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再世为琏 > 第八回贾恩侯管家换监生事太多时光似水流

第八回贾恩侯管家换监生事太多时光似水流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初三这日辰时刚过,门上已经有人来报,镇远侯府的马车来了。来是来了,可人家登的却不是那敕造荣国府的正门,而是直接将名帖递到了贾赦院子的黑油大门处。王夫人虽昨晚已经将闭门谢客的命令传下来,可贾赦只权当不知道,一大早就派了人到门口去候着了。

    等荣庆堂里的史太君起床得到消息的时候,贾赦早已亲自送贾琏离开了。并留下话来,因实在太早,为了不影响老太太休息,贾琏已经在院子里冲荣庆堂磕头拜别过了,请老太太不要挂怀。直恨得史太君想撒泼,一肚子只能冲没用的王夫人发作。

    偏偏王夫人是个木头人一样,你说她什么都点头称是,面上木讷地老实认错。可她心里的敷衍,史太君闭着眼也能想出来。越是这样,老太太心里的气就越发不顺,原本准备装病的,这回倒真的卧病了起来。多少苦汁子喝下去,才略微好些。

    镇远侯府里,贾小琏的日子也不好过。第二天还不到寅时,天色尚没方亮,便被叫起来站桩扎马。要说这练武的基本功,是最枯燥也是最苦的。没练过的,能摆出标准姿势就得学半晌。等姿势没问题了,能不能站住还是个问题。

    周老爷子对小外孙比较满意,他只师范了一遍,贾琏就跟着做得很规范,一点没偷工减料。寻常孩子初学,能够蹲个两刻钟都已经不错了。他的小外孙看着文文弱弱的,居然一口气坚持了进一个时辰。若不是他叫停,看样子还能坚持下去。

    这可不光是体力的考验啊,还要非常有毅力,骨子里要有股韧劲儿才行。看到贾琏尚且稚嫩的脸,周老爷子常常地舒了口气。现在的世家里,就连男孩子都是娇养着长大的,好好个男儿,都养成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样子,他还真担心小外孙也是这样。

    他虽然疼爱唯一的孙辈,却也怕这孩子嘴上嚷嚷着习武,却吃不得习武的苦。现在看来,倒是白担了一场心,他的外孙怎会那么不争气。他方才明明看见,小外孙浑身都在颤了,却还是咬牙坚持着,既不肯放弃,也不肯偷工减料地磨工夫。

    用罢早饭后,老爷子又教了一路拳法,做过示范之后就叫贾琏打一遍。这路拳法总共二十招,他原想着小外孙能记住一半就很好了,却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打了个八.九不离十。这样的悟性,可真是个意外的惊喜啊。

    周老爷子大马金刀地坐在演武场边上,目光灼灼地看着贾琏打拳。渐渐视线就有些恍惚起来,看着场中的人影,一会儿好像是贾琏,一会儿又好像是他那些战死的儿孙们。老人家的眼眶就有些发酸,攥着的拳头,指节有些泛白。

    人生三大痛,最痛者白发人送黑发人。而这样的悲痛,他这一生已经承受过五次了,四个儿女,一个孙儿,此次都像是从他和老妻心头剜肉一样。场中的小小少年,早晚有一天也要走上战场。那么,后面是不是还有一次剜心之痛在等着他们?他害怕啊!

    贾琏并不知道他外公的恐惧,他只是尽自己所能地学习,弓马骑射、拳脚刀枪、兵书战策、排兵布阵……他既然已经打定主意从军,自然不会做个没上过战场的将士。身为军人,在前世的世界,已经没了开疆拓土的机会,但在这里,他却可以圆一圆梦了。

    周老爷子也并非杞人忧天的人,那莫名的恐惧也不过一闪而逝。琏儿既然想上战场建功立业,那他就只有支持的。做不了别的,只有将自己胸中所学倾囊相授,只有更加严格地要求贾琏,以求日后在战场上更有保命的本钱。

    为了增加贾小琏的保命系数,老爷子还跟北大营的统领打了招呼,将之扔进去磨练了几个月。一为让贾连体验军营的铁血气氛,二为让他跟那群兵油子们学学战场保命的技巧,三为结识一些人脉。

    贾琏在镇远侯府和北大营过得如鱼得水,荣国府就没那么消停了。刚过了春闱,史太君和王夫人就瞄上了贾赦名下的荫监名额。荣国府唯有贾赦的爵位是一品,有一个恩荫名额;贾政这个六品文官却是没资格的。

    贾珠自从之前听从史太君的意思,舍了脸出门跟士子们聚会谈论,竟深觉颇有进益。于是认定之前学业没有进境,全因周围没有同伴,不能相互讨论研究之故。他又自恃身份,不肯到寻常书院去,就把主意打到了全国最高学府——国子监。

    虽然入国子监的途径不少,可人总是习惯寻找最方便的一条。既然贾赦手中有恩荫名额,自然该送给力求上进的大侄子才对。左右,他儿子贾琏是个喜欢舞枪弄棒不上进的,也用不着那名额。至于贾赦的意愿,还用得着问么?侄儿成材,他脸上也有光不是。

    可惜事情并没按设想地走,贾赦一听就猛摇头。转头就开始诉苦,又是府里的用度是越发地艰难了,上回他到长房支银子,居然连二百两都没有;又是下人跟他抱怨了,月钱越来越不及时了,上个月竟然晚了快十天;又是邢夫人告状了,她的份例竟然是以次充好的……

    “老太太也别生气,咱们家的事又多又杂,想来老二家的有些忙不过来吧。大房受些委屈也没什么,只是累着老二家的,让我这个大伯不落忍啊。”贾赦还装模作样地劝史太君,但转口便建议道:“左右邢氏整日闲着无事,不如就让她跟老二家的各管一半吧。”

    史太君跟王夫人气得直想翻白眼,暗骂老大想得美。自从原大太太周氏病重之后,史太君就夺了大房的管家权,给了二房。即便后来贾赦娶了继室,这婆媳俩也谁都不提大房管家的事。仗着邢夫人是小门小户出来的继室,压根没想过交出权力。

    现在不过是一个国子监的名额,就想换一半管家权,想得真是太美了。没门儿!婆媳俩也不接贾赦的茬,想别的主意去了。没能达成目的,贾赦也不在意,早晚这两个女人得来求他,他一点也不着急。

    果然,能想的办法都试遍了,手眼通天的荣国府老太太和二太太竟没办成这件小事。最简单是捐一个监生,可这不是正途,贾珠不愿意怕被看不起;请原籍府县推荐吧,人家那边都已经定好了,都是勋贵要员家的公子,贾家这临时起意的事情得往后排排……

    忙活了一大圈,一两个月过去了却没办成事。贾珠嘴上虽不说什么,神色却日渐消沉,整日恹恹地食欲不正,也没什么精神,看着身子更弱了。史太君和王夫人心疼得不行,一咬牙一跺脚答应了贾赦的要求。

    得了管家的权利,邢夫人就有些春风得意起来。她早年在家时,母亲早逝,也是一把管家的好手。虽说荣国府家大业大的,可这些都是一通百通的事情,她上手很快,理事反比王夫人更利落些。虽有些贪小便宜,可有贾赦看着,倒也无伤大雅。

    除此之外,大房还有件喜事——赦大老爷雄风不减,房中要添丁了。这年九月张姨娘有孕,到来年三月难产下一个女娃。张姨娘血崩,没来得及看孩子一眼就去了。因孩子生在迎春花开的时候,贾赦给起了个“迎春”的乳名。

    大名鼎鼎的“二木头”,贾琏怎么能不见识见识,颠颠儿地回了荣国府来看妹妹。结果萌娃没看着,只有一只皱巴巴的红皮“猴子”。因是早产儿,“小猴子”连哭都没力气,细声细气的。贾琏都生怕自己一个大喘气,倒把“小猴子”吹断气了。

    邢夫人比较郁闷,原指望若是个男孩便养在自己膝下,日后也是个依靠。可谁知等了这几个月,生出来是个赔钱货,立刻没了关注的兴趣。贾琏见这个妹妹实在可怜,乳母也不是个省事的,便回了贾赦,将赵嬷嬷调到迎春房里管事。

    等贾小琏再想起来去看“小猴子”的时候,才发现“小猴子”已经变了样子,有一点点萌样儿了。看在“小猴子”这么争气的份上,贾琏决定要多给一些关注,至少他的妹妹不能被乳母拿捏欺负了才是。

    自打进入国子监读书,贾珠益发用功刻苦,渐渐引起国子监祭酒李大人的注意。他觉得,像贾珠这样的勋贵子弟,难得能够如此用功上进,来日必非池中之物。经过半年多的观察之后,李祭酒对贾珠的才学也满意,就起了结亲的意思。

    史太君和贾政对这桩婚事比较满意,国子监祭酒虽然官职不高,却是天下师表出身清贵。贾珠有了这样一个老丈人,对他日后科举多有助益。王夫人虽有些看不起李家,但为了儿子的前程,到底也没说什么。于是,这桩婚事就定了下来,只等元春选秀之后完婚。

    贾珠是人逢喜事,指路人贾元春的事却有点不太顺。大选都已经迫在眉睫,贾元春正踌躇满志的时候,皇后娘娘忽然崩了,圣上深为哀痛,停了一*选。这样一来,十五岁的贾元春就被搁在了家里。下一轮选秀她就十八了,万一没选上,这样的年纪连个退路都没有。

    可若是不选,史太君等人又不甘心,即便是贾元春自己也不甘心。她从懂事起就学规矩,吃了多少苦,为的就是有朝一日选入宫门。这都到临门一脚了,怎能就此放弃?!荣国府正踌躇不定的时候,一个消息传来,让她们定了心。

    大选虽然停了,可选拔宫女、女官的小选却没有,只是要到明年。这时候荣国府也顾不上挑剔了,不管大选小选,能把贾元春送到太子身边才最要紧。经过一年多的犹豫,史太君终于在太子和义忠亲王之间有了选择。

    当然愿望是好的,结果却很差强人意。未来的贤德妃娘娘没能留在太子东宫,而被分到了四皇子忠肃亲王司徒祜府里为女官。这其中有什么隐情,贾琏并不知道,不过他也不在意,他要的也只是结果而已。司徒祜,受天之福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再世为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苍白少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苍白少女并收藏红楼之再世为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