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再世为琏 > 第四八回贾恩侯下药伤无辜老皇帝欲寻闪光点

第四八回贾恩侯下药伤无辜老皇帝欲寻闪光点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对于江南那等烟花繁华之地,若是去沾花惹草,赦大王爷定然是欣然向往、乐不思蜀的。可这一趟公差,贾赦在刚刚踏出王府大门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怀念京城了。等乘坐的马车驶出城门的时候,他简直就要泪湿衣襟。京城啊,我的第二故乡,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

    贾琏骑马行在马车旁边,被便宜爹逗得直想笑。这江南是得有多龙潭虎穴,让他怕成这样。他也不接话,就那么不紧不慢地跟在马车边上,听便宜爹趴在车窗上絮絮叨叨地跟自己抱怨。什么路程太远,马车不如乘船舒适啦;什么江南潮湿,很容易水土不服啦……出门在外,总是会辛苦些的。

    “我跟你说啊,他就是嫌我白拿着郡王不干活,才这么不问青红皂白地就把我撵到江南去的。你说说,你老子是个什么人谁不知道,那就是出了名的老纨绔。吃喝玩乐老子全在行,可说到办正事,那不是你老子谦虚,那是真不行啊。”贾赦也不管日头渐高了,从车窗探出脑袋来说个不停。

    “江南那起子官员、盐商,那个不是奸猾似鬼,一个个都滑不留手的。就你老子这样的实诚人,到了他们的地盘上,别说拿他们的短处,缴他们的银子了,不把自己搭进去都是万幸。咱家好容易这两年有些起色,咋就这么多灾多难呢?!唉,当初还不如就做个闲散将军,哪会遭这罪。”

    “还有你小子也是的,叫你陪着老子下江南,你就乖乖地收拾行李上路,怎么就不知道推辞呢?这可倒好,不光老子一个搭了进去,儿子也一锅端了。老子可就你这一条根,若是全搭进去了,还不知道二房那几个该怎么笑呢。”赦大王爷撇撇嘴,颇没意思地叹道。

    忽然他又想起什么似的,脑袋往外伸了伸,神秘兮兮道:“上次我身上不小心沾了药粉,害得老头子拉肚子,却什么处罚也没有。我还以为老头子良心发现了呢,谁知道竟然跟这儿等着我呢。你说说,这用心得有多险恶啊。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是不是?”

    “弄了半天,上次老爷我拉肚子,是你惹得祸?!”这声音冷不丁地从马车的另一边响起,让贾赦愣了半晌,双眼包含期盼地望向儿子,却只得到一个失笑同情的点头。然后……他绝望了!浑身无力地一屁股坐倒,他真想抽自己几巴掌啊。叫你嘴贱,不打自招什么,太伤身了啊!

    贾琏老早就看见宇文祜陪着老皇帝跟着他们了,只不过两人示意他不动声色,便没有惊动正滔滔不绝的便宜爹。而且,他也有点恶趣,想看看老皇帝到底能对便宜爹容忍到何种程度。或者说,他想看看贾赦能够呆蠢到什么程度。事实证明,老皇帝的容忍度真的很高,便宜爹也真的很蠢。

    马车早已靠边停下,贾琏也下了马恭敬地立在一旁。有车帘挡着,贾赦在里面悄无声息的,不知道是在忏悔还是吓晕了。宇文祜扶着气哼哼地老皇帝下马,将人送到马车跟前。他与贾琏对视一眼,皆看出对方眼中的笑意。老皇帝却没工夫理他们,一抬手马鞭就扔进车厢里。

    老皇帝黑着脸,手脚利索地上了马车,临进车厢之前扫了周围的人一眼。这一眼的意义不明,但众人却都感受到了其中的威慑。宇文祜很有眼色地命人退开一些,又拉着贾琏到一边说话,“为兄与琏弟也长久不见了,今日乍一见琏弟似乎又长高了不少。”这个高度就很好,可别长过了。

    贾琏没理这没话找话说的家伙,他就不信一夜不见自己就能长高了。他与宇文祜站在一起,比之矮上寸许。不过贾琏并不担心,他这身体才十六,还正在长个儿的时候呢。他寻了片草地,用马鞭甩了甩上面的浮灰,拉着宇文祜坐下。俩人儿凑到一起,支起耳朵去听马车里的动静。

    刚开始车厢里没什么声音,宇文祜的八卦心思被挠得痒痒地,问道:“琏弟,你说我家老爷子跟你父亲说什么呢?怎么什么都听不见?按说,我家老爷子可不是个好脾气的,这也就是你父亲,换个人来早就拖出去砍了。”说到这儿,宇文祜对贾赦都十分羡慕,他爹对他未来老丈人的容忍度相当之高啊。

    “你是他儿子都不知道,我哪能知道。”连内功都用上了,却还是没能听到动静,贾小琏泄气地辣手摧草,分析道:“我父亲虽然偶尔恃宠而骄,办些蠢呆蠢呆的事情,可从来都没有旁的不良心思。你老爷子可能是精明的人见多了,这才觉得我父亲难得吧。”其实就是傻人有傻福!

    “对了,你们怎么过来了?来送行?”贾琏忽然问道。若说是送行,宇文祜一个人很有可能,可连老皇帝都出了城就稀罕了。他一直认为,便宜爹在老皇帝眼中该是逗乐儿的存在,再三的施恩也不过是为了拢住他而已。可现在看来,贾琏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些夜郎自大了。

    “呵呵,我是来送行的,老爷子却不是。这些天,老爷子左思右想,还是不放心你父亲孤身下江南,正好他又动了微服私访的念头,已经决定带着你父亲亲自走一趟了。”宇文祜与贾琏并肩坐着,衣袖下的手握住他的摩挲,“我已经请示过,你也不用跟去了,我可不想跟你分开太久。”

    贾琏笑着眯了眯眼,拍了拍他肩膀,“还是文兄知道体贴人,也省得我这大热的天赶路了。不过虽不用去江南了,可这假却是要休的,文兄可不能收了去。前儿我妹子还吵着京里太热,要去庄子上玩呢,只是一直不得闲带她去。正好这回有了空,你可不能给我搅合了。”

    宇文祜欲言又止,握着贾琏的手紧了紧,他面色微黯语带颓然地问道:“只是陪妹妹,不用来陪陪我么?”他知道贾琏想到了什么,却没有去解释。他的琏弟是个有主见的人,单凭语言很难打动他认定的事,他也只有使日久见人心这一招。

    “好,那就分给你一天。”贾琏戏谑地乜斜着他,嘴角微微勾起。然后不再说话,专注地望着官道上来往的行人。呵呵,说这么多,不过是这父子俩不放心他罢了,贾琏不在意地撇撇嘴。

    马车里,赦大王爷正趴在地上尽情装死,连马鞭被扔到头上也不理。老皇帝轻踹了这厮两脚,就懒得再看他这无赖样儿了,自力更生地倒杯凉茶解暑,将贾赦就给晾在那儿了。等身上的汗下去了,才慢条斯理地道:“装死是吧,信不信朕现在就让你入土为安?”

    “皇上,您饶了臣吧,臣方才被日头晒晕了,说胡话的呀。”被入土为安刺激到了,贾赦一骨碌爬起来,抱住老皇帝的大腿表忠心,“为皇上办差,是臣的荣幸和指责,臣必定肝脑涂地死而后已,不敢辜负您的俸禄的信任啊。您也知道,臣就是嘴贱,其实是有口无心啊……”

    赦大王爷扬起自己的中年俊脸,誓要让老皇帝看出他的悔恨和大义凛然来。他在心里将坑爹儿子贾小琏骂了一遍又一遍,简直都想塞回周氏肚子里去。有没有这样的啊,明明看见皇上了都不知道提醒一声,看自己爹出丑倒霉就那么有趣么?!这都什么儿子,还能不能要了?!

    老皇帝蹬了蹬腿,愣是没能甩开这死皮赖脸的,没好气地问道:“先不提这个,先给朕说说那拉肚子的药粉,是怎么回事?朕当时就觉得,那回病得蹊跷,原来根儿在你身上。贾恩侯,你知不知道伤害龙体是个什么罪过?你说朕该怎么惩治你?”小药瓶层出不穷,老皇帝简直不能忍!

    贾赦抱着大腿缩了缩脖子,这个问题很严重,关系到脑袋是否存在。他不自觉地抱着老皇帝的腿蹭来蹭去,眼神飘忽不定地心虚道:“您要相信臣啊,那只是个误伤。就是……就是上次我家老二非得凑我的热闹,我烦他就跟琏儿要了点拉肚子的药,想要让他卧病几天嘛。”

    “结果刚摆平老二,您就宣我进宫下棋了。就是我跟您说我家姑娘棋下得好那回,一局还没下完您就……就病了嘛,那我就告退了。等我回家之后,琏儿才发现我袖子上不小心沾了药粉的事。然后我就想到,想到下棋时给您倒过杯茶……皇上,臣真不是有意的啊——”

    那回实在是假正经把他烦得不行,贾赦才下了一回毒手。可是,下药手法不利索,造成了大多的后遗症啊。赦大王爷已经下定了决心,这次若能躲过去,一定要跟琏儿好好学学怎么干净利落地下药。力争要做到,既能达成目的,还不会伤害无辜,特别是伤害身为天下至尊的无辜!!!

    老皇帝看着他那张明显跑偏儿了的蠢脸,发狠地用手指拧了拧,骂道:“贾恩侯啊贾恩侯,你让朕说你什么好?你也这般年纪了,什么时候才能不那么马虎莽撞?这若是换个人,屡屡身携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在朕面上作怪,早就被千刀万剐了。朕就纳了闷儿了,怎么就饶了你呢?!”

    这话老皇帝早就扪心自问过多回了,可惜都没能找到答案。他实在是弄不明白,自己是看上这贾恩侯哪点了,怎么还把这么个戳事的祖宗留在身边。难道是童年阴影终于爆发了?不不不,老皇帝绝对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个眼瞎的,那就知道拼命去找贾赦的闪光点了。

    可是,这厮真的有那种东西么???

    作者有话要说:补齐了。之前欠的章节,会在下一个榜单补齐,也就是下周四之前。

    PS:感谢果真、泠然、顾君若亲的地雷,谢谢!么一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再世为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苍白少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苍白少女并收藏红楼之再世为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