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 > 第7章 阑珊处

第7章 阑珊处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锦衣卫和东厂的人都在,酒肆里没人敢发出半点拉拉杂杂的声响,耳朵倒都伸得长长的。

    这突然出现的小姑娘一瞧便不寻常,长相已经不在八卦范畴之内,重要的是出了名的冷面活阎王竟然同女人有纠葛!人家姑娘平白无故怎么敢赖上他,直呼他的名讳,哪里这么不要面孔的?

    便是舍下面子了,也该知晓这位指挥使大人不近女色满城皆知,无端的闹笑话又何必,想来二人的确为旧识,更说不准…指挥使大人私下里并不是明面儿上的冷淡面貌,这女子不定就是他始乱终弃的小情人呢… …!

    空气里没有声音,众人脑海里却卷起了兴奋的风暴。

    八卦不分朝代,特别是对于一向形象正面甚至是冷冽的人,更易叫人展开丰富旖旎的联想。

    泊熹撩了和龄一眼,她和他扯上关系于她没有半点好处。

    思及此,他垂下眼睫,也不知在思想些什么,淡漠的表情叫人心慌。

    和龄满含期待复问道:“我保证就一会儿,绝对不会占用泊熹你太多时间的好不好?… …难不成这样都不肯答应么?”

    “嗯,”寡淡的视线将她笼罩住,他不为所动,薄唇轻启道:“我不答应。”

    低沉的声音传进耳里,不是想象中的温度。

    和龄咬着唇,咬出浅浅的牙印子,下唇便泛出比寻常妇人涂了口脂还自然好看的淡淡绯色,类似山茶花瓣儿花心处的色泽,娇娇嫩嫩的半启半合,叫人意荡神驰。

    泊熹不自觉在那两片柔软的唇瓣上出了会儿神,须臾,他抬袖遮掩似的轻咳一声,这才转开视线冷淡瞥了几步外凝神打量和龄的祁钦一眼。

    眉心蓦然收拢,他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竟侧过身去,刻意遮挡住了那道放肆污脏的视线。鬼使神差做完这个动作后身躯却微微僵硬,太阳穴突地一跳,面上明显透出不愉快来。

    和龄没注意到泊熹的异样,她其实对他冷冰冰爱搭不理的态度很搓火,他这样直接不问缘由就拒绝她的请求,弄得她像是一个要主动搭讪他,主动贴上去的厚脸皮的人一样… …明明就不是这样的。

    她瞪了他一眼,腮帮子鼓了鼓负气道:“不愿意便罢,我还求你么,你快走,别打搅我们做生意,你瞧你一进来这酒肆里成什么样了?办差办得天王老子似的,讨厌的很。”

    和龄这话说得众人在心里为她捏一把汗,这姑娘嘴皮子快啊,还是果真是个傻的么!她不要命他们还要呐,把权泊熹这刺儿头惹毛了他们都得倒霉。这可真是倒霉催的,不宜出行的日子,出门却忘瞧黄历了!

    泊熹的脸色果然阴云过境一般迅速沉下去,和龄是嘴头上图一时爽快,其实并没有胆儿和泊熹较真或惹他不痛快,她低头看自己的脚尖,嗫嚅着道:“你总归是个小气性子,我又不会赖上你,也没有提叫你报恩的事,叫你对我负责。泊熹用不着躲的我远远儿的,保不齐今后都不会再见的… …”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他凝着神也听不分明了。

    泊熹抬脚往外走,因眼下还有公务在身,不便在此同她夹缠。

    可临了了,人都在门首上了他却回身朝她嘱咐,虽是出于好意,但声调依然平缓没有热络的情绪在里头,低低地道:“这地儿鱼龙混杂,你一个女孩儿,在京里无亲无故,不适宜留下。”

    “这不干你的事。”和龄赌气,背过身不理他。

    泊熹看着她的背影,眼皮跳了跳,抚了抚拇指上的玉戒指,一时默不作声。

    和龄很快就后悔了,但是等她踅过身的时候,他却不在原地了。想起那张清寡孤寒的脸,她叹了老长一口气,小脸儿皱的包子也似,心里没着没落的。

    她也不晓得自己要不要希望泊熹就是哥哥,倘若他是哥哥,她先时却对他有过那样的想头。倘或他不是哥哥,依着泊熹孤傲的脾性,还有他高不可攀的身份,她这辈子也没有机会再靠近他。像关外那时候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更是不可能了。

    和龄锁着眉头呆呆出神,这是年轻女孩对爱情朦胧的向往,也是对亲人的渴盼。正处在复杂心境的边缘,冷不防的,一双笑弯弯的眼睛出现在视野里。

    和龄皱了皱眉,认出是和泊熹不大对付的那人,看着样子是东厂的,和龄对这种人的看法停留在“笑眯眯不是好东西”上,但是京城不比关外,这里是人家的地头,奴颜婢膝她做不到,态度恭敬谦卑还是可以的。

    祁钦嘴角衔着笑,他适才在边上观望了半日,依他对权泊熹的了解,要说这姑娘是他的女人他不信,不过他待她的不同却是显而易见的。过去何曾见过权泊熹对什么女人露出那样的神情,纵然稍纵即逝,他眼睛却毒辣,权泊熹不见得喜欢这丫头,她于他却一定是不同寻常的存在。

    这就够了。

    “姑娘怎么称呼?”祁钦笑着打量她,不由微讶,这脸模样瞧着很是出挑,尤其这一双眼睛最是难得,他心里痒痒,面上却正人君子一般客套着,“姑娘同权大人可是旧识?我瞧着他却不稀罕搭理你啊!”

    这话里带了点挑拨的意思,和龄很不耐烦和泊熹以外的陌生男人说话,装样也装的不大好。

    她不告诉他自己的名字,想了一下道:“他今儿是有差事在身不方便同我谈别的,我与权大人也并不熟悉,寥寥见过数面罢了。”

    祁钦眼光一闪,这话太假,方才她伤感的小模样他这个旁观者瞧着都心疼,也只有权泊熹这不好女色的才能不为所动。

    他算瞧出来,这姑娘脑袋还算灵光,不是轻易能套话的。

    祁钦是存了笼络和龄的心思,好把她安插到权泊熹身边去做个自己在锦衣卫的眼睛,过去尝试多次都未果,这一回兴许能有所不同。

    他又笑起来,笑得意味深长,礼貌地朝和龄轻点头便带着人出了酒肆大门。

    *

    门外先他一步出门的盼朝等候在那里,祁钦一见他便问道:“怎么样,盼朝把那胡姬带到下边盘问,问出什么没有?”

    两人走在队伍的最前头,盼朝脑海里却满是刚儿在酒肆里那年轻姑娘的脸模子,吃大档头这么一问他眼神微闪,抬眸略略笑道:“是这么的,才里头那丫头叫和龄,前不久打关外来的。胡姬经不住吓唬,哭哭啼啼什么都说了,原来那叫和龄的丫头此番来京是为寻亲来的——”

    “知道寻谁么?”祁钦打断他的话,兴致霎时高涨起来,“这么一来就有了切入点,这样性子的丫头,没有个甜头与她她不能老实为咱们做事,权泊熹又轻易不信任旁人,过去多少回都不曾得手,这一回我看能行。”

    盼朝同往常一般的点头附和,神色却始终安定不下来,好在祁钦没有注意到,他眼神深了深,慢慢道:“听说找的是哥哥。”

    “哥哥?”

    祁钦拉了拉嘴角,一哂道:“好极了!这件事便交由盼朝来办。你是敷衍她也罢,真心实意为她找哥哥也好,总而言之哄得她心甘情愿为咱们所用便成。这步棋要能走好,妙用无穷啊,回头咱们在督主跟前脸上也光彩不是。”

    祁钦一转头见盼朝恍神,似有犹豫,他纳罕极了,拍了拍兄弟的肩膀子道:“怎么了你,嫌麻烦么?嗐,盼朝也不需为她寻摸她那哥哥,谁知道他死活呢?哄骗那丫头便可,实在不成你自己上么——”

    他正眼看旁边面目清和却生了一双娇娆桃花眼儿的盼朝,挤眉道:“我适才就想说了,你没能好好对照对照,那丫头的脸模子同你可真像一个里刻出来的,要不是打小儿便认得你,我都要怀疑你就是她亲兄弟了!”

    盼朝听得悚然一惊,眸中寒光乍现,片刻后却敛眸温和地笑起来,“拿我打趣有什么意思?既如此,寻她哥哥一事我答应下来便是,”语意微窒,他含笑看向身边人,“横竖和龄这事就交给我了,祁钦若是信得过,往后便无需插手,只管放心便是。”

    “这是自然,你肯应下来这事儿基本就成了。”祁钦道。

    盼朝提着唇角,面上一派温文尔雅却挡不住心中波澜壮阔。

    常年隐藏自己内心的人,多年下来那层温文的面具早已镶嵌进身体里每一寸血液和皮肉,心中动荡面上却能丝毫不露,“这么点小事都办不成不是白叫人笑话么。”

    他云淡风轻扬着唇,回去后却迫不及待派人去调查和龄的身世。

    至于祁钦建议他或可自己装成她哥哥… …可笑,倘或他本人就是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三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三酥并收藏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