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此情缠缠缠缠缠 > 084就这一次,行吗?(感谢偶尔心痛的皇冠)

084就这一次,行吗?(感谢偶尔心痛的皇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被他雷得外焦内嫩,站在那里半响才想起来骂人:“卧槽!张明朗你大爷啊!你吃完东西不洗手不整理一下自己就往我床上爬,我今晚怎么睡啊!”

    张明朗很快坐起来,一副我的颜值高我很帅迷死你的表情,眼睛亮得跟半夜里面的贼似的,盯着我就问:“陈三三,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先去洗手整理一下自己,我就能在这里睡吗?”

    我简直为他这样的奇葩思维鼓掌了!

    趁我愣在那里的当口,张明朗忽然飞奔过去洗手间捣鼓了不到两分钟就跑出来说:“洗好了,我可以上床了吗?”

    我彻底无语了。

    虽然他不耐其烦跟我说他跟黄思敏不是真的情侣,但是我依然感觉他现在留宿在这里不是很好。

    一个激动,我跑开拉开门冲他说:“张明朗,你要没什么正事要说,那你该走了。说什么狗屁的担心我,就一无耻蹭饭的!”

    张明朗却稳坐在床沿上,淡定地说:“不找个借口,怎么见到你。反正现在我说什么都不走,怎么赶都不走。”

    “那我拿扫把扫你出去。”说完,我砰一声关上门,跑阳台去找扫把。

    用扫把把人扫出去这话,我跟李雪梅学的,以前我稍微不顺她的意思,她就骂要扫我出门,用扫把扫,是表达将一个人扫地出门的决心。

    谁知道,很突然的,我被张明朗从身后抱住了。

    他的头就靠在我的肩膀上,在我耳边说:“陈三三,你就为我破例一次行吗?我实在忍不住想要跟你呆在一起。我就呆多一阵,什么也不做,都不行啊?”

    偏偏我刚才还把自己挂得跟圣人一样高,偏偏我觉得我简直就是白莲花道德的楷模了不想染指别人的男朋友,哪怕只是形式上的挂名男朋友都好,然而偏偏我特么的太容易对他心软了。

    迟疑了一阵,我说:“好吧,你呆多半个小时,然后该干嘛干嘛去。”

    听到我松口了,张明朗又很高兴的样子坐到我床上去。

    不知道为啥,我还是有点手足无措,最后打开了电脑,看《破产姐妹》。

    电脑是前一段时间淘的二手货,便宜实用就是有点笨重占地,被我设置在床的对面一张小书桌上面,电脑后面就是窗户,对面还住着一对夫妻呢,所以我贴了海报,经常关着窗。

    打开了电脑之后,我怕张明朗这样的土豪第一次呆在这样的寒舍,会闷,我就顺手把窗户也打开了一些。

    天冷,最喜欢裹着被子看电视了,感觉人生这样才有希望。

    不过今晚有点奇怪,我裹着被子盯着电视,张明朗就坐在旁边盯着我。

    最后我被他盯得简直表情都僵硬了没办法了,就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看什么看,没见过活人吗?”

    张明朗把手机钱包什么的全部掏出来丢在床的另外一边,开玩笑的语气说:“活人见过很多,那么漂亮的没见过。”

    我白了他一眼,不知道怎么的,忍不住弥漫着一阵阵酸味回了一句:“你见过的美女应该很多吧。”

    就因为这句话,张明朗忽然凑上来,不容置疑地伸手隔着被子抱着我,轻声说:“对不起。”

    对于这句“对不起”,我居然无言以对了半响,才说:“不怪你。我们分开太久,每个人都有自己现在的生活际遇,我可以理解。”

    张明朗却一下子放低他的身体,完完全全伏在我面前的被子上说:“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我忽然想起来,张明朗那天晚上,在我激动之下,把那两条短信甩给他看了,所以他说对不起的意思,大概是觉得是他连累了我遭遇了噩梦?

    今天重遇,我小心翼翼地避开那件事,因为每每想起都让我难受得死去活来,而张明朗也似乎在避开,大概他也是怕我难受。

    两个人沉默了好一阵,他又继续说:“这些天我一直在想,我那时候就不该睡得那么死。如果你看到短信跑出去的时候我能醒过来,如果我发现你不见了赶紧找出去,如果如果,我设定了很多个如果,却让我更加怪责我自己。所以陈三三,后面的日子我用我的一生赔偿给你,但是我需要一点点时间,你还要再等等。”

    我嗯了一声。

    张明朗又是沉默了一阵,冷不丁地抬起头望着我说:“陈三三,我可以亲你一下吗?”

    却还没等我回答,张明朗忽然凑了上来,在我的脸上飞快地留下了一个蜻蜓点水。

    我的脸上瞬间像是飞起了红霞,热得有点发烫。

    我推了推他,居然用那种嗔怒的语气说:“对面住着人啊,窗户开着啊。”

    张明朗扫了一眼那个窗户,忽然一跃而起跳下床去,飞快地走过去把窗户拉上,,将那部《破产姐妹》按了个暂停,又啪嗒把灯关掉,这才又蹦跶到床上来。

    电脑还开着,它发出的有点暗淡的光线,投射到这边显得更淡,我看不到张明朗的表情,他忽然压低声音说:“陈三三,能跟你商量一件事吗?”

    他一下子变得很严肃的样子,我疑惑地问:“什么事?”

    张明朗盯着我说:“对于张文耀,他这个人没那么简单。以后你再碰到他,就当作不认识就好了,别为了我跟他起冲突。”

    我哦了一声,最后嘟哝着说了一句:“他今晚骂你傻逼,我忍不住嘛!”

    张明朗忽然笑了,咧开嘴笑我:“陈三三,怎么还没嫁给我,就想着护着我了?”

    说完,在我还没反应过来,张明朗忽然凑上来,他的唇贴上我的唇,如同水族馆里面碰面的鱼一样凑在一起,我惊诧地瞪大了眼睛,而他却含糊地说:“闭上眼睛,不然我不好发挥。”

    我迟疑了一下,最终很无耻地闭上了眼睛,心里面一边安慰自己,这样不算是小三,不算不算。

    就在这样的亲吻中,张明朗忽然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在我耳边说:“给我一次可以吗?就这一次,行吗?我忍得很辛苦,再忍下去感觉生理要出问题了。”

    我惊诧地睁开了眼睛。

    张明朗说完,忽然一个掀起我的被子钻进被窝,翻身压在我的腿上面,直视着我继续问:“陈三三,我可以吗?”

    这样的问题,我是彻底不知道怎么样答了。

    拒绝他吧,感觉伤他自尊。

    答应他吧,感觉自己不矜持。

    沉默着吧,感觉自己有点瞎矫情装死人。

    该死的是,自己居然有点期待。

    两个人僵持了一阵,张明朗坐在我身上,俯下身来肆意地亲吻,还把手顺着锁骨往里面蔓延,我整个人僵在那里,不知道作什么反应。

    张明朗亲吻着我的脖子,气息急促地说:“别太紧张,交给我,别怕,我会很温柔的。”

    他的声音有一种魅惑人心的力量,我忽然就瘫软在那里,半推半就之后那些狗屁的道德啊之类的东西,居然被我暂时抛之脑后了,慢慢的用手覆上了他的后背。

    这时,电脑屏幕忽然一暗,整个房间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在黑暗中我听到了张明朗沉重的喘息声,他肆意地亲吻着我的脸和脖子,他的手在我的衣服里面游走,最后他把我的上衣脱掉了。

    有点冷,我不禁耸了耸肩,想要拉过被子遮挡一下,但是张明朗忽然把手覆在我的腹部,声音落寞,他说:“伤口还痛吗?”

    我条件反射地摇了摇头,又发现在黑暗中他看不到我的摇头,最终我轻声说:“好了很久了。”

    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我急急忙忙按住说:“打住了,我这里没那个。”

    张明朗估计疑惑了,停住手问:“哪个?”

    我急了,又是说了一句:“就是那个啊。”

    张明朗沉思了一会,有点哑言失笑:“直接说tt不就行了啊,对着我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

    我的脸羞得发热,轻轻推开他说:“没那个不能这样,我怕有小孩。”

    他估计郁闷,顿了顿,这才亲了一下我的脸,拉过被子盖在我身上,很郁闷地说:“那算了,不勉强你了。我再忍忍,等我们结婚了,就不在乎有没有小孩那事了。”

    我当时其实很想张嘴骂:“张明朗你是猪吗?我下定决心占你点便宜容易吗我?下楼出门口左拐走50米有超市,我家里没有超市也没有吗?不懂出去买啊!”

    想想又感觉自己这话要真说出口来,显得自己多着急要他怎么着我一样,以后肯定会成为他口中的笑料了,于是我闭了嘴,有点无趣地坐在那里,感觉自己就是一扫兴精。

    张明朗跟我贴着墙并排坐了一会,忽然就着黑跳下床说:“我去洗洗脸,太热了,这房子太闷了。”

    过了好久,张明朗带着一身水汽出来,开了灯,忽然拿起钱包说:“我出去买点东西,一阵就回来。”

    简直了,说不定去洗个脸还把智商给拉回来了。

    心里面吐槽,却忍不住羞赧说了一句:“好吧。”

    还来不及各种娇羞啊卧槽,他的电话响了。

    张明朗带着一种好事都被打扰的恼怒表情拿起床上的电话,按了一个接听,冷冰冰地说:“你好。”

    不知道那边是谁,他忽然态度立刻软下来,语气温和地说:“那么晚了你过来找我?不过我还在外面,可能没那么快回到。要不然,你今晚住酒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此情缠缠缠缠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跳海躲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跳海躲鱼并收藏此情缠缠缠缠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