅家大公子一起来游湖,礼部尚书家的千金江语柔和御史大夫家的千金周芝兰都叫她傅二小姐。后来她进宫了,侄儿还觉得奇怪。”

    他顿了顿,悄悄的看了一下太后的脸色,继续说道:“但是侄儿叫她傅二小姐,她却翻脸不认人。侄儿觉得整件事情都透着古怪,于是在表哥中毒醒来之后派人到将军府去打探了一下,才发现傅家二小姐另有其人,她也不是傅家大小姐,而是将军府里面的一个粗使丫鬟。”

    砰——

    太后的手重重的拍在桌子上,发出响亮的一声,眼底一片阴霾,冷笑着说道:“好,很好!傅劲松,皇后,真是太好了。竟然骗到哀家的头上来了,他们就不怕诛九族吗?”

    她的声音带着嗜血的杀意,瞳孔猩红一片,精致的脸上因为生气,狰狞的扭曲在一起,阴森吓人,像来自地狱的恶鬼。

    “姑妈,别生气。”温憬然看见太后的脸上阴沉一片,小声的劝道。

    太后听了温憬然的话,竟然笑了,她不生气,她怎么会生气呢?

    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让她可以除去那个女人,顺便将傅劲松手里面的三十万大军握到自己的手里。

    她一点都不生气,反而很高兴呢,怎么会生气呢?

    “憬然,你愿不愿意帮助姑妈?”太后忽然笑得很高兴,慈爱的看着侄子,温和的问道。

    “当然愿意!姑妈不管做什么,都是为了温家好,侄儿愿意为姑妈效犬马之劳!”温憬然的脸上充满了真诚,精神有力的说道。

    “那么,你去将那些知道皇后不是傅家大小姐的人找几个来,这一回,哀家要让整个傅家死无葬身之地。”

    太后的声音阴狠,泛着森森的杀意,听在人的耳朵里,让人冷得血液都要凝固住了。

    “是,姑妈!”温憬然恭敬的应道。

    皇后,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了。

    谁让表哥好像爱上你了。

    “好了,你先回去吧,不要让任何人看见。”太后挥了挥手,平淡的说道。

    “是。”

    温憬然转身向着门外走去,太后又叫住了他,“等等!”

    “姑妈还有什么事情?”温憬然回过头来,小声的问道。

    “这件事情一定要做好详细的计划,一定不能让落网的鱼儿又逃跑了。还有,不能让你表哥知道。”太后的眼底闪过一丝忧虑,沉声提醒道。

    温憬然知道太后担心的是什么,脸上的表情变得很严肃,认真的说道:“我知道,姑妈。”

    “好了,没什么事情了,去吧。”太后平淡的说道。

    温憬然应了一声,转眼悄无声息的消失在夜宁宫中。

    太后的脸色变得阴沉,眼底闪过嗜血的杀意,唇角却挂起了一丝笑容,冷声吩咐道:“德公公!”

    德公公从外面走了进来,弯着腰,恭恭敬敬的说道:“是,太后。”

    太后的情绪已经平复了下去,又恢复了平日的雍容华贵,冷静的吩咐道:“你即刻宣丞相进宫,尽快。”

    这件事情她要打皇后一个措手不及,从此东盛的皇宫里只有她才是主人。

    “是。”德公公从太后的脸色中也知道发生了大事,不敢马虎,即刻弯着腰走了出去。

    太后的声音从身后幽幽的传来,带着阴森和冰冷,摄人心魂,“要小心了,不然让任何人看见,否则,哀家最先砍的就是你的脑袋。”

    德公公给太后充满杀意的话吓了一跳,冷汗涔涔的落了下来,点了点头,飞快的退了出去。

    正殿里又只剩下太后一个人,和满地的瓷器碎片。

    “来人啊,将屋子打扫干净!”太后冷哼了一声,朝着外面喊道。

    立刻有宫女进来,动作利索的将屋子打扫得干干净净,很快的,屋子又是光洁如新。

    一个时辰之后,一身黑色斗篷的穆影炎悄无声息的钻进了夜宁宫中,出现在太后的面前。

    太后的眼底出现了一抹喜悦,扑入他的怀里,撒娇的说道:“你终于来了。”

    穆影炎看着她,眼底流露出一丝柔情,轻轻的摩挲着她如云的鬓发,柔声的说道:“这么晚了叫我来有什么事情?”

    她的为人他很清楚,如果不是有重要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在深更半夜的时候叫他进宫的。

    太后眼波温柔似水,羞答答的说道:“我想你了,很想你。”

    说着,主动地吻上穆影炎的脸,若有似无的叹息。

    好一会儿,两个人都有些意动,穆影炎不想再忍,她狠狠的压在榻上。

    太后却伸手抵在他的胸前阻止了他的动作,眸子里染上了一层薄雾,楚楚可怜,柔声的说道:“影炎,有一件事情我需要你帮忙。”

    穆影炎热血沸腾,眼神浑浊,嗓子已经沙哑了,“什么事情,我答应你。”

    每一次只要发生大事的时候,这个女人总是用同一种方法来求他,偏偏他还十分的吃这一套。

    凌乱的衣衫落了一地,红色的纱帐垂落了下来,只听得到急切的呼吸声和女人甜腻的撒娇。空气中多了几分旖旎甜蜜的味道,萦绕在奢侈华丽的宫殿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切终于平静了下来,穆影炎心满意足的叹了口气,脸上还带着宠溺的笑容。

    两个人紧紧的抱着,享受着难得的安宁。

    “影炎。”太后的声音娇媚而婉转,轻声的唤道。

    丞相满足的闭着眼睛,搂紧怀中的女人,含糊的唔了一声。

    “皇后不是傅家的千金,只是将军府一个低贱的粗使丫鬟。傅家胆大包天,欺君犯上,实在是该死!”太后靠在穆影炎的胸口,无意识的划着圈圈,轻声的说道。

    穆影炎锐利的双眸陡的睁开,看着太后,眼底闪过的是认真,“你说的可是真的?”

    太后眸子里的娇媚和柔情尽数敛去,认真的点点头,“当然是真的,这是憬然亲自打听到的消息。”

    穆影炎顿了一下,才缓缓的说道:“你想要我怎么办?”

    太后的眼眸中又浮起了如水的波澜,柔情的看着朝堂之上呼风唤雨的丞相,声音柔和,说出的话却让人毛骨悚然:“我要皇后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我要傅劲松手中的三十万大军统统归顺于我。”

    “影炎,你会帮助我的对吗?”太后的眸光柔情似水,看着穆影炎,柔声说道。

    穆影炎叹息一声,将她更紧的搂在自己的怀里,沉闷的说道:“当然,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会帮助你得到。”

    谁让她是他最爱的女人呢?

    即使到现在已经变得面目全非,已经被权力弄得再也没有之前的单纯和美丽,他依然是爱她的。从一开始到现在就没有改变过。

    “谢谢你,影炎。”太后真心的笑了,声音越加的温柔似水。

    她就知道,这个男人会对自己死心塌地,会无条件的帮助她。

    “明天我会带人到凤鸾宫将那个女人抓住,当场处死。你在朝堂上递上奏折,给司徒嘉熙施压,让他处死傅氏一脉,将那三十万军权弄到我们的手里。”

    太后说着,眼睛里已经闪过了激烈的光芒,这一回,她要让傅氏死无葬身之地。

    那个女人,看她还有没有通天的本事,逃得过明日的劫难?

    她笑了,笑得张狂,笑得肆意。

    穆影炎看着她志在必得的脸,紧紧的将她按在自己的怀里,似乎下了什么抉择,柔声说道:“好,都听你的。”

    她想要的一切,他都会帮她得到。

    两个人腻歪了很久,穆影炎才依依不舍的出了夜宁宫,悄无声息的走了。

    太后抱着被子睡得沉沉的,梦里,发出了愉悦的笑声。

    天色蒙蒙亮了起来,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风平浪静之下,是一派波涛汹涌,谁也不知道,将会有一场狂风暴雨将要袭来。

    云若早上起来的时候,司徒嘉熙已经上早朝去了,还没有回来。

    她一如既往的起得迟,无意识的梳妆打扮,眼底一片坚定。

    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喧闹声,似乎还有吵架声,一阵阵的传来,隐隐中透着不祥的怨气。

    她刚要站起来,追月急匆匆的打开门,连招呼也不打就进来了,瞳孔的深处带着一丝惶恐,淡淡的说道:“娘娘,太后带着一大群侍卫过来了,怎么办?”

    云若站起来,眼底闪过幽深而凛冽的光芒,淡淡的说道:“有什么好怕的,又不是第一次了。”

    太后看她不顺眼在整个皇宫里面都不是秘密,追月干吗那么紧张?

    “不一样,这一次不一样。”追月的脸都绿了,看着云若,紧张的说道:“太后的身后跟的是禁卫军,不是一般的侍卫,个个身上都带着刀,娘娘,您还是小心一些吧。”

    云若想了想,冷静的说道:“好,本宫知道了,你先到门外候着,决不能让太后闯到后面来。”

    “是,娘娘。”追月退了出去,想了想,仍旧是不放心,派了如梦和如烟从小门出去,给皇上报信去了。

    她则抓紧了手中的剑,找到了流云,两个人守在宫门口,暗暗下定了决心,哪怕是死,也不能让太后进皇后的寝宫。

    太后的脸上布满了阴霾,眸子里折射出嗜血的光芒,周身凛冽的寒气吓得树枝上的鸟儿都飞走了。她的身后跟着上百个禁卫军,凶神恶煞,气势汹汹的朝着正殿走了过来。

    “奴婢参见太后,太后吉祥。”流云和追月带着凤鸾宫所有的太监和宫女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朗声高呼。

    太后的脸上挂着阴狠的笑容,冷声下令:“将凤鸾宫围起来,决不能让任何人出去!违者杀无赦!”

    寒彻彻的声音,吓得凤鸾宫的太监和宫女大气都不敢出,瞳孔中的恐惧和不安不断的扩大再扩大。

    兵器移动发出冰冷的声音,禁卫军们飞快的将整个凤鸾宫团团围住,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流云和追月对视了一眼,眸中出现了一抹凝重,咬着牙,死死的握住了腰间的剑,不管怎么样,她们都要誓死保护皇后,决不让皇后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太后的身后留下了二十名侍卫,一动也不动,只是脸上的表情凶神恶煞,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人物。

    “叫你们主子出来!”太后满意的看着禁卫军将凤鸾宫围得滴水不漏,脸上挂着一丝残忍的笑容,冷声吩咐道。

    这一回,她要学聪明些,先将这个女人杀死,再来审判,反正犯了欺君之罪的人是她,怎么做都不算过分。

    所有的人都跪在地上鸦雀无声,没有太后的命令也不敢起来,也没有人动。

    “都聋了吗?哀家让你们去叫你们主子出来没听到吗?”太后厉声喝道,脸色阴沉,眼底跳跃着仇恨的怒火,狰狞恐怖得像地狱的恶鬼。

    “你去将你们主子叫出来!”太后指着绿珠,唇角挂着阴狠的笑容,厉声喝道。

    夜长梦多,她要尽快将这个女人解决掉,否则,司徒嘉熙回来了,那她今天所做的一切就全都白费了。

    她要这个女人死,只有这个女人死了她在后宫才待得安心,这些天的怒气才没有白受。

    绿珠被太后阴狠的表情吓到,浑身颤抖,就连声音都是发抖的,“是。”

    双腿似乎有千斤重,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朝着云若寝殿的方向走去。

    “快点!”太后阴冷的声音带着秋风扫落叶般的无情,阴森吓人。

    绿珠被那样森冷威严的声音吓得心有余悸,飞快的跑进了寝殿,一张脸白得吓人,双腿也止不住的颤抖,浑身冰冷,如置冰窖。

    “娘娘。”她的声音不住的发抖,好像被人扼住了喉咙一样,声音晦涩难听,泪水刷刷的落了下来,艰难的开口说道:“娘娘,太后带了好多人来,您要小心一些。”

    云若看着她害怕的样子,平静的说道:“是她让你来叫本宫出去的吗?”

    绿珠的脸上仍旧含着泪水,咬着唇点了点头,“对不起,娘娘,奴婢没有办法。”

    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奴婢,不能为娘娘做任何事情。

    自从挑明了身份之后,娘娘虽然冷冰冰的,可是从来没有打她骂她,而且为了让她的身体好起来,还让太医院给她吃了许多的补药,让她的身体逐渐的好了起来。

    云若冷冷一笑,眼底燃起昂扬的斗志,既然她要斗,那就看是谁死得快。

    “好了,别哭了,出去吧。”云若心底竟然没有一丝害怕,只是一双眸子里折射出同样阴冷嗜血的杀意。

    手,摸向了腰间的鞭子,还有藏在袖子里的毒药,如果实在是万不得已,她也要将太后那个老妖婆毒死。

    “娘娘。”绿珠在后面含着眼泪叫道。

    云若挺直了脊梁,看着她,平静的说道:“还有事情吗?”

    绿珠咬了咬唇,坚定的说道:“太后这次带了上百个禁卫军包围了凤鸾宫,娘娘小心。”

    云若的唇角勾起了一丝笑意,抚摸着精致的鞭子,淡淡的说道:“走吧,本宫不会有事的。”

    她答应了司徒嘉熙会永远陪着他,所以不管经历多少磨难和伤痛,她都不会放弃。

    哪怕是要杀出一条血路来,也要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亲眼看着司徒嘉熙的敌人全部倒在血泊里,笑傲天下!

    她的唇边挂着清浅的笑容,迈着优雅的步伐,缓缓的走出了寝殿,来到了正殿里,一双清凌凌的眸子里折射出冰冷的寒意,看着气势汹汹的太后。

    “母后最近可真是有兴致,又来凤鸾宫了。”云若笑着,无视太后阴沉的脸色,和那双眼睛里流露出的森森杀意,也无视身后那二十个配着明晃晃刀剑的侍卫,笑意盈盈。

    太后险些被她脸上灿烂的笑容给刺痛了眼睛,心底漫天的恨意排山倒海的袭来,厉声喝道:“来人,抓住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代嫁之皇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湖微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湖微风并收藏代嫁之皇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