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此情缠缠缠缠缠 > 073玩得开

073玩得开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路上,林启程的面色有点不好,不知道在思考什么,开车的时候也没怎么说话。

    到目前为止,我可以判定在纳斯达里面,林启程不仅仅是一个人事经理那么简单,他肯定在张明朗身边比较信任的人,想当于一个潜伏在暗处的真正助理。

    快到迈科楼下的时候,林启程才张嘴说:“迈科的广告在国际投放的时候出了失误,造成了挺坏的影响。等下见到迈科的老板,不该说的话你别说,听着就行,遇到客套话,就陪着客套几句就好。”

    我点了点头。

    谢存辉估计是忙,也估计是不想理会我们,反正我们坐在会议室大眼瞪小眼了两个小时,才有一个美女通知我们谢存辉让我们过去他的办公室。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觉得谢存辉看到我的时候,眼睛亮了一下,却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

    跟上次见面不同,这次谢存辉有点冷漠,全程没说几句话,都是林启程不停地在分析这次广告投放失误造出的影响,以及提出解决方案。

    谢存辉听完,淡淡笑笑,给我们的茶杯满上茶水,冷不丁盯着我问:“陈小姐,你怎么看?”

    我正百无聊赖得有点儿出神,被他一点名,立马狂奔回到现实世界,小心翼翼地看了看林启程。

    林启程却紧闭着嘴,用表情示意我说话。

    我端起茶杯拘束地抿了一口茶,这才小心翼翼地说:“谢先生,其实问题已经出了,当务之急就是要把损失降到最低。如果谢先生临时更换供应商还需要磨合时间,还不如先让我司配合贵司把问题解决掉,再商议接下来的事。”

    谢存辉忽然笑了,继续盯着我自然地说:“陈小姐果然是我欣赏的类型,我忽然很有兴趣周末约陈小姐一起喝喝酒唱唱歌聊聊天,不知道陈小姐怎么看?”

    说完,谢存辉站起来走到办公桌那边拉开了一个抽屉拿了个什么东西,走了过来放在我的面前,淡淡地说:“我私人在这个会所有个包厢,我觉得那个气氛不错,不知道陈小姐周五晚上八点钟能不能来一起聊聊。说不定我们能聊到一起去,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语气平淡却暧昧,谢存辉把那张酒红色的卡片往我这边推了推。

    从迈科出来,我的手里面一直捏着这张小小的卡片,有点手足无措。

    林启程很随意地发动车子,又很随意的语气说:“怎么,纠结?”

    我嗯了一声。

    林启程忽然轻轻笑了笑,冷不丁地问:“不知道小陈以前跟咱们张总,是不是爱得死去活来?”

    我一个激灵,疑惑地看着林启程说:“你都知道?”

    林启程却没有回答我这个话题,反而自顾自地说:“迈科算是我们纳斯达最大的客户,每一年的合约都给纳斯达带来不少的收益。对于盛德而言,也是因为纳斯达一直保持不错的收益,张总在总公司才有存在的必要性。明眼人都看得出谢存辉对你有点儿意思,小陈你是一个聪明人,你自己选吧。“

    林启程的话一说完,我心里面立刻亮堂了。

    难怪哪怕要叮嘱我别乱说话也要带上我,原来不过是那么一回事。

    林启程他可能是赌我对张明朗还有没有旧情。

    至于他为什么那么怂恿我去找谢存辉说说人情,大概是张明朗在总公司有存在的必要性,他才能存在。

    我不蠢,我只是不爱说破。

    微微笑了一下,眼睛的红肿都掩盖不住,我说:“林经理真聪明,完全把选择权交给了我,谢谢。”

    林启程高深莫测地笑笑,不再说话。

    我心却一冷,谢存辉是不是对我有意思,林启程从何得知的?

    大概是为了确认什么,我颤抖着声音问:“这事,张总知道吗?”

    林启程却嘴角微微一撇,冷淡地说:“这次麻烦要能解决,公司会奖励你3万块。还有你不是有辞职的打算吗?这事要成了,到时候你辞职,不用赔钱。”

    语气模棱两可,却似乎证据确凿。

    表面上风淡云轻,内心却翻江倒海。我觉得不可能是张明朗安排了这一切,又觉得林启程没有权力决定那么大的事。

    那点小小的心思在心里面纠葛成一团乱麻,很快就勒住我的心,让人点喘不过气来。

    我低下头来,眼眶有点红,最后我说:“我知道了。”

    接下来的几天过得飞快,我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就到了周五。

    下班之前,罗建文在qq上跟我说他周末想去广州找个朋友玩玩,想给我带好吃的回来,问我喜欢吃什么,我急着出去找谢存辉,只得胡乱回了一句:“晚上有应酬,你看着办。”

    急急忙忙关掉qq,跑到楼下等公交车。

    那个汇鑫会所,在龙岗中心城那边,有点远。

    本来下班之前林启程跟我说过打的去可以报销,但是*丝就是*丝,怀着一些忐忑不安与自我安慰相互交织的情绪,我最终还是选择去路边买了一个面包然后坐公交到草埔去转地铁。

    去到的时候有点晚了,夜幕降临在这座浮城,林林总总的路灯全数打开了,会所过来那一片片的树影倒在地上,我踩着那些影子,默默数着自己的步数不断安慰自己没事,谢存辉看起来挺温和的,说不定就真的只是唱歌喝酒。

    敲开谢存辉那个包厢的门之前,我已经提醒过自己无数次要沉住气沉住气,但是走进去的时候依然是有点手足无措。

    包厢里面就谢存辉一个人。

    他穿着浅蓝色的衬衣浅灰色西裤,西装被丢到了一边,我进来的时候,他正在唱谢军的那一首上了十大恶俗榜单的《那一夜》。

    这样的歌词太暧昧也太*,谢存辉却唱得心无旁骛深情款款,我不敢打断他,只得礼貌地找了一个离他不算太远也不算太近的位置坐了下来,礼貌性地鼓了鼓掌。

    一曲终了,谢存辉往我这边挪过来,房间里面音响有点大,他伏在我耳边说:“陈小姐,你能来我很开心。”

    我勉强笑了笑,反过来凑近谢存辉的耳朵说:“谢谢你邀请我来,你唱得不错。”

    我那语气,有点狗腿子的虚伪味道。

    幸亏这里吵,谢存辉没听到我声音里面的异样,反而推了推我说:“陈小姐,你去点歌,唱给我听听。第二次见面我就觉得你的声音特别好听,很期待。”

    我确实也爱唱歌,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麦霸,好多次都是跟刘婷婷买一个9块钱的白天套餐,音响不好我们也能从下午两点吼到七点,还有点意犹未尽。

    可是现在跟谢存辉在一起,我却有点怂了,手足无措地去点歌台那里,磨磨蹭蹭地点了一首殷悦的《挥之不去》。

    有点不自在,但是我依然压着嗓子唱:“我在镜子面前无助,我在梦里慌乱追逐,我在只有我的深夜里醒来,感到孤独。”

    唱完,我感觉有一道炽热的眼光盯着我看,我有点不自然地循着目光,谢存辉的眼神里面有着我不懂的复杂东西,他关掉了音乐,偌大的包厢瞬间安静了下来。

    很快,他收回眼神带着点玩笑的味道说:“陈小姐,有没有人说你唱歌的时候特别吸引人。”

    我把麦克风拿在手上,很不自在地说:“谢先生你见笑了,我唱得都抢拍了。”

    谢存辉突兀地指了指他旁边的位置冲我说:“陈小姐,坐过来一点,近一点说不定我们能聊得更愉快。”

    我的头皮一阵阵发麻,根本按耐不住。

    硬着头皮,我慢吞吞地挪到谢存辉的旁边坐下,扯出一个特别勉强的笑容说:“谢先生,我今天来……”

    话还没说完,谢存辉拿过一个杯子给我倒酒,一边倒一边自顾自地说:“陈小姐今天来,陪我喝酒就好,喝好了,我心情好了,问题自然就好说了。”

    想着距离上上次一起吃饭,谢存辉体贴到让我喝果汁,我有点恍惚也心里面明白,这种男人复杂得很,一时一个样,危险得很。

    有点儿戒备,我没有立刻端起酒杯,反而小心翼翼地说:“谢先生,其实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我刚来的纳斯达,对于广告那些东西一点儿都不懂的。”

    谢存辉微微一笑,端起酒杯喝了大大的一口酒,转而暧昧地说:“好像陈小姐之前在夜场卖过酒?我老是感觉,陈小姐应该是那种表面清纯,内里奔放的女人,比较玩得开,不知道我的感觉有没有出错呢?”

    说完,谢存辉把他刚刚喝过的酒杯递过来给我,盯着我,笑得道不清说不明。

    我一个激灵,腾一声站起来,颤抖着声音说:“谢先生,你的感觉可能出错了。我只是过来陪你聊天的,如果你要找陪酒女,遗憾的我曾经是,但是我现在不是了。”

    防备心让我作势就要走,谢存辉却出奇的冷静说:“陈小姐,你这样的态度,我可以认为成,张明朗和纳斯达的死活,你压根一点都不关心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此情缠缠缠缠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跳海躲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跳海躲鱼并收藏此情缠缠缠缠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