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此情缠缠缠缠缠 > 143你这是想逼死我(感谢莫清风和李冰的钻钻)

143你这是想逼死我(感谢莫清风和李冰的钻钻)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陈三三,上传这些照片的幕后黑手,不是你说的那两个人。你别问我用了什么方式去确定的,但是确实不是他们。”

    谢存辉的语气里面,有着一些怜悯。

    偏偏我怕极了这样的怜悯。

    我甚至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想法了,反正我的人生已经满目疮痍到了这样的地步,反正张明朗他也不是单单只爱我,反正生活不可能变好了,那么幕后的这个人,想要闹多大,就闹多大去吧,本大爷不管了!

    于是我的手微微垂下,压低声音说:“要不,这事算了吧。还是谢谢你。”

    但是谢存辉却压低声音说:“不能算了,我跟发帖的联系上了,是个年轻女人。”

    他一说年轻女人,我一个咯噔,想着会不会是苏小米?

    想想又不太可能。

    这时,谢存辉继续说:“她跟你一样,姓陈。”

    然后,他又把她的名字跟我说了一下,我整个人,就跟是被丢进了冰窖里面一样,抵不住的发寒。

    挂掉了电话之后,我的面色肯定全部白了,眼眶里面也快掉出眼泪来了,但是这事少一个人知道会更好。

    所以我拼命压制自己的情绪,努力平复了自己之后,这才走过去对罗建文若无其事地说我累了困了,想回去睡觉。

    罗建文把我送到楼下,他可能感觉到我有心事,却也没再说什么,跟我又是唠叨了两句,开着车走了。

    在看到罗建文的车消失在眼帘里面之后,我急急忙忙往地铁站奔去。

    谢存辉说他在罗湖等我,跟我一起去找那个人渣。

    我们去到宝安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

    一路上,谢存辉不断地抽烟,而我也没心情跟他说我已经怀孕的事,只能打开车窗,把脸扭过去看路边的风景。

    经过沁园公园的时候我先是笑了,然后眼眶发烫。

    离我第一次来深圳,凌晨5点多在这个公园附近下车,已经有好几年的光景。

    我恍如还是看到当年的自己,拉着一个被陈雪娇淘汰了两年的破行李箱,里面装着几件学生时代的衣服,我的怀里面抱着李雪梅让我带给陈雪娇的甜瓜。

    那些甜瓜是她在路边买的,她说陈雪娇喜欢吃,就多称了几斤,路边的摊贩用的是那种很薄的塑料袋,我带着它越过了567公里的距离,那时候我想着我要好好护着它,因为我的口袋里面只有300块,它们在我的口袋里面被捂得发烫,它们少得可怜,可怜得我怕我随时要去睡天桥,我怕去睡天桥,所以我要好好护着那些陈雪娇喜欢吃的东西,我要尽我那些微薄的力量,去讨她欢心。

    可是我再小心翼翼,也抵挡不住那些薄薄的塑料袋,它容易破碎,然后那些甜瓜骨溜骨溜滚了一地,我惊慌失措,然后跟着我一起下车的张明朗就飞快地奔去帮我捡,然后我在他惊诧的目光里面将那些甜瓜一股脑地塞进行李箱里面。

    我现在依然清晰记得他那一年的青涩和阳光,很耀眼很耀眼,耀眼得难以形容。

    得到他的帮忙,我终究还是把那些甜瓜完整无缺地送到陈雪娇的手里面,可是这样微不足道的讨好似乎真的很是微不足道。

    她依然不喜欢我。

    以前她不喜欢我,可能是因为她觉得我长得比她好看,好几次我们去家对面的师范学院打兵乓球,都有一些比我们年长的搭讪我,没理她。

    后来她不喜欢我,是因为她美容院里面的店长,就爱跟我瞎扯淡,不爱和她说。

    而我的心里面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她长得才是好看,而我唯一的闪光点是,我不爱摆出一副本大爷很爱装逼的样子,别人自然就爱跟我聊天。

    而我在此之前,以为她只是不喜欢我,却没有想到,她不仅仅是不喜欢,还是恨,恨之入骨的恨。

    回忆随着车的远去戛然而止,谢存辉大概比较少过来宝安,开着开着,他问了一句:“是这条路吗?”

    我这才揉了揉眼睛,细细分辨了一下,然后说:“是的。”

    陈雪娇上班的地方,一般要到除夕夜,才会正式放假,而美容院上班的时间比较长,我也不想跑去美容院找她当面对质,最后听从了谢存辉的话,就坐在车上给她打电话。

    自从张明朗跟着我回了老家一趟,给了家里一点钱,李雪梅已经消停了,也不爱通过陈雪娇问我要钱了,所以我们出于断开了联系的状态。

    接到我的电话,她的口气也没有多爽,一张嘴就说:“我在忙,有事说事。”

    我按照谢存辉的示意,装作平静地说:“我过来宝安了,想请你吃个宵夜。”

    估计是做了亏心事,陈雪娇第一次在我面前显得那么底气不足,她的声音虚得发抖:“我不去,店里面忙。”

    我差点就按耐不住自己的火气了。

    但是怕把事情搞砸,我不得不压低声音说:“陈雪娇,我知道你散了我的照片,你这是想逼死我。”

    那头顿了顿,半响才说:“你在哪里?”

    我把地址报上,挂了电话。

    然后,我们差不多等了半个小时,陈雪娇才姗姗来迟。

    她上了车之后,谢存辉沉默着一路狂奔,一直奔到南山区西丽镇那边,然后直接把车开进小区里面,最后淡淡地说:“下车,去我家里说。”

    相对于谢存辉开的车,他家里的装潢,可以说是有一点简洁大方,然后找不到别的形容词了。

    可是我原本心情就兵荒马乱,哪里顾得上客套一下夸他家里好不好之类的。

    关上门之后,谢存辉的脸突兀沉下去,望着陈雪娇指了指沙发说:“过去那边坐下。”

    陈雪娇也冷着脸,全程就没给我说话,倒是顺从地坐到了沙发上面去。

    谢存辉拿来一个手提,挨着陈雪娇坐下,开了机捣鼓了一阵,然后指着电脑屏幕说:“你能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要往深圳这个网站发布这些照片吗?”

    陈雪娇扫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我,淡淡的语调说:“那你的意思是让我在湛江的网站上面发,还要给陈三三的同学群那里上传一份?”

    因着她这些话,之前压制住的恐惧心慌全数涌上来,我压制住的怒火全部涌上心头,我忘了我怀孕了不能如此动荡,我也忘了我是在谢存辉的家里面,我冲过去,一把将陈雪娇扑倒在沙发上,伸手扼住她的脖子,红着眼眶蹬着她,嘶哑着嗓子就问她:“陈雪娇,我他妈的什么时候得罪你了,你要这样害我!换作是别人,我可能还好受一点,他妈的我们可是在同一个家里长大的,我们一起长大的,你怎么下得了手去!”

    我怕谢存辉要拉开我,我还示意他不理这事了,我觉得好好跟陈雪娇说,她反而跟个大爷似的更得意。

    我觉得我国骂都出来了,我觉得我的眼泪也出来了,我以为陈雪娇还会有点良心,谁知道她腾出手来就刮我一耳光子,张嘴就骂回来:“你凶什么凶,你就是我们家养出来的一条狗,我哪天不爽了,想踹这条狗一脚,还要经过狗的同意吗?叫什么叫的,神经病。”

    我被她打懵了,也被骂懵了,一个冲动,加重了掐住她脖子的力道。

    是的,我的脑海里面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我要弄死这个人渣,我要弄死她。

    我想我是真的疯了,如果不是谢存辉最后拉开了我,我真的想着掐死陈雪娇。

    被拉开之后,我跟陈雪娇两个人就这样狠狠瞪视着对方,瞪着瞪着,我的眼泪就这样掉下来了。

    我说:“姐,你干嘛要这样害我?”

    这是我第一次喊陈雪娇,姐。

    可能我年纪小的时候也喊过吧,但是后来陈雪娇学着李雪梅,也经常打我,我怕她,所有在她面前都是唯唯诺诺,叫她也是叫,嗳。

    陈雪娇莫名其妙颤抖了一下,最终她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低下头来,最后小声地说:“你别喊我姐,你不配。”

    我无视她这句依然敌意的话,而是转而说:“不要再拿着我那些照片到处散了,交出来。”

    陈雪娇却一下子冷笑了一声说:“如果我不肯呢?”

    这时,一直沉默着的谢存辉,慢腾腾地说:“如果你不肯,那我只得报警了。都快到春节了,你确定要去关小黑屋吗?”

    陈雪娇直接无视谢存辉,继续盯着我说:“陈三三,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你吗?从小到大,我都活在你的阴影下面,你成绩比我好,你长得比我好,你来深圳之后交的男朋友也比我的好,但是你偏偏还要勾引我喜欢的人,你一次勾引我店长也就算了,你第二次也是。我从来没有遇到像罗建文这样的男的,但是凭什么他只喜欢你!凭什么!”

    我张了张嘴,我想骂这个女人心理变态,我还要骂她人渣神经病。因为这些她自己臆想出来的事情,就能下这样的狠手。

    然而,谢存辉却示意我闭嘴。

    我看了看他,最终抿了抿嘴。

    这时,谢存辉又是点燃了一根烟,慢腾腾地说:“陈小姐,我就懒得问你为什么要散这些照片了,但是你要告诉我,你手上这些照片是怎么来的,不然我不介意现在就把你剥光了,也拍一套这样的,然后让你也尝一尝被人这样对待的滋味。不过你放心,做这样的事情,我肯定比你得心应手,因为我有钱,我可以请水军,请推手,把你推得比苍井空还要火,毕竟,我看你的身材也是不错的。”

    说完,谢存辉故作不怀好意地打量了陈雪娇几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此情缠缠缠缠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跳海躲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跳海躲鱼并收藏此情缠缠缠缠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