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此情缠缠缠缠缠 > 074作践不作践,也就那样了

074作践不作践,也就那样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回过头硬着头皮迎着谢存辉的目光,有点不知道死活地说:“谢先生,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谢存辉呵呵笑了一声,慢腾腾地从茶几上拿了一根烟点燃,慢腾腾地说:“陈小姐认为这是威胁,那就肯定是威胁了。”

    我一时语塞,站在那里又是一副傻呼呼不知所措的样子,两只手绞在一起沉默着。

    谢存辉忽然爽朗地笑说:“我觉得你会坐下来跟我继续喝酒的,因为你是聪明人。”

    我咬了咬唇,最终还是坐到了谢存辉的身边去。

    谢存辉很是满意我这个反应,端过另外一杯酒说:“陈小姐,来,走一个。俗话不是说,女人不喝醉男人没机会吗?”

    我笑得比哭还难看,接过来小心翼翼地说:“谢先生让我喝,我喝了就是。希望谢先生大人有大量,别太为难纳斯达。我们真的很有诚意一起解决问题,也想继续合作下去。”

    谢存辉挑了挑眉,示意我把这杯酒干了。

    接下来,谢存辉倒还算是个君子,两个人玩玩骰子喝喝酒,他对我保持还算绅士的距离,没对我动手动脚。

    不知道是大话骰子玩得太烂还是心情不好影响发挥,我一直输一直输,很快喝多了。

    慢慢的这个包厢开始变得模糊,所有有着凌角的桌椅都变得有点圆圆扁扁,就连谢存辉的脸都有点模糊。

    潜意识告诉我,我得赶紧站起来回家,要不然后果难以设想,但是身体却软绵绵地卧在沙发那里,头很重很重,怎么都撑不起来。

    这时,有个魅惑的声音说:“你喝多了,我送你去酒店休息一下。”

    这个声音消失在空气里面,然后我昏昏沉沉被一个人架了起来往外面走。

    那残存的意思拼命在喊,快醒过来啊!

    可是身体却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最后我被放倒在一张软绵绵的床上,有只粗糙的手覆上了我的脸。

    一直做很久很久的噩梦的我,破天荒梦见了张明朗。

    他还是像年轻的时候,穿着白色的t恤,剪着很简单的学生头,他伸出手来情深款款地抚摸我的脸,他对我喃呢地说:“陈三三,我怀疑我很爱你,怎么办才好?”

    在梦里面,他的脸比这段时间看到的还要清晰,他明明很是阳光明媚,却紧紧皱着眉头,像是遭遇了什么烦心事一样。

    我有点儿犯花痴了,伸出手去摸他的鼻子,一点儿都不矜持地说:“嘿嘿,张明朗,你长得可真帅啊,是我喜欢的类型。皱眉也帅,比好多男明星还帅呢。”

    忽然,眼前的男人就把我的手摘起来,皱眉说;“陈三三,到底哪个才是真的你?我越来越看不清了。”

    说完,他忽然俯身过来,把手伸到我的头发下面微微抬了抬我的头,唇就这样贴了过来,在我的脸上留下了一个蜻蜓点水。

    触感很真实,他的唇温热柔软。

    我有点贪婪,伸手勾住他的脖子红着脸大呼小叫:“卧槽,好久没做那么好的梦了,这梦最好永远也别醒了。”

    可是美梦终将过去。

    早上醒来,头痛欲裂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惨惨的床单,陌生而又冷漠。

    不远处的洗手间里面,传来了一阵阵的水声。

    回想到昨晚跟谢存辉喝酒喝多了,我惊叫着掀开了被子,却看到衣服完整无缺穿在身上,手机和包包就放在床头柜那里。

    强撑着头疼,我慌慌张张地跳下床,有点六神无主。

    这时,洗手间的门突兀地开了。

    张明朗冷着脸擦着头发,盯着我问:“酒醒了?”

    这是距离我跟他坦白那个晚上一个星期了,可是我依然觉得尴尬与难堪,低着头说了一句:“醒了,我走了。”

    张明朗却冷哼了一声,张嘴就骂我:“陈三三,你是脑子进水了还是怎么样?你就没点安全意识吗?一个女孩子家家,陪着一个就见过几次面的老男人喝得天昏地暗,你是有多想作践你自己?”

    张明朗这话一说,我明白过来,不是他让我去陪谢存辉的。

    然后又有点羞耻,我居然把他当成那样一类人。

    他怎么不再待见我,也不至于为了利益把我这样拿去作践吧。

    想到我居然怀疑他的人品,这让我感到羞愧。

    情绪复杂,在心里面暗自涌动,嘴微微张了张,我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我总不能说:“张明朗,哎,虽然你嫌弃我不要我,但是我放不下你,我无法旁观别人给你使绊子,我无法旁观你有麻烦也不帮忙。”

    那样显得自己多伟大多圣女白莲花,我都不忍说了。

    最终我忍不住挪揄自己说:“呵呵,反正我作践不作践自己,我也就那样了。”

    语气里面的疏远和距离感,还有自暴自弃的味道,大概张明朗也感觉到了。

    张明朗的脸上还是怒气冲冲,瞪了我一眼,表情复杂,忽然换上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说:“作为纳斯达的一员,如果你因为去见了纳斯达的客户而出了什么事,公司是要负责的。我希望你明白,别想着给公司添堵。”

    我轻轻哦了一声,最后侧过脸去说:“谢谢张总提醒。我先走了。”

    说完,我低着头快步走到门边,开门,关门,一气呵成。

    这一次,我还是走得很慢很慢,我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

    可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我一直走出了酒店的大门,假装不经意地回过头去看看,后面空无一人。

    自嘲地笑笑自己太高估自己也太贪心,我又是矫情地红了眼眶,一边掩饰着自己的情绪一边回想那个乱七八糟的美梦,越想越心酸,差点就在公交车上哇哇大哭了。

    最终还是无惊无险地回到了家里,准备去洗个澡再去补个觉,我忽然接到了林启程的电话。

    他没喊我小陈,而是急急匆匆地说:“陈三三,你现在在酒店还是在哪里?”

    我把脚上的鞋子蹬了,坐在床上,带着对林启程的些少恼怒,我却不得不掩饰着放低声调说:“在家里。”

    林启程一听这话,似乎放下了心头大石,冷不丁问我:“陈三三,你觉得在纳斯达,我对你怎么样?”

    我有点疑惑,却也带着一点儿狗腿子意思说:“对我很好,谢谢林经理。”

    林启程忽然轻轻笑笑说:“那么陈三三,你觉得我对张明朗忠心吗?”

    我把东倒西歪的鞋子扶好,淡淡地说:“林经理,你有事就直说吧,你对我的好我记着,你说的我要能做到,肯定不会推辞。”

    林启程乐了,开始满嘴跑火车,毫不吝啬地夸我暗示我:“你来公司第一天我就觉得你聪明。也是,曾经跟张明朗谈过的女孩子,蠢一点也不可能。是这样的,昨晚张明朗不知道从哪里知道消息你去陪谢存辉喝酒了,他给我打了电话训斥我,那意思觉得是我支使你去的。你认为是我支使你去的吗?”

    林启程刚刚说完这番话,我心里面忍不住吐槽了,卧槽卧槽啊!林启程你丫丫的当然没拿着枪指着我的头颅说我不去就毙了我,但是我能去陪谢存辉喝得死去活来跟你也脱不掉关系啊!

    又想了想,林启程最后也是把选择权给了我,是我要充好汉的,怪他也不能让自己变美一点啊!

    稳了稳情绪,我又是淡淡的语调说:“林经理,肯定跟你没关系的,是我好胜心强,求胜心切就去了。”

    林启程很是满意地说:“我就知道你是一个特别聪明的女孩子。不过陈三三,还有一件事,你还是给谢存辉打个电话吧,号码等下我发给你。张明朗那脾气你知道的,我总觉得他是把谢存辉开罪了。”

    挂了电话没多久,林启程的信息发了过来。

    看着那一串陌生的数字,我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提取出来,拨通了。

    脸贴着话筒,我对着电话说了一声:“你好?”

    谢存辉的声音冷冷的,有着那种生意人的疏远感,大概他把我当成周末的推销电话了。

    我赶紧自报家门说:“谢先生,我是纳斯达的小陈。”

    谢存辉轻笑了一下,意味不明地说:“陈小姐是打电话来感谢我的吗?”

    我有点疑惑,问了一句:“什么?”

    谢存辉呵呵笑了一声,慢腾腾地说:“看来陈小姐完全忘记昨晚的事了。”

    谢存辉的语气里面,带着戏谑,我的脑袋里面,立马像是有人在里面敲敲打打,轰隆隆地响。

    急急忙忙地,我问:“谢先生,我昨晚有做什么失礼的事吗?”

    那头沉默了一会儿,突兀地说:“说不失礼那是假的。昨晚我本来送了陈小姐去酒店休息,但是陈小姐可能喝得有点多,酒后吐真言,非要拿着手机逼着我给张明朗打电话,我不肯打,陈小姐就拼命地求我帮忙,还说自己不好意思,也拉不下这个脸。”

    我的脸霎间红了,卧槽啊啊啊啊!简直喝多了酒品不能忍啊!

    有点尴尬,我贴着话筒低低说了一声:“谢先生,对不起。”

    谢存辉轻笑了一声,不怀好意的语气说:“你不应该说对不起。你要说谢谢。毕竟*一刻值千金,不知道陈小姐昨晚玩得还开心吗?”

    我的脸红得更彻底了,声音越来越弱,半响才慢吞吞地说:“谢先生,你太会开玩笑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这番话刚刚说完,谢存辉忽然收起玩笑的声音,冷声道:“不过陈小姐,既然你的电话打来了,就请你顺便转告你们张总,纳斯达这次犯的错,没那么容易完事。我会尽快把纳斯达逼到死角,让他知道年轻人就该低调谦和一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此情缠缠缠缠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跳海躲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跳海躲鱼并收藏此情缠缠缠缠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