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 > 第55章 风波起

第55章 风波起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泊熹握住她一只手腕的手指松了松,然后逐渐的缓缓脱离开。

    和龄注意到他的变化,呼吸小小地紧了紧,却还是坚持看着他。她是满心希望他答应回答自己的,为人处事活在世上,讲究的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他今天和她做下这么亲密的事,亏得她自诩还算是个思想开放的,否则放别家姑娘身上试试,保不齐立马哭哭啼啼要他给个说法,他要是不给,换个性子烈的,便立时抽了腰带子栓房梁上自缢,不吓死他也膈应死他,叫他下半辈子都良心不安。

    泊熹把手收回去在袖襕里轻轻握了握,面上表情没有变化,还是那双清冽的眸子,温温淡淡看着她。

    和龄突然说出这样的话他是一点事先准备也没有的,何况又是在这样的时刻用这样炯炯发光的眸子望着自己。

    说到底,他终究是亏心的。

    他对她打一开始就没存好心,不管是冒充她的哥哥还是送她进皇宫,想要借助她的力量满足自己一腔复仇的心愿。只是当下似乎情不自禁迷恋上她了,他自己控制不住自己,一见到她,头脑都变得不如从前清醒。

    按说泊熹对和龄做了那么些亏心事,本该实打实满心愧疚的,然而他不是。

    越是在这皇宫大院里,他越是容易在她身上瞧出姬氏一族难以洗刷的险恶轮廓,每到此,那份儿含愧的心情便奇异饱和了,仿佛怎么哄她骗她都是他们家该,都是理所应当的。

    和龄固然没有错,可谁叫她生来便是大周朝皇室的一份子,他不暗中谋算他们,待到叫他们发现了他的存在,届时死的就是他了。打盹儿的老虎在睡觉时亦是警醒的,他更不能疏忽大意,被一时所谓的情感蒙蔽了眼睛,把自己的处境和身份忘却了。

    两人就这么不言不语地对望着,仿佛经历了一整个春夏秋冬,和龄不喜欢他沉默望着自己时的表情,因为他压根儿就没有表情…!

    这就像是一场拉锯战,总有一个先受不住的。

    泊熹不吱声,表现出来的是一副不答应也不反对的样子,而和龄要的是他明确的答复,哪怕点个头也好呀。

    她是个话篓子,停了一会儿嘴就破功了,忍不住嘟哝道:“你倒是‘吱’一声啊,我又不是在自言自语———”

    泊熹点头道:“你说,我听着。”

    “那你喜欢我么?”

    她特别直接,几乎在他话音刚落下就发了问,接着直接迎来他漫长的沉默。

    其实并没有这么漫长,是她急于观察他的反应,可他迟登登着不言语就让她很失望了。

    而泊熹这里,他是很容易回答“喜欢”的,说出这句话并不会违背本心,可是他自己也不晓得自己因何迟疑,见她眼神不对头了,才轻呼出一口气,指了指自己左边心口,道:“旁的我不敢多说,至少… …这儿有和龄的位置。”

    只是有她的位置,还迟疑了这么久?

    是在心里琢磨着怎么回复她吗,结果也就说出这样一句模棱两可叫人不满意的话来。有她位置是怎么回事,哪种有,占多大一块儿地方?终究不见得是喜欢,怕就是拿她当个新奇的玩意儿,高兴了来搂着亲个嘴儿,满足的只有他自己。

    和龄也知道这么想泊熹太过偏激了,但是她厌烦这样不明不白的关系,况且他们今后决计不会再有交集。

    哥哥说的不错,离他远些是正经,他是个叫人看不透的人,这样的人多半心思缜密,没准儿还心理阴暗,暗下里藏着天大的秘密,有朝一日把你吞食干净,你还帮他数钱呢。

    心里一寸一寸凉了,想的透彻了,面上自然也红不起来。脸红那是对互相有情义的人才会生出的自然反应,她对他这样的感觉正在消褪。

    和龄一蹲身,进宫以来除了在皇后跟前就没行过这么规矩挑不出错儿的蹲福礼,“奴婢眼下当着差事,还要回去复命,就不打搅大人您宝贵的时间了。”又福了福,道:“奴婢告退。”

    这界限划得大,霎那间楚河汉界泾渭分明。

    一线阴鸷从泊熹肃寒的脸上掠过去,他自然知道是自己适才短暂的迟疑叫她失望,更甚至叫她对他有了防备。毕竟是他骗她进的宫,他为此准备了无数个说辞等她怏怏来问,然意料之外,她半句也不曾提及,却不知在心里把他想成了什么样的人。

    她话说到这份儿上,究其根底难保不是顾盼朝的话对她起了作用。

    泊熹有自己孤傲的脾气,他不会再无赖似的拦住她去路,弄不好,反倒招致她反感,为今之计,看来该思量思量怎样同顾盼朝把关系处好,毕竟,这是个不好糊弄的角色。

    故此,泊熹只叫她“慢着”,他在袖襕里取出一小瓶药膏朝她递过去,并不走近,“你额头还肿着,用这个且试试能不能消肿,若是效果好,回头我再送些与你。”

    和龄有意识地绷着脸,拿眼往白瓷小瓶儿上那么一瞅,别说,额头是挺痛的,可她不能要他的东西,拿人家手短吃人家嘴软,老话儿都是有道理的。

    “不必了,谢过大人您的好心。我撞得脑袋疼是我自己造的,吃一堑长一智,我下回才能长记性。”

    这么说着,果然就扫了他的脸,说不要就不要。

    泊熹分明就该恼火的,他却兀然笑出声来,金振玉聩的清沉嗓音涓涓流出,唇角浮现几缕模糊的笑弧,像湖面上荡起的涟漪。

    他轻声慢语着,“下回和龄要再撞过来… …”边把白瓷瓶收回宽大的袖兜里,复抬起眼睑看着她,续道:“我会躲开的,不会叫你吃痛。”

    和龄摸摸额头,这样清醇如酒的音色仿似将她身上棱角都磨平了,连额角肿起的小包都瘪下去了似的。她惊觉,自己差点就被他忽悠回去。

    转而抿抿唇再不看泊熹,提着裙角偷偷摸摸走出去,甫一立在长街上了,见除了拐角处有穿着宫女服饰的人经过,这儿没别人。

    和龄放松下来,把衣裳左左右右抻了一遍又一遍,瞧着自己齐头整脑没什么不妥的了,便像来时一样挺直腰板,头也不回地往坤宁宫方向走了。

    身后,泊熹前脚后脚地出来。

    他看着她的背影,脸上表情匿隐下去,唇角那几缕模糊的笑弧也随着她的走远消失殆尽。漠然又回到眸底深处,他闭了闭眼睛,长睫一掀一掀的,蝶翅一般覆下层浅淡的阴影。

    不管多少年后回想起今日,总后悔当时没有追上去。

    ***

    话说仪嘉帝姬在心里给坤宁宫的宫女,也就是和龄狠狠记上了一笔,以她的身份来说是完全不必要忍耐着不如自己的人反让自己受气的,便回了宫,寻到信任的贴身宫女大珠如此这般耳语连连。

    言罢道:“我说的你可记清了?要是敢出差错,你等我回禀了母妃,定要拨了你的皮!”

    大珠吓得缩了缩脖子,她在外头猖狂得瑟,回到仪嘉帝姬跟前却跟个吓破了胆的耗子似的,一叠声的点头称喏,“奴婢记清了记清了——只是,殿下如何确保窦贵人一定会经过那边,万一她走别的路…?”

    窦贵人如今正与樊贵妃一同在养心殿里陪王伴驾,等回头出来了,没准儿人家要赏赏花或往别处走动走动呢,大珠不解,仪嘉却打好了主意,冷笑道:“当我是假的么,我现在就去堵她,你也快去准备。”

    大珠不敢再问,倒退着出去了,心里却爽快,上回被那死丫头踹了屁股,到今儿心里还过不去,那时没少告她的状,瞧自家帝姬没反应,以为她是不肯为自己出头,原来是等着机会呢!

    *

    和龄别了泊熹,独个儿走在西边长街上,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总觉得暗处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身上毛毛的。

    可是回头仔细观望时却并没有异常,也绝不会是泊熹,他不至于无聊到这个地步,况且又爱面子,她那样驳他了,料想是不会死乞白赖追上来的。

    正胡琢磨着,耳边隐隐听见后边传来女人细软的说话声,还不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这却是仪嘉笑着同怀有身孕新晋比较得宠的窦贵人相携着走过来了。

    算上和龄跟泊熹在一起耽搁的时间,她正好来不及回宫。而仪嘉帝姬一面使人守在坤宁宫附近,只等一看见和龄出现就去禀报她,故此轻易就掐准了时候,一面又截住窦贵人,兜兜转转行至此处。

    作者有话要说:

    道化师扔了一颗地雷

    萄藤徙影扔了一颗地雷

    感谢乃们,么么么么哒~

    - - - - - - - - - - -

    ——————————————————

    ————————

    还有一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三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三酥并收藏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