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9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L市拍了好几天的戏,除了越来越适应之外,戏份的难度却是不断在增加。

    比如说今天要拍的一场戏:饰演玄宇的凌子卿和饰演和岳的许泽宇在竹林里赛马的一段。

    虽然这一片的竹林长得比较稀疏,但又要注意避开有些长在路中间的竹子又要策马在林间奔跑其实是一件很有难度的事情。

    而恰恰是这条戏几乎拍了一个上午王轩都觉得不满意。

    主要原因也不在凌子卿身上,他本来就会骑马,虽然自称骑术“很一般”,但用来拍戏却是足够了。

    可惜和他对戏的许泽宇的状态很不好,一方面可能是因为他没有骑马经验的缘故,另一方面他似乎非常畏惧骑马。一上去就整个全身僵硬根本不知道怎么放松身体怎么拉马缰。

    后来王轩见实在没有办法才宣布先休息,下午再拍。

    许泽宇感到非常挫败,令他倍受打击的还不是自己被NG一个上午,而是明明同样是新人,凌子卿不但演的是主角,拍戏很少被NG,结果就连骑马都这么顺利……!

    许泽宇觉得自己的心被现实摧残得厉害。

    中午休息的时候,许泽宇端着饭盒跑到了孟诗诗和元凯那边打算向他们求安慰。令他更加绝望的是元凯和孟诗诗不知道是入戏太深还是真的投缘,在戏外都开始以兄妹相称,吃饭的时候一口一个“哥哥”“妹妹”的,直接把他忽视。

    末了,孟诗诗似乎终于意识到许泽宇还在这里,大发慈悲地开口道,“虽然你不是我哥哥,咱们也非亲非故的,但你不是还有个‘至交好友’吗?”一边说着一边还非常明确地用手指指向另一边的角落。

    许泽宇顺着手指的方位看过去,视线精准地定位在了凌子卿脸上。

    孟诗诗继续煽动道,“你看人家一开始就演这么好,要不是因为你拖累这条早过了啊。”

    “……”擦!能不能不要把这么血淋淋的真相说这么直白!!

    “你去向他请教,他肯定会为了早点拍完答应帮你啊!”

    “……”擦!说到底还是在说自己只是个拖累吧?!!

    许泽宇看着孟诗诗,沉默半响后说,“为什么你这么积极地怂恿我去求助他?”

    “废话!”孟诗诗翻了个白眼,说,“因为他帅!”

    许泽宇压着吐血的心情,问,“……这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她拍着许泽宇的肩膀悄声说,“如果你去和凌子卿搭上了话的话,我也能顺理成章地接近他跟他说话了啊!这种自然又不刻意的感觉实在是比冒然地搭讪要美好太多了!”

    ……所以他就是为了这种“自然又不刻意的感觉”要成为牵线搭桥的炮灰?!

    话虽如此,许泽宇还是在孟诗诗的激励鼓吹下被推了出来。

    许泽宇走过去的时候,李易军正在为凌子卿收拾吃过的饭盒和一次性筷子。现在他已经彻底从一个保镖沦落为保姆,并且是自发自觉的。

    自第一天看到凌子卿拍完戏之后,凌子卿在他心目中地形象就已经上升到了一种全新高度。李易军觉得二少不但长得好看,身手了得,连演戏都演这么好……目前为止凌子卿在他心目中已经差不多是全能的了。

    许泽宇走到凌子卿面前的时候本来还想着要先怎么打个招呼铺垫一下,然后再说明自己的真实目的,结果还没走近就被李易军警觉的视线扫了一眼。 许泽宇知道他是保镖,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电视里那种会带着枪发觉可疑人物就直接拔枪指着对方脑袋的那种!一卡壳,几乎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凌子卿也看见了他,主动问道,“有事吗?”

    许泽宇承受着李易军的视线,心里内牛满面,半响才回忆起自己要说的话,“能不能教我骑马?”

    “好。”

    “谢谢。”

    ……

    事实上,这段让许泽宇学会骑马的过程变成了许泽宇日后最不想提起的回忆……虽然他很感激凌子卿教他,很感激凌子卿帮他过了这条戏……可是那天看到许泽宇回来时惨白脸色的人都会有种心有余悸的感觉。

    后来,许泽宇在回去的途中实在忍不住问凌子卿,“你当初学骑马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吗?”

    凌子卿否认道,“没有啊。”

    凌子卿在说完这三次字的时候许泽宇简直有种把他拖去角落暴打一顿的冲动,可是在听完他后面的半句时却对他升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同情。

    “虽然过程差不多,但小时候学骑马的话会觉得马看起来特别高大,所以现在再骑的话完全没什么问题。”

    “……”这到底是怎样一个悲摧的童年!有钱人家的大少爷原来也不是好当的……

    许泽宇突然觉得自己对凌子卿羡慕嫉妒恨的心情淡薄了不少,毕竟人家也是有过“惨痛经历”,并不是因为机缘巧合或是身份背景才随随便便成功的人。

    当然,那天在拍完那条戏中场休息的时候孟诗诗果然借着感谢凌子卿“大公无私教导我们家泽宇”的借口过来搭话了。说得如同许泽宇跟她就是一家人,完全不分彼此。

    许泽宇非常记仇地想起孟诗诗在中午时还说“咱们非亲非故”!

    ……

    S市。

    经常收到李易军传来照片的凌子承看着手机里的短信。说是因为拍摄过程很顺利,因此再过不久二少就可以完工回S市了。

    凌子承对这条信息感到很满意。

    他翻着手机里存着的凌子卿的剧照,虽然只是手机拍摄的照片,像素不高光线也不好,可是画面里那一身古装的少年依然出彩得令人几乎移不开眼。

    原本凌子承根本没对凌子卿拍出来的东西抱有任何期待,因为在他印象里他根本不知道凌子卿还会演戏。就算他念的是T大演艺系,可那还不是因为凌家给T大捐了一幢教学楼?

    虽然后来凌子卿因为车祸像变了个人,也让凌子承渐渐生出一种想当个好哥哥的想法,可他也从没想过要让凌子卿做些什么,取得些什么成就,仔细想想,他甚至觉得凌子卿只要像这样好好活着,不惹麻烦,这就够了。

    可是当凌子承看着这些照片的时候,他就隐隐有种感觉,也许凌子卿并不会像他所想的那样仅仅是一个默默无闻、品性温良却终究也没什么才能的凌家二少爷。

    另外,让凌子承有些出乎意料的是T大这次的活动似乎弄得很专业──从服装到场景都够得上专业水准了!难道这次T大是下了血本的而不是像自己认为的那样随便拍部剧锻炼学生能力的吗?而且自己的弟弟真的非常适合这个古装的扮相,虽然最关键的还是自己弟弟本身就长得好。

    凌子承觉得如果下次T大搞什么活动来拉赞助的时候也许自己可以考虑多捐点钱。

    但令他觉得非常不满的一点还是:不就是一个学生活动吗!还非要去那么偏远的L市!还去了那么久不回来!

    ……

    L市是个风景秀丽靠山临水的城市,虽然在这里的生活除了拍戏之外没其他事情好干,但凌子卿对这样的生活还算适应。因此在即将离开的时候还有些怀念……

    ──当然,这是他自认为的对L市的怀念。

    真相是在凌子卿走进机场的那一刻起他就觉得浑身不适!

    李易军并不知道凌子卿对坐飞机有着难以抑制的恐惧感,只以为凌子卿惨白的脸色是因为昨天晚上在剧组收工后举办的聚会上吃坏了肚子。

    为此他一路拿着两人的行李跟在凌子卿身后,每每路过WC的时候都特意在门口逗留一会儿。

    凌子卿丝毫没注意到他的奇怪举动,因为对他来说磨蹭一会儿就可以晚点上飞机。虽然知道总要面对……但晚一点也是好的啊!

    于是,两个人几乎参观了一遍所有L市机场厕所的大门。

    最后在上飞机之前李易军都忧心肿肿地看着凌子卿,暗想:二少!吃坏肚子憋着是不行的啊!这不是什么丢脸的事!看看,这脸色更难看了吧?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重生之天王巨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神明在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明在上并收藏重生之天王巨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