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 > 第53章 点绛唇

第53章 点绛唇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发什么怔!”

    安侬的声音迅速把和龄从遥想里拖拽回来,她看着和龄的眼神是毫不掩饰的讶异,但安侬也不是一惊一乍的性子,便咬耳朵道:“你莫不是当真的认得指挥使大人?”

    还有一句话她咬住了唇没说出口,权大人现下瞧着似乎是在往他两个站着的方向过来… …

    和龄迅速领会了安侬的言下之意,她自己也惊疑不定,连目光也不敢再撞上他的,视线稍稍向后错一点,花树下仪嘉帝姬的脸阴晦得可怕,连温软的日光也遮掩不去她对她的敌意。

    平日不提,单说这种情形下,和龄是万万不希望泊熹过来的,她甚至怀疑他是没睡醒脑子不清楚,他想害死她么?

    还有十来步就要走到和龄跟前的泊熹分明也是意识到自己不对劲的地方,他蓦地刹住了步子,云纹靴鞋底清晰地在地面上重重摩擦了一下,才算停下来。

    只是觉得太久没有见到她了,怀着几分担忧她病情的心情,且眼下又是同仪嘉帝姬在一处…连他自己也不得不坦然面对自己此刻的心境。

    方才那一瞬,他竟然害怕她会误会他和仪嘉的关系。

    这样的感觉相较以往任何一次都尤甚,潜意识里,并不情愿与她的距离越拉越远。

    三个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泊熹身上,现在他停下来了,仪嘉帝姬的脸色才稍好一点,和龄见安侬冲着他二人的方向遥遥欠了欠身,这才想起来要行礼,便也一福身子,心脏“怦怦”跳着,在安侬衣角偷着一拽,拉着她加快步子离开躲开这是非。

    泊熹连句开口的机会也没有,自然了,他意识到自己的失常后也已经做了装作不与和龄相熟的打算,只是她匆匆离去逃也似的背影落在他眼里委实显得太突兀,还带着那么一些儿如芒的微刺感。

    他垂下眼睑,眼睫遮盖下的瞳孔露出几分阴郁。

    关不住脚管不住心,一看见她就失去了素日引以为傲的自持,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般了,简直不可理喻。

    仪嘉帝姬捏着帕子走到他身畔,她目光顺着和龄离开的方向,女人的直觉总是敏锐的,泊熹及时的停步压根儿不代表什么,充其量只能让仪嘉体会到他对一个宫女的过分的关照。

    是为了不让自己注意到她,才特为不与她说话的。

    仪嘉帝姬打小儿没受过这份窝囊气,她正值婚配的年纪,容貌又不逊色于任何一个帝姬,身份上也高过大周朝差不都年纪里所有王公或世家贵女,这样的自己,多的是人求娶,怎么就比不过一个小小的她动动手指头就能捏死的宫女?

    “权大人,我的心意您是知道的,”她试图把他的注意力引到自己身上,甚至不惜开口道:“我知道东厂和锦衣卫这些年益发的水火不容。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泊熹,你想过么?一旦娶了我,我母妃自然会为你在父皇跟前美言的,母妃就我一个女儿,父皇也疼我,只要你娶了我——”

    “是么?”

    他淡淡地打断她的话,语气里并不见嘲讽,但是也没有任何情绪,“殿下多虑了,您身份矜贵,臣不论是官职抑或祖上都并不显,实在不敢高攀。”

    这话里意思已经不能够更明显了,这是赤|裸|裸地婉拒她了。不是瞧在曾经确实动过迎娶她的心思的份儿上,这会儿泊熹回绝的话不见得这么委婉。

    仪嘉帝姬怔怔的,自己都说的这么明白了,他竟然是一副不屑一顾的面貌?眼见着泊熹走了,她无能为力,如若他对每一个人都这样那她也没话说,可是那个宫女似乎是不同的,他看到她的时候眼睛都发光了,原来冷冷清清的权大人也有这样急骤起伏的情绪…她竟是今儿才长了见识!

    仪嘉帝姬用力地握紧了拳头,尖长的指甲嵌进手掌心里,这口气她实在咽不下去。

    ****

    却说和龄和安侬一路到了养心殿,孟子的\"存其心养其性以事天\",言之涵养天性,这也是养心殿名字的由来。

    彼时纯乾帝正在明间西侧的西暖阁里看书,樊贵妃同另一个妃嫔在里头随侍。

    和龄和安侬过来的时候门首上的宫人瞧着她俩眼生,一时并没有放她们进去的意思,和龄她们奉皇后娘娘的命来的,完不成差事可不成,不小心两方就起了点口角。

    还是柑橘公公听见声响打正殿里出来,远远就把臂弯间长长的拂尘一摆弄,朝她们道:“怎么的?当这儿是菜市口还是哪儿,吵吵嚷嚷的不像话,仔细着皮,回头将你们全叉出去打板子!”

    那宫人立时闭了嘴,安侬也不敢说话了,和龄没见过柑公公,他却在指挥使府和她有过一面之缘,当即就缓和了面色,受了她们小宫女半欠身的礼,笑道:“是皇后娘娘有事要通传?”

    和龄进宫这事柑公公是知道的,他同锦衣卫日益的交好,私下并不排斥泊熹的计划,反倒是愿意顺水推舟希望这和龄姑娘能够在皇帝跟前露脸儿,来日他也混个举荐的功劳。

    只是眼下么,他听了和龄回说是,把眼往明间方向闪了闪,脸上为难,口气却客客气气的,“二位来得不巧,这糕点咱家就收下了,只是皇上和贵妃娘娘在里头下棋品茗,吩咐了不让打扰,”他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儿,“皇后娘娘可有话要你们带的?”

    “那倒没有… …”

    和龄露出几分局促,天家的气派在这皇帝所在处尤为让人感到强烈,她朝后面扫了几眼,想起自己曾见到过的模糊的皇帝身影,再环视这处宫殿,无端一阵无可名状的熟悉之感萦绕在心头,仿佛她曾经多次在此处逗留。

    脑海里唰唰唰闪过一幕白光,她脸上神情惘惘的,发现自己莫名的知道养心殿的后殿有多少间屋子,而东西稍间是皇帝的寝室,有个模糊而亲切明黄人影每常倚靠在床头看书,还有更多的,她认为是不属于自己的对这里的熟悉感源源不断涌入脑海。

    “和龄?你今天怎么总是呆呆的,柑公公都走了!”安侬和和龄一起走出养心殿,停在养心门前,“你连句话儿也不回复人家,当心他是个小心眼,改日给你下绊子。”

    和龄哪里有心思应对她,她被自己吓得身上都要起鸡皮疙瘩了,回头望了一眼养心殿,只觉腿发软,自己该不会被什么脏东西缠上了吧?

    这皇宫大院的,传闻里多的是枉死的怨灵,或是身首异处连个全尸也没有的,死了连黑白无常也不肯收,没日没夜在宫闱里飘荡——!真恐怖,和这个比起来,刚儿在仪嘉帝姬那股恨恨的眼神下生出的不适感根本不值得一提。

    安侬见和龄神思恍惚的便也没兴致搭理她了,正巧回去的半道儿上碰见几个一道进宫的小姊妹,她就跟人家过去了,反正她们如今当的是闲散差事,也不用时刻在皇后跟前侍奉,并不用战战噤噤等候差遣。

    和龄在这宫里还没交到朋友,不过她也不羡慕安侬,抚了抚胳膊,挺胸抬头地往回走经过一处宫门,冷不丁瞅见旁边一团黑影,她无意地扫过去一眼,却愕住了。

    泊熹就斜斜靠立在宫门上,那双眼睛钩子似的,准确地攀缠上她。

    和龄唬了一大跳,心说眼下人来人往的,被人瞧见就玩儿完了,她牢记着哥哥的话,绝对不能理睬他。

    总之此人不是个善茬儿,他盯上她,一准儿是有可不告人的秘密。

    下定了决心,和龄把脸扭过去,脚下还大跨了一步,想快速走过去,假装自己没有注意到他。

    “病好全了么?”手腕子上蓦然一紧,他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她拉住了,语调稳稳的,像是和风阵阵的日子坐在花间,云卷与舒的写意悠然。

    和龄头皮发麻,她拼命甩手,她觉得对他连“男女授受不清”这样式的话都没必要说了,他不会听进去的。

    “看来是好了。”

    泊熹嘴角勾了勾,眼瞳深处笼着的雾霭尽数散去。他瞧得清楚她的抗拒,再说话语气里很明显多了一点不善,“没看见是我么,和龄跑什么?”

    不是他她还不跑呢!

    和龄实在是怕被别人看到,只好暂时妥协地被他强拉进门里。这是一处死角,闲时并不会有人注意到,是以相对而言是安全的。

    纵然如此,和龄依然紧张,她绷着脸严肃地看着她,视线顺着他的手落到他俊美无俦的脸容上。

    “大人有什么事么,奴婢还要回去交差,实在不能多留。”她说话的时候不自觉移开了目光,眼睛在他身上转了转最后定在自己脚尖上,淡漠道:“无事么?那奴婢就告退了。”

    泊熹对着和龄就容易动气,她这样和他说话,闹得他的心直往下坠,手下捏得她更紧了。

    当真是气极反笑,泊熹面上一时阴恻恻的,欺身靠近她,咬牙切齿的话装了一肚子,几乎都到喉口了,他却忽然转了语调,松了手,嗓音低醇,“…我只是担心你,和龄瞧不出来么。”

    他温润的气息拂在她面颊上,醺醺的,迅速薄薄染红一层。

    “那一日天气下雨,你烧得迷糊,你以为是谁在照顾你?”他一点一点欺近她,声音不疾不徐,“你倒好,病好了,转眼就翻脸不认人了。”好像受了她给的委屈。

    和龄万没料到素来强势的泊熹会示弱,他要是凶巴巴对她说话还好,他一旦这样柔声细语的,她就招架不住了。

    明眸忽闪两下,仰脸看见他黑魆魆的眸子,那里柔烈地映照着自己。

    她心口一窒,话都说不利索了,“我…我只是,我是有事要忙,泊熹也,也很忙的,所以我… …我一开始,不对,我没休息好,我真的不是那种转脸就不认人人的人… …”

    “我知道你不是。”

    泊熹眼里蕴起潺潺的笑意,和龄往后退了一点,她想起来,记忆里病着那时泊熹确实是在的,朦胧中,有一双沁凉的手帮自己换巾栉,一次又一次。他没有说谎,这些确实是他为她做的。

    “谢谢你… …”

    和龄为难极了,哥哥的交待在这样的情形下根本没法儿落实,她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况且泊熹虽然有那么多霸道和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他还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到目前为止,他并没有作出什么天理不容的事。

    泊熹扬了扬唇,“喔,和龄只肯口头谢我么。”

    他说罢,抬起她耷拉着的,总是若有似无不愿意看向自己的脸,指尖逐渐摩挲至殷红饱满的唇瓣上,揩了揩,语焉不详道:“不晓得甜不甜… ...”

    作者有话要说:

    傲娇作死又调戏人家妹纸了 o(︶︿︶)o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三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三酥并收藏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