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 > 第13章 波心荡

第13章 波心荡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祁钦说这话时已经带上了威胁的语调,和龄看着二楼那扇窗户倏然阖上,空气里隐约有细微的粉尘打着旋儿飘下来。

    她伸手在脑袋顶上掸了掸,鬓边拂下的珠串在脸颊上轻轻扫过,眉心蹙着,不情不愿地上了二楼的雅间。

    里头祁钦端坐着,腰背挺得笔直,一手执壶一手执杯,醇醇的酒香随着酒水淙淙流进杯盏里四溢开来。

    他是一副极有礼貌的模样,指了指对面的位置道:“坐下吧,甭客气。咱们有事说事,我不是找茬儿的,一回生二回熟,早晚和龄姑娘便清楚在下的为人了。”

    和龄用怀疑的眼神打量他,祁钦睃了显然十分紧张的她一眼,补上一句,“互惠互利的事儿么,和龄难道还有不喜欢的道理?”

    他不叫她和姑娘了,分明就是在套近乎,可是说话的腔调又不是字面上的那份儿和缓味道,和龄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下去,她想找哥哥是不假,可是用泊熹的事情作为交换却是不能够的。

    略略整理了说辞,便开口道:“我也不是不愿意同大人您做交易,可是您委实高估我了,我都好些日子没瞧见权大人了,这您想必不知道吧?”

    祁钦闻言将酒盏“磕托”一声放在桌上,目光里的笑意隐了下去。

    东厂的手伸得再长,却伸不到泊熹的指挥使府邸里,故此和龄的话听在祁钦耳朵里无端便多了几分暗讽。

    他按下怒意,再抬眸的时候眼里又有了一丝笑模样,亲自挽袖为和龄斟了一杯酒,语声绵长道:“和龄当真不在乎你兄长下落了么,不好奇他过的好不好?在咱们大周的哪一个地界?会否日日夜夜也想着找寻你这亲生妹子?… …”

    和龄眸光一荡,她脑海里有和哥哥年幼时候的模糊记忆,模糊程度几乎与她常做到的红墙黄瓦梦境中的女人一般。

    于她而言,真正想念起亲人来不是如何钻心蚀骨,因为没有深刻的值得反复咀嚼的画面和回忆,有的只是浅浅的惆怅,抓不着挥不去,叫人没奈何。

    放在膝上的手指略略收紧,和龄将心头徐徐浮起的郁气压下去,摇头坚持道:“我是真的同权大人不甚熟悉,略有的那一点子牵绊于他而言微不足道… …求您别把心思放在我这样的小人物身上,没的白白耽误了您工夫,倒是我的不是了。”

    话说到这里也没别的要说的,和龄站起身想要走了。

    她抿抿唇,泊熹即便再不把她当一回事,至少他发现她不在府里也会有一点点担心的吧。

    毕竟他说过的,她在京一日他便护她一日。

    堂堂七尺男儿说过的话,希望不要抵赖才好。

    和龄正要开门出去,孰料一把刀“刷”地打她眼前掠过,稳稳地插在木门上——

    她的手定在半空,差一点就要被削去… …耳边仍头刀身嗡嗡震动的余音,幸而过去在关外也不是吃素的,大大小小的场面都有见识过,否则叫寻常的丫头片子给祁钦这么一吓唬,保不齐白眼一翻直接就晕过去了。

    饶是如此和龄也煞白了脸,愣愣地踅过身去,两只眼睛愕得大大的,鬓角垂下的珠串随着她的微颤幽幽摇曳。

    祁钦眸中露出狠戾之色,他不费力气便拔下了深深没入门里的刀,光滑如镜的刀面上映出和龄紧抿的樱唇,他把刀架在她脖子上,“如此说来,留着你是毫无用处的了。”

    他手上这把刀不是没舔过女人的血,东厂里混日子,男女老少不忌讳,惹他不痛快了,杀一两个人算得什么?

    不过祁钦决定给面前这面容姣好的姑娘最后一次机会,谁让他心善呢。

    “你果真不愿意帮我么?我并不是白用你,眼下已叫盼朝为你调查起来了。和姑娘寻思寻思,堂堂东厂,寻一个人还不容易,你并不亏。”

    和龄只觉得脖子上绕着一股股寒气,她身上直起栗,瞠目看着对面持刀的男人,结结巴巴道:“不是…不是我不愿意,我连他的面儿都见不着… …”

    祁钦朝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和龄侧耳听,门外似乎响起了脚步声,这脚步声一步一步略有些不稳,最后竟是停在了一门之隔的雅间儿外。

    木门上响起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

    门外人面罩寒霜,语调却温然和缓,“是我,开门。”

    祁钦听出是盼朝的声音,奇怪他这个时候怎么会来,瞥了和龄一眼,使眼色叫她往里头去,便开了门让盼朝进来。

    “这会子怎的来了,督主不是叫你同权泊熹一道儿在镇抚司听审么?”

    盼朝笑了笑,“他在那里,哪里还有我的容身之地。”说罢目光好似不经意地在角落和龄脸上一瞟,复道:“听底下人说你在这里,怎么,等不及了要收拾这丫头了?”

    室内氛围不大好,盼朝敏锐地注意到门上的刀印子,眸光迅速沉下去,不待祁钦说话便走到了和龄跟前。

    她瞧他们是一伙儿的,见后进来的男人走近自己不觉后退一步,脚下踩在裙裾上险些儿摔倒。

    “小心。”他扶着她的手臂略略向上一托便松开,温文而有礼。

    和龄看着对面人温和的眼神,慌乱的心绪莫名安定下来。她讷讷道了谢,眼睛直往门外望,想逃的心思明明白白全写在脸上。

    盼朝眼里脉脉含着笑,自己的亲妹妹,怎么瞧都是可人疼的。他这些日子没闲着,确实调查了和龄,已经更加确定她就是当年失散的妹妹了,只是没有想到当年徳叔竟是将和龄带去了关外,也难怪,他一度以为妹妹已经不在人世… …

    然而与她相认,一时半会儿却不能。

    她不能同他扯上关系,也不必卷入当年的血雨腥风里去。为母妃报仇这样的事,由做兄长的他一力承担便够了,而和龄,既然她已经忘却了过去的人事,那么就忘记吧。母亲的死对她刺激太大,想起来这一切当真半点好处也没有。

    祁钦挑了挑眉毛,道:“这丫头是个硬骨头,刀都架在脖子上了也不见她改口,横竖我是没法儿了,留着若是无用杀了也好,倘或能叫权泊熹掉一滴眼泪,我也不白费了这些工夫。”

    和龄下意识往盼朝身后躲,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持刀的祁钦。

    忍一时风平浪尽,退一步得寸进尺,她想着自己得自救,但是不能够答应东厂的人,与虎谋皮,最后指定没有好下场,还不如求泊熹帮忙找哥哥呢。

    盼朝意识到和龄躲在了自己身后,当真就把她护住,他眉眼里裹挟着融融的笑意朝祁钦道:“动刀动枪又何必,这丫头胆儿小,大档头若信我,就放我同她说,你看成么?”

    祁钦攒了攒眉头,半晌妥协道:“那你同她说,别怪我没提醒,这丫头油盐不进,到时候该动手还是动手,再不然带回去先拘起来,日后不定还能在权泊熹那儿派上用场。”

    男人之于男人,往往眼光毒辣,祁钦始终认为权泊熹对这丫头起了心思。

    他收刀入鞘,整了整衣襟便迈步要出去,蓦然想起什么,眉梢跃起一层春|色,留下话道:“晚间早些过我府上来,昨儿礼部那老小子送来几个美人儿,咱们是好兄弟,我不独贪,到时候盼朝瞧瞧有没有钟意的,你一句话,我二话不说拱手相让,怎么着?”

    盼朝听了缓缓笑开,“如此就多谢祁兄厚意了,你去吧,我很快便去寻你的。”

    祁钦的身影在门口消失,他唇边的笑意也如湖心的波纹,一圈一圈荡然无存。转身看和龄,她也看着他,两张相似的面容有相似的表情,他问她,“姑娘觉得中原怎么样?”

    和龄眼睛骨碌碌一转,一面往门边上挪,一面应付他道:“中原多好呀,好山好水,连汉子也比关外的水灵。我看你比那劳什子大档头人好,同你说句知心话,其实那权大人他真的不在意我的,你们便是把我挫骨扬灰人家也不能动容,这世上啊,除了我徳叔谁也不会为我掉眼泪。”

    说着话已经站定在门外,他从善如流,也跟着和龄走到门外。

    “姑娘不是在寻哥哥么,”盼朝压抑着心潮,把手轻轻放在妹妹背上,指尖略略收紧,他带着她下楼,若有所思地道:“如果找不见哥哥,便不回关外去了?”

    “不回。”和龄肯定地说,她有点意外这位大人一句也不提叫她给东厂做细作的事,两人在街上走着,她时不时偏头看他,不觉就想靠近。

    盼朝注意到她的视线,他回以微笑,问她往哪儿去,和龄自然是要回指挥使府的,她麻利地一指街角,“大人若有事便自忙去,我出了这条街自己走就成… …”

    “还是我送送你吧,这世道不好,天子脚下也多是地痞流氓。”他眼里染上笑意,“姑娘玉雪美姿容,被人轻薄了可就不好了。”

    自己的亲妹妹,怎么夸都是不亏心的,盼朝说得一脸自然,眼里甚至蕴着令人动容的暖意。

    “真的么?”和龄摸摸脸,心下腾起陶陶然的喜悦,没有姑娘不爱人家夸自己生得好看的,她轻咳一声,丝毫不吝啬言辞,“哪里哪里,大人才是谪仙之容,貌若潘安,满城的姑娘见了您都要走不动道儿了——”

    “哦…那和龄也走不动道儿么?”他翘了翘唇,买了只糖葫芦递给她。

    和龄咯咯咯地笑,“我不能,我有非同常人的定力,一般姑娘比不得的。”

    她抓着糖葫芦也不吃,两人一路上说说笑笑,却不知一行一言皆落入不远处一双冷沉的眸子里。

    和龄心里生出种奇怪的想头,腼腆地朝他笑,眼睛却滴溜溜往人家胸口瞄。就是可惜了,她不像大戏里的妖怪能有透视眼,不然铁定一瞧一个准儿。

    将到指挥使府门前,盼朝心道她果然还是回来了这里。

    也罢,既然和龄曾救权泊熹一命,想来他也不见得害她。倒是再过些时候,他只怕得想法子把妹妹放在自己身边。毕竟放着她在外边不能时时见到,他终究是不安心的。

    以盼朝的身份不适宜再往前了,两人在街角的树下停下来。

    和龄朝府门口望望,老远就见着那两个敦实又傲气的大石狮子,她想起泊熹来,叹了口气,转脸却对盼朝笑得馨馨然,“今儿多谢大人了,您真是大好人!”

    他心里称意,抬手宠溺地在她头顶心抚摩,正要开口,不妨几步开外猝然响起树枝断裂的声音。

    和龄扭头瞧过去,意外见到泊熹冷着脸阴沉沉朝自己笔直走来。

    他走得很快,云纹皂靴踩到地上断裂的树枝,一路咔咔作响,显眼的麒麟袍在日光下熠熠生辉。饶是外貌丰神俊朗,却难以掩住浑身散发出的凛凛煞气。

    泊熹很不高兴!

    和龄心头咚咚咚地跳,这么些日子住在一个府里却没见着面,今儿甫一见着,她一点儿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惹得他这样。

    “泊熹,你今儿回来得真… …”

    真早。

    她话都没说完就被泊熹拽着手臂扯到身后,他警告地看了顾盼朝一眼,视线最终落在他方才触碰到和龄的那只手上。

    唇角不期然扯起个冷硬的弧度,说出的话却阴阳怪气,“顾兄今日以临时有事为由早早便从镇抚司离开,我还道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怎么,你却在这儿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三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三酥并收藏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