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此情缠缠缠缠缠 > 111秀恩爱都是这样的吗

111秀恩爱都是这样的吗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的脸腾一声红了,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说人话!”

    这时,绿灯了,张明朗把脸转过去盯着前方,忽然很跳跃地说:“陈三三,等下周末,咱们回去你家要户口本吧。我想在民政局放春节假之前,把证领了,有证驾驶,咱们就能随时开车啦哈哈哈!”

    我又瞪了他一眼,闷着头哦了一声。

    张明朗忽然伸手摸了摸我的头,慢腾腾地说:“那我当你答应了。”

    我绞着手指,心里面的纠葛,像是一条细细碎碎的绳子,我很想跟他说谢存辉手上有我的照片那事,可是终究感觉,如果让他看到那张照片,估计对我们现在这样的和谐的状态,是一个灾难性的毁灭。

    在我的心里面,其实我很疑惑,为什么以前有着感情洁癖的张明朗显得一点都不介意那件事,我更觉得他其实还是介意,只是他的爱意凌驾在那份介意上面。

    一想到他为了我委屈到了这样的地步,我竟然懦弱到这样的地步。

    张明朗见我没说话,飞快地扫了我一眼问:“有心事呢?”

    我抿着嘴,摇了摇头。

    回到红树林这边,张明朗忽然来了兴致,非要大冷天的拿他的外套把我裹在里面,推着我去红树林公园里面逛,我不肯,他还死命推我。

    推着推着我不乐意了,就跟以前那样骂人了。

    “张明朗,你推你大爷呢?”

    在红树林公园昏暗的路灯下,张明朗的嘴角抽搐了好一阵,他以前就老说我说话什么的,没点文雅,一个女孩子家家老喜欢你大爷他大爷的说话,可是他就是抱怨我一下而已,也没强迫我改。

    大概是觉得时隔三年,我还是这个熊样,他却已经找到了应对的法子了,所以他很快扬了扬眉,很得意地说:“我没推你大爷,我推我老婆,不行啊!”

    我瞥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谁是你老婆呢,真是的,别乱说,还没扯证呢,乱说什么。”

    张明朗却使劲凑上来,伸出双手贴上我的脸,把我的脸都快挤成酸菜了,突然很认真地说:“陈三三,你是怎么可以做到那么过分的?”

    我被这个严肃的语气吓了一跳,抬起头来看向张明朗,他盯着我,他的眼眸像是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也看不出意味来,只得硬着头皮轻声问:“怎么了?”

    张明朗忽然叹了一口气,一把将我拉进怀里,在我耳边说:“再也不许你离开我,别说三年,三天都不行,不然我会疯了的。”

    我哦了一声,忽然就有点不懂表达了,半响憋出一句:“对不起。”

    张明朗忽然微微俯下身来,凑上我的脸,在我的脸上亲吻了一下,很快他就攻击我的嘴唇,我被他抱住,在红树林寒风萧瑟中被他肆意吻着。

    忽然我听到了一个尖锐的女声嗤笑着说:“看看那边那对情侣。”

    我总敏感地觉得别人就是在说我和张明朗,我伸手推开了他,含糊地说:“诶,你别这样,公众场合呢,别人看到了不好。”

    似乎是刚刚从沉醉里面出来,张明朗的眼眸迷离成一片,看着我就问:“嗯?”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郁闷地说:“这里人来人往的,被人看见了多不好意思。”

    张明朗忽然伸出手来拨弄了一下我的头发,把掉下去的发丝勾在我的耳朵上,笑嘻嘻地冲着我说:“我就爱给别人看到了,不行啊!”

    他说完,我还没反应过来,张明朗忽然有点失心疯,突兀地提高声音说:“陈三三,我爱你,哈哈哈哈!”

    这个点,红树林散步的人挺多的,张明朗的声音被风吹得断断续续,那些散步的男男女女,循着声音朝这边望过来,张明朗却一副傻逼的样子,谁看过来都指着我说:“这是我老婆。”

    卧槽!

    我感觉好端端的,变耍猴了。

    只得凑上去,小声说:“张明朗,你别疯了,别人都在看我们呢。”

    张明朗却无所谓地摊摊手说:“看就看呗,让他们看看我老婆长得多漂亮,羡慕死那些男的。”

    我忍不住了,呛他:“你以为其他男人都跟你一样,眼瞎啊!”

    我的话音刚落,张明朗忽然俯身下来,将我拦腰抱起,一边走一边说:“提醒我了,说不定有跟我眼光一样好的,不知道死活上来跟你搭讪那我可怎么办。咱们回家去,我要把你藏起来,嘿嘿。”

    被他这样抱起来,抬头望着遥远而空旷的天空,有一瞬间的晕眩。

    可是我很快清醒过来,放目过去依然有璀璨的灯光,还有灯火衬托簇拥下绿莹莹的海上红树林,以为走来走去笑语欢声的人群,一切都显得那么真实而又不真实。

    我急急忙忙地挣扎说:“疯了吧,快放我下来,别人都看着呢。”

    张明朗却连看都不看我,径直往前走,一边走还有心情哼小曲,哼完了才回答我说:“别人看着就看着呗,秀恩爱不都是需要观众嘛,现在这些观众还不是花钱租来的,免费呢哈哈哈!”

    我被他这番话,以为后面那几个哈哈哈雷得外焦内嫩,以这样的角度看着张明朗的下巴,轮廓分明,有一种让我难以自持的魅力。

    我突兀的进入状态,拉住他的衣领,小声地说:“秀恩爱都是这样的吗,至少也得亲我一下,才算吧。”

    越说越感觉自己简直就是一花痴,在背离小清新的路上越走越远,以致越想越羞赧,声音越压越低。

    张明朗忽然笑了,微微低下头来半眯着眼睛问我:“你刚才说什么?你要再说一次,我才能听见。”

    我赶紧松开他的衣领,嘿嘿笑了一声说:“我是问你,我重不重。”

    张明朗忽然把头低得更低,嘴唇凑了过来,在我的脸上留下了一个深吻,然后才说:“够重,那么重要的在我手上,能不重吗!”

    两个人腻腻歪歪了老半天,回到家里,我却一下子囧了,没刚才那么随意了。

    张明朗去换衣服的时候,我依然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连个遥控器都没动。

    很快,张明朗穿着一件白色的圆领毛衣就跑出来了,一把拉起我就说:“走,带你去熟悉一下咱们家。”

    我这才知道,原来大厅和卧室只是这个房子的一部分,阳台那边再往左边,有两个不大不小的房间。

    张明朗推开了其中一个房间的门,开了灯,拉着我就走进去,得意地说:“陈三三,我厉害吧,这里是我按照你之前说的,自己布局的,图纸我自己画的,哪天我不吃广告这碗饭了,说不定能当室内设计师呢,哈哈!”

    我睁大眼睛看着,看了好一阵,忽然眼睛里面腾升起挥之不去的雾气沉沉,眼泪突兀就掉了下来。

    张明朗直接奔上来抱着我说:“你要敢感动得哭,我就亲你。”

    我垂下头去,原本真的很感动很感动,却忽然看到旁边一张桌子上,放了我的简历,上面那张照片还是刘婷婷帮我拍的,很丑。

    我控制住了想要哭的冲动,很跳跃地指着那个简历说:“张明朗,我的简历怎么在你的家里?”

    张明朗忽然摸了摸自己的头,装作若无其事地说:“哦,有一天逛了一下那些招聘网,刚好看到,就下载过来看看。”

    可是他太不懂撒谎了,刚刚说完,脸色就微微变了一下,显得有点尴尬,幸亏他在我眼中颜值度很高,哪怕神色再不好看,却蠢萌得让我不忍逼问。

    我撇了撇嘴,正准备说下一个话题呢,张明朗忽然招供了,他把我抱得更紧了,在我耳边慢吞吞地说:“别逼供,我招。是我让林启程把你招进纳斯达的行了吧。我不想你呆在夜场陪那些乱七八糟的男人喝酒行了吧,我那晚本来想去没事找事让你被炒了好吧,谁知道那么巧,我还没到你就被炒了。这证明咱们有缘分,所以我赶紧上啊!”

    我哦了一声,竟然无言以对。

    张明朗忽然俯身下来吻住我,含含糊糊地说:“我为了你费尽心机,现在得占点便宜才公平。”

    他的吻霸道而热烈,却依然小心翼翼,错开我的伤口,我一个忘情,竟然含糊冒出一句:“嗯,张明朗,我那个啥走了。”

    张明朗明显被雷到了,放开我,瞪大眼睛惊诧地望着我,疑惑地问:“你说什么?”

    我这才发现自己有点太没节操了,脸涨的通红,低下头来轻轻说:“我是说,我困了。”

    却没有想到,张明朗很快不怀好意地点了点我的心口,用手指打了一个圈圈,不怀好意地说:“其实我听到了,我早就算好你的走了。来这个很烦吧,这事交给我,我们晚晚都那啥,怀上了就不来大姨妈了哈哈。”

    我直接无语了,脸红得跟刚刚被狠狠抽了几个耳光子似的,烫得很。

    我推了他一把说:“不正经,严肃点。”

    可是张明朗却腆着脸,继续不怀好意地说:“我不介意你在我面前不正经啊,你怎么样我都喜欢,你不正经我就更喜欢了。”

    我的脸更热了,瞪了他一眼,张明朗却再一次抱紧我,在我耳边淡淡地说:“逗你的。我就喜欢逗得你的脸全红了,很有成就感。”

    可是突兀的,我感觉到有什么顶住了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此情缠缠缠缠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跳海躲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跳海躲鱼并收藏此情缠缠缠缠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