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此情缠缠缠缠缠 > 188你不可能爱我

188你不可能爱我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概是我的问题吧。

    可能有点罗嗦,也请听我娓娓道来。

    刚开始到上海,他陪我找好了房子,然后他在附近租住了酒店,每天每天带着我去畅游。

    我们去了外滩,去了世博园,去了南京路,去了人民广场等等上海说得上名的著名景点,在那些景点那里,我装作很开心地笑,他帮我拍了很多照片。

    撇开在深圳的所有纠葛不说,我发现我确实跟他挺聊得来的。

    可是我也是自卑的,我顶着失婚女人的帽子,我的身体里面还有逶迤盘旋的伤疤,我还是觉得自己肮脏,我的心也是支离破碎的,我几乎是一无是处。

    所在中山公园,我对他提出要在一起的要求,说我要考虑看看。

    谢存辉估计也是真的忙,被我拒绝之后,他又带我溜达了好几天,就回到了深圳去了。

    而我,买了一台新电脑拉了网线就上网逛论坛,投简历。

    关于深圳那边的消息,最终从黄思敏那边源源不断地传来。

    她跟我说,周正明被判了终身监禁,可能是受不了打击,在牢里死了。

    周佩玲觉得周正明的悲剧全部是张百岭造成的,她找上门去跟张百岭大打出手,在拉扯中,周佩玲被张百岭摔倒了地上,差点摔得半死,这事闹得沸沸扬扬,张百岭不得不辞去了盛德一把手的职位,退居第二线。

    而张文耀,在录音资料疯传后,他再也没有出现在盛德。

    而付婉莹,被张百岭单方面起诉离婚,离婚之后彻底消声灭迹。

    而刘婷婷,她肚子里面的孩子,最终没逃过流产的命运,截止到我收到消息,她估计还躺在医院里面。

    这些悲剧交织的事情,被黄思敏以轻描淡写的语气说了出来,她说到最后,她跟我说陈三三,那些人都是报应。

    而我当然也明白,这不过是周正明事件之后的一系列发酵而已。

    就跟蝴蝶效应一样,触动一个源头,后面自然有更大的狂风暴雨扑头盖脑。

    至于周正明的死,可能是他真的想死,也可能是有人不想让他活了,可是我真的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我觉得他那样的人就该下地狱。

    我也无意再去嘲笑他们这些人,其实脱掉了有钱这个外衣,漂亮的皮囊下不过隐藏着一颗龌龊的人,我更无意去嘲笑他们现在所有的悲剧都是活该,我只是觉得,我的生活这才慢慢地开始。

    离开了那个男人,离开了一座城,将之前那个懦弱的自己全部摒弃掉之后,我觉得生活的万丈光芒还是会如期到来的。

    我在一家叫卓美的化妆品公司找了一份不错的化妆品原料外销工作,上班就好好干活,下班之后就去上那个我报读了的商务英语班。

    抛开了一切的牵绊之后,我发现我对学习这回事,还是有着极高的天赋。

    我拿了商务英语证,业绩也翻了很多倍,在半年之后终于升了一个职级。

    这个时候,生活的康庄大道似乎真的开始了。

    然而,我还是没有爱情。

    其实这半年间,谢存辉一直从深圳跑上海,几乎一个月来两次,坚持了半年的跑来跑去之后,他他来了就不走了,就在离我不到五个地铁站的地方租住了一个高档小区,还在我上班的对面大厦租了一个办公室,用来拓展上海的业务。

    这一天我如常下班,却在准备拉上窗帘的时候,忽然看到对面大厦拉起了横幅,有人在说:“陈三三,我们在一起吧。”

    身边的同事欢腾簇拥着我,将我推推搡搡,推向捧着花站在门边的谢存辉。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可能是因为当时气氛不错,也可能是冬天来了,我需要一个人取暖,而还算知根知底的谢存辉,我觉得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更何况他来自北方,哪天他不想呆了,回去老家,我还能跟着他走得更远。

    我承认,我也不过是一个普通平凡的女人,哪怕还是放不下,我也不愿意将自己的一生付诸流水,所以我跟谢存辉算是不咸不淡地谈了恋爱。

    然而,这段恋情有点奇怪,我们谈了快两个月,他想牵我的手,我一个紧张,直接像甩开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甩开了他的手。自此之后,我们之间的恋爱,没有牵手,没有亲吻,没有更进一步的接触,经常见面吃饭就各自回自己住的地方。

    直到某天我发现,谢存辉很久很久不找我了,我才发现我其实在这段恋情里面什么都不曾付出过。

    一个冲动,我下班之后买了菜踩上了他的家,可是敲门的时候,明明里面传来脚步声,却很久没有人来开门。

    我只得又敲了一下。

    这时,门开了,有个身材热火的女人伸出脑袋来,看了看我,直接朝着里面说:“老谢,你那个只能看不能上的女人来了。”

    这样的话太难听了,可是我直接无视了。

    说不出是啥心情,我应了一句:“你让让,我要进去。”

    直到走进去之后,看到沙发上面有一个用过了的避孕套。

    正巧谢存辉从浴室里面出来,穿着白色的浴袍,没穿裤子,一看到我就若无其事地对那个女人说:“你走吧。”

    那个女的,狠狠地剜了我一眼之后,气呼呼拎起沙发上面那个玫红色的包包,瞪着谢存辉就说:“答应给我买的那个新款包包,下周我要看到。”

    说完,她走了。

    关门的时候估计还带着恼气,门被她拍得很响。

    房间里面陷入了一度的沉寂。

    半响之后,谢存辉才摊摊手,掏出一根烟吸了起来,当所有的烟燃为灰烬,他淡淡地说:“陈三三,如你所见,我刚才跟那个女的什么都做了。”

    我哦了一声。

    说不难受,那是假的。

    但是要说特别难受,那也是假的。

    那是一种很复杂的心情,混杂着难受,却又有些少的如释重负。

    谢存辉又说:“不好意思,我就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我有正常的生理需要。”

    我嗯了一声,站起来拿起包包作势要走。

    谢存辉忽然一个箭步奔上来,伸手就拽住我的手腕说:“你先别走,我有话要说。”

    我以疏远的姿势站在那里,盯着他看了不下二十秒,然后淡淡地说:“你说吧。”

    谢存辉也反过来盯着我,慢腾腾地说:“我知道你不可能会爱我,你根本从头到尾都没放下张明朗。原本我打算趁人之危,原本我压根不想跟你说这些,但是我觉得,或者我给你说了,你才能真的释然,你才能真的开始新的生活。”

    我讶异地看着他,等待着他的下文。

    谢存辉这才松开我,开始叨叨地给我说了一堆的事情。

    他跟我说,在纳斯达搬办公室的时候,张明朗从我的抽屉里面翻出了谢存辉给我带的祛疤的药,自然就找到了谢存辉,知道了我那种照片,他知道我小心翼翼不想让他知道,自然他就真的当作不知道。

    后来陈雪娇在网上散我的照片,张明朗实在没办法了,就找谢存辉出面帮我摆平了,他不过是用他的方式做了所谓的保护。

    可是哪怕张明朗那么小心翼翼地帮我维持着这样所谓的秘密,依然还是有人在后来,拿着这些照片,甚至更劲爆的东西来威胁他。

    苏小米的手里面,有从陈雪娇那里买来的照片,而周佩玲的手上,有长长的一段视频录影,那些东西如果被公开,足以毁掉我后来安稳平宁的生活。

    所以张明朗终于妥协,找了一堆的人来演这场负心的戏,他找罗建文给我说盛德的谣传,他让林启程带我去他跟苏小米吃饭的餐厅,他让罗建文帮忙带我去师公会偶遇,他把谢存辉的号码故意备注成苏小米的名字,他明明知道小志根本不是他的儿子,苏小米那一年要分手不过是因为跟别的男人大了肚子,他都知道,他却偏偏要作出一副父子情深的样子。

    这一切的一切,不过是因为,周佩玲和苏小米的目的很一致,她们要的不过是张明朗彻底离开我,她们甚至那么厉害地挑一个我流产之后的时机。

    至于对于周正明的事,谢存辉答应帮我却不热心,是因为张明朗私底下找过他,张明朗还是觉得对付那些人渣的事,不该由我来做,他有安排,可是被我抢占了先机。

    谢存辉终于说完这些,最后又加了一句说:“陈三三,他真的尽力了。他曾经想过找律师起诉那两个女疯子,可是最后得到的结果是案件太久了不好取证,哪怕拿到片子也无法作为最终的证据制裁那些罪有应得的人。他可以冒很多很多的险,他也可以因为你答应给我更多的利益合作,他也能以盛德五年的灯饰采购合同给我,让我陪着你熬过最难熬的日子,他也能在你签字离婚的时候,将他名下持有的所有房产,股票,基金全部转到你的名下,他所有的东西都能孤注一掷,他唯独不敢拿你来冒险。他还是爱你,爱得小心翼翼,爱得患得患失,爱得愿意为了你,离开你。”

    “而我,比不上他。我之前说过不介意你的一切,可是其实我还是介意,我还是觉得我应该要一个没有太多过去的女人。像我这样的年纪,我觉得我已经无法像小年轻那样不管不顾了,我还是想找一个有比较正常的人生的女人,你别怪我,行吗?”

    “你其实更好的选择依然是他。你离开快一年了,他把盛德经营得风生水起,周佩玲搭上了个老外出国去了,苏小米在知道他的钱全是你的,他一毛多余的钱也没有之后就跑了,他现在是一个人,你可以回去了。”

    他说了很多,可是我还是能消化掉的。

    我可能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蠢,在所有的事情尘埃落定之后,通过回想张明朗之前的种种异常,我还是猜测到了其中的一二。

    我以为我已经哭不出来了,可是很快我的眼泪就肆意横行成了一条小溪,随着这样潺潺的流动,我觉得我还是能造出一个汪洋大海。

    我最终跟谢存辉分了手。

    这段奇奇怪怪的恋情终于沉入大海。

    分手之后,谢存辉很快撤掉了上海的办事处,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们之间得故事,从一开始,就成了断章。

    当然,我也没有因为他说的那些,而真的屁颠屁颠跑回去深圳,奔赴那一场只剩下痛苦的爱情。

    我还是留在了上海,依然努力学习着,向上着。

    当一个人的野心达到无穷大的时候,她前进的动力就特别足。

    我忽然发现我的人生从这里开始才真的开窍,我的好运气开始源源不断,大的小的订单,迎头就冲我砸了过来。

    后来,我彻底成了这家跨国公司外销部的总监,开始接手方方面面的工作,甚至公司广告投放这边的事宜,我都需要去跟进,我开始成了以前自己就羡慕的那种人,有目标有追求,觉得生活还不算太差。

    随着工资水涨船高,我报名去考了驾照,甚至花了很多钱跑去做了祛疤的美容手术。

    我终于进化成了那种女人,出门必须化妆,必须穿高跟鞋,懂得买香奈儿的香水,也开始摸索着买一些质量不错比较小众牌子的衣服,也会跟那些关系不错的同事出去吃昂贵的西餐,点挺贵的菜也会眼睛都不眨巴一下,在遭遇了职场暴力之后,表面笑颜如花,暗地里却懂得不动声色去反击了。

    我知道我终于成了别人口中的那种女人,一种有定义的女人。

    那就是,我真的是那种女人,快乐的时候不喜形于色,伤害起人的时候不动声色。

    可是我一点也不怪我自己。

    我狠狠地爱过人也被人爱过,我看过人间很多的感情景致,我残忍伤过人也被人残忍伤过,我经历了很多曲终人散。这样的经历往往能造就两种女人,无坚不摧的残忍的心机颇深的女人,知道珍惜的重情重义的单纯向往美好生活的女人。我不以为我是前一种女人,而现在我更觉得自己是后一种女人。

    我还是向往爱情,在忙碌的工作之余还是会应公司一些热心同事的介绍跑去相亲,可是一旦我坦白我是个失婚女子,终于还是没太多下文。

    不过这并不可怕,我想想我能挣钱能修电灯泡能修马桶长得也还不老相,不谈恋爱不再结婚也没什么,所以我就这样心无旁骛地单着,继续死命地干活。

    时间转眼到了2015年的1月。

    也就是这个月份,我平静的生活经历了两次异动。

    第一件事,是卓美在深圳开了一家分公司,公司在研究了我的履历之后,他们对我曾经在深圳呆了那么多年这个经历异常心动,决定将我调回去深圳分部。

    而第二件事,是我收到了罗建文和黄思敏的红色炸弹,这个炸弹差点把我炸死,罗建文说如果我不回去喝喜酒,这辈子下辈子都友尽。

    实在觉得在卓美混成这样不容易,这个时候放弃实在对不起自己的付出,也觉得不回去参加婚礼显得很没义气,我最终收拾行囊踏上了深圳。

    而我果然,如我预料到的那样,飞快地重逢了最不该重逢的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此情缠缠缠缠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跳海躲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跳海躲鱼并收藏此情缠缠缠缠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