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此情缠缠缠缠缠 > 186晚上早点回来吧

186晚上早点回来吧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见面的地点是上次黄冈口岸那个咖啡厅,周佩玲给我说的时间是下午三点。

    为了掌控先机,我决定先到那里看看。

    没在外面瞎游荡了,我飞快地拦了一辆的士,直奔福田。

    周佩玲倒是准时,掐着点来的,还是很会打扮的样子,很是贵气逼人的样子,可是眼眸里面却有着挥之不去的疲惫。

    一看到我,她还没坐下,就冷笑着说:“闲到了这样的地步了?都需要过来恭候着我了?”

    我轻笑了一声,直接挑她伤疤:“你应该是比较忙的,毕竟你弟弟今天牵扯到官司了。像我这种清闲,你羡慕不来的。“

    被我这样一呛,周佩玲的脸瞬间拉了下去,沉着脸瞪着我就说:“你做的?”

    我呵呵笑了一声,没明确回应这事。

    一看我这样的反应,周佩玲的脸更是阴沉,她作势要端起桌子上面的一杯水,却被我飞快按住,提高声音就说:“周女士,你弟弟涉嫌贪污,做假账,伪造标书,还有涉嫌伤害他人生命健康,这些都是铁板钉钉的事实,你朝我发脾气也没用啊。”

    因为突兀提高的声音,很多人朝着这边望了过来,周佩玲还是要点脸的,压低声音咬牙切齿地说:“你有病啊,发什么神经,你能不能别大声喧哗。”

    我收回了自己的手,抱在胸前,淡淡地说:“还是说正事吧,我赶时间,我最不爱把时间浪费在夫离子散的老巫婆身上。”

    被我继续呛,周佩玲都快气死了的表情,我看着也爽,前几个小时的阴霾心情好了不少,就这样看着她,看看她还想闹什么幺蛾子。

    而周佩玲,估计是见惯了风雨的女人,她很快恢复正常的表情,点了一杯咖啡之后,端起来各种优雅地抿了好几口,才继续开口说:“你对我弟弟做的那些事,我现在不想跟你计较了….。“

    她还没说完,直接被我打断了。

    “我对他做什么都好,那是他罪有应得,他比你这样的人还恶心,你都该去下地狱了,更何况他呢。但是这事不是我做的,我没那么大的本事,他跟某人的现任老婆在一起,被对付,那是肯定的。”

    被我这样直接扒皮地骂,周佩玲倒是淡定了,她沉思了一下,估计在想我说的某人是谁。然后她直接跳过这个,继续说她的。

    她说:“陈三三,我懒得跟你打口水战。我弟弟的事,我就当不是你做的。你要钱可以,我给你钱,你最好拿了钱马上离开我儿子。你之前不是嫌弃50万太少么,现在我给够了100万,拿了钱,立马滚。反正事情到了这样,你跟明朗再在一起,也不会有幸福。”

    想想这个老妖婆也没在作孽了好长一段时间,偏偏选在这个节骨眼上面约我出来,我懒得去理她为什么。

    反正我今天出来,就是想气死她的。

    而现在,她要给我钱,那就拿嘛。

    所以我淡定地说明:“你说得倒有道理,张明朗有你这样黑心的妈妈,我注定嫁过去没幸福。不过钱还可以再多一点吗?我现在觉得100万还是少了。对于你这样的有钱人,就应该多坑点。”

    被我这些话激得眼睛有点发白,周佩玲白了我一眼,从牙缝里面挤出勉强的几个字:“要多少?”

    我没说话,盯着她,伸出了一只手。

    周佩玲瞪了我一眼,可能是脾气控制不住了,张嘴就骂:“贱人,你值那么多吗?”

    一下子声音太大,很多人朝这边看了过来,左看看右看看,我倒无所谓地报予一笑,周佩玲却不行了,脸上有点挂不住,冲着那些人就说:“看什么看。”

    她骂完人,我觉得火候差不多了,就淡淡地说:“你要给至少给我200万,我才答应跟我老公离婚。”

    我就是故意把声音拉高的。

    她估计看到我松口了,但是200万那是割她的肉,她还要跟我讨价还价说:“120万最多了,不能再多了。”

    我哦了一声,盯着她就说:“你真的打算拿钱收买我,让我离开我老公吗?”

    她点了点头。

    我呵呵笑了一声:“那你开票给我吧。”

    周佩玲轻笑了一声,很是鄙夷地扫了我一眼,那眼神就是在说,不就是一个贪钱的女人嘛有什么大不了的给钱了还不就滚了之类的意思。

    我懒得理会她这样的眼神,淡定地端起面前的咖啡小小抿了一口,朝着落地玻璃窗就往外面看去,细雨朦胧中的深圳依然如此熟悉,外面人来人往行色匆匆,可能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该去的地方,而我也一样。

    在心里面微微叹了一口气,我收回目光,看着周佩玲写好了支票,撕开,就以很不屑的姿势朝我劈头盖脸丢了过来。

    我若无其事地拿起来看了看,眼泪一个啪嗒就掉了出来。

    我腾一声站起来,提高声音就说:“你真的要我离开我老公吗?”

    面对我的突然发疯,周佩玲有点莫名其妙,她太爱面子了,她不好发作,压低声音就说:“坐下来,你干嘛?”

    但我偏不。

    我过来就是想气她的。

    能把她气死再好,气不死也别让她好过。

    于是我继续站在那里,演技简直大爆发了,眼泪还流得哗啦啦的,直接指着她就说:“你一个老太婆了,什么不好做,还要过来跟我抢老公,我不愿意把自己的老公让给你,你就拿钱砸我,你有钱了不起吗?我没钱我就没尊严吗?告诉你,就算你拆散我们,你也不会有幸福的,你就是孤独终老的命。被自己的老公甩了还不懂检讨自己,现在还要抢我老公,你这一辈子除了抢和被甩,你还会什么?”

    周佩玲被我这番暧昧不清容易引起揣测的话气得半响说不出话来,还要伸手指着我骂:“你,你,你简直不可理喻!”

    看到她被气成这样,我心里面笑着,表面却依然哭着说:“你在背后做了那么多破坏我和我老公婚姻的事,现在还好意思说我不可理喻,你这个人怎么能这样。我真恨不得狠狠抽你一巴掌。”

    这时,坐在斜对面的一个女汉子,竟然那么爱管闲事,她声援我说:“妹子,抽死她,姐妹挺你。”

    既然有人出来添油加醋火上浇油了,我也不想再在这个老太婆的身上浪费时间了,我应那个女汉子的声音,一个伸手过去,狠狠地往周佩玲的脸上甩了一巴掌,甩完了之后,趁着她被我打蒙了,我又端起桌子上我喝剩的咖啡往她的脸上泼去。

    撂下一句话,我说:“现在我对你做的这些,比不上你赐给我的悲惨的十分之一,钱我收下了,那个男人你要就拿去吧,没什么了不起的。”

    从咖啡厅里面出来,刚刚上了的士,张明朗的电话就打了过去。

    他已经好多天没在上班的时间里面给我打电话了。

    而现在打来,大概是兴师问罪吧。

    果然,我刚刚接起来,他的语气就没那么好听。

    他说:“陈三三,你到底怎么了?”

    我不知道他指哪一单,所以我问:“什么我怎么了?”

    突兀的,张明朗提高声音就说:“你为什么要瞒着我对周正明动手?你为什么要这样不懂事!”

    我哦了一声,按耐住内心真想哭的冲动,淡淡地说:“想做就做了,没有为什么。”

    张明朗忽然就按耐不住自己的脾气冲我吼了。

    “陈三三,你怎么那么不听话?怎么那么胡闹!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

    就像是生硬被切断的流水一样,他后面那句话没说出来。

    我自动自觉脑补成,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很讨厌,你根本不再像你,而我张明朗不爱这样报复心太强的你。

    悲伤就宛如穿堂而过的过堂风一样,迎面将我狠狠击中,我拿着手机的手很是无力地垂下来,动也不想动。

    那头却继续在说:“你老是那么冲动,你觉得这样真的好么?”

    我没应他这句话,而是淡淡地说:“你上班很忙吧?先去忙吧,今晚早点回来,我等你吃饭。”

    说完,我挂掉了电话。

    然后,我让司机把车开到宝安灵芝公园那边,找了个建设银行兑了那张支票,完了之后去酒庄买了两支不错的红酒。

    回到家里,我先把离婚协议书给写了,还直接跑到楼下打印了个一式两份。

    没什么文化,大意就是感情破裂不想过了。

    做完这一些,我顺道去把菜买了。

    做饭的时候,想着周佩玲被我揍了脸,被我泼了咖啡,还被我提走了120万白花花的银子,一想到她估计现在在红树林暴跳如雷,我就很爽快,熬汤站了挺久也不觉得累了。

    将所有的菜都端上桌之后,我坐在沙发上,给黄思敏罗建文发了告别的短信。

    至于林启程,我觉得还是等等再说比较好,毕竟他跟张明朗关系挺好的。

    把离开做得不动声色,这样才显得特别酷。

    我觉得,只有这样的离开,才能保留我在这段感情里面,最后那一丝为数不多的尊严。

    正在神游,张明朗开门走了进来。

    我站起来,若无其事地走过去,伸手过去接过了他的西装。

    一想到之前他买了一堆的情侣装,我们其实后面一次也没机会穿,我还是穿我的*丝装,他还是高大上的西装西裤,我就有点感伤。

    可是感伤很快被我要走开的决心压了下去,我淡淡地说:“过来吃饭吧。”

    张明朗的脸色甚至比前几天都难看,他扫了我一眼,懒洋洋地说:“我在外面吃过了,你自己吃吧。”

    我伸出手去,挽住他的胳膊就说:“那你看着我吃,就这一次,可以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此情缠缠缠缠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跳海躲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跳海躲鱼并收藏此情缠缠缠缠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