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嗜血狼君缠上身 > 第二十七章 起起伏伏

第二十七章 起起伏伏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她还在精灵族里,没有回来。”夏洛克坐在族长的宝座上说道,他尽量压抑着自己喉咙间的激动和颤抖,他虽然已经时日不多了,但是在真正死去之前他仍然是最强的狼人,那是属于狼族的族长的最强诅咒。只要坐上狼族族长的宝座,那神就会赐予族长最强大的力量,这是不可逆转的。说真的,夏洛克不害怕任何一只狼人,但是,他的儿子除外,因为他知道自己和德里克的姨妈之间的苟且之事很小就伤了德里克的心,但是他却没有告诉他的母亲,即便后来,德里克的母亲从侍女的口中知道了这件事情,然后回到了精灵族,寄居在她的娘家人那里,多少年,都没有回来过,众狼族都提出废掉这个久久不归的族长之妻,但是夏洛克并不同意,因为,是自己亏欠他们。就像自己当时只有几岁的儿子亲手杀死了他自己的姨妈一样,这是他自己逼的。他的一时杂念和一时*,毁掉了他自己的家庭,逼走了自己的妻子,这个当时甘愿为了自己而背叛家族的女人,同时,他也逼走了自己唯一的儿子。那是几年前,在德里克的母亲得知那件藏了多年却藏不住的关于德里克父亲的丑事离开之后,夏洛克决定挽回一切,他要提前退位,让位给德里克,并且自己去找德里克的母亲认错,但是,德里克在仪式举办的当天离家出走了,几十只年轻健壮的狼都没有拦下他,他就那样销声匿迹很多年,很多年。

    其实,德里克此次的回归对于其他狼来讲并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因为狼族是世袭制,华生家族是时代的狼王族长,德里克的身体里虽然有着母亲精灵的血液,但是他继承的是狼人的力量,它的血统依旧是最纯净最高贵的,也是唯一一个有资格继承族长之位的狼人。但是,德里克的离开给了其他狼机会,其他族的狼可以在夏洛克死后争得王位,但是德里克回来了,还带回来一名貌美如花的人类未婚妻,这就预示着,德里克似乎已经有极大的可能准备留下来,接过他父亲的权杖,掌管整个狼族了。

    “我的母亲回来了吗?”德里克冷眼望着眼前的男人,这个他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原谅的男人。

    “没有。”夏洛克的声音很是无力。

    “德里克哥哥!”我看见一只长得娟秀的女狼人从黑暗里走了出来,她渐渐变回了人型,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她跑着扑向德里克,德里克纹丝不动,只是微微侧了侧身子让女孩子扑了个空,我想这个女孩子或许就是之前达蒙所说的那个西部草原的狼人公主。

    她见德里克不理会他,就虎视眈眈,好吧,是狼视眈眈地望向我,随即迈着缓慢的优雅的步子向我走过来,边走边说:“呦,这就是德里克哥哥的未婚妻啊,想必,一定有不少本事…。”

    这只母狼人忽然伸出利爪向我的胳膊伸来,我尖叫一声,就听见那只妄图伤害我的西部草原狼人公主被狠狠地揣在地上,她的脸上浮起了巨大的红肿,德里克淡淡地不屑地瞅了他一眼,随即揉了揉手腕,随即拉住我的另一只手。

    我害怕极了,他是我在这里唯一的依靠。我紧紧地握着他的手,他似乎能感受到我的恐惧,就微妙地向我靠近了些。

    “德里克!”那只西部小公主的两只眼睛就泪眼朦胧起来,应该是他的父亲,一只看上去不太神气的公狼上前将她富了起来。

    “西部的!”德里克趾高气昂,就像是过往一样俯瞰着那只和他父亲差不多大的公狼,冷冷地说道:“看好你的女儿。”

    “……遵命,我尊敬的…。王子殿下。”那只老狼微微地拱下了身子说道:“亚瑟,还不快向王子道歉。”

    “呜呜呜……”亚瑟哭着,祈求样地望向她的父亲,随即低下头来道:“对不起,德里…。尊敬的王子殿下。”

    “好了。”一直没有说话的夏洛克道:“可以了。”

    “您知道,族长,规矩,是很重要的,臣子们就该明白规矩,明白什么事情该干,什么事情不该干,您说,对不对?”我望向德里克,他已经完全不像是我认识的那个猎人小屋里的德里克了,此时的他就像是一个王者,他的眼睛里充斥着怒火,充斥着罪恶与痛恨。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的是他所看到的肮脏。

    “如果您没有什么事情,我伟大的族长。”他冷冷说道:“我要和我的未婚妻回去了。”

    “王子……王子殿下。”一旁的侍卫忽然尴尬着向前说道。

    “怎么了?”已经转过身子的德里克问道。

    “您的房间现在由史瑞克伯爵住着。”侍卫颤抖着说道。“有意思。”德里克转回身子兴奋地望向宝座上那个紧张万分的男人,因为德里克多年没有音讯,他被迫安排了一位近臣的儿子来顶替德里克的位置。这个宗族需要一个王子来平衡一切,否则一切只会摇曳不定。

    “德里克殿下。”一个年轻的声音从狼群中显现出来,一只年青的狼人走了出来,站在德里克身后道:“您可能还不知道我……。弟弟是……啊!”

    “啊!”狼群中发出惊呼声,因为没等那只青年的狼人介绍完自己,德里克的利爪已经悄无声息地穿透了那只狼的心脏,鲜血蹦了出来,我躲在德里克身后,德里克的另一只手紧紧的握着我,我才没有因为恐惧而喊出声音来。

    “好了。”德里克将爪子从史瑞克的心脏中抽离了出来,他一边接过侍卫递来的皮毛毯子,擦拭着手上的鲜血,一边说道:“现在,没有任何人可以顶替我。卧室不可替代的,你说是吗?父皇?”他邪恶地笑着望向夏洛克,夏洛克又想起了那个德里克姨妈死去的夜晚,德里克的姨妈的喉咙被撕的很烂,体无完肤,那是的他,就是这样望着自己的,毛骨悚然。

    那个叫做史瑞克的替代品狼人的喉咙像喷泉一样向四面飞溅着血液,鲜红的血液溅在了德里克的脸颊上,但是这些血迹在德里克火红的双瞳的映衬下早已没了鲜红的炙热感,史瑞克挣扎着,身体已经渐渐回复到了全身体毛的狼人状态。他瞪圆了双目惊恐地望着这个狼族真正的王者。绝望地望着这个一言不发就赐予自己死亡的离家出走多年的狼族真正的王子。他记起来自己刚刚被推选为替代德里克的狼族继承人的那个夜晚,在简洁的仪式结束之后,他被秘密地叫到了夏洛克的房间里。

    “尊敬的父皇。”他诚挚地半跪下身子,极其崇敬地看向这个王者。不成想,那个在仪式上慈祥威严的族长此时此刻正紧紧的皱着双眉。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以后少这样叫我。”夏洛克就像是看蝼蚁一样不屑地望着史瑞克,他威严的不可抗拒的冰冷地声音说道:“你要知道,你根本不配替代他。”

    史瑞克没有说话,幽暗的灯光将他的脸映得时明时暗。此时他的内心就像是刚刚登上珠峰的顶端却立刻被人一脚踹入无尽的深渊一样痛苦,不解。

    “你和德里克根本不能相提并论。”老夏洛克继续说道:“德里克会回来的,而你,只不过是一个填充这个空缺来稳定民心的傀儡罢了。你的血!”夏洛克说着,挥起自己的利爪在史瑞克的胳膊上留下了一道伤痕,史瑞克的鲜血涌了出来。

    “你的血是那么的浑浊,你的血统只配你做一只家族的头狼!”夏洛克的声音越发激动,他来回踱步,继而继续说道:“你不要以为,你今天进行了仪式,就可以继承王位,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你不会活到我死去的那一天,德里克,是谁也替代不了的!如果你想你自己和你的家族好好活下去,那你必须按我说的做。”

    “族长……族长请说,我一定照做。”此时的史瑞克心如死灰,他终究成不了大事,就像他答应夏洛克的,德里克如果一回来,自己就立马自废封位。

    如果说当时史瑞克的内心深处还有一丝不服气,那么,此时此刻,他终于了解到了自己和这位真正王子的差距,他才是王者,毋庸置疑的王者,那个位置,那个至尊之位,只是为他留的。自己终究就只是陪衬,仅仅是陪衬,没有一点价值。

    “族长,史瑞克……没气了……”侍卫上前试了试史瑞克的脉搏颤抖着说道。

    “去给王子,把房间收拾收拾。”夏洛克淡淡地吩咐道,他瞥了一眼旁边站着的史瑞克的族人,他的父亲痛苦地闭着双眼,但是他不敢站出来,这就是他儿子的威慑力,一个与生俱来的王者。

    “走。”德里克用手背擦了擦自己面颊上的血迹,牵着我已经被握麻的手,笔直的走了出去,我们穿过一道道石门,径直向上,到达了几乎狼塔的顶端,侍女们已经将房间收拾起来了。德里克的房间并不奢华,但是却十分的威严霸气,那是一件没有窗户的石室,并不太大,房间中央是一张很是华丽的大床,床是欧式古典风格,四周有柱子,柱子上挂着白色的帘子,很有别样的美感。

    “哇,好美的床。”我惊叹道。

    “你不害怕吗?”德里克边问边脱下了自己的披风,在壁橱里寻找着衣服。

    “……害怕。”我不能撒谎,因为就在刚刚我看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德里克,冷漠、血腥、恐怖,令人畏惧。

    “那为什么还要摆出一副好像什么事也没有的样子,一般的女孩子早就哭起来了吧?”他说道着已经穿好了一件宽大的毛衣。

    “我不想给你添麻烦。”我如是说道。

    “你知道自己是个麻烦?”他调侃道:“大麻烦。”

    “喂!那你为什么还要救我?”我愤愤地反驳道。

    “我欠你一命,那天如果不是你救我,我就真的死了。”他简短地说道:“我在你面前杀人了,你不害怕吗?”他继续问道。

    “当然害怕,但是,我似乎能感觉到你的心里很痛苦。”我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脱口而出。

    “你知道?”他的眉毛一样,说道:“算了。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没关系的,你可以和我说。”我说道。

    “穿上衣服,那边可以洗澡,记住,你现在的身份是我的未婚妻。你可以命令任何人。你有权利。”他说着就向外走去。

    “可我不喜欢权力。”我嘟哝道。

    他脚步一顿,似乎低声自言自语了些什么,但是还是立刻离开了。

    我躺在浴缸里,思索着最近发生的一切,或许是真的累了,我的眼前渐渐模糊。

    “看来事情越来越复杂了呢?史云谦?”一个女子的声音将我从睡梦中惊醒,我睁开双眼只见自己正躺在浴缸里,另一个我,那个曾经多次出现在我梦里的我站在我的面前。

    “你究竟是谁?”我警惕地问道。

    “她不是好人,云谦。你只要记住这一点就好了。”另一个声音从卧室里传了出来。我转头一望又是一个和我长得一摸一样的女人走了进来,不同于那个穿着紫色衣服的我,她穿着金色的长,她优雅地走过来,从手里拿出玫瑰花瓣,往我的浴缸里撒。

    “你又是谁?为什么你们和我长得这么像?”我问道。

    “真不容易,居然可以出现在这里。”紫色衣服极其不友好地朝金色长裙说道。

    “我如果再不出现,你们就要无法无天了。”金色长裙说道。

    “这个世界很快就要没有法,没有天了。”紫色长裙冷冷道:“我们现在占上风。”

    “邪不敌正。”金色长裙说道:“你我现在只不过是两缕青烟罢了,结局究竟是什么,她自己会做出选择。”

    “是啊。”紫色长裙不耐烦地站起身来道:“你们一定会死的很惨。”言毕就缓缓消失。金色长裙也站起身来说道:“史云谦,这场战斗,就全都拜托你了。”

    “什么战斗?我听不懂。”我说道:“你可不可以告诉我这一切究竟是什么,我一直不明白,我什么都不知道。”

    “这是命运的天机,无论是我或者是她都不可以向你透露半个字。”她说着就掀起浴室的门帘,抬步离开。

    “你至少告诉我该怎么做。我真的,现在我真的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我需要帮助!”我哀求道。

    “跟着你的心走。”那个优雅的声音回荡在浴室里,我全身发冷打了一个喷嚏,睁开双眼,鱼缸里的水已经很凉了。

    “你没事吧?”德里克的声音从卧室传来:“你已经泡了很久了。”

    “没事,可能是有些着凉了,我马上出来!”我连忙擦干自己,裹着一条野兽皮毛做成的浴巾走了出来,然后,我就不知所措了。

    德里克同样裹着浴巾躺在床上,只不过,他*着上半身,健壮的身躯上还流淌着未干的水珠,沿着他的曲线流了下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嗜血狼君缠上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康普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普顿并收藏嗜血狼君缠上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