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 > 第12章 春意紧

第12章 春意紧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水桶里起浮的水纹忽的停住了,泊熹调转视线看她,适才温润如玉的气韵霎时从他脸上消失不见。

    他松开她,沁凉的指尖抚上被柔软微暖的唇亲过的地方,手上仍有水渍,圆滚滚的水珠子顺着他的手腕流淌进宽袖里。

    “这是做什么?”泊熹看着和龄,目光里掺进些审视,下颚略略收紧。

    和龄吞了口口水,抬头望望天,把手从水桶里拿出来在裙摆上揩了揩。

    她一瞧见他变了脸色心里早就悔了,她也是一时情不自禁才亲他一口,自己也害臊,还有点儿畏惧他,只得胡乱解释起来,“刚儿我这里有一只大黄蜂,我怕它咬到我——受了惊吓故此踮起了脚,没成想这踮脚踮出麻烦来,就这样轻薄了你…实在不是我刻意为之…!”

    他不说话,依稀恢复成了初见面时的冷淡模样,看着她的眼神叫她心里直发毛。

    和龄手背在身后,脸上笑得尴尬极了,“我当真是不小心的,你不相信我么?我可以发誓的,若你心里实在过不去这个坎儿——”

    “够了。”

    和龄说的自己口干舌燥,泊熹却抬手打断了她的喋喋不休。空气里似有颗粒状的沉默悬浮着,他呼出一口气,目光锐冽,脸上完全没有了表情。

    和龄讪讪的,见底下人往上递巾栉,她忙要接过来递给泊熹,他却避开了。复又看一眼她,女孩儿脸颊两侧浮现出隐约的一层细红,目光璀璨却闪躲。年轻姑娘家,偶露的羞意好比天然的胭脂,总是分外赏心悦目的。

    其实很可爱。

    泊熹转开视线,仿佛是沉默,少时,他沉声警告她,“往后不要靠近我,听见么?和姑娘曾救我一命,泊熹感念,故此你在京一日我便护你一日。若是我的顾全叫你误会了,那么我向你陪不是。”一副撇清关系的模样。

    和龄微有些出神,说不失落是假的,人对美好的事物心生向往乃至恋慕都是常情,她对他生出好感也是情有可原。可是不说他究竟是不是她亲哥哥,不是最好,她现下越发觉着泊熹并不是。

    但是不重要了。

    他们的身份摆在这里,他是天上的月亮,她是沙漠里随处可见的沙砾。月亮只有一轮,沙砾却数之不尽,不相匹配就是这么比喻的,月亮的光华只能覆盖沙砾,却不会点亮它。

    和龄突然觉得自己来中原的决定是不是太冲动了,这儿繁花似锦,她却显得格格不入,大漠里夏夜铺满整片天幕的星辰这儿并没有。

    还记得曾经同银宝一道儿仰卧在沙地上看星星,她问银宝是怎么同金宝在一块儿的,银宝当时的表情有点呆滞,随手抓起一把细沙迎风扬了扬,挤着眉头道:“金宝那厮忒坏,我同他并不相熟,他却每天早晨蹲在我家门首刷牙,我还没闹明白怎么回事,时候长了邻里却都以为我是他媳妇儿——”

    然后银宝就真的变成了金宝的媳妇。

    和龄偷偷觑泊熹一眼,她也想蹲在他门口刷牙,但是这样除了被他讨厌恐怕没别的结果。“知道了,我往后…往后不会再这样。”她舔了舔唇,嘴角轻轻往下撇。

    至此泊熹就在和龄跟前消失了,她掰着手指头数了数,这得有个半个月都不见他了。她知道他有时候夜里会回府来,但是清晨她寻借口过去的时候他却不在了。应该不是在成心避而不见,兴许确实是忙吧,谁还都像她似的镇日闲得心口发慌呢。

    那时泊熹把和龄带回府里,却并没有限制她的出行。

    她一直没找着机会看他胸口有没有朱砂痣,琢磨的是剥他衣服,这仿佛已经是极为出格的事情了,但是她却亲了他一口… …

    找哥哥的事情虽不是迫在眉睫,然而不能不放在心上。和龄对泊熹有男女方面的爱慕感情,她私心里就不像先时那么认为泊熹是哥哥了,只是有种朦胧的怀疑,此时无计可施却也是事实。

    这一日和龄蹲坐在泊熹书房前的台阶上,她在晒太阳,其实春日的太阳晒多了也会眼晕,瞧起人来一片白花花的。

    赵妈妈肥硕扭摆的身躯走过来的时候她还以为是一只移动的肥羊,直到人走近了她才看清。赵妈妈今时对和龄在他们府里的身份地位有了全新的认识,再不似那日她初来时对她吆五喝六的了。

    阳光照得人脸上红红的,和龄揉揉眼睛懒洋洋地看赵妈妈,“是你家大人回来了么?”

    赵妈妈说不是,身体前倾遮住了阳光,开口道:“是这么的,府门前来了个姑娘,自言是和姑娘的朋友,门上小厮已经请进来了,您瞧您是不是去见一见,我们也没个成算,不晓得那究竟是不是您相熟的… …”

    “哦,是个姑娘?”和龄站起身,抬手在屁股上掸了掸,她穿着一身簇新的豆绿色素面小袄,下面系一条葱白底秀桃花的八幅湘裙,一纵就从三四级的台阶上纵下来,看得赵妈妈心惊胆战,好在她站得稳稳当当,一点事儿也没有。

    和龄也不同她多言语,径自往外院去了。

    赵妈妈看着那道窈窕的人影心里直嘟囔:这丫头片子生得是好,可他们大人留着这样一个半大姑娘在府里却是什么意思,也没见开脸,只叫底下人好生儿伺候。他们便拿她活祖宗一样看待,只是打心儿眼里是瞧不上的。

    就比如刚儿她从台阶上跳下来,不拿这丫头同宫里头的帝姬和外头达官贵人家的千金小姐们做对比,便是寻常人家的小家碧玉,也断然没有跳脱至此的道理,竟跟个小伙儿似的,倘若不是托生了这么花容月貌的小脸蛋儿,她还真敢把她往男扮女装上联想。

    只是这么的一联想,他们大人的取向就值得探究了。赵妈妈摇了摇头,走出了书房院。

    *

    偏厅里日光充沛,穆穆古丽头上缠着一圈儿白纱布,见到和龄立时从圈椅里站起身,“你可算来了,我还道你不肯出来呢!”

    和龄跨过门槛疑惑地打量她,眼睛钉在她额头的纱布上,停了好一会儿,她顽笑似的道:“你这是给谁戴孝呢?”但是穆穆古丽的脸色瞧着不是很好,她打趣完有点不好意思,想她无事是不会来的,就问:“发生什么事儿了么?”

    正逢侍女端茶上来,穆穆古丽欲言又止,等侍女退下去了,她把茶碗一推压低声音道:“你这没良心的,只管在这指挥使大人的府上吃香喝辣了,可有想到我们?自那一日你走后,东厂那起番子三不五时便要来我们酒肆里生事,横竖他们是霸王,谁敢虎口上拔牙寻他们的晦气,昨儿个我劝架都把脑袋撞伤了——”

    “打住打住,”和龄朝门外看了看,见是空荡荡的一片,忙转头看着她道:“你说的这些都与我何干,总不能是我叫东厂寻事的。”她说到这里不禁顿下来,猛然记起了她是怎么来的泊熹府上,似乎那时候是东厂那位叫祁钦的大人设计了一出类似于“恶霸调|戏良家妇女”的戏码,她算是就坡下驴,跟着就住到了现在。

    那位大人还同她做了什么交易,承诺为她寻哥哥来着… …

    穆穆古丽看和龄的表情就知道她想明白过来,叹一声道:“你自个儿跟这里呆着,指挥使府上铜墙铁筒似的,外人轻易进不来。那位祁大人昨儿又来寻你,他找不见你偏生要寻我们的麻烦,我也是没法子了才找上门来,”她有点担忧,轻声道:“小和,你究竟是怎么招惹上那一拨人的,难道有什么把柄落在他们手里么?”

    她这么问着,心里却觉得不可能。和龄才进京几个月,她恐怕连城门打哪儿开也不晓得,认识的人五个手指头数得过来,怎么可能同东厂有牵扯?可她偏偏就是住在指挥使府上,并且东厂的人也确实在找她。委实匪夷所思。

    和龄面色沉重起来,拉起穆穆古丽道:“我先跟你回去,旁的一时半会儿我也说不清楚。”

    说着两人就出了指挥使府,和龄满脑子打结,祁钦这笔交易在她的感情天秤不倾向于泊熹是哥哥的情况下益发诱人起来。可是他要她做的事,她现在觉得即便她同意她也做不到。

    泊熹这么样的神龙见首不见尾,自打被她亲了一下就消失不见。她要怎么帮东厂监视他并汇报情况?细作分明不是谁都能做的呀,她倒是可以告诉祁钦画眉鸟一日最多能吃几只蚯蚓,但是呢,只怕人家对这个不感兴趣。

    话说和龄和穆穆古丽很快就回到敬粉街,才到酒肆门首便觉得不对头,和龄嘬了嘬唇,仰脸朝二楼的雅间眺望。

    只见窗户半开着,一人身着锦绣飞鱼服,支着下巴眯着眼睛,笑得阴恻恻。

    “不叫人请你回来,你竟不露面儿了。”祁钦意有所指地瞥了眼把和龄叫回来的穆穆古丽,后者头也不敢抬,脚底抹油进门去了。

    男人笔直的唇线便往上挑,轻佻地对和龄勾了勾手指头,“愣着做什么,上来吧,要我亲自下来请你还是怎么?”

    和龄没来由的一哆嗦,站在下面僵硬地回道:“上回的事事出突然,我也并没有应下来… …”

    “哦,”他拖长了语调,“趁大人我还好脾气的时候乖乖上来不好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三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三酥并收藏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