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0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医武兵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罗雪儿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赶到机场和剧组的人汇合的,自从在医院里看到那一幕后她就一直处于一种震惊恐惧又酸涩难过的情绪中。凌子承走出病房站到她面前时甚至连句掩饰和辩解都没有,只是神色淡淡,却充满令人喘不过气的压迫感,他说,“如果今天的事传出去,你知道后果。”

    ……后果?什么后果?被封杀?还是因为某个“意外”死于非命?

    罗雪儿觉得自己的大脑混乱得无法思考,跌跌撞撞地跑出了医院,无力地坐在医院门口的楼梯口大哭了一场。她哭完都不清楚自己是因为吓哭的还是难过得哭。幸而这里是医院,来来往往的医务人员看到也并不奇怪,他们早已习惯,每天上演在医院里的悲戚和泪水是最多的。

    她在哭完后,走出医院,到外面的大马路上拦了辆出租车让司机开往机场。坐在车上时脑子里还在不断回忆那一幕,极其温柔又小心翼翼的吻……罗雪儿觉得震惊恐惧有些难过,胸口像被什么堵住了,回想起来却意外的没什么厌恶的情绪。

    她一路沉默,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她不知道怎么办,甚至有些后悔今天去医院道别,罗雪儿沉思了一路,赶到机场的时候她已经收拾好情绪,哭过的泪痕也在补妆时遮盖住了。至少在外表看起来,罗雪儿已经没什么异常。

    只有与她相处久了的经纪人察觉到她有些不对劲,关切问,“雪儿,怎么了?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是身体不舒服吗?”

    罗雪儿扣好飞机上的安全带,努力朝经纪人笑了笑,“可能是前两天拍戏累了,回国后我一定要睡两天休息一下。”

    经纪人就笑道,“休息好还是要努力工作,广告代言采访活动一个都不能落下。”

    罗雪儿点了点头,然后又装作很累的样子盖了个毯子就睡了。

    ……

    凌子承在罗雪儿离开后并没有回病房,在走廊外时他恰好接到了一通电话。电话里通知他临时雇来的德语翻译已经在赶来医院的路上。

    他听不懂德国医生满口的专业术语,虽然德国的医疗手段高超,各类小手术也是常有的事,但他依然有些不太放心凌子卿的手,所以特地请来了当地的翻译准备和医生再沟通一下。没事的话当然最好,但至少也要弄明白情况到底怎么样才放心。

    德语翻译很快就到了,凌子承带着翻译再次找到凌子卿的主治医生时德国医生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翻译和他沟通了几句,德国医生拿出了病历,对翻译说了很长一段话,翻译不住地点头,两人交谈了近十分钟才停下来。

    翻译对凌子承说,“是这样的,凌先生,刚才和主治医生沟通下来的结果是令弟的手并没有大碍,经过手术后可以恢复到和正常人一样的水平。医生说,从他来医院时的服装来看他似乎是个演员,那么在他手伤恢复后不会影响到他的工作和生活,手臂基本上不会留疤。即使康复后还有浅淡的疤痕留下也可以通过手术去除。”

    凌子承刚松了口气,却听翻译说,“幸好他不是钢琴家或是画家。”

    凌子承猛地看向翻译,心中有种不好预感来,问,“你指的是什么意思?”

    翻译笑了笑,解释说,“刚才医生说,虽然并不影响一般的工作和生活,但对于像这种对手指灵活度要求很高的工作而言,是不可能一点都不受影响的,毕竟手上的神经比较多,骨折过,神经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康复程度不可能是百分百的,艺术家的手指是非常珍贵的东西。”

    凌子承心头一紧,问,“可是我弟弟他钢琴弹得非常好,手上的伤会影响到他今后弹钢琴?”

    翻译露出一丝诧异的表情,立刻用德语将凌子承的话对医生再说了一遍。医生在听完之后也露出一丝愕然,快速地用德语说了什么。

    翻译对凌子承说,“医生说,在手术之前他就对病人沟通过这件事,可是病人没有表示这会对他造成影响。”

    ……

    凌子承回到病房时凌子卿已经醒了,拿着手机在说些什么,可能是国内记者在收到消息后直接打过来的电话访谈,因此他的用词的时候说了一些“谢谢大家关心,我一切安好”“再过几日我就会回国,到时大家就能见到我了”之类的话。

    凌子承走进去后等他把电话打完,凌子卿挂了电话见到进来的凌子承后便对他露出了一个微笑,有些无奈地说,“只是受了点轻伤,不知道为什么传到国内就被夸大得很严重,现在解释起来有些麻烦。”

    凌子承看着凌子卿神色如常的脸,压着怒气,问,“你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手今后会受到影响,为什么瞒着不告诉我?”

    凌子卿有些惊讶地看着凌子承,垂下眼思索一下后也猜到了凌子承已经重新问过医生。想了想,解释说,“只是一些轻微的影响,不会有太大妨碍,所以也就没有特地向大哥说明。”

    “不会有太大妨碍?!你今后弹钢琴都会受到影响,也无法做任何对手指灵敏度要求高的事情!这能算没太大妨碍吗?!”凌子承质问道,顿了顿,调整了下语气,沉声说,“还是你觉得不告诉我,是为了不让我歉疚?”

    凌子卿沉默一下后说,“我并不是刻意隐瞒,只是能不能弹钢琴什么的,对我来说并不重要。不妨碍到日常生活的话,其余的无所谓。”

    “无所谓?!”凌子承问,“花那么多时间那么辛苦练成的技术有哪一样是无所谓的?受点伤却能把几年甚至十几年的努力抹杀掉!这对你来说也无所谓么?!”

    凌子卿望着他,神色认真地说,“这并不是我喜欢的。”凌子卿叹了口气,缓缓说,“钢琴也好,小提琴也好,绘画也好,打球也好……这些,没有一样是我喜欢的。”

    凌子承有些意外地看着凌子卿异常认真的表情,却不知说些什么。

    凌子卿顿了顿,说,“我其实一点也不喜欢这些。大哥不是曾经对我说过,我可以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吗?所以,以往的努力白费,我也并不觉得可惜,因为这句话才是最令我开心的,相比之下,手指受伤其实不算什么。”

    凌子承喉咙一哽,心中五味陈杂。这话凌子卿说来平淡,但在凌子承听过之后却升起一股沉甸甸的压抑感。现在的凌子卿非常优秀,优秀到仿佛无论面对什么都能从容应对,就好像没什么是他不拿手不擅长的。只是在这种优秀的背后,却往往令人忽视,他到底付出过多少努力,有多少即使不情愿也一直努力练习到擅长的事。

    别人只看得到他的优秀而已。没有人会去关注这背后的付出。就连凌子承都时常会忘记这一点,但其实它不曾少过一分。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都不会少。

    房间里的光线并不强烈,淡色的窗帘遮住了阳光,透着一种宁静的感觉。凌子卿微微垂着眼,纤长的睫毛在下眼睑落下一层阴影来,凌子承看着那精致得毫无瑕疵的脸,微微叹了口气,走上前拥住了他。

    ……

    出院去往机场离开德国时其实只比剧组的人晚了两天,虽然手上还缠着绷带和石膏,但只要再养一段时间后由国内的医生拆除就好。

    刚到机场时凌子承就察觉到凌子卿神色有些紧张,相处久了,凌子承发现他在紧张不安或是不知所措时就会表现出微笑增多,话语却急剧减少的现象。此时,凌子承也不得不承认即使东方人和西方人的审美观有差异,但微笑却有着一种魔力。他的德语虽然不是很好,但机场里偶尔捕捉到的几句窃窃私语也能轻易听懂。

    “那个男孩好帅!不过,他有十八岁吗?”

    “他怎么能长的那么精致,特别是笑起来简直迷死人了……”

    “快,我要用手机把他拍下来!”

    ……

    当然,也有很热情的外国人直接上来搭讪,凌子承本想为凌子卿赶走这些人,只是他没想到凌子卿的处理方法更快速。不管人家对他说什么,他都用中文回答,“不好意思,我听不懂外语。”……

    就算碰到会一点中文的外国人,他都假装露出一副迷茫的神色,说,“不好意思,我听不懂你说的中文。”就将人家秒杀。果然语言障碍才是沟通中最困难的事。

    要不是见过凌子卿毫无障碍地和德国医生沟通一些他都听不懂的医学名词,凌子承都快相信其实他不会外语了。见到这场景,凌子承忽然觉得……也许弟弟根本就不需要他保护!

    坐上飞机之后,凌子承却发现凌子卿的紧张更明显了,虽然他一上来就拿出飞机上的杂志假装认真地看了起来——只是他大半天都没翻页过,随手翻开的那一页还是个只有图片的广告页!

    凌子承忍不住开口问,“子卿,你很紧张吗?”

    凌子卿闻言隔了几秒才抬起头看向凌子承,微微一笑,“紧张?怎么会呢,大哥,我只是在看杂志而已。”

    “……”凌子承扫了一眼他看了大半天的广告页,猜测说,“子卿,难道你是……怕坐飞机?”

    凌子卿的手一抖,没有受伤的左手紧紧捏住了杂志边缘,垂下了有些苍白的脸,避开凌子承的目光,说,“呵呵,怎么可能呢,我一点也不怕坐飞机,也从来没想过它会开到一半坠机掉下来,气流、零件老化、故障什么的,都是非常小地概率……所以很安全,完全不必担忧!”

    “……”

    凌子承终于确信,他根本就没猜错!这个发现让他有些意外,一般来说害怕坐飞机基本都是因为恐高症引起的,但凌子卿从来就没表现出过恐高的症状,拍戏时吊着威亚站在屋顶时他都表现得很自如,完全不像是恐高。

    ……这么一来,他到底为什么害怕坐飞机?

    想了半天也没想通原因,凌子承看到凌子卿手里的杂志总算翻了一页,飞机即将起飞的预告通知了两次之后,他们总算要结束在德国的行程正式返航。

    凌子承看着紧张得脸色发白却依然假装看着杂志的凌子卿,伸出手紧紧将他拥在怀里。刚刚被凌子承抱住时凌子卿身体一僵,但很快就放松下来,他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凌子承越来越多地喜欢抱住他。不过凌子卿并不讨厌这种感觉,所以也就任由凌子承了。并且他发现,似乎被这么抱着,真的能缓解一些紧张的情绪……

    当然对凌子承而言,这也是一个令人愉快的航行。

    ……

    飞机抵达S市时,已经临近午夜,S市正飘着细密的小雨,在机场灯光的映射下雨丝通透绚烂如同天空中垂下的幕帘。

    凌子卿从飞机通道里走出来时便听到外面有些嘈杂的声响,完全没有深夜里应该有的寂静。当他从出口出来时才发觉外面真的站满了人!

    密密麻麻的人群让机场的安保人员都非常头疼,特别是当凌子卿一出现时掀起的一阵尖叫和欢呼,场面几乎控制不住。站在外面的全是得到消息等了一个晚上前来接机的粉丝,手中拿着写着凌子卿名字的牌子,还有各种海报之类的物品。听到一部分人突然尖叫起来时还有很多人没回过神,等看到凌子卿走出来后才爆发出了一阵更大的欢呼声。很多人都情绪激动地大声喊着什么,因为夹杂在一起的声音实在太多,反倒什么也听不清。

    安保人员迅速反应过来努力阻拦拥挤过来的粉丝,虽然对于接机的疯狂粉丝他们已经习惯,却依然有些难以应付这么多的人。

    凌子卿也没料到这么晚了等在外面的居然全是他的粉丝,看着他们一个个神色激动不顾一切地往他这边挤来时忽然有种说不清楚的复杂心情。明明他几乎从来都不与自己的粉丝沟通接触,演戏只是他的工作,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人喜欢他并且大半夜冒雨过来接机?他有什么地方是值得他们这么疯狂的喜欢的?……

    就在凌子卿愣神的时候,凌子承已经反映迅速地拉着他,往回向VIP通道走去。就在凌子承送他上车准备直接回去时,凌子卿却拦住了他,说,“等一等。”

    见偶像离去,机场里大部分粉丝都没有立刻散开,吵吵闹闹地交流着什么。有失望有兴奋有激动,可是谁也没有走。

    忽然,机场的广播里响起一阵电波干扰的嘈杂音,但嘈杂很快就平息下去,出现的是一个令他们都感到异常激动的声音,“大家好,我是凌子卿。”

    “非常感谢大家大半夜还冒着雨前来接机,我想大部分人是看了国内的报道担心我拍戏时受伤的事。我想刚刚很多人都看到了,我的伤并没什么问题,没有新闻报道的那么严重,谢谢大家的关心……”

    人群一片安静,认真听着广播里的声音,没有发出任何一丝喧哗。直到凌子卿最后一句“再见”说完之后,隔了几秒,人群之中才再度爆发出一阵前所未有的喧哗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重生之天王巨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神明在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明在上并收藏重生之天王巨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