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 > 第84章 碾作尘

第84章 碾作尘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身后有点响动,和龄听见安侬低低的一声惊呼,仿佛是什么人来了,她转身看过去,下一刻手臂猝然间就被一股大力拽住!

    “烧退了么,怎么出现在这儿?”盼朝说话的语气不是他平日对和龄说话的和风细雨,此时探究的视线居高临下笔直望着她,让和龄生出无所遁形的感觉,就好像他已经知道她想做什么。

    “哥哥… …”和龄挣了挣,不满道:“你弄疼我了。”即便这么说了他也不曾松手,她咬咬唇,只好道:“昨儿我病了父皇去瞧过我,我那会子没知觉,现下这不是好了么,便给父皇请安来了,哥哥要不要一起?”

    盼朝拧住了眉头,陈述道:“樊贵妃在里头。”

    “有妨碍么?”

    “你懂我的意思。”

    他把妹妹用力地拽向一边,眸中带着洞悉一切的了然,“既然已经记起来,却为何不愿意同哥哥说?你道你直接告诉父皇父皇便会相信了?何况还挑樊贵妃也在的这时候,我看你是病糊涂了!”

    哥哥觉得她所说的只是片面之词父皇不会信,她晓得他的顾虑,可是他根本不懂她心里的感受,记起那一日后她简直片刻也不能等,只想冲进去一吐为快。

    听闻皇后曾在父皇跟前提过此事———为君者哪个不是多疑的,一个这么说,两个也这么说,没有的事都会变成有,何况又是樊贵妃确实做下的?或许怀疑的种子早便在父皇心中种下,只等她进去浇水灌溉促使那颗种子长成参天大树,接着,推倒了树,就此将樊贵妃压垮!

    和龄拍了拍自己的脸,红润润的,无声地证明自己是真的完全退烧了,她朝里边看了看,压低声音把当年那一日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哥哥,然后指着自己的眼睛,“我所说的,都是这儿亲眼看见的,我甚至能绘声绘色描绘出当时的情景,这么样有鼻子有眼,哥哥以为父皇的心真的盲了?”

    话不是这么说。

    盼朝相信妹妹可以很好地引起父皇的注意,她甚至能够勾起父皇对母妃兴许只是所剩无几的感情,纵然如此,如若不能将樊贵妃一举拿下,反倒得不偿失,空逞了一时之气罢了。

    这边正说着,西暖阁里密果儿却出来了,他一出来兄妹两个都噤了声,密果儿笑着给宁王请安,“王爷也来了,真同帝姬赶趟儿了,”他看向淳则帝姬,“皇上叫进呢,殿下随奴婢来吧。”

    盼朝既然来了就不好不一起进去,于是兄妹俩都进去里头请安。

    皇帝倚在宝座上正看书,樊贵妃坐在边上给皇上剥橘子,黄橙橙的橘皮在樊贵妃的手指间翩飞,煞是好看。

    一时礼毕,皇帝放下书抬眸先一个就看向女儿,瞧见她气色十分好,不由放心许多,他招了招手,“阿淳过来,父皇好生瞧瞧你。”

    和龄忙乖巧地凑过去,因皇帝是坐着的,她便半跪在他膝前,两只眼睛亮晶晶的,这小模样儿十分讨纯乾帝喜欢。

    他挑了挑唇,依稀能看到女儿小时候的影子,便伸手覆在了她头顶心,很轻地揉了揉。

    和龄恢复记忆后再面对父皇就不单瞧他是一个陌生人了,她记得小时候一桩桩一件件的回忆,哪怕是再琐碎的小事情。

    这些回忆足够撑起她对父亲的依赖和信任,甚至是一些无可名状的思念,仿佛今日是时隔十数年父女间真正的相逢。

    皇帝也注意到女儿今日的不同,也许是她眼中流露出的神采,让他真切地在她身上感受到了许久不曾有过的感觉。这样认真而饱含希冀的注视,是当年的小阿淳独有的。

    他心中一动,女儿莫不是… …想起过去了?

    一边的樊贵妃心里不称意,她面上瞧着还算淡定,把剥完的橘子殷勤地往皇上嘴边送。纯乾帝一顿,见儿女在场便假作不见不曾理睬她,樊贵妃有点尴尬,悻悻地垂下了手。

    皇帝抬头问了儿子几句,诸如昨夜住的好不好之类,没别的话,父子俩到底是生疏的,硬是用热络的态度说话双方反倒不自在。盼朝并不在意皇上对他的态度,他时刻注意着和龄,就怕她当众把樊贵妃揭出来,到时候打草惊蛇。

    担惊受怕着,直到要离开了,和龄竟然只字未提。

    她施施然告退出去,盼朝尾随而上,不确定道:“我以为你要…怎么改了主意?”

    和龄骄傲地翘了翘唇,拿手指点自己的脑袋瓜,“哥哥别瞧不起人了,这儿是什么?是智慧,可不是草包,老实说,我才儿确实是想说来着,可是看见樊贵妃吃瘪的模样后我忽然就不那么气了,自然了,这不是顶重要的原因,真正叫我放弃的理由是———”

    她坏坏地拖长了尾音,盼朝不得不感慨,这恢复记忆了就是不同了,妹妹整个人一下子好像都淘气起来,和自己有种说不出的亲近。

    正走出大殿,和龄倏地一扬指,指向了在外等盼朝的祁钦,她扭头问:“哥哥,祁钦这会儿去司礼监么?”

    “怎的问起这个?”盼朝蹙起了眉头。

    和龄道:“万公公,万鹤楼会在里头吧,我找他谈点儿事。”她抱住了哥哥的胳膊,摇了摇,“就不要问太多了,那一日的情形我没法仔仔细细说与哥哥,可哥哥想想,那时候万鹤楼因何发现了我,最后却留我活口,单是以为我年纪小不知事就饶我一命么?只怕不是。”

    他是才知道她是因万鹤楼手下留情才逃过一劫,之前满以为妹妹并不曾被发现,只是她把脑筋动到万鹤楼身上却不大妥当,万鹤楼效忠于樊贵妃,这是谁都知道的事。

    思及此,盼朝拉住了和龄,他看了眼祁钦,语意绵长道:“即便真要同他对话也该是我,怎么好让你去。”

    和龄摇头,“哥哥不要和我争了,当年的事情我是亲历,你又不晓得情况。”心里知道他不同意,她说完了就拔腿跑到祁钦面前。

    祁钦一怔,忙掀起袍子下跪,和龄笑容满面的,她记得这人当初还在酒肆里想要杀了自己,人生的际遇当真妙不可言。

    此一时,彼一时。

    和龄抬了抬下巴,不觉露出身为帝姬的威仪,她道:“祁大人,您猜猜我可是个心胸狭隘之人?”

    分明是脆脆轻软的嗓音,听在耳里却叫人胸口发凉。祁钦把头向下低了低,“殿下是人上人,想必… …心胸宽广,不会与臣下一般计较。”

    和龄“唔”了声,“怎生是好?大人这般说,我倒想跟你计较计较了。”

    祁钦张口不能言,盼朝正好过来,他叫祁钦起身,拉了妹妹一把,小声训道:“不要胡闹,司礼监不是你能去的地方。”

    她却充耳不闻,笑眯眯眼巴巴地望着祁钦,“祁大人,这样如何,你带我一同去司礼监找你们万督主,我便不把你过去要杀我的事抖露出去,成不成?”

    不成也得成啊,她这话里胁迫的意味太过浓厚,祁钦拿眼瞥宁王,心道这妹妹他是管不了了,自己还是听从为上。

    不只祁钦有这种感觉,盼朝自己也觉察了,他负手跟在两人身后,脸上阴阴的,也不知在思想些什么。两眼一直盯着妹妹的背影,无奈地回想起先前至少在自己面前是乖巧听话的小和龄。

    到了司礼监外,不待人通禀万鹤楼便已然等候在院中。

    他的消息果真灵通,和龄抿抿唇,看到万鹤楼的一刹那她居然有一丝惧意。

    许是幼时这个男人给她留下的阴影太深?和龄摇摇脑袋决定不去理睬,她掉过头看了哥哥一眼,给自己鼓了鼓气,打头进了明间。

    帝姬这一进去,里头值房里当值的秉笔、随堂太监们便都告退出来,见到院中的宁王俱是一愣,须臾后,一片请安问礼之声。

    盼朝的心思却全在屋里,大约一盏茶的工夫过去,他觉得自己等不下去了,正要进去,谁知这时门开了,他尚未来得及跨出的步子便停在那里。

    门内。

    和龄回身看着万鹤楼,面上满是郑重,“我会用实际行动证明公公今日做了正确的决定。”

    不期然间,万鹤楼有种预感,不可一世的樊贵妃,终究是要栽在良妃的儿女手上。不是宁王,便是眼前的淳则帝姬。樊贵妃容颜不在,秉性不纯,若是淳则帝姬将当年之事和盘托出,以皇上多疑的性子,加之先时皇后振振有词的怀疑,便樊贵妃不会被打入冷宫,却也离被冷落不远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他不可能在樊贵妃这棵树上吊死。

    “大约是什么时候?”万鹤楼问道,他侧了侧身望见外头的顾盼朝,不…现今儿的宁王,暗道自己眼拙,竟没防住自己底下人。

    宁王是个有耐性的,同这样的人为敌不是什么好事,想到此,益发认同自己答应与淳则帝姬合作的决定。

    和龄抬手比出个“二”,纤白的手指在他眼前轻晃,意为两日之后。

    忽而道:“我答应的说到做到,当年公公饶我一命,而今你只消在父皇跟前认同我,我便保你全身而退。”她说着,把门掩了掩,声气有几分微妙的上扬,“公公当真不准备告诉我缘由么,那时候…轻而易举便可杀了我。”

    万鹤楼不防她突然这么问,“呵”了声,道:“帝姬不明白吧?咱家也不明白。”

    作者有话要说:

    0点 之后一两秒还有一更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十三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三酥并收藏天上掉下个锦衣卫最新章节