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代嫁之皇后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处决文贵嫔

第一百一十三章 处决文贵嫔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云若隽美的脸上浮起了冰冷的笑容,一字一顿的说道:“难道不是吗?”

    太后的脸色气得煞白,颤抖着手指着云若,恶狠狠的说道:“大胆,你竟然如此辱骂哀家,哀家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阴狠的声音清楚的传到云若的耳朵里,带着咬牙彻齿的恨意。

    “那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么机会?”

    云若的瞳孔微微眯起,眼底一片幽寒,像千年的古潭一样,没有一丝温度,凉意森森,红唇微启,冷冰冰寒彻骨的声音一字一顿的说道:“你们,谁要是杀了她,本宫许她黄金万两,良田千顷,高官厚禄!”

    太后的脸色气得惨白,瞳孔中闪过漫天的恐惧,声音颤抖得厉害,“你敢!”

    那双狭长的桃花眼中此刻全是冷意和恐惧,冷得她自己浑身忍不住颤抖了起来,额头上的冷汗也涔涔落了下来。

    “本宫为什么不敢?母后,是您率先向本宫发难的,本宫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性命而做出的正常防卫而已。”

    云若好看的唇角微微勾起,眼底闪过冰冷的光芒,冷冷的睥睨着太后,忽然握紧了流云手中的剑,手一抖,太后的脖子上立刻划出了一道血红的印子。

    “啊。”

    艳丽的脸庞因为害怕血色全无,美丽而精致的五官紧紧的挤在一起,失声尖叫了起来,原先雍容华贵的身子也颤抖得厉害,一双眼睛紧紧闭着,动也不敢动。

    云若轻轻的笑了,冰冷的手抚摸上太后风韵犹存的脸,冷冷的说道:“母后,你还说你不是孬种吗?单单这么一吓,就将你的魂差点吓出来了,呵呵,真是东盛的好太后呢。”

    “流云,你的剑也不要逼得母后太紧了,万一母后想不开,自己往刀口上撞去,你还不得背了一个谋杀太后的罪名啊。”

    云若嘲弄的勾了勾唇角,眼底闪过浓浓的鄙视,转过头去望着那些禁卫军,眼神晶亮,散发出璀璨的光芒,隽美的脸上浮起了绝美的笑容,声音轻柔似水,“你们谁杀了她,本宫许你们的那些条件全部作数!怎么,不敢吗?”

    那些禁卫军彼此交换着自己的眼神,眼底闪过犹豫,闪过贪婪,窃窃私语了起来。

    云若唇角的笑意更加的深刻了,轻轻的抬起头,将自己鬓角散乱的头发别到脑后,背着风,任衣裙被风吹得猎猎作响,整个人显得风姿绰约,美得像从天上降临的仙女。

    “你们为太后办事,最后不过也是想要求得高官厚禄而已,现在本宫许你们高官厚禄,怎么竟然没有人敢行动了?难不成刚才只是你们心血来潮玩过家家的游戏而已吗?”

    冷冰冰的声音带着嘲弄的味道,清清楚楚的在皇宫里传播着,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那些人终于有了一丝波动。

    手上握着的剑也变得滚烫起来,眼睛冒着绿光的望着太后。

    “母后,看看你自己的兵,看看吧。”

    云若靠近太后的身边,温柔的声音低低的轻喃着,好像生怕吵到了太后一样,“睁开眼睛看看你的这些手下吧。”

    太后不可置信的望着那些蠢蠢欲动想要将刀口对着她的属下,忍不住失声尖叫了起来,“你们干什么?哀家是你们的主子,你们想犯上作乱吗?”

    因为害怕,她的声音里面充满了一丝颤音,身子也抖得厉害,双腿差点一软,就要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她没想到,这些人竟然变卦那么快。

    “杀了她,黄金万两,高官厚禄就是你的了,你们的家族,你们的祖宗,都会为你们感到骄傲,你们的儿孙也因为你们的战绩过上人上人的日子,还犹豫什么,动手啊。”

    云若的眉眼弯弯,笑容美得好像是神仙,就连声音都是温柔得不像话,吐出来的话语又是那么的蛊惑人心,饶是那些禁卫军是太后的人,也忍不住心动了起来。

    不管怎么样,太后都已经那么老了,而皇后才是年轻又有魄力的,而且现在后宫的大权掌握在皇后的手中,她的身后又有一个护国大将军的父亲,一个京兆尹的哥哥在撑腰,如果硬碰硬,只怕不是太后都不是她的对手。

    那他们为什么还要为太后卖命呢?

    有好几个人真的提着剑一步一步向着太后走过来,脸上带着忐忑不安的表情,“皇后,你说话算话吗?”

    那些人试探的问道,面上犹豫不决,不管怎么样,想要诛杀太后可是一项灭九族的大罪,必须谨慎而谨慎。

    云若嘴唇嫣红,泛着莹润的光泽,蛊惑般的说道:“自然,本宫说话向来一言九鼎,只要你杀了她,将她的头颅砍下来,本宫会让你封侯拜相,绝无二话。你知道,现在丞相的官位是空缺的,就等着哪个有本事立了大功的人去坐那个位子了。”

    她的话音一落,底下的人都沸腾了,眼里冒着绿幽幽贪婪的光,握着剑忍不住冲了上来。

    “你们疯了,你们谁敢动哀家一根汗毛,德王和瑞王都不会放过你们的!”

    太后背后的汗水都湿透了衣衫,心突突的跳着,几乎要蹦出嗓子眼,额头上的冷汗也涔涔的落了下来,声嘶力竭的吼道,只怕再慢一步自己就要成为这些士兵的刀下亡魂了。

    她的一声厉喝,让那些沉醉在美梦中的士兵惊醒了,不敢再妄动一步,又退了回去,虎视眈眈的望着云若。

    “快点救哀家,你们愣着做什么?将这两个女人给杀了,快点啊。”

    太后的眼底闪过屈辱和恨意,扯着嗓子咆哮道,“杀了她们,快杀了她们!”

    嘶哑的声音传遍了每个侍卫的耳中,振聋发聩。

    云若冷冷的笑了,冷喝道:“谁敢!本宫倒是要看看是你们的剑快还是流云姑娘的剑快!”

    她的声音同样冷冰冰,森寒而冰冷,在这个炎炎夏日里,却让人惊出了一身冷汗来,遍体生寒。

    “你们胆敢走近一步,太后的脑袋即刻落到地上,信不信?到时候就算不用本宫出手,德王和瑞王也不会放过你们!”

    冷冰冰的声音带着嘲讽和一丝惊醒,敲碎了这些侍卫的美梦。

    这些侍卫进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中,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好团团的包围着云若和流云,想要将太后揪出来。

    双方陷入了一片僵局中,互不相让,瞪着对方,想要将对方征服。

    云若的手心也渗出了一层冷汗,手脚不易察觉的颤抖着,瞪着时刻就有可能扑上来的侍卫。

    她身上所带的毒药已经用完了,如果再僵持下去,只怕自己就要沦为这些人的刀下亡魂了。

    她低垂着头,尽量敛去眸底的恐惧和不安,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已经是一片森冷的模样,倨傲的睥睨着众人。

    不管怎么样都不让这些人看出她没有毒药了,她一定要撑住,撑到要救兵来为止,否则她就真的变成了鬼了。

    “母后,被人挟持的滋味好受不?”

    云若勾起唇角望着太后,笑得春光灿烂,一双波光潋滟的眸子盈盈如水,让人恨得牙痒痒。

    “傅云若你这个贱人,今天哀家所遭受的一切一定要全部讨回来!你这种忘恩负义小人得志的女人,怎么还不天打雷劈?”

    太后气得失去了风度,一点都没有了雍容华贵的模样,而是像市井泼妇一样,冷冷的瞪着云若,骂着最难听的话来。

    云若的脸色不变,相反的,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旺盛了,只是那笑意却不达眼底,冷冷的望着太后,郑重其事的说道:“母后都还没有被天打雷劈,本宫又怎么会被天打雷劈?要说作孽,本宫觉得母后比本宫做得多了,您说是不是?”

    她的眸光望向太后的后面,眼底忽然露出了一抹真心的笑容,手飞快的掏出靴子中的匕首,扣到太后的脖子上,眼神冰冷,手腕用力,差点就将太后优美的脖颈上又划出了一道血印子。

    “流云,杀了他们!”

    冷冰冰的声音再也没有任何的顾虑和惋惜,阴森森,残忍和嗜血,向来自地狱的幽灵。

    流云反应极快,在云若的匕首扣上太后脖子的时候,飞快的抽回了自己的剑,眼神肃杀,带着森森的杀意,毫不留情的砍向那些禁卫军。

    “将这些犯上作乱的侍卫统统拿下,保护皇后娘娘!”

    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白岩鹤身形一闪,足尖一点,手中的剑划出一道银光,率先刺向了那些侍卫。

    他手下的士兵得到命令之后,个个斗志昂扬的加入了战斗,好一会儿就将那些侍卫生擒的生擒,斩杀的斩杀。

    不到半个时辰,那些侍卫就全部被制服了。

    “你怎么样?”

    白岩鹤的眸光中充满了担忧,顾不上尊称,走到云若的身边,语气带着焦急的问道,一双眼睛里闪过心疼和焦虑,声音里面还带上了一丝颤音。

    “本宫没事。”

    云若的唇边泛起了一丝浅浅的笑容,轻声说道,目光转向了那些被生擒的侍卫,眼神冰冷。

    “将那些人全部杀了!”

    她闭上了眼睛,声音平静,却冷得没有一丝温度,让人遍体生寒。

    “是。”

    白岩鹤做了一个手势,那些原本还活着的侍卫即刻断了气,失去了生命的倒在地上,咚的一声,响亮的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尤其是太后的。

    太后的脸色一片灰败,瞪着云若,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云若无视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唇边泛着甜美的微笑,一双眼睛无辜的望着太后,故作天真的说道:“母后,你觉得好看吗?这些尸体?”

    明明的天真烂漫的声音,却让太后觉得毛骨悚然,眼神带着惊惧的瞪着云若那张原本让她恨得牙痒痒的脸,此刻就像魔鬼一样阴森吓人。

    这个女人是个魔鬼,魔鬼!

    她斗了一辈子,也从来没有见到谁像这个女人一样阴狠无情,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你是个恶魔!”

    颤抖的声音带着惊惧,不安的瞪着云若,身子抖如筛糠,腿一软,咚的一声跌落在地上。

    “恶魔?”

    云若的手松开了对太后的禁锢,眼波流转间,透着脆生生的魅惑,顾盼神飞,清脆的笑声也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恶魔?本宫要是恶魔也是被母后你逼成的!本宫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你一而再再而三的为难本宫,一次又一次的置本宫于死地到底是为了什么?本宫进宫碍着你什么了,让你对本宫恨之入骨?当初要不是你,本宫至于进宫来吗?到现在,你又不惜一切代价想要将本宫除去,要说恶魔,母后你才是不折不扣的大恶魔!”

    咬牙彻齿的声音带着彻骨的恨意,明亮的眼睛里折射出森冷的光芒,“都是你逼的,有你在,就算是再温柔再善良的都会被逼成恶魔!刚才在巷子里你没有将本宫弄死心里很不甘心是吧?很生气快要被气死了是吧?呵呵,真是让母后失望了,本宫就是命大,就是死不了,看你怎么着?”

    “你这个贱人!”太后咬着牙从地面上站起来,想要扇云若一个耳光。

    云若眼神一冷,手不客气的将太后推倒在地上,脸色阴沉一片,明亮的眼神散发着绿幽幽的光,声音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又是扇耳光?你除了扇耳光别的事情就不会做了吗?”

    太后被摔得浑身生疼,倒在地上,一双眼睛像饿狼一样恶狠狠的瞪着云若,咬牙彻齿的声音布满了恨意,“傅云若,你别高兴得太早,哀家早晚有一天要将你置之于死地!不杀了你哀家誓不为人!”

    她恨死了,气得七窍生烟,一张艳丽的脸狰狞的扭曲在一起,面目丑陋得像鬼一样。

    “你刚才说了不杀了本宫就不是温家的人,母后,不知道你说的这句话算不算话?”

    云若冷冷的勾起了唇角,嘲讽的说道,一双眸子全是鄙视和不屑。

    “母后最近时间心浮气躁,适合静养,依本宫看,还是先到皇家祠堂里面静养几天吧。”

    温柔的声音轻飘飘的响起,听在太后的耳中却宛若鬼音一般,晴天霹雳般的,击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冷汗涔涔而下,冷声说道:“你敢!”

    “母后,本宫也是为了你好,母后身为东盛皇宫最尊贵的太后,现在又快到您的寿辰之际,到皇家祠堂念念经拜拜佛,您会长命百岁的。”

    温柔的声音中却透着一股威严,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来人,送太后到皇家祠堂去静养,没有本宫的命令谁也不许让她出来!”

    话音陡的一转,冷冰冰的味道从里面散开来,冲散了那丝柔和,凉透人心。

    “遵命,娘娘。”

    有侍卫走上来连扶带拽的将太后押往祠堂而去,场面惊心动魄。

    “你们这群吃了熊心豹子胆的混蛋,还不放了哀家,哀家一定要砍了你们的脑袋!滚,放开哀家!”

    太后几乎要吃人的声音骂骂咧咧的响起,一双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瞪着云若,恶狠狠的说道:“傅云若,你竟然敢这样对待哀家,哀家要杀了你!”

    云若的脊梁挺得直直的,清新隽雅的脸上布满了冰冷的寒霜,绝美的唇也泛起了嘲讽的弧度,平静的看着太后,一字一顿的说道:“母后还是省点力气吧,现在宫门已经完全关上了,宫里的粮食不足,到时候是不是能够及时为母后送吃食还不知道呢。”

    她的话轻轻的传进太后的耳朵里,太后的脸扭曲狰狞得更加厉害了,恶狠狠的瞪着她,咬着牙破口大骂道:“傅云若,你以下犯上,无视宫规,哀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一定不会!你这个贱人迟早要天打雷劈断子绝孙!”

    “啧啧,没想到太后竟然像市井泼妇一样,连这种不要脸的话都骂出来了,怪不得雪慧公主会那么不堪,原来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啊,本宫今日真是长见识了。”

    云若脸上的笑容不变,甚至玩味的勾起了唇角,眼底闪过一丝恶趣味,“母后,你说像雪慧公主那么不听话,谁家的公子敢娶她啊,要不然本宫将她送到北狄去和亲好了。听说北狄的男人高大彪悍,对女人又温柔,而且哦,更重要的是,丈夫死了,妻子是可以送给儿子或者小叔子当小妾的,这样就不担心雪慧公主守活寡了,你说是不是?”

    “你敢!傅云若你要是敢动雪慧一根汗毛,哀家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别以为你现在嚣张就有多了不起,你一定会为今天的事情付出千百倍的代价!”

    太后的眼中浮起了一丝绝望,努力的挣扎着,想要挣脱开束缚,可是养尊处优了这么多年,她又怎么会是身强力壮的禁卫军的对手,没过一会儿,就被拉了下去。

    “本宫愿意为今天的事情付出千百倍的代价,但前提是母后先为以前你怎么样对本宫付出上万倍的代价才行!本宫等着,看笑到最后的人会是谁!”

    云若的眼神冰冷,毫不畏惧的说道,一双手死死的紧握成拳。

    转瞬之间太后已经被拉得好远好远了,嘴里的痛骂和呼叫声越来越小,最后直到消失不见。

    云若站在阳光下,任凭金色的光晕在她的身上镀上了一层,整个人显得恬静而安详,那双眸子却又流露出阴森的冰冷,温暖和冰冷交替着,各自矛盾,又各自和谐。

    “皇后娘娘,你没事了吧。”

    白岩鹤温润的嗓子在她的耳边低低的响着,带着一丝担心,一丝惊魂未定。

    云若抬起头来,不经意的在那双温润如玉的眸子中捕捉到了一些复杂的情绪,转瞬即逝,她的心咯噔跳了一下,再仔细看去的时候,却已经恢复了平静,像最清澈的湖水,一眼就能够望到底,泛着温暖的色泽。

    “本宫没事,多谢白大人相救。”

    云若敛去心底的那些不安,轻声说道,声音温柔却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淡漠疏离。

    白岩鹤温润的笑容也褪去,微微弯着腰行礼道:“微臣还要处理一些事情,先告退了。”

    “去吧,辛苦白大人了。”

    云若清新隽雅的脸上染上了一丝笑容,轻声说道,修长的手轻轻的挥了挥,转过头去轻声说道:“流云,走吧。”

    “是,娘娘。”

    流云打起全副精神,跟在云若的身后,从傅流烟的面前缓缓的经过,什么都没留下。

    傅流烟背对着云若,手不自觉的伸进怀里,骨节分明的手轻轻的摩挲着那方锦帕,眼底闪过一丝黯然,一丝隐忍的难过。

    罢了,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能够远远的看着和守护也是一种幸福。

    “将这些尸体处理干净。”

    他的目光不经意的回过头去望了一眼那个纤弱的身影,眼底闪过深沉而复杂的感情,平静的吩咐道,自己迈着沉稳坚定的步伐走远了。

    只是那样修长玉立的身姿怎么看都透出一种萧索而无力的味道。

    云若剩余的路倒是没有了一点障碍,顺利的来到了养心殿。

    “娘娘,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福公公看见她洁白的衣服上沾染上的鲜血,吓得浑身都冒出冷汗来了,急忙走上前来问道,声音里面带着一丝颤抖,眸子里的担忧和害怕怎么掩饰都掩饰不住。

    云若低下头去看了看自己的衣衫,洁白的裙摆上面果然沾上了斑驳的血迹,有些是自己身上的血,有些是那些侍卫的血。

    “没事,路上碰到了一些犯上作乱的,打了起来。”

    她脸上的表情淡淡的,轻描淡写的说道,“皇上今天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地方,喝药了吗?”

    福公公恭谨的答道:“回娘娘,皇上还是老样子,没有什么变化,早上的药已经喝了,现在还在睡着呢。”

    云若点点头,不再说话了,轻轻的推开门走了进去,到后面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走过来,坐在床边,轻轻的抚摸着那张俊美的脸,柔声说道:“熙,你好点没?快点醒过来啊,我是你的若儿。”

    她拿过桌子上一把碧玉的梳子,耐心而细致的将他乌黑如墨的长发挽了起来,束上玉冠,沉睡中的飘飘公子就活灵活现的出现在眼前了。

    “很好看哦,熙,你睁开眼睛看看我为你挽的头发,好看吧?”云若温柔而絮絮的说道,说着说着声音里染上了一丝难过。

    看见司徒嘉熙这个模样,她的心像被刀割一样,疼得几乎要窒息。

    声音也哽住了,再也说不下去,她扬起头,将那种难过的情绪逼退了回去,轻声说道:“熙,我今天让人将城门关闭了,将那些上朝的大臣都扣在皇宫里了,我厉害吧?”

    她说着,又陷入了一片静谧中,良久发出轻轻的一声叹息,柔声的说道:“熙,你再不醒过来司徒天宇都要进京了,到时候我们怎么办啊?就算是为了我也要快点醒过来好不好?”

    她这一回是真的害怕了,如果那些人将皇城翻天了,不光是她和司徒嘉熙,还有那帮效忠于司徒嘉熙的大臣及其九族,都要遭受灭顶之灾,他们承受不起这样惨重的代价。

    云若的心里像压抑了一块大石头一般,沉重得几乎喘不过气来,搅得她心神不宁,却又不得不咬着牙,努力的向前走着,因为她的身后就是万丈深渊,根本就没有后路可以退。

    “娘娘,该到皇上用膳的时候了。”

    门外,福公公苍老的声音轻轻的响了起来,透过那扇木门传到了云若的耳中。

    云若收拾起满身的脆弱,站起来,脸上已经是一片清冷,浑身也散发出一种不可言败的气势,轻轻的推开了门。

    福公公端着一块托盘走了进来,上面是几碟简单的小菜和一碗热气腾腾的瘦肉粥,氤氲着诱人的香气,恭敬的放在桌子上,自己退了下去。

    云若按照往常的习惯,亲自检查了那些食物没有问题之后,才小心体贴的喂司徒嘉熙,不假他人之手。

    刚刚喂完司徒嘉熙吃东西,门外如烟的声音急切的响了起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娘娘,不好了。”

    一听后面那三个字,云若的脸上浮起了一阵阴霾,咚的一声将碗放下来,自己已经从床沿边上站起来,走了出去,压低声音说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那双清凌凌的眸子像浸泡在寒潭中一般,冷得没有一丝温度,就这样直勾勾的望着如烟,神情冰冷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文贵嫔那边想要通过水流将宫里的情报传出去给德王殿下,被我们的人给抓获了。”

    如烟的脸上一片凝重,望着云若,不无担忧的说道。

    云若的眸子里飞快的闪过一丝暗芒,随即恢复了平静,只是身上凛冽的气势更加的明显,冷得如烟都觉得头皮一阵阵的发麻。

    “知道了,你先带人过去,本宫随后就到。”

    平静但是森寒的声音不轻不重的说道,只是如烟却从那里面听到了一丝阴狠嗜血,她知道云若已经动了真怒了。

    “是。”

    她敛了敛呼吸,飞快的退了下去。

    云若的嘴唇紧抿,一双眼睛冒出冰冷的怒火来,拳头握得咯咯作响。

    她千算万算没有想到文贵嫔竟然是司徒天宇的人。

    眼波流转间,闪过了一丝暗芒,如果文贵嫔是司徒天宇的人,那么那天咬伤大皇子的毒蛇是她放的吗?

    云若的眼底闪过幽深的光芒,浑身笼罩上了一层寒霜,心底的怒火蹭蹭的往上窜,几乎要将她憋出内伤来。

    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了,这场斗争里,越来越多的势力搅进来,让人应接不暇。

    她的太阳穴突突的跳着,头一阵阵的疼,迎着刺眼的阳光,几乎睁不开眼睛。

    眼见事情像一团乱麻一样解不开,她的脑子也是一片沉重的,头竟然一阵阵眩晕,几乎站不稳。

    “娘娘,没事吧?”

    一直负责守护司徒嘉熙的张虎急忙扶了她一把,关切的问道。

    云若若无其事的退开了几步的距离,眼底染上了一丝感激的笑容,轻声说道:“本宫没事,谢谢你。”

    张虎耿直的脸上有些微的红,轻轻的笑了一下,“这是属下应该做的。”

    短暂的眩晕之后,云若的斗志又被激了起来,她认真的看着张虎,诚恳的说道:“皇上这边就交给你了,本宫拜托你一定要守护好皇上的安全。”

    “娘娘请放心,卑职一定会保护好皇上的。”

    张虎忠心耿耿的说道,眼睛里一片真诚,声如洪钟。

    云若又吩咐了福公公一些事情,让流云带了一些侍卫,跟着自己向着文贵嫔的宫殿走去。

    那个女人,原以为最没有问题的女人,现在看来,问题却是最大的,她竟然是司徒天宇布在皇宫里面的一着暗棋。

    这样的暗棋宫里究竟还有多少个,一百个,一千个?

    隐藏得真够深的,云若的脸色变得十分的严峻,瞳孔里面也是难得的肃穆,浑身笼罩的那层寒霜更加的冰冷,寒冷中还带着肃杀,几乎可以将人冻死。

    每靠近文贵嫔的宫殿一分,她脸上的表情就更加阴沉一分,那双眼睛里跳跃着的火苗也越烧越旺,几乎要将人烧成灰烬。

    “到了。”

    流云轻声的在云若的身后无声的喃呢道,浑身竖起了高度的警戒,只等着皇后一声令下,就将文贵嫔抓获,或者直接了结了她的生命。

    云若踩着层层的阶梯进了宫殿,冷冷瞪着正殿里被捆绑成一团的文贵嫔,眼睛几乎可以滴出血来,浑身凛冽的气势足以将人冻死。

    原本还在骂骂咧咧的文贵嫔看到云若几乎要吃人的眼神时,心虚的安静了下来,低垂下头,不敢去看云若的眼睛,浑身哆嗦得厉害。

    “将东西呈上来给本宫过目!”

    宛若冰刀的眼神落在文贵嫔的身上扫了一眼,只是那么一眼,文贵嫔就像坠入了无底的深渊,遍体生寒,浑身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云若的眼底浮起了一层寒冰,冷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文贵嫔的身子更是抖如筛糠,吓得面色惨白,额头上浸出了大颗大颗的汗水,身上薄薄的衣衫也被冷汗湿透了,黏糊糊的搭在身上。

    这些难受都不算什么,更加让她觉得坠入绝望的是云若的态度,她那种冰冷的眼神,那眸底深处隐藏和跳跃的嗜血让她深深的不安。

    恐惧就像涌上来的海水一样漫上来,笼罩了她的全身,从脚底缓慢的上涨,一直到腰际,淹没脖子,最后湮灭了她的全身,让她窒息而亡。

    没错,她现在的感觉就是这样的,等待处罚的过程是煎熬而痛苦的,害怕就像毒蛇一样缠绕着她,几乎要让她窒息。

    云若的唇边泛着冰冷的弧度,接过宫女递上来的情报,眼神刷的变得阴狠和残酷,那双眸子几乎要喷出血来,咬牙彻齿的瞪着文贵嫔,凌迟着她的心脏。

    “呵呵,本宫真不知道,宫里吃里扒外的妃嫔真是多啊,揪出了一个德妃,热乎劲还没过去,如今又冒出了一个文贵嫔,真是让人刮目相看了。”

    云若的声音是冰冷的,锐利的眸光扫着文贵嫔,唇角扯出了一丝冰冷的寒芒,“本宫就纳闷了,既然吃里扒外,当初为什么又要进宫来当皇上的妃嫔?你们是太闲了没事干还是怎么的?”

    文贵嫔吃不准她的态度,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着,几乎要蹦出嗓子眼来,凉意从脚底冒出来,一直流窜到了头顶,整个人沉浸在一片恐慌害怕中,恨不得直接昏厥过去。

    “你要怎么死?”

    云若扬了扬手中的情报,收起了唇边寒冷的笑意,望着文贵嫔。

    文贵嫔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悔恨万分的说道:“皇后,臣妾错了,您饶了臣妾这一次吧。”

    死亡的气息是如此的近,让她感受到了毁天灭地般的绝望,濒临死亡的恐怖让她的精神终于崩溃了,泪如雨下的向云若求饶了起来,声声泣血。

    “皇后,臣妾一时鬼迷心窍,被坏人利用,犯下了滔天的大罪,请娘娘开恩啊,臣妾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她的泪水缓缓的从眼角滑落,一副痛改全非的模样,脸上的妆容都哭花了,原本挽得高贵大方的发髻也散乱成一团,哪里还有那副雍容华贵的模样。

    云若冷眼瞧着她那副悔恨的样子,轻轻的笑了,笑容里带着嘲讽,带着讥诮,像看一个小丑一样的望着她,眼底一点感情都没有,心里也没有一丝波动,“你在宫里做司徒天宇的内应的时候,你在向外面传递情报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要给皇上网开一面?你身为皇上的妃嫔竟然狠心的想要将他置之于死地,现在又有何脸面向本宫求情放了你一马?”

    她走到文贵嫔的面前,眼神冰冷,浑身笼罩了一层寒霜,目光像淬了毒的利箭一样死死的瞪着她,声音更是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文贵嫔被她的一连串质问弄得哑口无言,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是哭,一个劲的哭,妆容融化开来,紫一片黑一片的。

    “本宫能给你最后的慈悲就是让你自己选择一个死法,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

    云若抚上那张脸,原本娇艳如花,细腻得几乎可以将皮肤吸住的脸庞,此刻只剩下一片狼狈,一片死灰。

    “皇后,臣妾求求你了,放了臣妾一条生路了,来世就是做牛做马臣妾都报答你的恩情,求求你了。”

    被捆成一团的文贵嫔泪如雨下,凄惨的说道,眼底闪过深深的悔恨,和害怕。

    她不想死,她要死了,所坚持的一切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荣华富贵,锦绣繁华,一切都成昙花一现,她舍不得离开这个繁华的人世。

    云若似笑非笑的勾起嘴唇,冷冷的说道:“你觉得本宫会给你这个机会吗?放虎归山向来是最愚蠢的做法,本宫不是东郭先生,你也做不成那只凶狠狡诈的狼。在你和司徒天宇狼狈为奸的时候,在你们谋划着如何将皇上诛杀取而代之的时候,你的结果就注定了只有死路一条。你是要三尺白绫,还是要鸩酒,还是剪刀,快选吧。”

    冷冰冰的声音就像在寒潭中浸泡过了一般,时刻都没有去理会文贵嫔几乎要哭得抽噎过去的模样,清清楚楚的萦绕在她的耳边。

    文贵嫔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瞳孔之中除了惊恐什么都没有,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嘴里喃喃的说道:“不要啊,娘娘,不要,臣妾求你了。”

    云若的脸上布满了寒霜,眸中透着森森的杀气,声音残忍嗜血,幽幽的缠绕在文贵嫔的耳中,“不要?你是要本宫帮你选择一样吗?要是本宫帮你选,你连留个全尸的可能都没有,自己掂量着办吧。还是,你想让本宫将你的父亲叫过来,让他亲自结果了你这个趁机作乱的败类女儿?”

    “不要!”

    文贵嫔的声音更加的尖锐,失声的尖叫了起来,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不要啊。”

    “来人,去准备三尺白绫,一杯鸩酒,一把剪刀过来,让文贵嫔自我了断!”

    云若唇角浮起了一丝绝美的弧度,温柔的望着文贵嫔,声音低得像是在喃呢,“好妹妹,你就安心的上路吧。”

    如烟从外面走进来,在云若的耳边叽叽咕咕了一会,云若唇边的笑容更加的深刻,望向文贵嫔的眼神更加的温柔似水,可是这样的温柔在文贵嫔的眼中就跟魔鬼一样,冷得她彻骨的凉,恨不得找一个洞钻进去,再也不出来。

    “当初大皇子的毒,是你在后面捣的鬼吧?”

    云若虽然用的是疑问的句式,却是肯定的语气,“没想到啊,德妃的孩子竟然是被她最好的姐妹给害死了,你说她在地下见了你会不会放过你?”

    轻柔的声音,缓缓的吹拂过人的耳边,却有一种毛骨悚然的味道,“又或者,本宫将大皇子中毒的真相告诉母后,你说母后会不会放过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代嫁之皇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湖微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湖微风并收藏代嫁之皇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