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再世为琏 > 第六六回两年过黛玉出孝期收晴雯贾琏见琪官

第六六回两年过黛玉出孝期收晴雯贾琏见琪官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眨眼间,林黛玉已经在荣王府待了两年。再过几日,便出了孝期,该是除服的时候了。眼看着王府将这当成件正事来准备,黛玉心中是十分感激的。大舅母早早便命人来给她量身裁衣,还送了许多适合她这个年纪的首饰配件儿。老太太听说之后,也送了许多好东西给她。

    还有姐妹们,迎春和探春、惜春都送了亲手做的,颜色鲜亮的小物件儿;还有琏二表哥,让人给她抬了一箱小玩意儿,都是好东西;甚至还有小琮儿,居然抱了一直小奶猫给她……最让林黛玉高兴的是,远在扬州的父亲林如海,派人送来了整套除服的用具。

    礼物被小姑娘一一摆在面前,不管价值几何,都让她爱不释手。这些都是亲人们对她的心意,全部是银钱能够衡量的。林黛玉这两年的日子过得还算舒心,蓉王府里大家待她都不错,特别是大舅舅一家,看得出是拿她当自己人的。她的年纪虽小,可对人情冷暖的敏锐是天生的,分得清谁对她真好。

    整个荣王府里,最让她避之不及的,便是那个混世魔王一样的贾宝玉了。那年她才来,便赶上他调戏丫鬟,结果把她吓得不轻不说,还送了那丫鬟的一条命。那年他才几岁啊,就敢做那样的事情,日后长大了可怎么了得?自那时起,林黛玉就躲贾宝玉躲得厉害。

    可大家都住在一处,每日还要到老太太房里晨昏定省,总少不了见面的时候。而且,外祖母似乎是有意的,总是将她跟贾宝玉牵在一起说,让她羞怒尴尬之余,只剩下对他浓浓的厌恶了。于是,每次请安都恹恹的林黛玉,顺利地落下了一个弱不禁风的印象。

    自那年王子腾升职九省统制之后,贾琏便接了他的班,调任京营节度使。父子两代不但得圣心,手中还有了兵权,这让中荣王府更加炙手可热。所以,即便只是一位表姑娘出府的小事,也有那消息灵通的,不请自来或者送上贺礼。不得已,荣王府很是摆了几桌才算。

    贾琏没在府里凑热闹,他和宇文祜跟忠顺约了看戏。听说这荒唐弟弟才看中了一个小花旦,喜爱得不得了,今日特意摆酒请他们过去听戏。一个跟忠顺扯上关系的小旦,让贾琏不由想到了琪官蒋玉菡。那个日后会娶了二手货袭人,并陪着她奉养贾宝玉的倒霉货。

    路过角门的时候,贾琏看见一个老婆子带着个十来岁背着包袱的小丫鬟进来,不由停住了脚步。这婆子他认识,乃是管家赖大的母亲赖嬷嬷。如今的赖家在荣府,早已不复几年前的风光。随着史太君对荣府的掌控降低,赖嬷嬷也越来越说不上话,赖大从大管家的位置上掉下来。

    当年跟随老太太和二太太的下人,这些年走的走散的散失势的失势,全因王爷这一房的不待见他们。赖嬷嬷十分有自知之明,从来都不往这些主子面前凑合,省得碍了人的眼莫名就遭了罪。可现在世子都已经停下来看她们了,她也不能当做看不见,赶忙带着小丫鬟上前行礼。

    “嬷嬷一向可好?”贾琏向她点点头,眼睛打量着赖嬷嬷身后的小丫鬟,问道:“这个丫头看着眼生,是你家的亲戚么?看你带进来,莫不是想要在府里谋个差事?”小姑娘身量尚小,可已经是个美人胚子了,隐约中还真能看出跟林黛玉有几分相似。这个,果然是晴雯么?

    “前儿我陪着老太太说话儿,老太太见这个丫头聪明伶俐,模样儿也还过得去,很是夸了两句。这不我就想着,既然老太太喜欢她,不如就送进来伺候她老人家,也是这丫头的一场造化了。”赖嬷嬷赔笑着说道。他家的小丫头,能得了荣王府老太君的喜欢,确实是大体面。

    贾琏冲小晴雯招招手,挑起她的下巴笑了笑,对赖嬷嬷说:“我瞧着这丫头年纪太小,老太太那里恐怕不合用,还不如便宜了我。老太太那里若是缺人使唤,请王妃派过去几个就是了。行了,你这便回去吧,这事我自会亲自跟老太太说的。蜀山,你带着她回去,交给天池安排。”

    赖嬷嬷有点晕头转向的,不明白世子这是个什么意思。她是府里的老人儿,可从没听说过世子看上过那个丫鬟的,这回是……看上这小丫头了?赖嬷嬷不由瞥过去一眼,却正好对上贾琏似笑非笑的神情,立刻心中一凛,讪讪地低下头连声答应着。

    当年府里处理的那一批奴才,虽没牵连到他们家,可也将赖嬷嬷吓得不轻。而且,这么些年过去了,说是被送到庄子上的那批人,全部都杳无音信,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你说吓不吓人?!赖嬷嬷对儿子儿媳是千叮咛万嘱咐的,好好把尾巴藏起来,别叫王爷他们给抓住了。

    “等等,”看她告退,贾琏反又喊住了,道:“等明儿你叫赖大来见我,有差事吩咐他做。”贾元春当不成贤德妃了,可大观园还是要修的。当时修改王府的时候,他特意留出了一块地,为的就是日后盖园子用的。

    “是。”赖嬷嬷闻言心中一喜,不由揣测着,难道世子真的看上那小丫头了,连带的他们家也看得顺眼了不成?想到这儿,这婆子不禁受宠若惊,欢欢喜喜地答应了,连走路的步子都轻快了不少。能得了世子的青眼,可比在老太太跟前伺候强多了。

    忠顺摆酒的地方在国色天香楼,没有摆出全副行头,只几个管弦伴奏的在吹吹打打。他说的那个小旦却上了妆,看身量不过十三四岁,但扮相倒颇让人惊艳,就连宇文祜都多看了两眼。京剧这种高雅艺术,贾琏其实听不太明白,他此来主要就是围观这个疑似蒋玉菡的小旦的。

    贾琏看着忠顺摇头晃脑地陶醉不已,跟宇文祜对视一眼,不由问道:“文兄,你家小八的口味可真不轻。这看上去还是个孩子吧,有十五没呢?你也不管管他,等太上皇知道了,又得是一场气生,说不定还要连累我父亲。”儿子们一个两个的不成婚,是挺愁人的。

    “别胡说,少污蔑我人格哦。”看似全情投入的忠顺王,忽然一扭头翻翻眼睛道:“贾小琏,一看你就是个心思歪的。本王这是纯欣赏,可跟那些个捧戏子的不一样,没旁的乱七八糟心思。琪官若不是唱得好,就是长成你那样,你看本王理不理会他。”

    宇文祜拍了弟弟一记,虎着脸训他,“说谁胡说呢?我看你才是不像话,琏弟是什么身份,也是什么人都能拿来跟他比的?”当今陛下是个护短的主,在亲兄弟和亲琏弟之间,毫不犹豫并且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亲琏弟。弟弟什么的,太上皇再生也就有了,老丈人可只给他生了一个琏弟。

    年已十九的忠顺王瘪了瘪嘴,心道:我能拿他当什么身份,当嫂子呗。他这个皇帝哥,当皇子的时候不怎么显山漏水,直到太子和大皇子都倒下,三哥也半废了,才彻底冒出头来。然后,就以无了阻挡之势,顺利凳上皇位。让忠顺羡慕之余,就只恨自己生晚了几岁。

    不过他是个心大的,既然已经错过了,那不管是因为什么,都是不可挽回的。再说,又太上皇爹在上面盯着,他们这些小的也不敢乱来。太子和大皇子的前车之鉴还在,他不想去死,更不想被关一辈子。而且,于权势上没了进取心,也还有别的地方让他挥洒兴趣,就比如听戏。

    他就是有点嫌弃贾琏,明明两人的年纪相近,正是能玩到一块儿的。可偏偏这货总是一副长辈的样儿,忠顺一到他面前就总觉得自己矮了一辈儿。这种感觉不足为外人道,却造成了忠顺每每见到贾琏都要挑衅一番。可偏偏自己总吃亏不说,他爹跟他哥也不向着他。简直郁闷死!

    “你叫琪官?”贾琏也不理他冲自己呲牙的脸,反指着那小旦问道。见他微微点头,又问:“这是个小名儿吧,本名叫什么?”

    “他叫蒋玉菡,这名字还是我给起的,怎么样,好不好听?”忠顺抢着接过话来,冲小旦摆摆手吩咐,“行了,这戏也挺过瘾了,你去卸了妆,过来陪爷喝两杯。”随即又转回说:“这可是我府上那戏班子教出来的,第一个成名的角儿,我才寻摸了个好名字给他。”

    “名儿是个好名,只不知道这人配不配得上这名了。”贾琏抿一口清冽的酒水,不在意地摇了摇头,“你没旁的心思便好,我瞧他这长得一团锦簇的,恐怕看不上你呢。”

    这个蒋玉菡应该就像是这个时代的交际花一样,虽然出身忠顺王府,却没什么归属感。贾琏不知道忠顺对他是个什么心思,现在也只是提前打个预防,省得日后闹出什么笑话。

    “切,贾小琏你在讲笑话么?什么时候本王要人,还要他看得上才行了?从来都只有本王看上谁,用不着他看上本王,知道么?”忠顺王手指敲着桌子,一脸的酷帅狂霸拽,眼睛都快要瞪圆了,“还有,不要叫本王小八,要叫顺王爷,知道嘛?”差一点就说成小王八了……

    贾琏看着他笑了,然后摸着他的头跟宇文祜说道:“文兄,看看你家的孩子,这嚣张霸道的纨绔气质,简直吓着我了。”

    蒋玉菡卸了妆出来的时候,便看见主子忠顺王被欺负得张牙舞爪,旁边的两个青年笑成一团的样子……

    作者有话要说:那个,如果我黑了薛宝钗,会不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再世为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苍白少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苍白少女并收藏红楼之再世为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