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再世为琏 > 第三九回贾恩侯为子做监察贾存周受罚想得宠

第三九回贾恩侯为子做监察贾存周受罚想得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时进二月,边塞的风还是很寒。贾琏一出营帐便打了个哆嗦,搓搓脸然后迎着冷风打哈欠伸懒腰。大俗人的动作,愣是被他做出一派慵懒闲适,难怪会被人冠上个“少爷”的称号。再加上他那总是帮倒忙的姓氏,贾小琏在大营里的外号便是“假少爷”。

    有了这么个称呼,贾琏还挺高兴,这说明他已经融入军营这个大家庭了,这样很好。当然,这样称呼他的人也并非全是善意,看不起他瘦弱小身板和白嫩小脸的人也不在少数,语含讽刺是自然而然的。对这样的人,贾小琏也不生气,你愿意说我就笑呵呵地听,总有让你们见真章的时候。

    果然,等到了见真章的时候,惊得所有人掉下巴颏。为什么?平常看着假少爷总一副斯文败类的模样,却没想到这小子杀性那么重,一人一马一枪横挑一大片。从战场上下来的时候,身上弥漫的浓厚煞气连他们这些老兵都想躲着走。

    这倒不是老兵们没见过世面,而是贾琏两辈子的积累不容小觑。上辈子他做得就是杀人的勾当,不过那时候可没地方给他杀得这么光明正大、淋漓尽致。现在有了机会,可算让他发泄了一番,从上辈子憋到现在的郁气总算泄了出来。心里一痛快就忘了收敛身上的杀意,可不就有点吓人。

    “哈哈哈……你小子不错,不错。我就说嘛,老将军的孙子,怎么可能不中用。以后还得这个样子,让他们都瞧瞧啥叫将门虎子。”大统领朱鹤蒲扇般的巴掌落在贾小琏单薄的小肩膀上,语气中透着亲近。他是周老爷子的老部下,心中为他老人家后继有人而高兴。

    京城皇宫里,老皇帝瞪着眼睛,把最新战报扔在抻着脖子想偷看的贾赦,“给、给、给,别的事也不见你这么上心。上回让你抄个书,都能拖拉上一个多月。这回关系到自己儿子,就知道操心了?大臣们若都像你这样,这国家大事托付给谁?你说说,你这个内阁行走称不称职?”

    赦大王爷捧着战报撒么着,心里不服不忿地嘟囔:谁的儿子谁心疼,他的独苗儿上了战场,还不准他关心关心啊?!再说国家大事什么的,他不搀和完全是为了国泰民安好么!不感激他知情识趣也就罢了,竟然还说他不称职?!嫌他不称职,赶紧撸了他不就成了。

    老皇帝是不知道他的宠臣已经恃宠而骄了,不满意他整日无所事事,决定给他安排点事做。心中略一盘算,吩咐道:“既然你这么关心北边的战事,那就去把军需管起来。计划内阁都已经做好了,不用你操心,让你去就是为了监督和协调。这个活儿,你总能干好了吧?”

    说到办差,贾赦的第一反应就是推辞,他倒不是怕自己辛苦,而是担心能力不足帮倒忙。在中荣郡王朴素的观念里,皇上这么宠信他,那他就不能辜负了这份宠信,帮倒忙什么的还是不要了。但这次不一样,军需粮草什么的关系到琏儿能不能吃饱饭的问题,帮倒忙他也得去看着。

    见贾恩侯痛快地点头了,老皇帝反而又不放心了,他觉得自己两边的眼皮都在跳,也不知道是福是祸。为了能让自己安心点,老皇帝决定再派个助手过去,“李清,这几天你就不用在朕这里伺候了,给中荣郡王打个下手去。”好好看着他,别让他给朕添乱,造么?!!

    历来军需都是大有油水的一块,这在官员之间算是心照不宣的事情。可赦大王爷他不管这个,别的战事他也不管,但只要他儿子在战场上,那就不允许有人把手伸到这一块。而这货又是个有名的混不吝,不让他满意了,就是各部尚书、侍郎他也敢指着鼻子骂人。

    而且人家的话说得明白,等他儿子从战场上回来了,你们爱咋咋地老子不管。可只要老子的儿子在战场上一天,你们敢叫他饿着肚子打仗,没有趁手的家伙杀敌,那咱们就走着瞧吧。有那不信邪的,走着瞧就走着瞧,谁还没点圣宠啊!结果就是,头天放狠话,第二天就浑圆的滚蛋。

    被中荣郡王如此凶残以及不按牌理出牌的一搀和,户、工、兵三部算是倒了霉了。本来上头已经有一尊皇帝大佛了,现在又压上来一无赖王爷,还让不让人心情愉快地吃回扣了?!尼玛贪那一点点小钱,就要付出再也不能贪钱的代价,简直太无情无耻无理取闹了。

    但不管心中如何不满,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在摸清了这位大爷的底线之后,人也是很好伺候的,只要不关系到他儿子,这位爷就不会炸毛儿。得,既然这样那就伺候着吧,反正捞钱的地方多得是,这边没了从那边补回来也就是了,何必坏了同僚交情呢。

    关于这一点,贾赦绝对要感谢他的母亲史太君。若不是她将赦大王爷混不吝的名声传出去,并且几十年如一日地坚持加深众人印象,也不会让他在做出这样简单粗暴。断人财路的行为之后,还能安安生生地活蹦乱跳,没被人套麻袋敲黑棍什么的。

    当然,即便是任命了,也不是没人想给贾赦找点麻烦、添点堵的。这不,这天中荣郡王到工部视察的时候,由工部员外郎贾政负责的箭矢一项便出了点小差错。原本紧急调拨给前线的箭矢,被先拨给了京营,而下一批箭矢还要五天才能备齐。

    陪同的工部侍郎一脸悲痛地对此表示遗憾,深刻地反省了自己的识人不明,然后退到一边准备看好戏。他娘.的让你上回指着本官的鼻子骂娘,这回贾政可跟你是一个娘生的,有本事你再骂回娘,本官才真服了你呢。抱着同样心思的人很不少,纷纷表示咱们都错了,请王爷责罚。

    贾赦的鼻子都快气歪了,他这为了儿子都快心力交瘁了,可假正经竟然还敢拖他后腿。他知道,边上那些人打得什么主意,不就是觉得受了气想难为难为他么,不就是想那贾政作伐子看好戏么。哼,你们想看戏,也要看看老子愿不愿意演呢!

    “刘侍郎,本王不管那批箭矢给了谁,你都要负责给追回来,立刻送往北疆战场。可别说你没办法,你要说没办法,本王就让你再也不用想办法。”贾赦很有小人得志的意味,上来就先点工部侍郎的名,然后接着点名,“还有你们,都闲着没事干了么,都跟你们侍郎大人想辙去。”

    一群人好戏没看着,还得收拾烂摊子,心里别提多郁闷了。那京营的王子腾是好打交道的?东西到了他手里,还能轻易给你吐出来?可再为难也得乖乖去办事,谁让面前这位王爷更难缠呢。得罪了王子腾还没有丢官的危险,得罪了这位可就不好说了。

    “我往常还当你是真的怀才不遇呢,你就是这么有才的?这么点小事你都做不好,朝廷还能指望着让你身担重任?就这本事,你还想升官,想位极人臣?连账都算不清,那么多国家大事若真交给了你,还不得乱套了?算了,摆着张怨夫脸,看见就烦。我明儿求了皇上,你回家歇去吧。”

    看看围观的人群散去,贾赦就不再给政二老爷留面子,就差没指着鼻子骂他是个废物点心了。贾政被骂得颜面扫地,红着脸低着头不吭声。他怕自己一张嘴,心中的怨气愤怒就倾泻而出。万一贾赦到时一不高兴,再参他个咆哮上官什么的罪名,这一辈就别想翻身了。

    中荣郡王的话再一次言出必践,工部员外郎贾政第二天就被圣旨斥责,勒令其在家闭门思过,并且没有期限限定。贾政接了圣旨就晕了,躺在床上大病一场,想爬都爬不起来。史太君也急得哭了几场,一边心疼小儿子的身体,一边又记恨大儿子不留情面,心中气苦得不行。

    “政儿再怎么说也是你亲弟弟,怎么会不担心琏儿那边的战事,他即便是有什么错,那也是旁人陷害的。人家兄弟两个同朝为官,都是互相提携,互为助力的。可你倒好,自己发达了也从想不起自己弟弟,一出了事吧,不说替他担待着些儿,还这样……哼,真是个大义灭亲的王爷啊。”

    耳边是史太君的哭诉,贾赦全当她在‘嗡嗡嗡’,等她哭得痛快没趣儿了才说道:“老太太,这事还不是老二行事不谨,才被人拿到了我面前。我被皇上交托了重任,多少人等着看笑话,若是在老二的事上网开一面,日后可还怎么办差?不过他是我弟弟,我不会任他不好的,您放心。”

    有了他的话,史太君虽不全信,可到底是放心了些。可贾政就不同了,他是绝不信贾赦的话的。就他自己而言,若是看见贾赦倒霉,不跟着踩一脚都算好的,别说拉他一把了。他相信,贾赦待他也是一样。现在,政二老爷前所未有地向往权势的力量,他一定要雪耻!

    “元儿进了忠肃王府已经有三年了吧,你这里有没有她的消息?”病好之后,贾政迫不及待地进了王夫人的屋子,嘘寒问暖几句之后进入正题,“她带走的银子也该花得差不多了,你这做母亲的也该想办法托人给她送进去些。肃王爷还没大婚,让她要把握住机会才是啊。”

    忠肃亲王已经差不多是板上钉钉的皇位继承人,女儿早早就进了他的王府,却迟迟没有得宠的消息,这让贾政很不满。平日总听王氏夸赞元春有多好,比别人家的姑娘强多少,可这么好这么强的姑娘怎么就不得宠呢?简直就是白瞎了她那个吉利的生辰!

    儿子贾珠秋闱还要等一年,除了越发严厉地督促他读书之外,贾政也只能朝女儿元春这里使劲儿了。贾赦现在为什么这么嚣张跋扈、六亲不认,还不是因为他得了皇上的宠信。想要得宠他估计是不行了,可他还有个在王府的女儿啊。女儿得了下任皇帝的宠,那跟他得宠也是一样的。

    王夫人见了贾政,开始还挺开心,可以听这话就明白了。人家,这事无事不登门啊。给元春塞银子,等他想起来黄花菜都凉了。可这银子……该谁出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再世为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苍白少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苍白少女并收藏红楼之再世为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